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楚昭阳,你松手啊

    071 楚昭阳,你松手啊

    可总觉得他在看她,目光灼灼,有如实质,烫在她的头顶和脸上,烧的不行。

    “快进来。”楚恬把顾念拉了进来,“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顾念说道。

    楚恬正要帮顾念拎行李,却被楚昭阳先一步拿走了。

    楚恬惊讶的看着他,她哥什么时候学会这么绅士了!

    明明女人在他面前崴到脚,他都不会扶一下的好吗?

    楚昭阳也不说话,麻溜的拎着顾念的行李就去了自己卧室对面的客房。

    咖喱摇着尾巴懒洋洋的走过来,在顾念的脚边闻了几下,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便立起来扑在了顾念的怀里。

    咖喱的个头虽大,却温顺可爱,随你怎么搓揉它,都不会翻脸,所以顾念也不怕,摸着它的脑袋,看咖喱享受的歪头眯眼。

    顾念喜欢的不行,转头问楚恬:“今天有人闯进这里来,咖喱没受伤?”

    “没有,因为我哥出差不在,咖喱交给我带着,今晚我才送它回来。”楚恬解释道。

    楚昭阳出来,正好听到这番话,当场就黑了脸。

    她知道关心咖喱受没受伤,怎么就不知道关心关心他?就算害羞也不能这样!

    楚昭阳偷偷斜睨着顾念,不高兴。

    楚恬和顾念都没察觉到楚昭阳生气了,楚恬还高兴的说:“我去给你们榨果汁。”

    楚恬一走,客厅就剩下顾念和楚昭阳了,咖喱一直围在顾念的身边转悠,拱着脑袋想让她再摸摸自己。

    妹子柔软的手跟主人那大老粗就是不一样。

    楚昭阳眯了眯眼,直直的走过去,也不说话,往咖喱的床那儿一指,咖喱呜呜了两声,就没精打采的摇晃着尾巴回去了。

    楚昭阳这才专注的看向顾念,正打算说话,顾念红着脸说:“我……我去帮小恬。”

    然后低着头匆匆的就跑去了厨房。

    楚昭阳黑着脸就跟着去了厨房门口,楚恬回头的时候,正好瞧见了。

    顾念正紧张,还不知道楚昭阳就在身后,慌张的拿起刀就要帮楚恬切水果。

    楚恬看了楚昭阳一眼,正好这时候门铃响了,楚恬赶紧说:“一定是你同事来了,我去开门!”

    顾念还没来得及拦她,楚恬就已经兔子似的窜了出去。

    顾念只好自己自己闷头切水果。

    “知道问咖喱受没受伤,不知道问我?”身后突然响起楚昭阳沉沉的透着不悦的声音。

    优雅磁性的声线从她的头顶徐徐的飘下来,带着烫意,仿佛化成雾气熨烫着她的耳根和脸颊。

    同时他也自身后贴近,她的后背贴着他的胸膛,特别直接地感觉到了他胸膛传来的灼烫温度。

    突然传来的声音和贴过来的烫人温度,把顾念吓了一跳。

    “啊!”她轻呼一声,刀锋一偏,不小心就切到了手。

    楚昭阳抓住她的手就举起来,含进了嘴里,皱着眉,表情严肃。

    他沉下脸,就会显得特别吓人,让人不自觉噤声,不敢说话。

    手指还被他牢牢地捏着,在他的口中,还能感觉到温软滑腻在舔着她的伤口。

    刚触到时,顾念吓了一跳,颤了一下就要收回来,却被楚昭阳牢牢地捏着,怎么也收不回。

    顾念都不敢看他了,低着头,从头皮到脖子都红透了。

    因为不看,触觉反而格外的敏锐,那温热软麻轻触的她浑身颤栗,两条腿软的快要立不住了。

    而楚昭阳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朝她越凑越近。

    “拿刀都不知道小心点儿!”楚昭阳说道,仍含着她的手指不放,说话时就会不经意的在她的指尖上蹭来蹭去。

    “好……好了……”顾念使劲儿的往回收手,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出丑。

    她现在就连声音都不对了,细声细气,竟还有点儿嗲,像撒娇似的,根本不是她会发出的声音。

    目光不受控制的落在楚昭阳的唇上,口干舌燥。

    “顾念,我来了。”外面传来同事许诚毅的声音,脚步声也越来越近,显然是在往厨房这边走。

    顾念紧张的一边试图把自己的手指收回来,一边催促他:“楚昭阳,你松手啊,我同事来了!”

