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你自己来检查

    076 你自己来检查

    楚昭阳的心脏被重重的敲了一下,深沉幽邃的黑眸中染上了震撼,仿佛夜空中泯灭的星光,又被星星点点的点亮。

    他垂眸,看着她握着他手腕的手,白皙细腻,手指纤细柔软。看着那么脆弱的手,却要握着他一辈子不放。

    如果,能被她握一辈子,也是很好。

    楚昭阳手腕翻转,反手就握住了她的手腕,用力将她扯进了怀里。

    在她扑进他胸膛的同时,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了床上。

    顾念紧张的轻呼,他已经压了过来,紧贴着她,挤压着她的胸腔,让她呼吸都困难了。

    楚昭阳一手沿着她纤薄的肩膀下移,掌心贴合着她纤细的手臂,略微有些粗糙的指尖在她的手腕上轻轻地划出一簇簇的细小电流,一直沿着她动脉找寻到掌心。

    修长如玉的指慢慢的分开她的五指,穿入,收紧,便将她的左手固定在了脑侧。

    左手捧着她的脸便吻了下去,左手往下越来越不规矩,顾念感觉到腰间凉了一下。

    她小腹猛缩,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他……他是想……

    可……可也太快了!

    而且,他也没说过喜欢她,怎么就到了这一步?

    难道是觉得,她是主动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

    他是……误会了她的意思?

    顾念被他吻得喘不过气,他吻得又急又重,却又比之前在洗手间内温柔许多,明显能够感觉得出他的情绪不一样。

    似乎,多了珍重。

    好不容易,被他松开,却立马感觉到脖子一痛。

    顾念终于彻底回神,没被他握住的右手赶紧推着他的肩膀:“楚昭阳,不行,我不是来做……做这个的。”

    然后,立即想到他左肩上还有伤,不知道好了没有,赶紧收了手。

    楚昭阳额头上冒着密密匝匝的汗水,也不知道是隐忍着情动,还是因被她碰到了伤口,这让顾念有些担忧。

    他沉烫的呼吸自鼻尖与双唇一起熨烫在她的肌肤上,看着她睡衣衣领被他拉下了一边的肩头,露出白皙纤薄的肩膀,一边的锁骨在她黑发丝下精致又优雅,被灯光与他的阴影罩下,颈窝被笼着浅浅的阴影,纤细诱.人。

    楚昭阳呼吸一沉,更加灼.烫,沉着雅致的声音像是低音炮,隐忍出声:“做哪个?”

    顾念:“……”

    她胀着脸,哪好意思直白的说出来。

    可她面染红晕,就连露出的肩头都染着粉的颜,却让楚昭阳心头发热,热气一直蹿到鼻子,忍都忍不住。

    他沉沉的低头便又碾压下去。

    顾念费力的偏头,努力将自己的唇拔出来,楚昭阳便埋进了她的发中。

    “楚昭阳,你别。”顾念有点儿着急,气喘的粗,“我来是担心你,不是……不是要来爬你的床的,你别把我当成那么随便的!”

    见他迟迟不起来,顾念急了,怕他误会了她。

    怕他认为她不知自重,是那种玩玩就丢的女人。

    怕他觉得她是可以那种可以一.夜.欢乐,不需要认真对待的女人。

    怕他看轻了她。

    着急之下,她挣扎的就有些厉害,声音带上了些哽咽。

    楚昭阳动作一顿,手牢牢地扣着她的后腰,将她往自己身上密实的贴住。

    “别动。”他隐忍道,低沉的声音带着沙哑紧绷,几乎是咬着牙将这两个字勉强的挤出来的。

    他倒是希望她能来爬他的床,可感觉到她的紧张害怕,他就下不去手了。

    偏偏,她还紧张的一个劲儿的在他怀里蹭。

    楚昭阳只能箍住她,顾念感觉到他的反应,紧张的瞪着眼,僵着身子,倒真是一动都不敢动了。

    楚昭阳叹了口气,就这样抱着她,也不做别的。

    就是沉沉的把重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两人之间密实的一点儿缝隙都不留。

    顾念紧张的一动不动,睁眼看着天花板,颈间都是他烫人的呼吸,小腹被他硌的难受,特别不自在。

    她尴尬的也不好意思说话,好半晌,楚昭阳才爬了起来,一言不发的就去了洗手间。

    顾念隐隐的猜到他去干什么了,因为刚才他的反应一直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严重……

