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兽潮来袭

    


    “叮”

    “发布随机任务。”

    正在刘松慷慨激昂,打算险中求富贵的时候,系统提示的声音应景地响了起来。

    “随机任务:

    1、在魔兽王者引发的魔兽暴动中存活下来,并保证格里尔斯家族所有人存活。

    任务奖励:金币*100经验*150侦查守卫*3

    失败惩罚:死亡一人扣除人物经验*50金币*50全部死亡随机收回宿主英雄一名。

    2、在魔兽暴动中获得功勋,换取洛奇王国相应爵位。

    任务奖励:爵士(金币*100经验*150)男爵(金币*1000经验*2000)子爵(金币*2000经验*2500随机英雄抽取卡*1)伯爵(金币*5000经验*8000随机英雄抽取卡*3三级身体强化卡*3)公爵(金币*10000经验*15000随机英雄抽取卡*5指定英雄皮肤*3六级身体强化卡*3)

    失败惩罚:无。”

    刘松下意识的点开任务列表一看,顿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第一个任务...活下来有这么难吗?竟然有这么高的奖励?!”刘松苦笑着想到,金币和经验对现在的刘松来说都是足够丰盛的了,更别说是那三个侦查守卫了,虽然不知道现实里这“假眼”有什么效果,不过看系统商场里还显示的是不可购买的选项,就知道这东西不简单。“第二个任务...兼职和那个终极任务一样啊!!能看不能吃啊!!凭自己现在的实力,完成第一个任务都是够强,更别说在这次未击中直接去的爵位了。”

    别看刘松在亨克老爹几人面前是说的自信无比,什么“恢复家族荣光”什么的,可是哪有这么简单,凭格里尔斯家族如今的实力,能得到足够获得爵位的功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连爵士都难,更别说是什么伯爵公爵之类的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少爷?”被刘松的热血宣言说的热血沸腾的亨克老爹几人正沉浸在刘松画出的那张大饼里,不得不说刘松的口才还是不错的,却突然发现自家少爷的脸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没事。”刘松勉强调整了下自己僵硬的表情,“虽然话这么说的,不过具体要怎么在这次暴动中将我们格里尔斯家族的利益最大化,我们还需要仔细谋划谋划。”

    对现在的刘松已经有些崇拜的亨克老爹几个像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

    第二天一大早。

    “噔噔噔噔!”格里尔斯家族破落之后除了菲林那些债主几乎就没有被别人敲响过的大门,竟然被一位贵族样式的人领着一队城区护卫队的卫兵们敲响了。

    “这位...大人?”打开门的亨克老爹有些迟疑,“不知大人来我们格里尔斯家族有何贵干?”这个人亨克老爹认识,却是费奇家族的一位嫡系成员,在巨风城东门担任城防官一职。

    “城主有令。”那位城防官也没有多话,将手中托着的一叠告示抽出来一张塞到亨克老爹手里,“巨风城已经全面封城,禁止出入,城主大人现在征集城内所有贵族的私兵护卫,一起抵御这次的魔兽暴动,各家贵族和大户商会每家都要出最少二十人的护卫队伍。”说罢,这位城防官转身就要带着这对护卫队离开。

    “等等,大人!”亨克老爹一听急了,忙拉着那位城防官不让其离开,“大人,我们格里尔斯家族现在都已经没有贵族爵位了啊!再说,我们家族现在加上我们家少爷也不过有四个人而已,又怎么去凑这二十个人啊?!”

    那位城防官转过身来,眼里闪烁着轻蔑嘲讽的光芒:“这,我们就管不到了!谁不知道你们‘巨风城贵族之耻’格里尔斯家族已经没有爵位了?不过你们家族不是还在领着王国的贵族津贴吗?那你们就要为王国而战啊!至于那二十人......这人数是城主大人亲自定的!想找就去找城主大人理论吧,嘿嘿!”

    亨克老爹被这话噎在当场,急的面红耳赤有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他,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那我们不要这津贴了还不行吗?”虽然应经被刘松说服不离开巨风城,可是老爹对着费奇家族的这位城防官这种明显针对的样子气愤无比。

    “哼!笑话!”那位城防官冷笑一声,“你想不要就不要?!你把王国的贵族法令当做什么?你又把城主大人置于何地?!你们格里尔斯家族享受了王国这么多年的贵族待遇,现在到了为王国尽力的时候却是这个样子!怪不得是‘巨风城贵族之耻’呢!别多说了!反正,有本事你就去找城主理论吧,不能的话,你就乖乖认命吧!反正,不服从命令的,到时候城主大人怪罪下来......就看你们格里尔斯家族有没有那么大胆了!”说罢,城防官手一摆,就向街头另一家宅邸走去,不在理会亨克老爹。

    “这位大人还请留步。”这时,一个稍显年轻的声音轻飘飘地传进城防官的耳里,刘松身后跟着萨提和艾林两个,就像一个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一样走了出来。

    “嗯?”城防官脚步一停,斜着眼睛看向刘松,眼神里流露出浓浓的不屑,“菲林·格里尔斯?你还有什么话说吗?格里尔斯‘少爷’?”

