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空间传送阵

    


    “不可能!!梅森法师,你不用多说了,这件事我和会长都不会同意的!”

    “阿诺德大人,您还是再考虑考虑吧,只是几个名额而已。”

    门里的争吵声让刘松的手僵在了门前,不管是有意无意,听别人的墙角还是不太好,要是惹得那位强大的阿诺德法师不快就不太好了,刘松暗暗思忖着。

    “不用多说了。梅森法师。”只听得门里的争吵好像有了结论,“你还是下去吧,我还要给比特伯爵准备调配援助南门的法师队伍。”门里,阿诺德法师直接对那位梅森法师下了逐客令。

    听到这里,刘松急忙牵着安妮往后走了几步,和那一群围着大厅里的法师们凑到一起,生怕那位梅森法师出来的时候看到自己,这种法师公会内部的事务自己这种战五渣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吱呀”一声,那扇门片刻之后果然打开了,从门里走出了一位面色阴沉的黑袍法师,脸色也是黑的像是能滴出水一样,出门之后只见这位法师转头一看,狐疑地瞧了瞧离门还是近的刘松二人,也没多想,转身就走下楼去了,刘松不禁松了口气。

    眼看着那位梅森法师走下楼去后,刘松这才拉着安妮走向阿诺德法师所在的那间房。

    “蹬蹬”

    “请进。”刘松敲门以后听到门里阿诺德法师稍稍还带有一丝怒气的声音。

    推开门走了进去,刘松一抬头就看到阿诺德法师瞪着眼睛看着自己两人,看到来人竟是刘松和安妮以后,阿诺德法师的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不过瞪着的眼睛却是稍稍放松了一些。

    “原来是你们两位。”阿诺德法师的口气有些严厉的说道:“刚才在门外偷听的就是你们两个吧?你们有什么事吗?”

    刘松惊得起了一身冷汗,“抱歉!阿诺德法师,我们实在是无意偷听你们的谈话,只是刚好来找您的时候碰到您在和别人交谈而已。”

    也是,那位梅森法师不清楚,可是眼前这位可是一位正正经经的高级魔法师没错,以高级魔法师强大的精神力怎么可能察觉不到门外的两个偷听的家伙,这要是解释不清的话自己别说是找这位帮忙了,只怕下一秒就会被一堆魔法撕成碎片了,就算是安妮也肯定挡不住。

    阿诺德法师眼睁睁的盯着刘松看了有几秒钟,知道盯得刘松的汗水都滴到了地板上,刘松也不敢移开眼神,只能尽可能的表现出自己的“诚意”,和阿诺德对视着。

    “希望如此吧。”阿诺德最后还是移开了眼神。轻描淡写的说道,“那么,格里尔斯先生,你现在带着安妮法师来这里,是想好要加入我们魔法师分会了吗?”

    “呼...”刘松在心底松了一口气,“不是的,阿诺德阁下,我和我妹妹来找您是有一件事想要得到您的帮助。”刚刚得罪了人家现在又要找人帮忙,刘松还是脸红了红。

    “嗯?”不知为何,阿诺德的眼神又突然锐利了起来,“格里尔斯先生,你知道刚才我和梅森法师实在争吵什么吗?”

    “不知道。”虽然不知道这和自己的求助有什么关系,刘松还是老实地回答道。

    “梅森法师是我们分会另一位副会长塞维尔法师的一个亲信。”阿诺德法师自顾自的解释道:“而他来找我的目的就是,用我们分会的那一个空间传送法阵的那仅有的几个名额,和城里的几位大贵族嘴一个交易。”

    刘松只感觉自己的嘴里一阵的苦涩涌了上来,他可不觉得知道这么多的秘密是一件好事。

    且不说法师公会和城里的贵族们的交易,就只是巨风城法师分会有一座空间传送阵的事情就是一宗绝密的事情了。因为这个世界的创世神,也就是至高神,是掌握空间和时间的神王,所以空间法师也被称为是“至高神的宠儿”,其稀少程度可见一斑,而掌握时间的人,除了至高神就再也没有别的了。空间法师的稀缺也就导致了空间传送阵这种只有空间法师才能不知的东西也弥足珍贵,刘松的前身在巨风城里活了近二十年也没有听到一丝关于空间传送阵的消息,课件这件事是多么秘密了,而现在这么隐秘的事情就这样被阿诺德法师轻飘飘地说给了自己听,刘松的心里不住的往下沉。

    “阿诺德法师的意思是...”,刘松不敢想象阿诺德图谋的是什么,知道的太多,也就死得越早,刘松现在就怕阿诺德突然翻脸不认人,杀人灭口。

    “我的意思是,”阿诺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压在桌子上托着自己的身体,“我之前的承诺都还有效,而且只要你同意你妹妹加入我们魔法师公会,我可以做主,将空间传送阵的名额留两个给你们。”说着,阿诺德法师挑了挑眉毛,“要知道,我们这座空间传送阵的使用寿命恐怕不长了,最多再传送十几次就要报废了,而每次最多也就能传送十几个人而已。这些,本来都是我们分会会长准备留到最后一刻保护最有价值的哪一些人离开的后路。”

    刘松心里一下子就轻松了不少,原来阿诺德的心思一直还停留在安妮这个绝世的“魔法天才”身上,知道现在还不忘引诱一下安妮。

    稍稍思考了一下,刘松开口了:“阿诺德法师,我们格里尔斯家族还有三名追随的家仆,如果安妮加入魔法师公会的话,不知道能不能再给三个传送阵的名额?”刘松有一些动摇了,毕竟之前也是不得已才决定要富贵险中求的,如果有可以安全离开的办法又何乐而不为呢?任务奖励的那些东西刘松相信系统在手的自己迟早有一天都能赚到的。

    “不可能。”阿诺德法师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能分出两个名额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而且...而且,那些使用魔法阵的人也不会同意将三个名额用在没有价值的人身上的。”

    “这样啊...”,刘松难掩脸上的失望,亨克老爹和萨提艾林都是在家族最落魄的时候都不离不弃的,在刘松看来已经是家人的存在了,是不可能抛弃的,“那我只能说抱歉了,阿诺德法师。”

    “哦?!”阿诺德明显吃了一惊,“小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为了几个家仆你就放弃了你和你妹妹逃生的机会?你知道你妹妹这种天才有多么珍贵吗?”阿诺德气到都开始直呼刘松“小子”的地步了,可见他对刘松的这个决定是有多么的不解。

    “是的。”刘松深吸口气,“阿诺德法师,我是不会抛弃我们家族的每一个人的,不管他是谁。而且...”,刘松一笑,“阿诺德法师你怎么知道我们就一定要逃走呢?”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