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法师塔的最高处

    


    “踏、踏、踏...”

    一层又一层,一圈又一圈,菲林很忠实地听从了阿诺德的话,一语不发,就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跟着阿诺德一直向上走去,久到菲林都有些记不清自己究竟上了多少层台阶,经过了多少楼层房间,只感觉...

    妈的,有魔法斗气就是好,这法师塔要是丢地球上去,绝对又是一个世界奇迹!

    “这老头...哪来这么好的体力啊?”看着走在自己身前,似乎越走越轻松的阿诺德,菲林都有些叫苦连天了,“还好咱现在不像之前那么虚了,不然,爬这么久的楼,腿都要累断了吧。”

    阿诺德当然听不到菲林心里的吐槽,要知道,魔法师所谓的身体孱弱,只不过是相对于那些如虎似豹的战职者来说的,比起一般的普通人,魔法师的身体素质还是要强上几个档次的,毕竟承受了这么久的魔法元素对身体的冲刷,特别像是阿诺德这样的火系高级法师,火元素本就是极其狂暴炙热的元素,早就把阿诺德的身体熔炼地堪比两三级的低级战士的水平了。

    “到了。”阿诺德根本没有一个近百岁的老人爬了十几分钟楼之后的样子,还跟没事人一样,终于停下了脚步,仔细一看,前面那里还有路了,不知不觉他们两个已经走到了楼梯的尽头,眼前只剩下一个没有任何出口的走廊。

    “终于到了...”,菲林默默地在心底念了一句,他可没忘记阿诺德的话,看到什么都别惊讶,也别说话,他现在很好地扮演了一个哑巴的角色。

    阿诺德也没有理会身后的菲林,完全把他看作是一个透明人,径直走到楼梯口正对着的这个走廊的墙壁处,举起魔杖冲着当中的一个不起眼的砖块指了上去。

    “嘶...”

    像是烙铁的声音传了出来,在阿诺德的魔力灌输下,那块丝毫看不出来有任何特殊之处的砖块,瞬间就变得通红,甚至直接就带起了一阵热浪,逼得菲林站不住脚,忙向后退了几步。

    “跟紧我!”

    阿诺德反手一抓,直接就拽住菲林的前襟,一把拉进这股热浪之中,看阿诺德这个样子,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这炽热的温度一样,额头上连个汗滴都没有。

    “呼!!”

    那个砖块散射的红光越来越亮眼,直刺的菲林快要睁不开眼睛,诡异的是,这道光芒只散射到他们上来的那一个楼梯口处,就不再向外散射,好像是被一道看不见的墙壁遮挡住了一样。

    “轰。”

    一声低沉的轰鸣,传到已经完全看不到东西的菲林耳中,慢慢地,光芒散去,眼睛有些短暂的失明的菲林比猪眼睛很是适应了一会,才敢睁开眼睛,透过被刺激出来的眼泪,菲林模模糊糊地看到,眼前似乎多了一扇暗门。

    “好了,跟我来。”

    阿诺德贴心地稍稍等了他一下,才领着他继续往前走去,菲林急忙揉揉眼睛,这才看清,刚才那处墙壁上赫然出现了一扇一人宽的门洞,黑黝黝的洞口里面没有丝毫的光亮透出,看上去很是渗人。

    顺从地跟着阿诺德走了进去,他可不担心阿诺德会害他,要是想害他的话,阿诺德早就出手了,哪还会等到现在。

    “这个机关,是当初一位地精大师设计建造的,检测的是一个人的元素波动,就算是知道了机关的位置,可是没有符合的元素波动,是绝对打不开这个机关的,强行攻击只会触发禁制,这里设置的禁制等级,绝对堪比一位魔导士的全力一击,至于元素波动的话,每个人的都不一样,想要蒙混过关根本不可能。”