    她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坐起来,双手捂住了烫红的脸颊。

    偏偏她掌心也烫的厉害,捂上去,整个人更热了。

    顾念拍拍脸颊,双手在两旁不停地扇风,深呼吸,然后又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

    楚昭阳还没出来,顾念迟疑要不要回去。

    她小心翼翼的缩在角落,打量楚昭阳的卧室。他的卧室真的很简单,只是一些平常会用得到的家具,其余一点儿多余的装饰都没有。

    看起来就如同他那人一样的清冷,孤傲。

    这里简单的都不像是一个人长期居住的卧室,看起来太过孤单。好像,楚昭阳并没有什么爱好,孤零零的。

    顾念看着,心里不是滋味儿。

    不知不觉的,想了许久,等楚昭阳出来,她也没走成。

    见到缩在床上一角的她,脸还红着,楚昭阳很是惊喜。

    原本以为等他出来,顾念就会跑了。

    没想到,一出来见到的是她还安静的坐在他的床上。

    楚昭阳的心中说不出的柔软,高兴地耳根也有点儿红了。

    楚昭阳挺了挺背,走过来,仰着下巴的模样说不出的骄傲。

    果然,她就是嘴硬,嘴上不说,但身体最诚实了,现在还在床上等着他呢。

    “怎么没走?”楚昭阳问,心里早得瑟开了,我就知道是舍不得走。

    顾念窘然的避开他的眼睛,所以也没看到他那得瑟的样子,红着脸,找到了一个理由:“你的伤怎么样了?”

    问了之后,却迟迟听不到楚昭阳的回答。

    正要抬头,床垫突然下陷了一下,楚昭阳迈着长腿就跨了上来,直接坐到她的对面,一条腿正好压住了她的脚趾,另一条曲着膝盖立着,手臂放松的搭在膝盖上。

    顾念这一刻特别后悔自己抬头了,敢情他刚才一直没有出声,是忙着脱衣服?

    现在只着一条睡裤,顾念垂眼便触到了他窄窄的腰线,腰两侧的线条肌理分明,隐隐的还能看到两条人鱼线的顶端。腹肌一块一块的爆发着男性张力,一点儿赘肉都没有,再往上的胸膛……

    顾念不敢看了,鼻尖发热。

    “已经结痂,没有大碍。”楚昭阳低醇磁哑的嗓音就在她耳边,几乎是紧贴着耳根滑进了耳朵。

    顾念猛的一个激灵,他什么时候离自己这么近了!

    近的,能看清楚他肌肤上的毛孔,唇瓣上的纹路。鼻尖儿几乎要擦上他的脸颊,他不知道在轻轻地嗅着什么。

    浅淡的呼吸一下一下的洒在她的脸颊上,烫的不行。

    顾念忙缩着脖子往后躲,瞥见他肩膀上果然已经没了纱布,只留下枪伤的痕迹,带着深紫的结痂。

    “之前有人闯进来,你有没有受伤?”顾念又问。

    这问题在她心里存了好久,竟是一直没有机会问出来。

    楚昭阳也不说话,直接开始脱裤子。

    “你……你干嘛啊!”顾念慌忙的拽住了他的裤腰,不让他往下扯。

    “你自己来检查。”楚昭阳继续往下扯。

    这么流.氓的事儿偏偏配上他那张面无表情的端肃面庞,说起来一本正经,好似并没别的歪心思,就是认真的想让她检查一样。

    顾念紧拽着不许他往下扯,急忙道:“……不用!不用了!”

    楚昭阳停了下来,垂眼看她紧抓着自己裤腰的白皙双手,耳根红红的想:真是口是心非的人,嘴上虽然说不要,可一双手却紧拽着他的裤腰不放,明明就是很想看。

    楚昭阳别有深意的看了顾念一眼,没想到,这丫头这么。

    顾念:“……”...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