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回家

    


    法师塔,一楼大厅正门口。

    刚一出门,刘松就看到不远处那个有些缩头缩脑的身影,沉重的心情莫名地有了一丝轻松,呐,不管那些家伙想要怎么样,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先回家去。

    “艾林!!”

    那边那个身影一愣,迎着刘松的视线看了过来,脸上就露出了掩饰不住的狂喜。

    “少爷!!”

    看着那个手舞足蹈地冲自己跑来的人影,刘松心里不由得一阵温暖,终究还是有人在担心自己,这种感觉真好,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小安妮,牵起她的小手朝着艾林走去。

    “少爷!您还活着...您还活着真是太好了!!你不知道,那些冒险者说的城门那边的情况,亨克老爹和我们都担心死了,少爷,那么危险的事情,我们以后还是不要掺和进去的好......”

    听着眼前这个小家仆,一看到自己就这样絮絮叨叨地说出一大堆,那样子和印象里的亨克老爹简直一模一样,让刘松脸上多了一些笑意,伸手制止了艾林想要继续说下去的举动。

    “好了,艾林。”刘松牵着小安妮当头走去,“先别说这些了,有什么事情,等回家去再说好了,在那种地方呆了两天,你家少爷我可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休息休息呢!”

    “是是!少爷。”艾林如梦方醒,忙迈着小步跟上刘松的步子,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少爷可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少爷您确实是要好好休息休息了,亨克老爹和萨提一大早就回去收拾了......”

    听着耳边艾林止不住的话头和掩饰不住的喜悦,刘松的心神,好像又回到了阿诺德的那个房间里,又一次想起了阿诺德对他说的那些话。

    “小子,不过有一件事还好,你的那些功劳和奖励,相信一点都不会少的。”

    “毕竟那些奖励是王国发放下来的,还有就是城主府收集起来的战利品,艾菲斯公爵大人和比特城主,他们可没有心思去找你小子的麻烦,听说艾尔和库奇法师对你的印象都还不错。”

    艾尔既是艾瑞娜的叔叔,也是本来就跟在比特城主身边的近侍,而库奇法师更是艾菲斯公爵亲自带领过来的宫廷法师,有他们两个人在,即便是刘松提供的信息,让他们有了这么大的伤亡,甚至像是库奇法师那样的人物都是命悬一线,可是也不会迁怒于刘松这种小角色,毕竟刘松虽有些失误,但是功劳也是不小,那两位都是恩怨分明的,也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既不会出手报复刘松,可是也不会制止其他人想要报复刘松的做法。

    毕竟,刘松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一个侥幸得到了一些功劳的小人物罢了,和他们,还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奖励下来的时候,我也会帮你争取争取,不让那些家伙搅混了,不过,他们要是对你,和你的那个小家族,下一些什么黑手的话,我也没什么办法了。”

    “你,要小心。”

    ———————————————————————————————————————————————————————

    法师塔二楼,阿诺德的房间。

    “老师。”亲眼看着刘松牵着安妮离开后,艾瑞娜又回到了阿诺德的这个房间。

    房间里,阿诺德也是一脸无奈地看着眼前自己的这位学生,自己这位学生,性格,天赋,甚至家室都是极好的,可是也正是因为了解她的性格,阿诺德一点都不惊讶艾瑞娜会返回来找自己。

    “说吧,艾瑞娜。”

    “老师,难道这件事就只能这样吗?”艾瑞娜语气有点激动,她完全接受不了像刘松这样,明明立下了天大的功劳,现在却还要被利用过他的人报复,“菲林他不应该负起这个责任的!如果没有菲林带回来的消息的话,我们巨风城受到的损失只会更大的吧!”

