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恐惧

    东香湖炼金作坊宛如巨大的堡垒,上万的工人们在辛苦干活,他们中除了囚犯,更多是为了赚钱的普通人。

    作坊中央的法师塔,许光清大师是地位最高的,其次就是他的弟子们,接着就是些仆人,东伯烈就是专门干一些力气活的。

    “谁!”

    炼金作坊的防守戒备要比雷潮涯高的多,除了许光清大师外,还专门配备了两名银月级法师操纵法阵,并且还有银月骑士,其中有一位更是拥有特殊的炼金甲铠……能够发挥出称号级层次的实力!在法阵配合下,在法师塔的诸多布置下,就算天人合一的称号级强者过来也只能狼狈逃窜。

    “呼。”东伯雪鹰握着母亲的手,飞在炼金作坊的上方半空中,根本不在乎那些看守者。

    哗哗哗……

    许多骑士已经冲到了炼金作坊巨大的屋顶上,抬头看着半空中的两道身影,这些骑士都有些紧张心颤。

    这两个人在飞?

    “哼。”东伯雪鹰冰冷扫视了一眼。

    一股实质般的灵魂波动宛如冲击波,瞬间朝下方这一群骑士冲击扫荡过去!这些骑士们个个在冲击下,感觉耳朵轰的轰鸣,眼前一切都模糊看不清,他们感到发自内心的恐惧,身体也情不自禁发软个个跌倒在地,包括那名穿着炼金甲铠的银月骑士同样是直接倒地。

    “母亲,父亲他就在那。”东伯雪鹰带着母亲,飞向法师塔,法师塔的一处窗户整个无声无息就完全融化,形成了一道门,东伯雪鹰和墨阳瑜便走了进去。

    “这,这是……”

    “是超凡?”

    不管是掌控法阵的两名银月级法师,还是法师塔的那位许光清大师,戒备森严的炼金作坊让他们发现了光明正大闯进来的东伯雪鹰,同样也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面……仅仅看一眼,包括银月骑士在内的一众骑士就全部倒下了?

    就算是擅长灵魂的称号级法师,要施展这样的法术也是需要时间的吧。更何况东伯雪鹰二人体表都有着一层护身斗气,那超凡斗气就仿佛太阳的光芒,那么夺目耀眼。

    “那个白发女子,我如果没看错,是墨阳瑜吧?”有法师开口,所有人紧张都不敢有什么动作。

    ……

    东伯烈穿着破烂的布衣,坐在自己的小屋子内歇息着,他全身都是汗水,他天阶骑士的身体以及斗气,让他依旧保持着强壮的身体,可这二十年他真的很累,特别是最近六年,先是知晓雪鹰的死,而后又听说自己妻子墨阳瑜法力暴动变成废人且疯了……

    可他还在坚持,东伯烈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在撑着。或许是因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他总是抱着一丝希望吧。

    “咔。”房门忽然打开。

    “来了来了,就来。”东伯烈吓得一跳连起身,忽然他看着门外愣住了。

    门外站着一雪白头发的紫袍妇人以及一名黑衣青年。

    “阿,阿瑜……”东伯烈不敢相信,眼前这紫袍妇人容貌依旧美丽,只是头发白了,看不出丝毫传说中‘疯了’的模样。

    “东伯。”墨阳瑜看着过去在生死间搏杀的英勇汉子变成眼前如此落魄狼狈,不由眼睛一红,上前握住自己丈夫的手。

    东伯雪鹰在旁边默默看着。

    看着父亲母亲说着话,看着父母他们相拥而泣。

    “东伯,我还没跟你说,你看出来吧,这是我们儿子雪鹰。”墨阳瑜连拉着旁边的东伯雪鹰。

    “雪鹰?”东伯烈之前就觉得眼前黑衣青年很熟悉,有着莫名的亲近感,听妻子一说,他有些难以置信,“可雪鹰他不是已经?”

