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地面上的坑洞似乎还在冒着丝丝的热气,亨克老爹和萨提小心翼翼地踩过碎裂的砖石和依稀还能看出原形的焦黑的窗户木屑走了过来:“少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不开眼的暴徒跑到内区来了?您有没有受伤?”站在一旁的萨提听到亨克老爹这样说,忙走到安妮打出的坑洞旁细细的看了看,转过身来对亨克老爹说:“应该不是冒险者,这像是魔法的效果,可是那些魔法师大人应该不会来攻击少爷呢?”

    萨提口中虽然是恭敬的喊着少爷,可是到走进来到现在却完全没有拿正眼看过站在那里的刘松,这也难怪,萨提原本也是一位在魔兽口里捞食的冒险者,虽然只有一点点微薄的斗气在身,可是绝大部分的冒险者都像是萨提这样,稍微斗气修为高一点的早就去战场建功立业,求个爵位在身了,而像萨提这样的的底层冒险者都是桀骜不驯,谁都不服的主,要不是亨克老爹当初在奴隶市场救下了被对头卖作奴隶的他,萨提又是个极讲义气的主,他早就离开这个落魄的家族了,哪里还会在这里伺候刘松这个在他眼中一无是处的废物花花少爷。

    刘松也没觉察到萨提的态度有哪里不对,摸了摸鼻子,对亨克老爹说道:“我没事,老爹,没发生什么,只是一个意外而已,恩,没错!就是一个意外!”,亨克老爹转过头看了看地上那个骇人的坑,有转过来看了看刘松,怎么都不信刘松说的这只是个意外这种鬼话:“艾林!你刚才在这里守着有没有看到有魔法师大人经过?”

    还在一旁呆立着的艾林打个激灵,急忙凑过来回着:“没有啊,老爹!刚才完全没有人经过这里,而且...而且这好像是从少爷房间里面弄成这样的......”,说着,艾林用着一种好似完全不认识自家少爷的眼光打量着刘松。

    “嗯?什么?”亨克老爹一听,也是错愕的看向刘松。

    “咳咳,那什么,老爹,我给你们介绍一位朋友。”刘松急忙解释着,稍稍侧开身子,把一直躲在他身后,好像一个闯祸了害怕被家里父母惩罚一样的安妮露了主来,往自己身前推了推,“就是这位,恩,她是我之前结识的一位朋友,嗯...是一位火系魔法师!”

    “额?”看着眼前这个最多只有七八岁的可**小姑娘,亨克老爹三人都愣住了,“少爷,您在开玩笑吧,哪有这么小年纪的魔法师啊,看着痕迹起码得是三级魔法才能造成的效果,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再说了......”,亨克老爹的话没有说完,他是想说,少爷你哪里有结识过什么朋友,还是这么一个小姑娘,您结识姑娘不都是在酒馆和**里吗?怎么可能会认识那些尊贵的魔法师老爷啊!

    刘松按了按太阳**,有点头疼,他早就料到解释安妮的来历会有点麻烦,毕竟在这个世界上,魔法师大多是师徒口耳相传,魔法师的数量也是极其稀少,就算是从小就开始接触魔法,也不会出现像安妮这么小的孩子魔法师。“唉,算了,安妮,你再施放一次‘碎裂之火’,记住,这次朝着那边的地面上放。”刘松只能用事实来给亨克老爹他们解释了。

    “是,召唤师哥哥。”安妮乖巧的回答道,说罢,再次合起了自己的小手。

    “召唤师?哥哥?”还没等亨克老爹他们细想这个称呼的意思,就被眼前恐怖的一幕吸引了眼神。

    又是一声“轰隆”巨响,片刻之后,亨克老爹三人看着地面上原来那个坑洞旁边出现的一个更大一圈的,新鲜出炉的大洞睁大了嘴巴,呆若木鸡。“这...这...真的是魔法师阁下?!”

