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日常任务系统

    


    格里尔斯家族宅邸。

    “少爷?...”亨克老爹手里拿着刚从刘松那里得到的装着两百金币的钱袋,欲言又止。

    “恩?怎么了,老爹?”刘松坐在主座上,累的都不想说话,这具身体确实已经被酒色掏空了,就这样去魔法公会走了一圈就疲惫到不行了,看来增强身体素质已经是迫在眉睫了,就是不知道系统有没有什么速成的办法。作为一个资深宅男,刘松表示锻炼什么的自己是真心做不到啊!!

    “少爷,”亨克老爹咬咬牙,用眼角余光偷看了在一旁开心地玩着手中的一团火苗的安妮,“虽然少爷您和安妮法师的感情好,可是...可是这样把安妮阁下的津贴用到家里...不太好吧?...”

    “哦,你是担心这个啊。”刘松恍然大悟,笑了笑,“没事的,安妮的老师已经去世了,她就像我的妹妹一样,没问题的。”

    亨克老爹还是有点担心,毕竟安妮二级魔法师的徽章还摆在桌上,魔法师的名头还是很响的,老爹也从艾林口中知道了在魔法师公会里发生的事情,对安妮也是有些惧怕了,但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对了,老爹。”刘松随口问道,“我们家族有没有斗气修炼秘典什么的啊?”如果记得没错的话,菲林的爷爷也是军队里面有斗气在身才打出一个男爵的出身的,不过菲林和她父亲好像都没有学得一丝半点,刘松也没有报太大希望。

    “本来应该是有的。”亨克老爹有些苦涩地说道,“当初老主人也只是跟着一位老兵学得一点点简单的斗气而已,不过在咱们家族鼎盛的时候老主人也有花费巨金来收购一些斗气秘典,后来好像是有点收获的,当初您的父亲也是有寻找过的,不过不知为何老主人找到的斗气秘典却是下落不明了。老主人也没有只言片语留下。”

    “好吧......”,虽然早有预料,刘松还是失望的叹了口气,看来还是要自己想办法啊。

    正想着,突然刘松感觉脑海里面“叮”地一声轻响——从召唤安妮之后就悄无声息的系统突然有了反应。

    “系统任务选项激活。”

    “开始发布日常任务。”

    “发布日常任务:获得任意属性任意等级斗气秘典一本。

    任务时间:三天。

    任务奖励:经验*30金币*20一级身体强化卡*1

    失败惩罚:无

    (一级身体强化卡:强化宿主身体素质等同于一级斗者水平,十张一级身体强化卡可合成二级身体强化卡,仅任务可得。*鉴于宿主身体素质过低,第一次使用仅可将宿主身体素食提升到正常水平*系统评价:只是**水平而已,不要奢望战斗水平了~)

    “我去!!!这系统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刘松惊喜地想着,“这日常任务看上去难度不是很大啊!就是不知道剩下哪几种任务什么时候发布啊,难度又怎么样?”

    在系统的任务选项里一共有日常任务、等级任务、随机任务、完善任务和终极任务五种,现在开启的只有日常任务一种,而就像刘松想的那样,日常任务的难度是最低的。

    不限属性、不限等级的斗气秘典,意思就是刘松只要找来一本最低级的斗气秘本就可以了,就像是军队里那些烂大街了的基础斗气就可以了,市场上像是这种秘本最多几十个金币就可以买下,而麻烦事最进本的那种精神力锻炼秘本最少也可以卖出上千金币的价格,这也是魔法师难以培养,少见高傲的原因了。

    “身体强化卡...最好能一次弄来几十张,把我的身体直接弄到高级战职者的水平就好了。”刘松**的yy着。

    “少爷?少爷?!”亨克老爹看见自家少爷突然间就征在那里,嘴巴里貌似还有口水滴了下来,急忙叫到,还以为刘松前时昏迷留下了后遗症。

    “没事,没事。”刘松回过神来,擦了擦嘴巴旁的口水,“老爹,我现在要让你和萨提去帮我买一件东西回来。”

    “什么东西?少爷。”亨克老爹有些担心的看着刘松,语重心长地说道:“少爷,虽然现在我们有了点钱,可是不能任由少爷您那样挥霍了,这钱可是安妮法师的津贴啊,少爷您也该成熟一点了,您已经成年了,咱们格里尔斯家族还需要您担当起来啊。”

    “咳咳,是是是...”刘松也知道自己前身留下来的印象自己一时半会也消除不了,“我是想让你去买一份最简单的斗气秘典回来,也不一定要有多么高深的,我是想好好锻炼一下自己的身体而已。”

    “这样啊!”亨克老爹有点惊喜地看向刘松,“少爷您能这样想是最好了,咱们家族也是军队出身,少爷你能练出斗气来那就好了。我一定和萨提帮您找一份好点的斗气秘典来。”

    “不不,不用。”刘松急忙说道,“不需要太好的,老爹,只要一份最简单的,能够锻炼身体的就足够了。我们现在还没有太多钱,也买不到什么好的,还是等我们攒多一点钱再说吧。”

    “好的,少爷。”亨克老爹感觉自己瞬间全身都充满了干劲,自家少爷知道上进了这比什么都强。

    说罢,带着萨提就走了出去,也不知道把刘松的话听进去没有。

    “唉,由他去吧......”刘松也没强求,反正家里就那么点钱,相信亨克老爹还是会有分寸的。想当初菲林他那个男爵爷爷花费了不知道多少金币也没打出个水泡来,想现在格里尔斯家族不过几百金币的家当,想败家也没得败的,也是悲哀啊!

    想罢,刘松转过头,看向在旁边玩火玩的不亦乐乎的小安妮,**的笑出声来:“来,安妮,咱们交流交流感情吧!”听到这**的笑声,侍立在一旁的艾林不禁打了个寒颤。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