    似乎是看出了菲林眼里的好奇,也可能是恐怕菲林心里怀着什么不应该有的念头,阿诺德竟然主动地给菲林解释道,他的声音在这个狭小又阴暗的通道里回荡着,给人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走吧。”没等菲林出声答话,阿诺德就自己结束了这个话题,脚步加快了几分,菲林忙跟了上去。

    又不知在黑暗中走了多久多久,久到菲林感觉早就应该走出了法师塔的范围,终于前面透出了一丝光亮。

    黑暗中的甬道,一小片方块样子的柔和的亮光,从甬道的上面照到地面上,照亮了一小块整齐的石板。

    “来,站过来。”

    阿诺德拉着菲林站到了那一小片亮光上,轻轻举起手里的法杖,嘴里念念有词,一段短促而又拗口的咒文从阿诺德的嘴里吐出,快到菲林根本就听不清,虽然他也没想过要偷听什么。

    “吱...吱...”

    刺耳的机关扭动声从两人的脚下传出,菲林惊讶的发现,自己脚下面这一片明亮的砖块,慢慢地升高了起来,一根粗壮的石柱,顶着他们两人,直直的向上伸展,慢慢地,这个甬道里面的所有光芒,都被这根石柱遮挡住了。

    “阿诺德,你终于到了。”

    还没等菲林反应过来,那根石柱已经载着他们升到了一间明亮的大厅当中,那根石柱和地板上的一个空洞严严实实地契合在一起,没有丝毫的痕迹能看出那里有一个出口。

    “抱歉,塞维尔法师,来的晚了点。”

    阿诺德当前一步走了过去,朝着站在大厅前面的一个中年人模样的法师回道,“看起来,艾菲斯大人他们还没有来吧?应该没耽误吧。”

    菲林亦步亦趋地跟在阿诺德身后,根本没有听到阿诺德和哪位塞维尔法师说了些什么,他已经被这座大厅的地板上刻画的那个巨大的魔法阵惊到了。

    “哇塞,画这个魔法阵...一定花了不少钱。”菲林突然感觉自己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穷人,自己家里那十万金币,拿到这里只怕连这个魔法阵的一个角落都画不出来,更别说还有漂浮在空中的那六块价值连城的空间晶石了,这种东西,只怕只有那传说中的魔法师公会的总会才能拿得出来吧。

    “这位就是新任的...格里尔斯男爵是吧?”

    等到阿诺德领着菲林再站在那边的几人旁边站定,之前说话的那位塞维尔法师又开口了,嘴里说着菲林,可是却根本没有看菲林一眼,眼睛一直看着的是阿诺德法师,“你这样做...希望你不要后悔。”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阿诺德好像听不出这人话里的挑衅,气定神闲地回答道,“谢谢你的关心,塞维尔法师。”

    菲林确实莫名其妙,自己确实是第一次看到这位塞维尔法师没错,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敌意??菲林努力想了半天,才想到,似乎自己第二次找阿诺德法师的时候,就是阿诺德法师拒绝了这个家伙把空间魔法阵传送的名额,和城里的那些贵族换取利益的要求,可是,这件事情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啊!这家伙对自己的敌意从何而来的啊?

    “好了好了。”还没等菲林想通这件事,旁边另外一位法师开口了,“两位,不要再说了,想必艾菲斯大人他们就快要来了,我们几个,要开始准备开启这座法阵了吧。”

    话音未落,像是验证他的话一样,在菲林和阿诺德刚刚上来的那个入口处,那块石板又降了下去,片刻之后,几个人影从拿出入口升了上来,菲林眼尖地看到,这几个人中间还抬着几个简易的担架,不想也知道,库奇法师只怕就躺在这几个担架中的一个上面。

    “准备开始吧!”

    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当头那人嘴里说出,“不能再耽搁了。”

    ———————————————————————————————————————————————————————

    (除夕夜快乐!~!~!~这张是在今天下午的时候码好的,咱特意定在晚上十二点新年的时候发,希望看咱书的所有朋友,在心得一年里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时人给大家拜年了~~

    ps·新的一年到了,大家都不要吝啬收藏推荐打赏啊~~~)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