    “艾瑞娜,你要明白。”阿诺德轻轻起身,绕过桌子,走到自己一向宠**的学生身边,拍拍她的肩膀,“那些家族,他们不会在意你为他们创造了多大的价值,他们只会看到,你给他们带来了多大的损失。”

    “也就是因为那个小子还算功劳不小,不然的话,艾菲斯公爵和比特城主也不会禁止他们直接对那小子出手了,而是像现在这样暗地里做动作。”

    “而且,在那个小子接下那个打探消息的任务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那个任务,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赌局,赢了,就是天大的功劳和奖励,而赌输了,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不然的话,你真的觉得,偌大的一个巨风城,就再也找不到一只魔宠了吗?不说别的,单是比特城主座下的那只八级魔兽,烈焰狂狮,为了整个巨风城,比特城主也不会舍不得自己坐骑未来渺茫的晋升可能吧。”

    “可是...”,艾瑞娜虽然身为塞维尔家族的嫡女,单是因为自身强大的魔法天赋,自小就是作为家族未来的支柱强者来培养的,像这样的政治黑幕,自然有别的支系的人学习,所以她还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一样单纯,“可是这样,这样对菲林他不公平啊!”

    “公平?”阿诺德叹了口气,看着艾瑞娜有些呆滞的双眼,“艾瑞娜,你要记住。”

    “弱小,就是最大的原罪!只有强者,才有资格享受所谓的公平!没有实力,你就没有资格!”

    “而且...”,阿诺德略略转过头,不想看到自己学生受伤的眼神,“你的家里,塞维尔家族,在西门那边也是伤亡惨重,你们家族,也是那些想要把怒火宣泄到那小子头上的一员啊!”

    ———————————————————————————————————————————————————————

    这个时候,刘松和安妮,已经在艾林的陪同下,回到了格里尔斯家族的宅邸中。

    “少爷!”

    看着坐在主座上面的刘松,亨克老爹只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早知道这次的魔兽暴动有这么危险,自己说什么都不能让少爷一个人去,听说这次死在城外的军队和冒险者,单是尸体到现在都还没有收敛完,还好自家少爷吉人天相,没出什么事,要是真的除了什么意外,自己可怎么去见老主人啊。

    “没事了,老爹。”刘松疲惫地安抚了亨克老爹一句,冲着站在老爹身后也是有些激动的萨提笑了笑,虽然是今天早上睡到很晚才起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回到这个家里,就感觉一种深深地疲惫涌了上来,不只是身体,还有心。

    “哥哥。”就在这时,坐在刘松一旁的安妮突然开口了,让刘松还有有些小小的吃惊,“哥哥,安妮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安妮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小姑娘的样子,可是身为瓦洛兰大陆身经百战的英雄“黑暗之女”,她可不想外表上看上去那么天真,聪颖如她,早就在刘松和阿诺德的话里,听出了自己带回来的那些信息,成了一些家伙报复哥哥的理由,这让安妮心里很不好受。

    看着安妮眼睛里的自责和难受,刘松轻叹一口气,伸手吧安妮搂进自己怀里,娇小的身体还到不了刘松的胸口处,“这和你没什么关系,安妮。”

    “那个任务,是哥哥让你和提伯斯去的,要是有责任,那也是哥哥的责任,而且,那些人才不是因为那个消息才来找哥哥麻烦的,他们只是需要有个炮灰,发泄他们没用的愤怒而已。”

    “所以,别想太多了,安妮,小孩子想太多会长不高的哦。”

    “恩。”把自己的脑袋埋在刘松的怀里,安妮含糊不清的赢了一局,虽然知道刘松是在安慰她,但是安妮的心里还是好受了不少。

    “少爷?”虽然不想打扰自家少爷和安妮法师这样温馨的场面,可是担心还是促使亨克老爹出声问了出来,“少爷,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啊。”拍拍怀里安妮的小脑袋,刘松抬起头看向亨克老爹,“这件事,我刚想和你们商量一下的...”

    就在刘松打算把整件事和亨克老爹三人说清楚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想要说出口的话:

    “叮!”

    “日常任务一,守卫南门,检测完成。”

    “任务结果判定,差等,任务奖励减少。”

    “任务奖励已发送到宿主包裹,请注意查收!”

    ———————————————————————————————————————————————————————

    (强推效果还真不错哈,收藏点击什么的都涨了不少,看来在21号之前有望突破1w点击啊,书评区也活跃了不少,不过投票的人还是不多啊,大家都积极一点啊!

    ps·感谢“贱货就是矫情”书友的打赏~~)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