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大人物!大结局!众爱卿,退朝!

    铜仁,于府。

    一个身材出挑,眉眼秀美,气质如白云出岫的大姑娘坐在椅上,足尖儿时不时轻轻挪动一下,显得心中很是不安。

    不过,她的上身却是始终稳丝不动,颈项挺直,坐姿优雅,同样地坐着,同样地姿态,或者那差异都是不易被人觉察的极细微处,但是就因为这些差异,她坐在那里,就像丹青大家笔下的画中美人儿一般,叫人越品越有滋味。

    于珺婷呷了口茶,瞟她一眼,道:“国朝规矩,女子十五,就当嫁人。你可超了不止一年两年啦,虽说咱们叶家,却也不会有官府来过问这事儿,可你自己……还不考虑?”

    美女两朵红云泛上桃腮:“不急啦,人家……人家……”

    她人家了半天,却也没人出个所以然来,于珺婷微微一笑,道:“不急?真的不急?那我就不管啦!”

    美人儿这下子脸蛋儿更红了,嗔怪地道:“珺婷姐姐,你……你再这样,人家不理你啦!”

    于珺婷嘿嘿一笑,道:“你不理我?哎!瑶瑶啊,你的终身啊,可就只有我帮你想着呢,我要是也不管你,只怕你就真要做老姑娘喽!”

    瑶瑶,原来这个气质出尘的玉人,就是当年那个天真烂漫的小丫头。瑶瑶被于珺婷一说,脸上红晕更盛,眼波流转,似有清泉在其中流动。

    她垂了头,羞羞答答地道:“人家,人家游学金陵期间,倒也有些青年才俊对人家有些心意,只是……只是人家性喜恬静,对他们这些性情不够沉稳的公子,总是不太喜欢。却不知珺婷姐姐帮人家物色的,是怎样的男子?”

    于珺婷道:“你嫌那些愣头青不够稳重成熟啊?却不知卧牛岭上那个姓叶的家伙,你满不满意呢?”

    瑶瑶“啊”地一声,身子就想触了电,倏地一弹,刚刚白净下来的鹅蛋脸儿刷地一下又变成了大红布,羞窘地道:“珺婷姐姐,你……你别开我的玩笑……”

    瑶瑶说着,拔足就要逃走,于珺婷道:“你若走了,姐姐可真的不管了!”

    瑶瑶都逃到门口了,因为这一句话,登时硬生生停在那里,仿佛生了根。

    于珺婷经营于家的基业,与田妙雯等人自然没有太大的厉害冲突。但是夺宠、固宠的心思还是有的。水西三虎成婚前就是金兰姊妹,感情最好,天然就形成了一个小团体。

    于珺婷不在卧牛岭上住,她还巴望着把儿子养大成人,才正式嫁去叶家,可到那时只怕已是人老珠黄,虽说她保养有道,可万一叶小天嫌弃她怎么办?

    叶小天身边,总要有几个向着她的人,那她来日进了叶家的门儿,才不会被人孤立起来。

    于珺婷这番心思,也许只是因为自幼就提防戒备着亲叔父的明枪暗箭,养成的不安全心态,田妙雯、展凝儿、夏莹莹三人未必会有针对她的想法。

    但这种不安全感,确实在影响着她。于是,她才和哚妮处得尤其亲近,宋晓语嫁进叶家之后,也成了她拉拢的对象。但她最大的王牌,却是瑶瑶。

    瑶瑶离开卧牛岭,在铜仁求学,住在她的府上,以及后来赴金陵寻大师名家学习琴棋书画,哪一桩哪一件不是她亲手操办,两人能处到亲如亲姊妹,无话不可谈,感情已然深厚到极点。

    于珺婷姗姗起身,走到坐立不安的瑶瑶身后,柔声道:“傻丫头,你的心思,我如何看不明白?你呀,你想要的,就得鼓起勇气去争取。青春年华能有几何,你还想蹉跎到什么时候?”

