99:我家小麦~~太~缺~乏~~

    卵有啥用?当然是有卵用了。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从能力上说,这些别人制作的东西我基本上没法再对它做什么,所以舰女人什么的根本没那个可能,虽说在之前的IS世界里面,不知何时悄然兴起在诸多宅男之间的网页游戏已经愈演愈烈,大有超越某美少女弹幕游戏之势,包括IS学院里面仅有的另一个男性学生——织斑一夏……的某好基友五反田弹向我们这俩IS学院的男学生热烈推荐过这东西,然而我和织斑一夏一样对于这种东西都没有什么兴趣:织斑一夏忙于应付自己的青梅竹马一号、二号、姐姐的徒弟以及仰望星空派的制作者,我则是完全对于这玩意看不上眼——海雾什么的嘛,我也不是抓……咳咳……总之不过是些水面舰艇,没啥大不了的。

    “这样啊……那就算了,剩下的就拿去当靶子吧……”郑力皱了皱眉头,“既然林博士你没啥兴趣,剩下的这些玩意也就没用了。”

    “感情,这些船是嫌处理麻烦,就塞到我这来?”我眉毛也会皱,眉头还会跳呢“我这可不是回收站啊。”

    “呵呵,毕竟我可是这里最早见识了林博士你的能耐,我就想你是不是也能再一次化腐朽为神奇,给这些退役战舰带来第二春……”郑力居然有些憨憨的说道。其实,我不觉得我能给这些旧船带来啥第二春,毕竟和我的能力不对付,反倒是郑司令您老人家的第二春……说不定就得印证在那啥塔卡姆拉啥的身上来着……

    “不过,你的妹妹似乎是看上了这些东西,她们挑了几条去玩,我就以为是你……”

    “啥?她们挑了几条……几条?”

    “三条,一条前提尔皮茨号,一条前前卫号,还有一条让巴尔号。”郑力正色道,“所以我问你,剩下的几条你是否也感兴趣……”

    “额……城里人还真会……”我咂咂嘴,算了算剩下的几条船,“一条维内托级罗马号,这个没啥用;一条维内托级帝国号,这个在这边居然建成了,不过顶多能做个纪念;一条罗德尼,就算是萝得妮也没用;厌战的点子硬,勇士点子背,其实也没啥用处;至于敦刻尔克这玩意……”我揉了揉太阳**“还是都处……把敦刻尔克留下吧……”

    夏洛特的手指很灵活很用力,无师自通就找着了不该找的地方,看来她对自己国家的东西有点感情。

    “喔,好啊,留下那条斯特拉斯堡号,其余的就交给那帮小兔崽子们打靶得了。”郑力虽然脸上还是那么一副严肃的模样,但是眼珠子却是实实在在的往我边上转了一下,夏洛特的小动作可躲不过他这种老家伙的眼睛。而我也没啥心思在意他怎么想,一个连女儿都比我大的老男人嘛,谁知道他怎么想的……要不把食蜂……

    不过显然郑力大叔忙得很,三口两口就吃完了早饭——顺带说一句,可比那啥自称是军人的劳拉布迪威伊利索多了,人家走路都带着风——就急匆匆的告辞去忙他的事情去了,但是却是走了两步,突然回身——正在把夏洛特的手从身上抓开的我动作立时一滞——说道:“对了,林博士,最近,这边的联合**那边传过来一个技术开发交流活动的意向书,你有没有兴趣看看?可以带你边上的这位罗兰小姐一起去,你们组里面的人也可以一起去,比如……ROT小队……什么的。”说到这,郑力的脸上却是带上了一丝尴尬。

    “……我明白了,我回去和她们‘好好’的讨论一下,‘其他的也是’,回头给你答复。”

    “那就谢谢了。”

    “不必。”