    “雪鹰他坠入黑风渊后,活了下来,并且修行跨入超凡,这才从黑风渊逃了出来。”墨阳瑜说道,“我们的儿子他已经是超凡了。”

    东伯烈看着自己的儿子。

    眼睛、鼻子、耳朵……儿子八岁时模样他记得清清楚楚,他无比确定眼前人就是自己的儿子东伯雪鹰。天下间就算长相相似,只是整体相似,一些细节不至于如此夸张的相似。

    “父亲母亲,从今天起,你们再也不用受苦吃苦了。”东伯雪鹰说道,“谁都没资格让你们吃苦。”

    东伯烈忽然感到无比自豪。

    “我东伯烈的儿子成为了超凡生命,哈哈哈……”东伯烈激动笑了,“我就知道,总有一天希望会到来,总有一天!哈哈哈……”

    “好小子。”东伯烈微笑点头,“我就知道你肯定比你老子我厉害,现在看起来,比我厉害的要多的多!不错不错。”

    东伯雪鹰心境非凡,可听到父亲的夸赞,可还是觉得开心满足。

    “一切都过去了。”东伯雪鹰声音都变冷,“不过那些让你们吃苦的,一个都不能放过,还有这该死的墨阳家族,让父亲母亲你们受了二十年的苦,这种愚蠢的家族……也没必要存在了!那些下过黑手的,个个都得付出代价。”

    二十年。

    父母受尽苦头。

    儿子和父母分别。

    “雪鹰。”墨阳瑜连道,“不必,不必闹成这样,整个墨阳家族,真正和我们有仇的只是极少数。绝大多数都和我们无仇无怨!族长她也是一直按照族规执法,也不能算完全针对我一个。”

    墨阳家族,毕竟是她从小生活的地方,那里有许多她认识熟悉的人。

    “就杀墨阳辰白几个人,就这么算了?”东伯雪鹰瞪眼,“不可能!”

    八岁那年。

    那冰冷的谕令!带走了父母。

    东伯雪鹰是要杀墨阳辰白而后快,可是对发出谕令的族长,对这个愚蠢的家族高层,他同样有着愤怒。

    “雪鹰。”东伯烈看了看妻子,才说道,“那毕竟是你母亲出生所在的家族,有许多你母亲的亲戚,不必闹的太难看。”

    “父亲母亲,你们都不恨吗?”东伯雪鹰急切道。

    “至少我们都还活着。”墨阳瑜说道,“不必株连太多!”

    东伯雪鹰却是咬牙。

    嗖。

    瞬间消失在了屋内,墨阳瑜、东伯烈连出了屋子到了窗户外,只见窗户外高空中,东伯雪鹰全身沐浴在火焰般的超凡斗气,仿佛神灵俯看人间,一股可怕的威压散发开,东伯雪鹰冰冷的目光扫视着下方。整个炼金作坊所有偷偷观看的法师、骑士们个个惊恐不安。

    “我,东伯雪鹰!恐怕你们中很多人听说过我的名字。”

    “我从黑风渊活着出来,所以现在该恐惧的,是你们墨阳家族了!”东伯雪鹰声音冰冷,响彻整个炼金作坊,“按照我原本的打算,你们墨阳家族整个家族也没必要存在了,该杀的全部都得杀!包括当初下达谕令的你们族长。”

    “不过我母亲为你们求情,你们墨阳家族真是走运。”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告诉你们族长墨阳琦,我在等她的赔罪。”

    高空中的东伯雪鹰,让墨阳家族的所有法师骑士都感到恐惧不安,“如果让我不满意……哼哼……”

    最后的冷笑,让所有人心底发寒。

    如果不满意?东伯雪鹰到底会做出什么?谁都不知道。

    “父亲,母亲。”东伯雪鹰飞到父亲母亲身边,分别握着父母的手,“我们走吧,回家。”

    “嗯。”东伯烈、墨阳瑜都点头,墨阳瑜虽然觉得自己儿子放出的威胁,一定会让墨阳家族惊恐不安,肯定会杀戮一大批人,不过也比东伯雪鹰一开始的打算要好多了,而且墨阳瑜对墨阳家族早就没了情谊,这么多年她同样心底有怨气,只是有哥哥等人,所以她才为难。

    嗖。

    带着父母,化作一道火焰流光,瞬间划过长空消失在了天边。

    整个炼金作坊一片寂静。

    很快银月级法师、骑士们都汇聚到许光清大师这。

    “许大师,怎么办?”个个都有些慌了。

    “能怎么办,如果度不过这个槛,整个墨阳家族就完了。”许光清大师摇头,“我们能做的,就是将超凡强者的话,原原本本一字不差的告诉族长,让族长他们决定吧,唉,一位超凡强者的怒火,是怎么容易平息的?”

    **

    I1153(www.. )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