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夺妻之仇 不共戴天

    听到唐辰这么说,周吴吉的眉头皱了起来,他不傻,他能够看的出来,唐辰这次是为了江泽而来,是来施压的。

    “西耀,我认为这件事情还是问一下伯臣的意思比较好。”心中有数之后,周吴吉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他看了汪西耀一眼,提出了建议。

    听周吴吉这么一说,汪建枫一脸微笑立刻说道:“周爷爷,您现在就打电话给我爷爷。”

    话音落下,汪建枫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在他看来,他一直受到汪伯臣器重,被汪伯臣当成汪家第三代接班人来培养,而他自身也做得极为出,很快就会达到副省级那个层次,汪伯臣没有道理去做损害汪家门面的事情!

    “江泽,西耀,你们呢?”

    “没有意见!”江泽立刻回答说道。

    而汪西耀则是思索了一番,才缓缓的点头,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在想些什么。

    眼看三人都没有异议,周吴吉不再停留,第一时间拨通了汪伯臣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周吴吉沉声道:“我是南京司令员周吴吉,请我帮接通汪伯臣司令的电话。”

    约莫十几秒钟后,电话再次接通,听筒里传出了汪伯臣的声音:“老周啊,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为了若哲那丫头和建枫的婚事?”

    “恩!现在他们都在我这里,而且江泽和唐辰都在…;…;”

    “唉,我只不过是晚了一步,没有想到他们已经都过去了…;…;”汪伯臣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担忧。

    汪伯臣沉默良久之后,给出答复,直接挂断电话。

    书房里,在汪建枫满怀信心的注视中,周吴吉轻轻合上了电话。

    “周爷爷,我爷爷是不是说让若哲嫁给我,对么?”汪建枫忍不住开口询问,那感觉,他似乎一秒钟也不愿意等待了!

    只是出乎他预料的是,周吴吉轻轻摇了摇头。

    看到这一幕,汪建枫瞳孔瞬间瞪得滚圆,而汪西耀则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随后在他们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中,周吴吉缓缓开口:“伯臣说了,当年是我们自作主张的给孩子订婚,既然现在若哲和江泽在一起而且还是真心相爱,那么就让他们在一起,毕竟古人云,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所以和汪家的订婚作废!”

    订婚作废?

    听到这四个字,沙发上,汪建枫和汪西耀两人像是被石化了一般,完全呆了…;…;

    这怎么可能?

    爷爷怎么会这么做?难道他不知道这样会让汪家颜面落尽吗?

    这不可能!!

    沙发上,汪建枫的脸苍白如纸,原本僵硬的身子,因为太过激动,剧烈地颤抖了起来,眸子通红一片,看起来好不吓人!

    “周爷爷,我爷爷真的那么说吗?”汪建枫双眼通红地望着周吴吉,脸上写满了不甘心。

    面对即将暴走的汪建枫,周吴吉点了点头。

    再次见到周吴吉点头,汪建枫就像是被扎破的气球一般,瞬间泄气了,脸上再无半点之前的得意和自信,有的只是失落。

    不光是他,就连一旁的汪西耀也被汪伯臣的决定打了个措手不及。

    “为什么?为什么爷爷要这样做?难道只因为爷爷也畏惧江老?”汪建枫忽然站了起来,满脸怒火地用手指指着江泽:“还有,他凭什么可以让我们汪家后退,凭什么?难道我们汪家比江家差吗?”

    这一刻的汪建枫就像是在赌场输掉一切的赌棍,不愿意面对残酷的现实。

    而周吴吉则是轻声叹息了一声,汪伯臣害怕的不是江家,而是唐辰!

    他汪家得罪不起赵齐两家,这是一个庞然大物,整个华夏没有人任何家族敢和他们硬碰!

    话音落下,汪建枫像是一头丧失理智的野兽一般,冲向了江泽。

    “建枫!”眼看汪建枫彻底暴走,汪西耀从思索中回过神,一把拉住了汪建枫。

    “爸,我不甘心啊!”汪建枫终究还是不敢在汪西耀身前放肆,他停下了脚步,拳头紧紧握在一起,语气充满了不甘:“我不甘心输得不明不白啊!”

    眼看汪建枫彻底丧失了理智,汪西耀脸一沉,二话不说,抡起手臂,照着汪建枫的脸就是一巴掌。

    “啪!”

