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六年

    跨入超凡一般是分为两种方式,一种是身体超凡化!另一种是斗气超凡化!

    像许多的伪超凡……就是借助外力九死一生侥幸让身体超凡,可他们的斗气依旧是称号级的斗气,所以他们和真正的超凡相比,实力很弱,也就龙山榜五百名左右的实力层次。可依旧有许多称号级不顾性命危险去拼一把搏一把。

    因为一旦成为伪超凡,寿命就能暴涨!面对厉害的称号级,打不过还是能逃得掉的,他们同样能飞天遁地。

    “传说中太古血脉二次觉醒,也能跨入超凡。”东伯雪鹰暗道,“可惜,似乎很难。”

    雷真的回忆录中,偶尔提到太古血脉二次觉醒。

    一次觉醒,也就在凡人中称雄罢了。

    二次觉醒……才能真正有几分真正太古生命的风采。

    要知道太古生命,其中最顶尖的是能够媲美真正的神灵的!可凡人们体内的太古血脉太稀薄太稀薄,觉醒一次已经极罕见,想要二次觉醒……雷真的回忆录中对此没有细说,可东伯雪鹰从只言片语中隐隐明白,应该非常非常难。

    “我现在被困在黑风神宫这地底大殿,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走最正常的一条路——斗气超凡化。”东伯雪鹰暗暗道。

    斗气一旦质变,超凡化之后,超凡的斗气自内而外渗透身体肌肉骨骼脏腑头脑,会让身体也超凡化。

    这种超凡的过程……

    才是最安全的。

    像那些伪超凡,在突破无望的情况下,利用些外力强行改造自己的身体,特别是改造头脑时那真是九死一生,绝大多数都会死去,只有极少数侥幸成功,成为伪超凡,拥有漫长寿命。

    “呼~~”

    东伯雪鹰盘膝坐在大殿光滑地面上,天地火焰力量涌入体内,进入丹田气海。

    丹田气海内,一颗圆坨坨的微小球体旋转着。

    这正是称号级斗气完全实体化凝聚成的‘实丹’。

    “必须不断的孕养打磨这一颗实丹,最终产生质变,实丹内孕育出一缕超凡斗气,紧跟着就能将所有称号级斗气完全转化为超凡斗气了。”东伯雪鹰也有些烦恼,“孕养打磨……产生质变……”

    这条路,没法取巧。

    许许多多的称号级,像魔兽变化的项庞云,像其他一些甚至在龙山榜前一百,前五十的妖孽天才们,许多都是被困在称号级很长时间,不断孕养打磨下,直至某一天突然突破!

    “我达到万物境,又恰好悟出的是万物之火的奥妙。”东伯雪鹰暗暗道,“斗气也是火焰斗气……又有海洋界石溶解的灵液,跨入超凡,应该能快点。”

    寻常称号级,跨入超凡,概率极低。

    而掌握万物境的,都是排在龙山榜前五十的,跨入超凡概率则高的多!那些掌握万物境的,许多都一百多岁了,而东伯雪鹰才二十二岁,他有着非常充足的时间,几乎是绝对把握能跨入超凡的。只是到底要花费多久,十年?五十年?一百年?谁都说不准!

    “急也没用。”

    “静下心,一步步慢慢来。”东伯雪鹰盘膝坐着,吸收着天地火焰力量,孕养着体内的斗气实丹。

    ……

    时间是最无情的。

    雪石山上的积雪是融化了又堆积,堆积了又融化,山顶的树木花草也是枯荣轮回……

    在东伯雪鹰坠入黑风渊时,雪鹰领的名气也非常大,安阳行省内,甚至安阳行省外都有议论的。

    可再妖孽天才,死去的天才都不算天才了。

    安阳行省内已经很难听到关于东伯雪鹰的议论了,就连家乡仪水城内对东伯雪鹰的议论也很少了,毕竟东伯雪鹰对他们而言只是一个过客。只是偶尔喝酒的时候还是会感叹……我们仪水城,好歹也是出过一个了不起的人物的。

    在东伯雪鹰坠入黑风渊的三年后。

    一则消息,震动了整个青河郡,甚至震动了安阳行省。

    青河郡的天之骄女‘余靖秋’法师,天人合一,跨入称号级!

    跨入称号级,并不算罕见。

    可年仅二十八岁,就成为称号级法师!就太罕见了。法师和骑士不同,骑士们感悟天地自然一朝突破,可法师们却是真正的逐渐的积累,不断的剖析研究法术模型,真正研究剖析天地自然达到了足够的层次,才能天人合一!

    年仅二十八岁?也的确很妖孽了。

    ******

    长风学院。

    春雨飘洒,长风学院内如今都在议论纷纷,议论他们学院内的女老师‘余靖秋法师’,虽然和东伯雪鹰那种整个帝国百年一出的绝世妖孽没法比,可余靖秋也很了不得了,在龙山帝国庞大的疆土上也是十年八年才能出一个。

    “靖秋。”一道温和声音响起。

    余靖秋正坐在一亭子内,喝着茶水,看着亭子外飘洒的春雨,这次突破后她心中的确也很激动,可很快她就想起了那位绝世妖孽。

    “老师?”余靖秋转头看向声音源头处,当即连起身,一名撑着雨伞的白胡子老者正走过来。

    “靖秋,想好了吗?准备加入超凡势力中的哪一个?”白胡子老者问道。

    “老师你,还有院长,还有院内的许多称号级,都是在水源道观。”余靖秋说道,“我当然也去水源道观。”

    水源道观,是非常庞大的超凡组织。

    “大地神殿也很看重你,给你的条件也很好,不去?”白胡子老者笑道。

    “大地神殿对自由束缚多了些。”余靖秋轻轻摇头,“我不喜争斗杀戮,只想自由的安安静静的研究法术,研究天地自然奥妙。”

    “嗯。”白胡子老者微微点头,“好,那你准备下,过些日子我就带你去北方大雪原的水源道观,去了道观之后,跟着就要去薪火世界了!这些常识我也早和你说过,凡俗的事情该安排就安排好。”

    “我明白。”余靖秋点头。

    ……

    黑风渊谷底,黑风神宫的地底深处的那一座残破大殿内。

    一名黑衣青年正弯着身子,手中拿着一柄匕首迅速的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随意切割了下,以他对力量的掌控,而且天地之力感应下对每一根头发感应都很精细,很快就恢复成了简单随意的短发。小时候天天苦练枪法时他就习惯了短发,毕竟长发更麻烦,他没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跟着周围火焰凭空出现,将那些剪掉的头发瞬间尽皆焚烧成灰烬。

    六年了。

    东伯雪鹰的面容几乎没多大变化,只是眼神更内敛,同时整个人的气质更加超然。

    困在一个地方足足六年,只有两头超凡炼金生物陪说说话,这日子得多苦闷多无聊?刚开始东伯雪鹰也很难受,幸好少年时代他就疯狂练枪法,所以逐渐就适应了这种孤寂!

    “猴子,来,咱们再比比。”东伯雪鹰一招手,手中出现了飞雪神枪。

    “主人,你只会欺负我。”金色猿猴苦闷道。

    “我感觉我的枪法总是不太对劲,你别叽叽歪歪了,先接我一枪。”东伯雪鹰心中还在思索着自己枪法的问题,当即便出招和金色猿猴交手起来,同时在实战中琢磨着。

    在刚开始,他没觉得自己的枪法有任何问题。

    可在大殿内越是修炼,就觉得枪法问题越大,很别扭。

    **

    I1153(www.. )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