    “珺婷姐姐……”

    瑶瑶受她一说,鼻子一酸,忽然有万种的委屈,忍不住一转身扑进她的怀抱,嘤嘤地哭了起来。

    ※※※※※※※※※※※※※※※※※※※※※※※※※

    叶小天的贵阳之行,仿佛举家远足,但直到他们离开,贵阳百姓才知道叶天王前几天刚刚来过这里。

    带着大大小小好几个熊孩子,尽管有下人照料着,还是令人焦头烂额。好不容易回到家,叶小天总算松了口气,对几个刚被人从车上抱下来的孩子道:“好啦!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都滚蛋吧!”

    叶青衫大声嚷嚷道:“我不!我还要听爹爹跟我讲‘狼来了’的故事!”

    于浩然几个人马上响应:“我们要听‘狼来了’的故事!”

    可怜,一个“狼来了”的故事,叶小天绞尽脑汁地现编词儿,已经讲到第十八次狼来了,谁能想到堂堂的叶天王,也有在一群熊孩子面前束手无策的时候。

    “还要听啊?后来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啦!我还是听你们三娘给我讲的,去找你们三娘去!”一帮熊孩子听了,呼啸一声,便冲进大院儿,去找展凝儿了。

    叶小天松了口气,刚要迈步进院,忽见旁边闪出一个美人儿,娉娉袅袅,如风摇柳,微微愣了一愣,大喜道:“瑶瑶,你怎回来了!”

    瑶瑶心头小鹿轻跳,向他抿嘴儿一笑,道:“人家学业已成,自然回来了,难道小天哥不欢迎?”

    “欢迎!自然欢迎!哈哈哈……”很自然的,瑶瑶便牵起了他的手,手一牵起,心头顿时一阵甜蜜温馨,仿佛回到小时候一样。

    眉目如画的小杨花一身青衣,跟在丫环群中,眼神儿却已投注在她身上。杨花记得三娘田雌凤告诉过她的话,瑶瑶,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所以,瑶瑶每年回来的有限几天里,旁的丫环与瑶瑶都不熟,唯有她,在她刻意接近下,已经和瑶瑶建立了很亲密的关系。

    ……

    “噗……”

    叶小天一口茶喷了出去,呛得直咳嗽。

    回到内宅,见到正与田雌凤说话的于珺婷,叶小天才知道她也来了。晚餐后,于珺婷要与他单独说话,叶小天还当是什么紧要的大事,忙把她领到小书房来,谁料……

    “不行!你这是说的什么混帐话!”

    叶小天正言厉色:“瑶瑶不懂事,你也跟着她胡闹!”

    “胡闹?”于珺婷****挺起,呈现出曼妙动人的曲线:“她马上就二十了,早就过了待嫁的年龄,她在等什么,难道你不明白?”

    叶小天道:“我明白什么?她故意躲着我,你以为我为什么一直也不找她?就是希望她在外面多走走,能够遇上一个可意的郎君。你呀,怎么还推波助澜、为虎作伥呢,早早息了她的念头,她自然会找到可意的男人!”

    于珺婷摇头,道:“不是我不明白,是你不明白!你以为她为什么要四处求学,远远地避开你?因为,她就是不想留在你身边,一直被你当成小妹子。她想离你远一些,来日回到你身边,你才好接受她……”

    “什么?”叶小天有点懵,同样的一件事,为什么可以有这样不同的解读?

    于珺婷道:“她也老大不小的年纪了,你想让她等到什么时候才是头?你想让她幸福,陪伴在你身边就是她最大的幸福,你为什么还叫她骑驴找驴呢?”

    “嗯?我只是有点驴性儿,谁是驴了?”

    “你别打岔!人家姑娘现在可是回来了,水灵灵的一把小白菜儿,你要不掐,可就叫猪拱了!”

    “什么话,什么叫让猪拱了?”

    “因为瑶瑶说了,你要不要她,她就随便找个男人嫁了算了!什么贩夫走卒都无所谓!”

    “胡闹!不行!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的,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

    叶小天和于珺婷很久没有红过脸了,可这一晚,却是各执己见,很是大吵了一通。最后,于珺婷怒气冲冲拂袖而去:“行了,你们的事,我不管了。回头瑶瑶想不开,给你找个脚夫当妹夫,你就开心了!”