    一声脆响陡然响起,站立不稳的汪建枫直接被汪西耀一巴掌打倒在了沙发上,嘴角瞬间溢出了鲜血。

    脸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让汪建枫停止了嚎叫,他瞪圆了眼睛,满脸的憋屈,呆呆地看着汪西耀,那感觉仿佛在问汪西耀为什么要这样做。

    “闭嘴。”

    汪西耀面阴沉地吐出了两个字,语气毋庸置疑。

    “爸,爷爷可以不顾汪家的颜面扫地,难道只是因为他姓江吗?”被打了一巴掌后,汪建枫出奇的平静了下来,他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

    汪西耀没有回答,只是皱着眉头,深深地看了江泽一眼。

    而周吴吉则是一脸的惋惜,这个汪建枫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分寸,虽然现在已经冷静了下来,但是却根本没有考虑到其他的因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能够做大事!

    汪伯臣真正这样做的原因,江家最多只占据了四分之一,而江泽本身就占着四分之一,他不仅是江家的人,他还是这一次华夏的守护神雷神!

    而剩余的四分之二则是因为唐辰,如果汪伯臣拂了江家的面子,那么唐辰若是和江泽联手,这份恐怖的实力,足以让任何实力为之胆颤!

    为此听到汪建枫这么问,汪西耀沉默不语,而周吴吉则是心中苦笑。

    唯有江泽和唐辰一脸的平静,好像他们两个人早就知道了事情的接过一般。

    一楼的大厅里,齐达远已经离开了,似乎他已经知道了结果,认为留下来没有任何意义。

    而除了周若哲在内的其他人,则都是满脸好奇地望着楼梯口,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正如齐达远所说的那样,他们永远无法理解邪公子三个字所代表的意义,所以,他们并不认为亮出真正身份的江泽可以没有悬念的胜出!

    毕竟这场婚约已经三年之久了,整个江南的大佬都知道,若是出尔反尔,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期待至于,周建国,翁兰等人还暗暗的祈祷汪建枫能够胜出!

    对于他们而言,汪建枫胜出,将意味着他们今后不用经常看到江泽。

    大厅里,唯一没有紧张和期待的人是周若哲!

    在看到唐辰和罗俑的出现后,周若哲已经基本上猜知道了最终的结果!

    不知过了多久,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声音不杂乱,节奏很稳定,可以判断出是一个人。

    听到脚步声,除了周若哲外,其他周家的人无一例外地都站了起来,睁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楼梯口。

    渐渐地,渐渐地,江泽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是他!

    看到率先从楼梯口走出的人是江泽,众人都是一惊。

    面对众人的目光,江泽的表情没有发生丝毫的波动,他一边走,一边看着坐在沙发拐角的周若哲。

    沙发拐角上,周若哲双腿并拢坐在那里,双手放在大腿上,坐姿谈不上优雅,却很端正,整个人看起来很安静,如同一只安静的小猫。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在众人的注视中,江泽缓缓地下了楼梯,径直走到了周若哲的身边。

    望着立在自己身前的魁梧身影,周若哲没有起身,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

    江泽缓缓蹲下身子,帮周若哲整理了一下略有些散乱的秀发,微笑着伸出手,道:“事情已经全部都解决了,没事了!”

    “嗯。”

    没有感动到流泪,也没有震惊得无与伦比,周若哲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

    而与此同时,唐辰抽着烟,看着汪建枫和汪西耀父子:“很疑惑吗?”

    “你到底是谁?”

    “赵家唐辰!”

    “你就是赵家的公子?”

    “不错,我就是那个赵家的大公子,现在还意外汪老的决定吗?”

    “原来如此,唐辰,我记住你和江泽了!”汪建枫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很恨我和江泽?”

    “夺妻之仇,不共戴天!”汪建枫一脸狰狞的看着唐辰。

    “夺妻之仇?”唐辰冷笑一声:“汪建枫那是你自己这么认为的,周若哲可是始终没有承认过!”

    “哼!”汪建枫冷哼一声!

    “我劝你最好放下你心中的仇恨,不然你会后悔的,就算汪老也保不住你!”

    “你这是在威胁我?”

    “算是!”

    “唐辰,我承认我们汪家在你的眼中不值一提,但是蚂蚁能够咬死大象,今日你们夺我未来的妻子,他日这份痛苦,我汪建枫会百倍奉还!”

    唐辰笑道:“百倍?好,我等你的百倍,回去告诉你爷爷,就说唐辰择日登门拜访!”...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