    楚昭阳像没听见似的,反而离她更紧,都已经不正经的给她止血了,根本就是在调.戏。

    双唇带着她的手指一起低下头,慢慢的凑近她的唇。

    顾念被烫的不行,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发热,呼吸像是煮沸而升腾出的蒸汽。

    “你……你快松手啊,我是来执行公务的,被同事看见……多不好啊!”顾念着急的说道。

    他知不知道,她今天为了能来保护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主动提了出来。警局内已经有一些不好的传言了,说她想要借机攀高枝儿,利用公务之便行勾.引之事。

    这要是再被人看见,那这罪名就真坐实了。

    可她真的没想来勾.引他,就是想来保护他的。

    楚昭阳却根本不听,带着她的指一起吻住了她的唇,将顾念的催促都吻掉。

    “顾念。”许诚毅走到了厨房门口。

    楚昭阳捏着顾念的手指正好走到了他面前,一脸淡薄冰冷的模样,一点儿都看不出刚才发生过什么。

    顾念低着头不敢抬起,楚昭阳那张面瘫脸上是看不出什么,可她通红的脸,只要被人看到,明显就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哪怕是现在,许诚毅都还一脸诧异的看着两人相握的手。

    “顾……顾念,你们……”这是来执行公务的,还是来勾男人的?

    楚昭阳直接抬起了顾念的手,楚恬惊讶的问:“念念,你的手怎么了?”

    许诚毅这才注意到,顾念食指指尖有道伤口。白皙带着些粉的肌肤上面,那道鲜红的伤口虽不算深,却异常的刺眼。

    “刚刚切水果伤到了手。”顾念低头解释。

    “医药箱。”楚昭阳对楚恬说。

    楚恬立马就去把医药箱拿了过来,找出创可贴。

    当着许诚毅,楚昭阳不好再抓着顾念的手不放,只好依依不舍得松开,可唇齿间仍留着她指尖的香软。

    楚恬给顾念的伤口上贴上了创可贴,说:“你这两天伤口不要沾水啊,厨房那些事交给我就好了。”

    许诚毅看见楚昭阳站在一步之外的距离冷眼看着,又觉得,好像是他误会了。

    看楚昭阳和顾念的相处,真不像是有什么的样子。

    楚昭阳冷冰冰的,也没有亲近的意思,可能刚才就是正好看见顾念受伤了。

    给顾念处理好伤口,楚恬便说:“哥,你先带念念和许警官去客房看看,我去厨房准备点儿水果和果汁。”

    “不用客气了,我们是来执行任务的。”许诚毅说道。

    “没关系啊,反正我们也是要吃的。”楚恬笑道,便转身去了厨房。

    楚昭阳一言不发的转身走去,许诚毅看向顾念,小声问:“他怎么自己走了?”

    “这是让我们跟上去的意思。”顾念猜测道。

    “那跟上去看看?”许诚毅提议。

    顾念点点头,两人便一起跟了上去。

    许诚毅没忍住,还是小声问:“顾念,你们刚才……”

    顾念冷淡的打断他:“就是我手指被切伤了,楚先生帮忙而已。我们是来执行任务的,只专注于任务就好。”

    说完,不爱理许诚毅,直接往前走,与许诚毅拉开了些距离。拐进走廊,却猛地顿住,楚昭阳竟然就在走廊的入口处停着,距离他们刚才说话的位置很近。

    那么,刚才她跟许诚毅说的话,他都听见了。

    顾念咬咬唇,小心翼翼的看着楚昭阳,见他长身玉立,神冷淡。只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顾念只好在一旁无措又尴尬的站着。...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