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音素心

    香风过后,一名面容清秀绝丽的女孩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

    音素心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身穿鹅黄色裙装,秀发如瀑披下,仅仅用一根蓝色丝带束住。

    她容颜绝丽,清秀中带着一丝童真,眸如点漆,黑白分明。

    “你刚才说什么?”闫如水语声中尽是恼怒。

    音素心深吸口气,声音清脆动听,却带着一丝坚决:“我与安石情投意合,又是同门,知根知底,这些年来相互扶持,互相鼓励,修为共进,素心对他的情感已经不可掩藏。师尊又何必为了两峰之争而意气用事呢?”

    音素心语声有些颤抖,但是却极为坚决。

    舒安石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似乎对于自己没有音素心这般勇敢有些愧疚。不过,眼中的黯然一闪而逝,随即抬起头来,尽是坚决。

    他从高台上跃下,落在音素心身旁,两人四目相对,尽是柔情。

    “还请闫师叔准许。”

    舒安石语声朗朗,回荡在空中,嗡嗡作响。

    “不可能,绝不可能!我镇妖峰和绝心峰绝对不会联姻,舒安石你想都不用想,今日之后我便将音素心关起来,终生不得踏出镇妖峰半步。”闫如水几如疯狂,怒声吼道,完全没有长辈高人的仪态。

    “闫师妹,你这又何必?男欢女爱那是自古美事,你拦得住他们的人,却拦不住他们的心。”于庆之摇摇头,缓缓说道。

    “天运子,你给我好生管教自己的徒弟,今日之后再被我发现他舒安石敢勾引素心,别怪我手下无情。”闫如水狠狠瞪了天运子一眼,语声凌厉。

    天运子眼睛微睁,语声淡淡:“你能关她一辈子吗?当年你便是用错了情,受了伤,难道你觉得每个人都会和你一般没脑子吗?素心我看很好,与安石很般配,我没有意见。”

    闫如水大怒,纵身而起,手中光影闪烁,却是举起手掌,似乎要打向舒安石。

    “你今日要是敢动手,就别怪我不讲师兄妹的情面,连当年的旧账一并算了。”天运子冷哼一声,站了起来。

    “好好好!我倒是要看看你天运子要如何与我算账。今日我就要将舒安石斩杀,我看谁能够拦得住我。”闫如水状如疯狂,鬓发散乱。

    “有我在旁,你能杀得了谁?”天运子冷笑连连。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吵。舒安石和音素心之事日后再说,今日前来是为了对付缥缈宗,不是来听你们吵架。”神秀宫主于庆之眉头微皱,语声渐冷。

    于庆之毕竟是一宫之主,三人虽然是师兄妹,但是毕竟地位不同,在神秀殿内,多少也是要给于庆之一些面子。

    闫如水冷哼一声,狠狠盯着音素心,道:“今日我先不与你计较,等将缥缈宗那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斩杀后,我再与你算账。”

    音素心娇躯微微一颤,螓首抬起,却面色不改,她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闫如水,尽是坚决。

    舒安石看在眼中,深吸口气,轻轻握住音素心的手,感受到音素心掌心传来的颤抖,稍微握紧了一些。

    闫如水瞪着两人,已经快到了暴怒失态的情况,要不是身旁有天运子和神秀宫主于庆之在,只怕她此刻已经直扑而下,将舒安石斩杀。

    “闫师妹,年轻人的事,交给他们自己去处理。若是你觉得舒安石配不上音素心,那也容易,你开出条件来便是,只要安石能够完成,日后便不得阻碍他们。”神秀宫主于庆之看到闫如水即将爆发,缓缓说道。

    闫如水一怔,随即眼中流出一丝阴狠之意。

    舒安石和音素心对望一样,齐齐行礼,道:“任何考验,不管什么条件,弟子都能接受,只要素心能与我在一起。”

    “真的都能接受?”闫如水冷冷问道。

    “没错!”舒安石自然知道闫如水这话是什么意思,接下来定然会开出一个完全不可能完成的条件,但是他不想后退,再不想让音素心站在身前。

    “也罢,只要你能够做到我的条件,便将素心许配给你。”闫如水目光看了看天运子,见他没有任何反应,眼中精芒闪过。

    “好,多谢师叔。”舒安石深吸口气,他能够感受到掌心中音素心的手微微颤抖,显然是心情激荡,又极为害怕。

    “我也不要你去斩杀天运子,也不要你做出违背宗门法则之事。”闫如水忽然间平静了下来,语声淡淡:“你只需替我去一趟北海深处,猎杀一头鲲鹏幼子,再去死神谷中采摘一颗恶魔果实。你看如何?”

    舒安石一怔,随即脸上都是难以置信和愤怒,他嘴角微微颤抖,似乎要爆发。

    “闫师妹,你这是强人所难。鲲鹏乃是上古神兽,修为远超地仙境,舒安石如何能够猎杀?而死神谷中便是地仙境的圣人都不敢轻易进入,更别说恶魔果实乃是死神谷最中心处的死灵守护,谁能够敌得过?”神秀宫主于庆之也是一怔,随即面带愠怒。

    “那与我无关,我没让他杀天运子已经算是好的了。再说鲲鹏乃是上古神兽,修为堪比地仙境上的圣人,不过我却是大发慈悲,让他去猎杀一头幼兽而已,说不定幼兽的实力只是元婴境罢了。”闫如水冷哼一声,负手而立。

    “师尊,你这是要逼死素心吗?”

    音素心泪珠滚落,语声中满是哀怨与绝望。

    “所以,你死了这条心,与为师回去好好修行,以你的天赋用不了多久便能够丹破婴生,日后冲击到元婴五重,甚至修成地仙也有很大可能,何必将心思花费在一个男人身上,我告诉你,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闫如水面色稍微柔和了一些,看着音素心的眼神中带着宠溺。

    音素心站在哪里,任由泪珠滑落,滴在神秀殿的地板上,噼啪作响。

    舒安石看在眼中,怒火喷薄,他猛然踏出一步,朗声道:“给我三年时间,三年内我定然将鲲鹏幼子斩杀,也会去死神谷中将恶魔果实带回来,到时候师叔若是出尔反尔,就别怪弟子不讲情面。”

    “不讲情面?好好好。若是你真能够采摘回恶魔果实,又能将鲲鹏幼兽带回,那说明你的实力已经超越了我,自然不用讲什么情面。”闫如水大笑连连,舒安石的话在她耳中简直可笑之极,鲲鹏幼兽暂且不说,那守护恶魔果实的妖灵,便是天运子前往也是有去无回,十死无生。

    舒安石冷冷地看着她,半晌之后,转过头来,眼中柔情似水。

    “素心,等我三年!”

    音素心看着他,微微地点头。(83中文网 www.83zw.com)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