    “岂有此理嘛简直!我一直把瑶瑶当妹妹的,现在你要我做她的男人?那我岂不是成了禽兽!”

    叶小天无可奈何地又追说了一句,恨恨地停住脚步。他本想去田妙雯房中睡的,因为这事儿心中烦恼,便回了自己单独的宿处。

    叶小天吃了一盏燕窝羹,见杨花还站在一旁,便道:“你去歇了吧,我要睡了。”

    杨花应了一声,眼神飞快地向墙角屏风后面瞟了一眼,盈盈退下。

    叶小天轻轻叹了口气,这杨花啊,堂堂播州杨天王之女,说起来也是一位小公主似的娇贵人物,现在却做了奴婢,说起来实也可怜。可是,谁让她爹做下那许多丧尽天良之事?**谋逆、诛杀异己、屠戮百姓,双手染满血腥。

    自己待杨花不薄,比起她那些被阉割了充作宫奴的兄弟、被贬入教坊司屈辱生存的姐妹,她的结局,总算是幸运的多。

    叶小天没有忘记,他也是杨应龙的仇人,所以对这小杨花并非没有戒心,不过,一个手无缚鸡的豆寇少女,她能奈何得了自己吗?这房子周围,明里暗里,可是不只一个死卫保护着呢。

    这些死卫,可是他请了已经致仕退休的洪百川和王宁,又帮他重新调教过的。现在他的死卫简单是神出鬼没,神通广大,谁想害他,便是派一群训练有素的刺客来,也未必能得手。

    所以,叶小天戒心常备,却也并不阻止她在自己身边,这小女孩儿已经很不幸了,如果他再冷落了,必然受别的丫环奴婢欺负。

    叶小天叹了口气,又取了茶来漱了口,这才宽衣解带,登榻睡觉。躺在榻上,只留一灯如豆,枕着手臂忽然又想起于珺婷对他说过的话,不由苦恼地蹙起了眉头。

    他可以对于珺婷大吼大叫,可怎么对瑶瑶那丫头说重话?这丫头心思敏感细腻的很,只怕语气稍重了,她就要哭鼻子吧?忽然,叶小天若有所觉,不由怵然一惊,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叶小天一抬手,就抽出了床头短剑,喝道:“谁!”

    榻边还有一道机关,只要他手一扳,就会连人带被褥沉下去,一道半尺厚的铁板会把他和刺客彻底隔绝,与此同时,警铃会响,他的死卫会在第一时间冲进来。

    叶小天一手持剑,一手按住了榻旁的机括,但他随即就怔住了。

    小声羞怯的一声喊:“别!别……是我!”

    叶小天虽然不常见瑶瑶,可两人下午才刚聊了许久,自然记得她的声音,顿时怔住:“瑶瑶?”

    屏风后边传出细不可闻的一声低应:“嗯!是……是我!”

    叶小天道:“你怎么在这里?你……躲在方便之处做什么,出来!”

    屏风后面又静了一阵儿,一道身影慢慢地走出来,叶小天立即瞪大了眼睛,眼珠子差点儿没掉出来。

    纤细窈窕的一道俪影,在昏黄的灯光下,浑身的肌肤都泛着润泽美丽的光。她……,竟然未着寸缕!

    叶小天急忙扭过头去,道:“你这丫头,搞什么鬼!快穿上衣服!”

    “我不!”

    瑶瑶咬了咬嘴唇,眼见他躲闪,反而有了勇气,****的胸膛又挺拔了些。

    叶小天虽然扭过了头,可是方才匆匆一瞥,那一幕春光却是深深印在了脑海中,再也挥之不去。

    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那流畅优美的曲线,她整个人都沐浴在朦胧的光晕里,仿佛传说中的美丽狐仙,有种不真实的诡丽美感。只是那一瞥,似乎还看到了大腿中间一抹与她的雪白肌肤不甚相同的颜色。

    叶小天忽然有点口干舌燥,他又想喝水了。

    “我……我喜欢你!你可以骂我下贱!但是,我告诉你,你别无选择!要么,你让我去死!要么,你就要了我!”

