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当年那场绑架(一更)

    065 当年那场绑架一更

    楚恬揪着自己护士裙的裙摆:“昨天你匆匆挂了电话,我想过了,你好像是不愿意提我哥的样子,你们……是怎么了吗?”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顾念听到楚昭阳受伤,担心的恨不得立刻就去看,怎么转眼,就不爱提了?

    顾念低下头,也不知道怎么说,想到楚昭阳对她说的那话,她现在心头还在刺痛。

    “是不是我哥欺负你了?”楚恬立即问。

    那算是欺负吗?

    算。

    顾念差一点儿就要抬手摸自己的唇瓣了,好在及时忍住。

    “小恬,对不起,我真的不太想提他。”顾念咬唇道。

    昨晚他吻她,现在想来,轻蔑居多,侮辱居多,就好像她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想起来,顾念就说不出的委屈。

    “我哥就这样的,他话不多,心里想的什么也不说出来,即使对我们家人,也是这样,大多数时候都是要靠猜的。他其实……很难信任人的。他能主动与你亲近,信任你,只要是了解他的人,就知道你对他很特别。我从来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这样过,会主动亲近对方,想着对方,甚至去找对方。对别人,他从来都是淡淡的,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给的。”

    顾念苦笑着摇头:“他根本不信任我。”

    “不是的,这么多年,从我记事起,他就没交过一个女朋友,只有你,对他是特别的。除了他那几个哥们儿的妻子,他会聊上几句,从不对别的女人多说一句话。你可以想象你对他来说,有多特别。”楚恬着急道。

    顾念张张嘴,她没见过他跟别的女人相处时的样子,无从判断。他对她,真的算特别吗?

    “其实我哥也不是从一开始就这样的,7岁以前,他很调皮。我们之间差八岁,听家人说,他小时候成天恶作剧,上房揭瓦。不只是家人,就连邻居都被他祸害过。我哥真的是每三天就要被我爸揍一顿的。”

    顾念吃惊,真的很难想象,闷葫芦又面瘫的楚昭阳,竟然还会有一个调皮捣蛋的童年,那他长大后的性格反差也太大了。

    顾念摇摇头,根本想不出他小时候调皮捣蛋的画面,脑洞再大也想不出。

    “你说……七岁之前?”顾念问。

    楚恬点头,说:“我哥七岁的时候,被绑架过。就跟这次我哥受到枪击一样,当年,我们家的研究所也研究出了一种新药,就是现在口碑很好的福宁康,其实就是这次对方想要抢的药的初级版。这次的药,就是在福宁康的基础上继续改进的。但福宁康的效果放在二十多年前,已经十分惊人,很让那些黑势力忌惮,于是他们就绑架了我哥,用我哥要挟我们家,把福宁康的药方交出去,并且保证以后都不在市面上生产。”

    顾念惊得一动不动,呆呆的听着。

    身为警察,即使还没有与那些黑势力打过交道,但也知道那些人有多么丧心病狂。

    一个七岁的小男孩儿落入他们的手中,顾念不敢去想,当初的楚昭阳到底经历过什么。

    “我哥被绑架的那年,我还没有出生。这是我后来才听我妈告诉我的。因为我小时候很爱缠着我哥,但是我哥总是不理我,他把自己锁在卧室里,谁也不见,也不跟人说话。吃饭也只能把饭放在他的房间门口,他不跟家人一起吃。”楚恬说到这里,眼睛就红了。

    “小时候我可羡慕别人家有兄弟姐妹的小孩了,尤其是有哥哥姐姐的,哥哥姐姐都对他们那么好,只有我哥哥,从来不理我。不论我说什么,他都不理。我想亲近他,带着娃娃去找他玩,他就把我的娃娃从窗户丢下去。我找他聊天,说得多了,他就开始捂着耳朵尖叫。我在外面被人欺负,也没有哥哥为我出头。我就很伤心,找妈妈哭诉。她这才告诉了我,我哥被绑架过的事情。”

    顾念的声音卡在嗓子眼儿里,嗓子酸疼。楚昭阳的表现,明显是受到了重创。

    “他被折磨的很严重。”顾念喃喃道。

    楚恬点头:“因为我那时候太小,我妈不敢跟我说的太仔细,而且,也怕我哥会听到,病情又恶化。我只知道,他被绑架过,后来被人从一个山洞中救了出来。我妈说,警察找到他的时候,他就像个木偶,一动不动,如果不是眼睛还在眨,就像……就像死了一样。”

    “之后,我哥就接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治疗。一开始的时候,他每天晚上都做恶梦,惊醒之后就再也不睡了,而且屋里整夜的开着很亮的灯。他平均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而且那两个小时还要被恶梦困扰。他就把自己自闭在自己的世界里,跟谁都不说话。”

    楚恬捏起一张纸巾,擦了擦眼泪,说:“我小时候经常看到我妈躲在房间里哭,我还以为是她跟我爸吵架了,后来才知道,她是为了我哥难过。以前我哥是特别活泼捣蛋的一个男孩子,像小魔王一样,天不怕地不怕。就算三天一打,打完之后又继续调皮。可后来却静静地,像个提线木偶。”

