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第一波

    


    “隆隆隆....”

    地面好像都在震动一样,刘松站在城墙上感觉城墙好像都在颤抖一样,“第一波,实力不会太强吧?”城主府的斥候带会来的消息这时候也传送到了南门,刘松他们的十三小队也拿到了。

    “第一波,来的大多是二三级的魔兽,像是恐狼,铁镣猪还有狐熊这样的该没有凝结出魔核、皮糙肉厚的家伙。”劳拉手里拿着城防官发放下来的魔兽消息,她作为一个常年混迹在月影森林的弓箭手,对于这些魔兽自然是非常了解的,“不过斥候消息上说这一波里面就已经出现了四五级的,已经有魔法能力的魔兽,连、像风狼,烈焰狐这样的魔兽都有出现。”虽说同级的魔兽、战职者和魔法师里面,魔兽的实力是最弱的,毕竟还没有脱离野兽的范畴,可是在第一波的魔兽里就出现这样的家伙,确实是非比寻常了。

    “我们也不用太担心了。”艾瑞娜嘴里这样说着,可是略略颤抖的身体还是出卖了她的内心,“不知道有多少魔兽会到我们南门来,说不定在西门北门就全部被解决了。”艾瑞娜和帕奇几人的年龄比起刘松也没有差太多,上一次的魔兽暴动的时候都还只不过是十岁左右的小孩子,自然不会参与到战斗中,况且,这次的魔兽暴动明显和以前的不一样。

    “我们也不能只指望那边。”帕奇冷静地说道,“就算第一波我们没有太大压力,可是到了后面,全是五级以上的魔兽的话,魔兽们绝对会蔓延到我们南门这边的,说不了,东门那边也会有压力。”

    “艾瑞娜,别担心。”劳拉搂了搂明显有些害怕的艾瑞娜,“我们会赢的。”艾瑞娜毕竟不比他们这种专业的冒险者,她怎么说也是一个大家族的嫡女,不过...为什么这位菲林甚至他的妹妹都没有一点害怕的表现呢?劳拉偷瞄一眼刘松,有些讶异。,刘松两个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刀口舔血的人物吧。

    “不要说了。”趴在垛口上的帕奇突然凝重地说道,“魔兽们...竟然来南门了...”

    城墙下,灰尘扬起,一群群魔兽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城墙上的人的眼里,果然和消息里说的一样,不论是群居性的恐狼或是不群居的铁镣猪、狐熊都是一群群的涌动过来,一眼望过去只怕有上千只多的样子,让人不寒而栗,转眼之间,就已经逼临城下。

    “呜~~~~~~~~~~~~~~~”

    战场上的号角声响了起来,不只是南门,西门、北门同样响起了号角,那两处也已经开始和魔兽的战斗,瞬间所有人的鲜血似乎都,沸腾了起来。

    “所有小队准备!!”门楼上,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响了起来,“魔法师,弓箭手,对准魔兽后方!!自由攻击!!”

    “是!!!”一声声应和声在城墙各段响起,一刹那间,一阵阵法术光芒在城墙上闪动,还是大白天,可是半边天空都好像是被魔法光芒遮盖了一样,各种颜色的光芒,炙热的火球,锐利的风刃,闪动着寒光的冰锥,还有木系的绿油油的毒素团,一时间,几十道法术一时从城墙上飞向了城墙下面魔兽群的后方,同时,上百支的箭矢也从城墙上射向魔兽群,甚至还有的箭头上闪着绿色的光芒,一看就是抹上了药剂师配置的**,相比较法师来说,巨风城弓箭手的数量要多上几倍。

    “唔哈!!!!!”

    城墙下面,收缩在陷阱和战壕后面的冒险者战职者队伍和巨风城的几十队士兵也动了。

    “呼!”

    从士兵阵列和那些战职者中也是飞出了一阵阵的箭雨,其中还夹在着些长矛飞斧之类的武器,也是一齐落入了魔兽群里。这些士兵里的弓箭手,大多都是没有斗气在身的普通人,只不过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但是比起那些冒险者里面的弓箭手射出的箭矢杀伤力却是要小上不少。

