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意外的恐怖

    


    “麻烦?!!”

    惊讶的不只是刘松自己,艾瑞娜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就只有安妮还在一边无聊地玩着自己手里的小火苗,她根本没有听懂阿诺德在说什么,或者说安妮根本不想去听懂。

    但是刘松是真的有点吓到了,他想过阿诺德叫他来的种种可能,来奖励他的功劳?拉拢安妮进法师分会?还是...阿诺德这老头是想把自己拉作他学生的丈夫??这个虽然没啥可能,但是咱也不反对哈。

    不过没想到的是,阿诺德直接给他来了一句,小子你有麻烦了,还是很大的那种??

    说好的功劳呢?!咱在魔兽嘴里出生入死,要的不是麻烦,是奖励啊!!!

    “老师,怎么回事啊?”刘松还愣在那里,艾瑞娜却是焦急的开口了,“菲林他可是为这次魔兽暴动除了很大的力的啊!之前那位库奇大人还有这样说过的啊?怎么会有麻烦呢?”

    对啊对啊!!艾尔和库奇那两个城防官都是说咱帮了很大的忙啊,还说会给我争取功劳的啊,怎么突然就来这一出啊?刘松也想到了这些,不过还是没有搭话,依然是一脸疑惑地看着阿诺德。

    “你先别急。”阿诺德先安抚了下自己快要炸毛了的小徒弟,转过来看着刘松说道:“小子,你确实是帮了很大的忙,我在西门那边都听说了你的事情,你确实有让我刮目相看呢,还有...”,说着,阿诺德瞄了一眼在一边玩火苗玩的不亦乐乎的小安妮,心里暗暗感叹一声,这孩子和火元素的亲和力,绝对是超过自己多少倍的,“还有你的妹妹安妮法师,也是很让人惊讶呢。”

    “但是!”阿诺德口风一变,刘松也知道问题肯定是出在这声“但是”后面,也是凝神看着阿诺德,“但是,小子,你知道现在库奇法师,是在哪里吗?”

    迎着阿诺德严肃的眼神,刘松下意识地摇摇头,昨晚库奇在杀死那只三眼毒蟾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他们这群南门的守军面前,刘松怎么会知道他现在在哪。

    阿诺德也不会指望刘松会给他一个肯定的回答,自顾自的扔出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库奇法师,受了重伤,快要致命的重伤,现在已经是命悬一线了,在城主府那边用药剂吊着一条命,很快,就回去王都去找一些强大的药剂师救命。”

    “什么?!!”

    这个消息,是真的惊到了刘松和艾瑞娜两人,甚至旁边的小安妮手中的火苗,都是猛烈地抖动了几下。

    库奇法师,虽然在昨晚离开的时候已经很虚弱了,但是之前和赤炎虎,泰坦巨猿,还有三眼毒蟾战斗的时候,那种强大的实力已经给刘松几人留下了深深地印象,身为九级的高级魔法师,那种强大的实力,现在阿诺德竟然告诉他们,库奇法师已经是命悬一线了,这怎么可能?

    “不会吧?!”刘松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库奇法师,他那么强大,怎么可能会受伤?”

    “是啊!”艾瑞娜也是有些不能相信,“库奇法师的实力比老师您都要强,怎么可能?而且,而且库奇法师手上和菲林又有什么关系呢?又怎么会给菲林带来麻烦呢?”

    “唉...”,阿诺德叹一口气,无奈地摇摇头,这事情牵扯不小,即便他身为分会的副会长,也没有办法,“先听我说,小子,库奇法师交给艾菲斯大人的那份魔兽的清单,是你提供的没错吧?”

    “是这样没错。”刘松木然点点头,难道是那份魔兽清单出问题了?毕竟那份名单不是他自己打探回来的,而是他们几个根据安妮的描述半猜半蒙地写出来的,就算是出问题也有可能,不过南门这边,完全和他们猜的一模一样,难道,难道是西门或是北门那边出问题了,牵扯到自己头上了吗?

    “那就是了。”阿诺德看着他,眼神里不自觉地戴上了一丝怜悯,不过刘松却是没有发现,“就是这名单出了问题!”