    被于珺婷洗了脑的瑶瑶,大胆勇敢地表白,然后,叶小天就看到壁上,有一个被放大的身影,越来越近,他看到墙上那圆润的臀形,轻轻地扭动着,风情万种……

    ……

    “喔~~喔喔~~~”

    公鸡啼鸣,天亮了。

    昨夜那个胆大包天,逆推天王的小辣妞不见了,瑶瑶趴在被子里,埋着火烧云的脸颊,死活不肯出去。叶小天费了吃奶的劲儿,才逼她着装打扮好了,牵着她的手儿,走出门去。可一到阳光之下,瑶瑶又变得羞不可抑了。

    这时候,于珺婷忽然从前边竹林中走出来,款款而行,似笑非笑。叶小天本以为瑶瑶会马上羞得逃之夭夭了,只是他着实不明白女孩儿家的心思。瑶瑶看了一眼于珺婷那傲人的**,又看看自己倒扣胸前的玉碗,忽然对叶小天小声道:“小天哥,人家……人家的胸,是不是比较小。”

    叶小天一窒,瞧瞧瑶瑶担心的眼神,忙甜言蜜语道:“没关系,那会让我们的心贴得更近呢!”

    “嗯……”瑶瑶甜甜一笑,竟有了一种新妇人的妩媚。

    “叶大土司……”于珺婷的声音甜丝丝的,可怎么听都有一种调侃的意味。

    瑶瑶终于害羞了,赶紧道:“珺婷姐姐,你……你们聊,我先走了!”

    瑶瑶风摆柳枝般急急而逃,只是看她步态,虽然轻盈婀娜,可总透着一股子哪儿不太舒适的意味。于珺婷是过来人,自然懂得。

    于珺婷从瑶瑶款款扭摆的小腰身上收回目光,对叶小天揶揄地道:“昨儿晚上,我可是等在外面,准备万一某位坐怀不乱的伪君子真把人家姑娘赶出来,害得她一时想不开去自尽呢,结果……”

    她抻了个懒腰,道:“结果一直等到日上三竿!我的叶大老爷,你终于肯做禽兽了啊?”

    叶小天先是心中一虚,旋即瞪大了眼睛先发制人:“废话!那时情景,我……我若不为所动,岂不是禽兽不如?咳!那般情况下我依旧不答应?那瑶瑶岂不是真的只有寻死一条路了?”

    于珺婷忍俊不禁,翘起大指道:“叶大老爷,您真伟大!”

    瑶瑶急急逃走竹林,忽然想起昨夜风情,想起她终于达成夙愿,做了她想了好多年的那个男人,心中不由一阵甜蜜。她唇角刚刚漾起一抹甜蜜的微笑,忽见青衣一袭,从林中出现。

    那纤腰一束盈盈欲折,葫芦腰旁却贴抱着一个汲泉水的坛子,布帕包头、明眸皓齿,正是杨花。杨花看见瑶瑶,立即福身一礼,甜甜地笑:“见过大小姐!”

    瑶瑶俏脸一红,还大小姐呢,待会儿小天哥向家里人都宣布了,大小姐就要变六夫人了,这一声大小姐,怎么叫得这么羞人呢。瑶瑶红着脸走上前去,牵住了她的手:“花花妹子,昨晚……多亏你帮我照应!”

    杨花道:“大小姐待花花甚好,花花理应为大小姐效力!”

    瑶瑶感动地道:“好花花,你对我的好,我是不会忘记的。以后,以后我一定会对你好的。哦,对了!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我跟小天哥说一声,以后……你就留在我身边吧!”

    “多谢大小姐!”

    杨花很欢喜地放下水坛子,向瑶瑶跪下叩头。

    瑶瑶赶紧搀扶,嗔怪道:“以后不要这么多礼了,什么大小姐不大小姐的,我是拿你当妹子看待的。”

    正跪在地上的杨花低着头,唇角却漾起一抹诡谲的微笑:“做你的随身丫头,那就有更多私密机会接近那个大恶人了!瑶瑶,你还真是我的好姐姐!”

    小杨花期盼着快快长大,叶天王的小船儿,会不会翻呢?

    (全书完)(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