    ———————————————————————————————————————————————————————

    格里尔斯家族的客厅里,刘松看着硬是要安妮坐到首座上的亨克老爹和明显被老爹的热情吓到的小萝莉安妮又是一阵头疼。自从亲眼看到了安妮“碎裂之火”的强大威力,确认了安妮的魔法师身份以后,亨克老爹就开始对安妮这么热情了,刘松也是能够理解,毕竟魔法师的地位比起一般的小贵族也要高贵不少,强大的魔法师即便是面对各国王室也不卑微丝毫,毕竟,强大的实力才是一切,魔法师在这个世界就是核威慑武器的存在。

    “艾林,你知道我们这位少爷是什么时候认识这位魔法师阁下的吗?”守在客厅门口的萨提偷偷瞄着座位上手足无措的安妮,对身边的艾林问道,“不知道...我还以为那位阁下是被少爷骗来糟蹋的哪家姑娘来着...”,还惊吓于魔法的强大威力的艾林也是偷偷地答道,“你也不清楚?少爷出去玩乐的时候不是总带着你吗?你都不知道的话少爷还有什么机会能结识这种大人物?”萨提疑惑的眼神扫向刘松,突然感觉自己竟然有点看不透这位没用的少爷了。

    “老爹,你别这么拘束啊,我都说了,安妮是我无意间认识的一位流浪法师的弟子,是我的朋友,您也别多问了!”,客厅里,刘松劝着亨克老爹,尽力编着谎言解释安妮的来历。“好吧,我就不多问了,不过少爷...唉...算了...”,亨克老爹叹了口气,心里对自家少爷的说辞那是一点都不信,流浪法师?流浪法师能培养出这么小的正式魔法师?再说了,就算再落魄的流浪法师也看不上咱家这种连贵族都不是了的人家啊,不过看哪位安妮法师对自家少爷那么友善和...依恋?还是由少爷去吧,希望不要引出什么祸事就好。

    “恩,还有,老爹,安妮的老师已经去世了,所以安妮才会来找我,以后她就是咱们家族的供奉法师了!”刘松暗中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对亨克老爹说道。

    “什么?!”亨克老爹再一次被自己少爷丢出来的炸弹惊到了,“可是,可是,少爷...”

    “怎么了?”刘松看着一脸急切的亨克老爹,疑惑道,有一位魔法师在家族难道不好吗?

    “少爷。”亨克老爹低下头,叹了口气,感觉自己一天叹的气比以前一个月都多,“我们家族供奉不起法师啊,法师需要的魔晶魔核,法杖什么的,我们都提供不了啊,就连魔法师每天最起码的修炼所需我们都提供不了啊。”

    “啊?!”刘松一呆,拍了下自己脑袋,怎么就忘了这件事呢。小贵族请不起法师不只是因为那些魔法师看不起小点的贵族,还因为想那些财力微薄的小贵族商人根本就养不起魔法师,就算最低级的魔法材料都是价值不菲,连这些都提供不了的那些小贵族又用什么去吸引魔法师加入他们家族呢?

    “这个不要紧,安妮不需要那些魔法材料和物资,也不需要我们家族的供奉。”刘松低下头想了想,“不过没钱这还真是一件必须要解决的事了。老爹,我们家里现在还有多少钱?”

    “还剩下7个金币43银币外加18个铜板了。”亨克老爹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突然感到有些陌生的少爷,少爷竟然会关心家里的状况,他不是只知道问袭击拿钱,没钱就拿家里的物件抵账的吗?难道,少爷终于开窍了?

    “啊?!就剩这么点了啊?”刘松吃了一惊,他知道家里被他败的差不多了,可是也没想到已经穷到了这种地步。虽然这些钱足够一个平民家庭一两个月的开销了,不过对于格里尔斯家族这种,虽然已经破落了,可是仅仅是这座内区的宅子的修护每年都要花去一大笔开销,更别说其他那些杂杂碎碎的支出了,这些钱也就够家里生活五六天的。

    ”不过少爷,还有几天就到王国发放津贴的时候了。“亨克老爹尽责的说道。当初内区的那些贵族为了自己的颜面的所作所为,现在却成了这个家族的仅剩的收入来源了,每年菲林少爷都能领500金币来维持家用,本来就已经是有些拮据了,更别说菲林少爷还要每天出去花天酒地,几年下来,不仅津贴没剩下来分毫,连家里传下来的一些物件都抵押出去不少,要不是萨提和亨克老爹还会出去挣点补贴家用,只怕这间宅邸也在就抵出去了。

    “这样啊,看来还是要想办法弄点钱来啊。”刘松摸了摸下巴上唏嘘的胡渣,若有所思。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