    “嗷呜!”那一阵箭雨和魔法瞬间落入魔兽群里,一小群的铁镣猪惨叫一生,倒了下去,身上插满了箭矢,亦或是布满了魔法伤害的痕迹。

    虽然身边的同伴倒下了,可是一旁的魔兽们并没有停下奔驰,那一群铁镣猪倒下的身体瞬间就被后面奔来的同伴踩成了肉酱,被魔兽王者驱使而来的狂

    暴的魔兽们丝毫不在意脚下踏着的是尸骸还是土地,直直的向城墙奔去,像这种二三级的魔兽根本没有足够的智慧能够躲过地面上布下的陷阱。

    “轰!”大片的灰尘扬起,跑在最前面的魔兽们已经踩到了最前方那些土系魔法师用魔法设置出来的坑洞,坑洞底部都布置着锋利的铁荆棘,掉下去的魔兽基本上都是死的不能再死了,无一幸免。

    但是已经红了眼睛的魔兽们根本没有在意前面是不是陷阱,四五米深的坑洞几乎就在一瞬间就被魔兽的尸体填满了,后面的魔兽们又重新踩着同伴的尸体越过了一天天壕沟,丢下了填满了几条坑洞的尸体,这些陷阱只不过让这些魔兽的数量减少了一半左右,仍然还有一大半的魔兽红着眼睛冲着已经没有什么障碍阻拦的战职者和士兵奔去。

    “战斗!!!”

    士兵队伍里,一个队长模样的人举起手里的大剑,冲天嘶吼到。

    “战斗!!!”所有的士兵,在一瞬间都举起了自己手机的武器,大声吼

    叫到,上千人的声音混在一起,瞬间响彻了整个战场,就连一旁的冒险者小队也被激起了心里的凶性,大声嘶吼着挥舞着手里的武器朝魔兽们杀去。

    城墙上,法师们第二波的魔法也已经准备好了,魔法的光芒又一次照亮了半边天空,刘松护在安妮身前,看着安妮手里有一个“碎裂火球”汇入那一团魔法中,直朝后面的魔兽们飞去,直接落到一只狐熊身上,一声炸裂之后,溅射的火苗瞬间点燃了旁边几只恐狼的毛发,惊恐的恐狼被吓得慌忙逃窜,瞬间被旁边的几只铁镣猪踩成了肉泥,那只狐熊也晃悠悠地倒了下去,又压死了几只弱小的魔兽。

    艾瑞娜的手上却是冒出了一连串的炙热的小火球,一连十几个小火球串成一串直冲冲的朝一群恐狼飞去,瞬间引发一连串的爆炸,硝烟过后,那几只恐龙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威力比起安妮的“碎裂火球”一点也不小,这个魔法却是阿诺德法师这一脉的秘传魔法,比起常见的火球术要强大不止一倍。

    战职者和那些普通士兵在城墙下杀的是热火朝天,血肉横飞,这些二三级的魔兽们也只是稍微强大点的野兽而已,也没有太大的威胁,只不过是数量太多,蚁多也能咬死象,更何况这么多的猛兽,冒险者和士兵在战场上也丢下了一具又一具尸体,还好,魔法师的魔法和弓箭手的箭矢把魔兽们的后方部队清理了七七八八,实际上能够越过陷阱和战职者们应聘的魔兽也不过只有三分之一而已。

    “呼啊!!”一位重剑士挥舞着自己的大剑,费力地砍下了战场上最后一只恐狼的头颅,汗水和血水混在一起,地道了他身上的皮甲上。

    “终于,结束了....”劳拉慢慢松开了自己握紧的大弓,即便有斗气的保护,右手手指还是被锐利的弓弦划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伸手往腰间一摸,腰间的箭筒竟然都已经是空空如也了,连上自己的精铁箭矢竟然都已经射光了.艾瑞娜和安妮也是疲惫地快要瘫倒了,刘松和帕奇忙搀着她们,魔力早就消耗一空了,甚至那九十块魔晶也是用的所剩无几了,不过让刘松惊奇地是,安妮作为英雄也能吸收魔晶里的能量来恢复魔力,就像游戏里的蓝瓶一样,至于安妮疲惫的样子,只不过是刘松让安妮刻意为之的,不然,用了这么久魔法,精神力还没有一点负担绝对会让艾瑞娜几人怀疑的。

    “不,还没有结束...”,帕奇和欧格宁作为他们的队友,并没有去下面参与战斗,意志守在艾瑞娜他们身边,可是神经也是一直紧绷着,“这...只是第一波而已...”刘松看着城墙下面已经劳累到站都站不起来的士兵和战职者们,还有地上已经分不清是人是兽的尸体血水,突然感觉,自己还是没看清这次的魔兽暴动,没有那么容易......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