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结果

    


    漫天的火光,烟尘,遮住了库奇法师的视线,让他看不清那爆炸中间的情形,不过,充斥在他身边和坑里的风元素,还有空气里浓重的硝烟味也遮掩不住的那一股腥臭的气味,告诉他,这样恐怖的伤害还没有直接就带走那只三眼毒蟾的性命。

    库奇法师身边的风元素仍然像一个小小的龙卷风一样围绕着他跳跃着,不过不一样的是,那个龙卷风的体型越来越膨胀,强力的风卷里面渗出丝丝的青光,护持这库奇法师的身体,爆炸的余波根本近不了库奇法师的身。

    “嗖!”

    倏然间,一道蛇一样的影子从灰尘里面窜出,带着强劲的力道,直扑库奇法师的前胸,根本不留给人反应的机会,那道影子已经探到了库奇法师的脸前。

    正是那根已经杀死了两位七级法师的三眼毒蟾的舌头!

    “该死!”库奇法师的脸色一沉,并不是害怕那根舌头能杀死它,他绝对相信现在自己这个状态,三眼毒蟾不尽全力是绝对不可能一击就杀死自己的,他担心的是,这跟舌头上的力道还是这样恐怖,根本就看不出舌头的主人到底是不是受到了伤害,而现在的状态怎么样。

    “啪!”

    果然不出库奇法师所料,三眼毒蟾的舌头看似惊人的一击,直接就被笼罩在他身边的那道龙卷风卸去了力道,打到了一边,没有给库奇法师造成任何伤害。

    不过,这道攻击,反而是出卖了它的位置。

    “拼了!!”

    眼神一凝,多年的战斗直觉让库奇法师直接就锁定了三眼毒蟾的位置,他心里十分清楚,不能再拖下去了,饶是不能趁着三眼毒蟾受伤的机会,一举击杀掉它,麻烦的就是它们,还有城里的那些手无寸铁的居民了,而且...而且这个法术,他也快要维持不下去了,必须要出手了!

    “去吧!!风卷飓击!!”

    顺着自己直觉指向的方向,库奇法师猛力地举起自己手里那支自从自己晋级九级法师以后,就一直陪伴着自己的法杖,法杖顶端,那颗九级的风系晶核瞬间闪烁出了亮眼的青色光芒,和围绕在库奇法师身边的龙卷风渗透出来的光芒交相辉映,刹那间,这附近的风元素又活跃了不止一倍,随着库奇法师的动作雀跃着。

    “啪啦!”

    像是玻璃破碎的声音,突然,刚才还闪烁在法杖前端的那颗硕大的晶核,毫无预兆地破碎了开来,而库奇法师,好像是早有预料一样,只是痛心地合了合眼睛,不过眼神中更多的是坚定。

    已经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还有生命,一定要杀死那只畜生!

    那颗晶核破碎的声音就像是一声信号,一瞬间,空气中的风元素浓郁了一倍多,那颗碎裂了的晶核里面散发出来的,是纯粹到极致的风元素,直接混合在了那道围绕在库奇法师身边的龙卷风之中,刹那间那道龙卷风直接壮大了不止一倍,就像是一道真正的沙漠中的龙卷风一样,通天彻地,矗立在这天地之间,库奇法师,就那样站在龙卷风的中心,身上的衣角像是被微风吹动一样,轻轻地扬起。

    “呼!!”

    顺着库奇法师手中那支失去的晶核的法杖指去的方向,这一道惊人的巨大龙卷风,在一道狂风的声音中,瞬间就缩小,缩小,在一阵眼花缭乱之间,已经化作了一道小小的微型龙卷风,只有半人大小,紧紧地笼罩在库奇法师的法杖尖上,就像是一道凝固起来的风漩涡一样,直直地指向前方。

    “嗡!!”

    那道龙卷风,直接就从法杖的前端,像一支飞起来的巨型电钻一样,还没让人反应过来,就已经幻化出几道残影,带起一道疯狂的风力,边缘吹起来的风甚至都化作了道道细小的风刃,伴着那道龙卷一起穿入了库奇法师眼前还不清晰的灰尘里面。

    “唔,”失去了身边那道风力的支撑,已经把全身的气力都灌注到那道法术中的库奇法师直接就瘫倒在了地上,双眼紧紧地盯着那道“风卷飓击”射出去的方向,“击中了吗??”