    “他不说话,但是家人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让他吃饭,他就乖乖的吃饭,一粒米都不剩。让他睡觉,他就上.床,然后一整夜都亮着灯,睁着眼。他不敢睡,一睡就做噩梦。每天就看到他越来越憔悴,黑眼圈越来越严重,一度瘦的皮包骨,即使吃再多都没有用。后来我们才知道,他白天吃了多少,半夜都会因为恶梦,又偷偷地跑去吐了。”

    “后来随着他逐渐长大,再加上治疗,已经好了很多,就是现在你看到的这样。话仍然很少,遇上自己在乎的人,话才会稍稍多一点儿。但有什么事情,心里想的很多,真正说出来的却很少。实际上,他不是个很有安全感的人。”

    “而且,当初他会被绑走,也是因为家里的保姆。那个保姆在我们家很多年了,从来没出过错,很得信任。但就是她,被人买通了,故意带着我哥上街,然后松开了他的手,躲进人群中,眼睁睁的看着我哥被人抱走。”楚恬叹了口气,“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很难再信任人。”

    顾念感觉脖子被人掐住了,无法呼吸。

    顾不得楚恬疑惑的目光,她手掌覆在脖子上,脸苍白的大口呼吸着。

    怪不得那天,他说,他不需要一个会轻易放开他手的人。

    那天,她毫不迟疑的松开了他的手,把他丢在路边,一个人,在那儿等了许久。

    难以想象,就在她在商场中为了一个长相相似的人四处寻找的时候,他在路边是怎样的心情。

    按照楚恬说的,其实楚昭阳一直都没有好全,只是现在他更懂得克制而已,但不代表他心里的创伤已经好了。

    只要一丁点与当年相似的情景,还是会让他很难受。

    顾念脑中不自禁的就想到了那天的画面,马路边来往的人群不断的穿梭,可楚昭阳就定定的立在那里。

    此时想来,竟是说不出的孤单脆弱。

    当时,她就不该放开他的手。

    回去之后,更该及时拉住他的手。

    其实她才是混蛋,活该他生她的气。

    虽然她不知情,可错了就是错了。这对别人来说是一件小事,对楚昭阳却很严重,是能让他想起那段最黑暗过去的事情,会让他重新陷入黑暗中。

    可即使如此,他还是原谅她了。

    尽管当时那么生气,可昨天他还是去找她了。只是,她跟迟以恒在一起的画面,让他误会了。

    所以,他才会做的过分了些。

    可实际上,他并没有伤害到她,即使再生气,也没有伤害她。

    “对不起,我不知道。”顾念忍不住,低头时,眼泪从眼中掉落,全都滴在了酒红的木桌面上,一滴滴的泪水聚积了一小滩。

    如果知道,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不会放开他的手。

    哪怕……哪怕言律有一天真的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楚恬捏出纸巾给顾念:“我说这些可不是让你哭的啊,毕竟你也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只有我们家的人,还有我哥几个好朋友知道,平时也都绝口不提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哥现在这样的脾气,是有原因的,你千万别因为这样就不理他。”

    顾念说不出话来,喉咙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只能摇头。

    “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楚恬说,“我也是看着我哥一路走过来,很不容易。我们家都不求他仍能像出事之前那样,毫无心理负担的活泼,至少,也能活的更轻松一些。因为他对你很特别,真的很喜欢你,我才希望你们俩能在一起。不然的话,我担心我哥可能在也不会对别人有这种感觉了。我们都很希望,能有一个人爱他,照顾他,包容他,改变他,带他真正的走出来。”

    见顾念不说话,楚恬以为她不高兴,赶紧解释:“当然了,我这不是逼你,如果你不喜欢他,我不勉强你们在一起的。我希望我哥好,但也不希望你为难。”

    她是觉得,顾念对楚昭阳也是有感觉,才会来跟她说这番话。

    顾念摇摇头,问:“他当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觉得我太小,而那些事情太残酷,所以我妈没有告诉我,只是让我知道跟你说的这些,不要我怪哥哥。”楚恬说道,“不过,当初把我哥救出来的警察,就是莫景晟的父亲。我想,莫景晟知道的应该比我多。而且我哥出事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但莫景晟已经记事了。”

    “如果我去找莫景晟问,你会介意吗?如果你介意,我就不问了。”顾念说,这毕竟是关于楚家的私事。

    她一个外人去打听,又是揭人疮疤的事情,总归是不好。

    “不介意,我既然都已经把这事儿告诉你了,也希望你能了解的更多,对我哥更包容些。”楚恬摇头道,“不过除了你和已经知道的莫景晟之外,你不要再告诉别人了。”

    虽然,她觉得顾念并不是多嘴的人,尤其是这么重要的事情。

    就好像顾念去跟莫景晟打听,都要先征求她的同意这一点,就知道顾念做事还是很有分寸的。

    但她还是多嘴嘱咐了句,更加不解,顾念怎么会随便就把楚昭阳受伤的事情告诉了言初薇呢。

    “我不会说的,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说出去。你跟我说,是对我的信任,但不代表我可以私自将你们的事情说出去。如果想要让别人知道,那得由你们来说才对,不论事情到底是不是需要保密,我都不会说出去。”

    楚恬愣了下,下意识的问:“那我哥受伤的事情,你也没跟别人说?”...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