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 国仇家恨

    风声呜呜,犹如鬼哭一般。那骸骨被军校的学员端着,在所有人的面前经过。大唐的文臣和武将,当中不乏当年去过辽东的,亦不乏有亲族友人身死辽东的。

    百姓之中更多。

    此刻骨骸经过,那段惨痛而悲哀的记忆被勾起,想起了自己那战死辽东,音信全无的父亲、孩子、兄弟、挚友……

    骸骨从每一行人面前经过,然后又回到了前面,端着那些骨骸的军校学员,又齐整的站成了一个方阵。

    夏鸿升看着下面哭号的人们,是时候为他们树立起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观念了。

    “二十二年之前,这些将士们打着隋朝的旗号,慷慨赴死,前仆后继的,奔向了辽东。”夏鸿升继续说道:“辽东,广沃不亚于中原的一片土地。这片土地,自周之起,便属于中原之国。燕国设郡,秦名辽东,自古以来,便是汉土。汉分三国,晋取而代之。晋分南北,隋一统之。纷乱之际,辽东之地为高句丽贼人所窃。占我汉土,奴我汉人。前隋欲收复辽东,怎奈炀帝无能,作战无法,非但未将辽东之地收回,未惩夺我汉土之高句丽,反又葬送无数汉家子弟!”

    下面的声音,随着夏鸿升的话渐渐停息了下来,都在凝神听着夏鸿升讲道:“前朝之时,高句丽称吾中原之人为隋人。如今,高句丽称吾中原之人为唐人。可不拘是隋还是唐,我们都还是我们,我们族曰华夏,传于炎黄。七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在此落脚繁衍,七千年后,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华夏传人!”

    “祖先将这广沃的土地交给我们,我们却没能守好它!自古以来,我们都在努力将祖先留给我们的土地夺回来!”夏鸿升继续喊道:“南边,有占族,夺我林邑之地,如今,咱大唐终于将其收了回来;东边,有和族,汉朝之时,光武帝念其恭顺,将和族首领封倭奴王,他的后代却忘本自树,占据东瀛,自号日出之国。大唐亦灭之,收回了东瀛;西北,有过匈奴,有过柔然,有过铁勒,有过突厥,不仅占了原本祖先留给咱们的土地,还不停的南下犯边。大唐,于是灭了突厥,灭了吐谷浑,压住了薛延陀,西域诸国称臣,以大唐为宗主,以陛下为天可汗。现如今,只剩下东北了啊!辽东!还在高句丽人的手里!”

    夏鸿升的演讲还在继续:“高句丽人,同我们有国仇和家恨呐!”

    “让老夫来说!”李靖被夏鸿升的话激的激动,突然上前一步,从夏鸿升的手中夺下了扩音的东西,提气说道:“辽东之地,本为汉土,高句丽趁中原之乱而占据之,夺我国土,杀我百姓,强迫我汉人以高句丽人自居。故而炀帝恨之,当今朝廷亦恨之。炀帝誓收辽东,征调大军,熟料他无领军之才,亦非将帅之料。我数十万汉家子弟死于高句丽人之手,为其筑成京观,炫耀武功,此仇可不报?此乃国仇!数十万汉家儿郎,尽成一片枯骨。这枯骨之中,又有多少家中为父者,为夫者,为兄者,为弟者,为至交者,为同袍者?!他们的仇恨,岂可不报?!此家仇也!我数十万汉家好儿郎啊!……”

    李靖突然泣不成声,再也说不下去了。

    下面又是一片悲呼,尤其是那些前隋的老臣,还有那些百姓中的老人,无不哀哭不止,不能站立。

    “老将军!”李世民连忙上前扶住了李靖:“万望节哀!”

    李靖顺势跪倒在地,大声嚎哭道:“陛下!陛下!为我汉家儿郎报此国仇家恨啊!为我汉家儿郎,报仇雪恨呐!”

    “陛下!老程愿意亲提大军,杀去辽东,杀光那些高句丽人,为我汉家儿郎报仇!”程咬金在下面高声吼道。他的嗓门极大,甚至盖过了现场的一片哭声,响彻整个广场。

    “陛下!数十万汉家儿郎为国捐躯,却身死异乡,魂无归处!陛下,为他们报仇啊!”下面的朝臣纷纷跪倒在地,呼喊了起来。

    “陛下!我汉家好儿郎,为国捐躯,不惜战死。却遭高句丽斩下头颅,筑成京观!此何等之侮辱!如何教那些战死辽东的将士们瞑目啊陛下!”朝中的老臣们纷纷跪了下来,一面痛哭,一面喊道。

    “报仇!”下面的百姓之中,不知是谁忍不住了,率先呼喊了起来:“求陛下为汉家子弟报仇!求陛下,为草民那身死辽东的父亲和两位兄长报仇啊!”

    “求陛下报仇!”下面的军校学员,和军中将士,无不愤而怒吼,悲声震天。

    李世民虎目含泪,抬起了手来,向下压去,示意众人安静下来。

    待下面渐渐平息,李世民这才大声说道:“炀帝为收复辽东,三征高丽。然其不通军事,乱发号令,又不顾百姓疾苦,强征暴敛。天下大乱,我汉家数十万儿郎,也尽没于辽东。太上皇应天命而登大宝,遂有大唐。朕平定天下,经历军阵无数,以军功封秦王,敕天策将军。朕以战功擢太子,又得太上皇禅让继位。朕深知天下**,百姓之苦。故不忍搅乱民生,而尽力恢复生产,千方百计,都用在使百姓安居。渭水之盟,是朕之辱。朕为百姓,故而忍了下来,直到百姓恢复生产,才对突厥出手,荡灭突厥。”

    “之前,温彦博给朕献言,说:“辽东之地,周为箕子之国,汉家之玄菟郡耳。魏、晋已前,近在提封之内,不可许以不臣。若与高丽抗礼,则四夷何以瞻仰?且中国之於夷狄,犹太阳之比列星,理无降尊,俯同夷貊。”李世民继续说道:“然,朕思之前朝辽东之事,觉百姓深受其害,不忍再使百姓重又想起当年之苦,于是作罢。朕是一忍再忍,一让再让!”

    李世民的声音顿了顿,然后突然猛地提高了强调,愤怒的吼道:“可是看看高句丽!他们做了些什么?!朕的子民,我汉家儿郎,竟然被他们斩下头颅,筑做京观,以为炫耀!我汉家儿郎死岂能瞑目!”

    整个广场鸦雀无声,一片死寂。无论是将士,还是百姓,都咬牙切齿,目眦欲裂。未完待续。...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