    这道法术,是他耗尽全力,还搭上了法杖顶端那颗珍贵无比的九级风系晶核,才堪堪施放出来的十级法术——“风卷飓击”,再加上之前那张储能卷轴释放出来的,堪比十级法术的那道攻击,这已经是南门这边能够做出的最后的攻击了,如果这样还不能杀死那只三眼毒蟾的话...

    包括现在毫无再战之力的库奇法师,这一群人,都要死在这里。

    “哈...哈...”,库奇法师瘫坐在地上,费力地**着,双眼不敢眨动,生怕那只三眼毒蟾再一次吐着它的舌头从那阵烟尘里面冲出来,不过等了半天,都没有丝毫的动静传出来。

    也没有法术击中的声音,也没有三眼毒蟾还活着的叫声。

    “大人!”

    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库奇回头一看,原来是艾尔先生的那位侄女,一头原本顺柔的头发上面,布满了碎石灰尘,之前被储能卷轴的反作用力压制在那个角落里反而让她躲过了后面那场惊人的爆炸,不过也看到了库奇法师那一道惊人的法术射了出去。

    南门剩下的这些守军,都知道这次的计划是什么,艾瑞娜当然也清楚,现在就只有等了,结果只有两种,三眼毒蟾死,或者,他们所有人死。

    “是...艾瑞娜小姐是吧?”库奇法师试着用了用力,还是软下了身体,站不起身,不只是用力过度,还是因为心神极度紧张之后的松弛让他用不上劲,“很高兴还能看到你啊。”

    “我也是,库奇大人。”艾瑞娜轻轻走过库奇的身边,稍稍行礼之后,继续朝着前面走去,在她的前面,是那片还看不清楚状况的烟尘。

    “等等!”库奇法师一惊,急忙喊住她,“你要去做什么?”

    “大人。”艾瑞娜回过身,“我去看一看吧,看看那只魔兽是不是还活着,如果它死了的话,我们就可以庆祝了,但是如果它没死的话...”

    “我会尽力喊出来的。”艾瑞娜脸上露出一点浅浅的笑容,库奇看着这张像是在散发着阳光的笑脸,有些呆住了,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他竟然有些敬佩眼前这个小姑娘的勇气,“到时候,就要靠大人您去帮助那些同伴逃出去了,能活下去一个是一个吧!”

    “不过...我的运气一向很好的,相信我吧,大人。”

    说罢,艾瑞娜头也不回地朝着烟尘之中走了过去,她的身影渐渐被弥漫着的灰尘掩盖。

    不远处,刚刚赶过这边的几个人影看着艾瑞娜渐渐消失的身影,也是愣住了,他们是那些一直躲藏在废墟里的那些守军,还站在这里,就说明他们已经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了,即便是这样,看着那个女孩,他们也是感到,一阵莫名的敬意,其中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正在其中。

    “真是...”,本来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归属感的刘松,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也能理解这个女孩的心情了,“让人有点敬佩啊...”

    ———————————————————————————————————————————————————————

    没多久,尚存的那些守军们都是逐渐聚集到了库奇法师的身边,不过还是有一些倒霉的家伙,被库奇法师和储能卷轴造成的爆炸余**及,还有几个被三眼毒蟾弥漫的毒气渗到,都是不见踪影。

    仅剩的十几个人都是静静的围在库奇法师的周围,刘松和安妮,身边陪着侥幸逃过一劫的劳拉,都是默默地看着越来越清晰的那片区域,等着那个女孩的身影,或是一个声音。

    “好像...好像有个人影!”

    一个人不确定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引起了一阵骚动,刘松,安妮和劳拉三人更是一震,眼珠子都快要伸进那阵烟雾里面去了。

    “是!!!是一个人没错!!”

    人影越来越清晰,甚至能够明显看出来是一个女人的样子,劳拉激动的都快要哭出来了,人群中也是快要抑制不住地欢呼起来。

    终于,那个人影从烟雾中走了出来,正是顶着一脸笑容的艾瑞娜。

    “大家...”,转着头看了看围在一团的守军们,“我们...赢了!!”

    ———————————————————————————————————————————————————————

    (今天看了一整天的马克思,感觉写出来的东西都不好了,唉,明天有两科考试,估计会更的晚一些,大家,保佑我过吧!!不想挂科啊!!!)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