    “不敢不敢。”刘松脸色不变,仿佛没有听出来城防官话里嘲讽的味道,“不过我确实是有些话要对大人说。”

    “哦,那我就姑且听一听你能说出些什么。”城防官轻哼一声,“不过你最好抓紧时间,本官的时间宝贵,这内区还有几十户贵族商家在等城主大人的通知呢,你耽搁不起!”

    “是是。”刘松表现的还是一样的恭敬,“我只是询问一下大人,不知道城主大人的征集令里面有没有征集魔法师大人们呢?”

    “这当然没有。”城防官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城里的魔法师都是由魔法师分会统一调配的,不过也是配合城主大人的行动的。”说罢,城防官又斜了刘松一眼,嘲讽的一位不言而喻。

    “那么,再请问。”刘松继续问道:“魔法师大人们的追随者们呢?”

    “那自然是由魔法师决定的了。”城防官有些不耐烦的回答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样啊。”刘松微微一笑,脸上恭敬的表情渐渐消失了,“我想说的是,我们格里尔斯家族现在是一位尊贵的魔法师大人的追随者了,所以,不要耍你的那些小把戏了。”

    “什么?!”不仅是那位城防官,围在一旁的护卫队士兵们也吃了一惊,城防官眼睛一瞪,”你说是就是不成?!怎么可能会有魔法师收你们这个‘巨风城贵族之耻’做追随者?!肯定是在骗人!”众所周知的是,魔法师都是一些身体孱弱的家伙,所以那些魔法师都会找一些强大的战职者们作为自己的追随者来保护自己,而那些追随者也是要依仗魔法师强大的实力,这是一个互惠互利的关系。而就像这位城防官说的那样,大概没有一位高贵的魔法师会收容既没有实力,又有一头坏名声的格里尔斯家族做追随者的,可是这位城防官怎么也想不到,与其说格里尔斯家族成为了一位魔法师的追随者,还不如说是格里尔斯家族出了一位魔法师。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刘松轻蔑地一笑,就像之前城防官的嘲笑一样,“你自己看吧。”说罢,刘松展出了捏在自己手里的那枚徽章。

    “二级...二级魔法师...怎么可能?”城防官看着刘松手里的那个褶褶发光的徽章,头上汗水刷刷地流了下来,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对!!着一定是你们格里尔斯家族偷来的!!”突然,城防官的眼睛一亮,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大声喊道:“对!!肯定是这样没错!!你们格里尔斯家族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一定是你们偷了哪位魔法师大人的徽章出来!!!士兵?士兵?快!!抓住这些胆大包天的窃贼!!”

    “切!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家伙。”刘松低声唾骂一声,“那你就看好了。”

    “安妮法师!!”刘松砖头冲格里尔斯家族的宅门里喊了一声。语音刚落,一道炙热的火光包裹着一团火球从里面射了出来,擦着格里尔斯家族的墙顶重重地打到门前一颗粗壮的大树树干上。

    “轰隆!”

    一声巨响传了过来只见那颗原本粗壮的大树中间打出了一个巨大的,黝黑的伤口。

    “吱...吱...轰隆!”

    一连串的响声传来,那颗大树竟然被一个小小的火球从中间直接打断,倒在了街面上,还好那颗大树距离人群还是有些距离的,没有砸伤什么人,不过扑棱下来的树叶灰尘还是扫了城防官和那一群士兵一脸。

    “怎么会...这样...?竟然是...真的...”被搞得灰头土脸的城防官诶有任何反应,像是吓呆了一样在站在那里重复的自语着。

    “哼!”刘松厌恶的扫了一眼,转身朝门内走去,“老爹,关门,不要被这些杂碎打搅了心情。”这样的小角色还入不了刘松大少爷的眼。

    “是,少爷!”亨克老爹扬眉吐气地回道,走进门里,就要推上大门。

    “不好啦!!!!!魔兽!!!魔兽们已经来了!!!!!”

    正当亨克老爹要关上大门的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穿了过来。

    “什么?!怎么这么快?!!!”一只脚已经跨进门里的刘松猛然转过头来,惊呼出声。

    ———————————————————————————————

    为了庆祝本书终于有了第一个推荐好第一个打赏,今天发一大章庆祝!!明天周末,争取码两章庆祝!!!万分感谢“反对砸开”书友对本书的支持,万分感谢!你是时人人生中的第一个推荐打赏,谢谢你给了我坚持下去的用勇气和动力。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