    郑力出去了,我头疼了——身上也疼,夏洛特的反击来了,这里是食堂,不是宿舍,关起门来百无禁忌:隔音效果好。

    郑力说的我可以理解,我的那些克隆体妹妹们都不是听话的主——或者说,不是听外人话的主,第一期的情况特殊不论,第二期到第五期的基本上各个都是雪霜亲手救出来的,实力在雨月不在的时候最强,她们最听她的话;其次是听风华的话:因为她的职责当初是后方总指挥,每次妹妹们出任务基本都是听她的指挥,而风华的指挥能力没的说;再次是219号司寇嫣,因为少量的需要第一期出动的情况下大多都是她去,实战中的表现让后四期的LV5们都感到震慑,加上那216公分的身高,88公分的变态肩宽,压倒性的体型让人只能仰视;基本上就是她们三个的话后面四期的妹妹们最听,其余第一期的妹妹基本上没有和她们有交集,第一期的妹妹们有自己的圈子,而唯一的例外却是047号司寇舞姒,她的能力发动时可以在四肢、身周、背后还有头顶浮现光环,这种造型加上她精神系的能力,忽悠起小丫头们来完全不费力气——她的能力水准曾经仅次于雪霜,洗脑起来一发一个准。

    只是这次我过来的时候两侧的人员进行了调整,后四期和我最熟最听话的阳美她们四个回去了,荫她们小队五人全员在这边集合了。虽然不怎么熟悉,但是一度以听命令出名的Strigon队完成了Armored-Trooper的实战测试之后这次也返回了,而8492们到底有多少人都闹不太清楚,她们基本上是跟着163号司寇筠歆活跃在那些你所想不到的角落里,就算是单人徒步摸到敦煌HIVE里面去我都不奇怪。

    剩下的06153和02013虽然实力凶残却都是乖宝宝,不足为惧。

    我和这些后四期的妹妹们真的没多少算得上熟的,她们在我面前基本上都很乖,但是我清楚的知道,这都是看在雪霜的面子上才这样做,如果说当初上条当麻这个好友给我带来的好处之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那就是被他的厄运牵连,见到各种各样该见到不该见到的人——其中就包括还未曾相认之前的妹妹们……

    现在回想起那个时候的惊险,还是让我心存余悸,根本不是那些挂着名校招牌,实战意识基本为复数的常盘台大小姐们所能比拟,就算是上条当麻那一手在混混堆里面都能玩得转的黑手,都有超过一只手的数量是从我妹妹们的手里学来的——至于学费是什么,不提也罢。

    唯一的好消息是,第一期的妹妹们是对我很好,离得最近的不止是雪霜,还有风华,而后者现在也在这里,还有长的和门一样高一样宽的司寇嫣,也在这,这样一来,应该是可以让这些小丫头——或者说,就是ROT的那四个小丫头收敛些,第一期的妹妹们可比后面四期的妹妹们要稳住许多。

    等我踏进妹妹们挂名的UH技术作战测试组的地盘时,我才发现,原来大建是一种会传染的流行病。

    一般来说,你不要的船不是拆成资源就是当狗粮喂了,而我眼前这……坨东西实在说不上算是资源还是狗粮。一团在数十米高之上的棚顶上的无数强光灯的照射下反射出各种不同光芒的不断流动却依旧是固态而且还不是颗粒组合的形态而是一个整体的金属,在这个足有三百米长一百五十米宽的巨大空间和拉面师傅手中的面团一样变幻,但是却是没有任何东西在支撑它接触它,而是凭空悬浮在空中,一会像是拉面,一会像是板面,一会像是千层饼,完全看不出到底是要制造个啥东西。

    “……阳,这、这是,这是什么……”3D电影效果不错,内容带触手的科幻3D电影我们也去看过,但是那种虚幻的东西哪里比得上这种现实的,在眼前诡异的扭动的,随便甩出去一根枝杈都比整个电影放映厅还长至少一倍的金属物质在眼前转来转去来的震撼,虽然同级别的奇观我也见过不少次,但是这种样子的还是第一次见。

    “你来了,兄长。”站过来就挡住了一片光的自然就是妹妹当中块头最大的司寇嫣了,至于剩下的那些……

    “那边”嫣伸出手指了指,我才看见很远的地方围着一群人,数量不多,但是基本上都没在地上……

    “阳!那是!那些是什么!”如果说看见空中这团正在扭动的金属是震撼的话,那边围成一圈的妹妹们就是带给夏洛特惊骇了,因为她们全部都飘在半空中,但是却连个竹蜻蜓都没顶在脑袋上。