    随着阿诺德的解释,刘松和艾瑞娜终于知道了,他的麻烦,究竟是从何而来的了。

    原来,刘松的猜想虽然不中,不过也相差不远,那份名单里面,并不是有哪种魔兽他们猜错了,反而,每一只来袭的魔兽都和他们提供的名单一模一样,本来,刘松这个功劳是稳稳地跑不掉了,除开那只兽神药剂,肯定还会有大把大把的赏赐等着他,可是就在南门这边的魔兽解决结束之后,库奇法师去了西门这边以后,意外,却发生了。

    因为有着那张名单的帮助,不论是西门还是北门那边,都是针对那些袭击的魔兽做好了准备,有心算无心之下,绝大部分的魔兽,还没有发挥出自己高阶,甚至超阶的实力,就纷纷被斩杀在了那些守城的强者手里。

    就在西门的那些强者,配合着大量的士兵和冒险者做诱饵,牺牲了近万人才终于斩杀掉那条传奇等级的九头蛇之后,西门的那些人,已经对库奇法师提供的那张名单深信不疑了,都是开始疯狂的庆祝欢呼起来,就连强大如艾菲斯公爵,比特城主几人,都是疲惫地收起了武器,准备处理那边已经被毁地不成样子的战斗场地,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在昏暗的夜空里,洒下淡淡光亮的月亮,突然就暗淡了下去,好像被什么东西遮盖了一样。

    一只魔兽,一只强大的十一级魔兽,月光魔狐,就在众人欢呼自己终于在这次魔兽暴动中活下来的时候,在月光的照耀下,开始了自己残忍的屠杀。

    如果之前有准备的话,一只十一级魔兽,还不会被西门的守军们放在眼里,毕竟艾菲斯公爵自身就是一位十一级的大剑师,还有众多高级法师,比特城主和上万的军队协助,迅速杀死这只月光魔狐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坏就坏在,当时的守军们,都已经认定这次的魔兽暴动已经结束了,而艾菲斯那些强者,所有的手段也基本上是在杀死传奇九头蛇的时候全部交了出去,毕竟是传奇魔兽,如果还留一手的话,说不了都要死在那里。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窜出来这么一只十一级的强大魔兽,那就是很致命的了!

    月光魔狐,可能是所有超阶魔兽中,体型最小的了,因为大部分的魔兽,都是有着强大的肉.体力量,越强大的身体,也就代表着越强大的实力,即便像是三眼毒蟾那样的家伙,体型也是堪比一辆小汽车的,而月光魔狐这种魔兽,确实和正常的魔兽完全不一样。

    它的体型,还没有一个成年人的身体一半高,虽然比起普通狐狸已经称得上是魁梧了,可是在超阶魔兽中,基本上已经是最小的了,而且它有着快如鬼魅一般的速度,还能在黑夜和月光中隐藏自己,一直被称为所有魔兽中,最恐怖的刺客,而正是因为它的这些特点,才让安妮和提伯斯在打探的时候,完全没有发现它的踪影,而剩下的那些魔兽,既是因为体型不小,难以隐藏,也是因为根本就没有想要隐藏自己的想法,才让安妮和提伯斯观察地一干二净,但是最终还有有了这样一条恐怖的,漏网之鱼。

    惊慌之下,西门的守军根本就组织不出来任何强力地反击,反而让月光魔狐在混乱之中大展身手,没多久,就在它的身后留下了满地的尸体,即便是有难以捉摸的迅捷速度,但是流淌出来的血液还是染红了月光魔狐的毛发,让它更像是一只来自地狱的死亡魔兽。

    最后,艾菲斯公爵几位还是挡住了月光魔狐的杀戮,即便它已经收割了数不胜数的性命,但是,已经接近强弩之末的那几位,就像是当时的库奇法师一样,都是发挥不出什么实力来,反而是让月光魔狐杀的束手束脚,连连败退。

    无奈之下,库奇法师激发了他留在身上的最后一件东西,也就是南门的那些法师们灌注的,真正意义上的,世界上最后一张储能卷轴!

    “然后,就是一场爆炸。”阿诺德看着眼前已经是呆住了的两个年轻人,即便是平淡的语气也能听出来昨晚发生在西门那边的战况惨烈,“相信那场爆炸,你们都有看到吧。”

    “死在那场爆炸里面的,不只是那只月光魔狐,还有西门绝大部分的守军,包括...包括那些大家族的强者,库奇法师,也是伤在那场爆炸力,甚至,艾菲斯公爵也受了不小的伤,还有上万的士兵。”

    “所以...”

    “所以,”刘松一脸苦涩地结果了阿诺德的话,“他们的愤怒,需要有人承担,所以就找上我了,是吗?阿诺德法师。”

    ———————————————————————————————————————————————————————

    (今天发的早,因为要早点睡了,明天有两科考试,求考神保佑,唔,希望在我放假回家之前本书点击能上万吧,还有,大家都去作者调查投票啊!或者在书评区那个帖子里面也行啊!)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