    “嘛,超能力。”我只能这么回答。

    “可是你没说她们都会飞啊!”夏洛特不能接受这种解释。

    “我只是说她们当中有人擅长飞而已……”难道我要和她解释每种超能力如何通过各自不同使用方法所带来的相似的飞行功能吗?其实我多半也不懂。

    “夏洛特小姐,其实超能力飞行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难,不信我可以带你试试。”嫣突然对夏洛特说道,“但是我建议你先把你的UH取下来,以达成最好的体验效果。”

    “这,真的?”夏洛特有点怀疑,却又有点跃跃欲试,IS、UH她都是一把好手,但是不借助机器的力量飞行,她这个年级的女孩子还真没几个见识过——而就我所预感到的而言,应该是没有正常人试过。

    忽的一声,嫣带着夏洛特消失了,就在夏洛特刚刚把她的UH放到我手上为止,嫣就抓住了她的肩膀,也不知道是弯腿了没有就窜了出去,不出所料的第一发就是奔着顶棚而去,等我抬头时她们已经是倒吊在离地超过80米的顶棚上,正在转个方向,朝着空间的一角定向,准备第二次跳跃了。

    据我所听的小道消息,当初嫣的能力等级还徘徊在准LV5的时候,和当时已经达到LV5标准的阳子做的角力,就是一个指头把全力爆发的阳子硬生生按趴下,而且还只对测试场的地面作出了极其轻微的破坏,这种实力,玩这种游戏实在是再适合也不过了。

    眼看着嫣带着惊叫不断的夏洛特在半空中窜来窜去,数次几乎是要撞上空中那团正在扭曲的金属但是却巧妙的穿越过去,我轻轻叹口气,朝着正在那聚成一团的妹妹们走去。

    果不其然,ROT的四个小丫头,荫和她的队友们,澪,还有风华,能来的都在这,而空中这团金属,看到澪手中摊开的涂画的乱七八糟的图纸,还有正看着图纸听着澪和ROT的小丫头片子们的七嘴八舌,举起一只手对着半空,手指灵活的动来动去的风华,我就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但是有件事我还是要确认一下……

    “噶啦啦啦……”巨大的仓库大门缓缓拉开,风华空出的手对着门外打了个响指,一只巨大的,长214米宽33米排水量35500吨的锈蚀巨舰无声无息的贴着地面窜了进来,大门在一阵闷响中关闭,而悬在地面几米高处的巨舰则是在风华第二个响指中无声无息的变成一滩没有加热却依旧成为了熔融形状的金属团,飞进了半空中依旧在扭曲的金属当中。

    斯特拉斯堡号战列巡洋舰,进门后没一分钟就没了。

    “哒”的一声轻响,嫣带着夏洛特从不知道那个方向窜了过来,轻轻的落在我身边,把眼睛已经开始上翻的夏洛特轻轻的放下来,伸手轻轻的按在她的人中,轻轻说道:“对不起,夏洛特姐姐,你帮我们多取得一个玩具,我却没有招待好你……”

    好吧,我觉得这事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了,但是我还是想要问……

    “喔,兄长大人好久不见,”风华转过头来对我笑道,“昨晚上睡得可好啊?”

    “好了,别说这些了,今天早上郑力大校和我说……”

    “喔,你说那个啊,喏,就是这个,”说着,风华的手指微微的扭动,空中的金属团欢快的翻滚了起来,“你看,它们都在这呢,”金属团随着风华的话语翻滚着鼓出一块块形状扭曲的形体“这是让巴尔,这是提尔皮茨,这是前卫,还有刚刚拿来的斯特拉斯堡,很够用了。”

    “你,你们,要它们干嘛?”我嘴角有些哆嗦。

    “玩啊。”回答的异口同声。

    “你们……玩兴真好。”我只能这么说了。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