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突然倾身凑过去,在楚昭阳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086 突然倾身凑过去,在楚昭阳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最近的合作项目,我助理也有跟我看过,我们讨论过了,确实很不错。”江万里说道,“我一直把昭阳当侄子看,以后如果我们能成为一家人,那这些合作就都好说了。也不需要什么批复,不过都是一句话的事儿。平时在自家餐桌,不就能拍板儿了吗?”

    楚昭阳瘫着脸,心中呵呵。

    这是在威逼利诱?

    什么玩意儿!

    “爸,你说什么呢。”江向雪红着脸晃动江万里的胳膊。

    “瞧瞧,向雪都害羞了。”向予澜笑道,“向雪啊,我是真喜欢。昭阳,你还不知道?向雪现在在艺术学校教钢琴,瞧通身都是艺术气质,特别好。”

    “女孩子家就是脸皮薄,可爸说的也是实话。”江万里满目慈善的摸摸江向雪的头,“爸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以后也没个儿子了。将来不论你嫁给谁,这江诚不都是我女婿的吗?只要女婿疼你,我把江诚当你的嫁妆。”

    楚嘉宏听在耳里,也知道江万里是什么意思,当即哈哈笑了。

    “可不是?都是一家人了,以后就不提什么合作不合作的,都是自家生意,哪来的合作一说?可不就是饭桌上提一嘴就能定下吗?”楚嘉宏高兴地大笑。

    江诚的实力和规模着实不算小,就连楚天都不能轻视江诚,可见其实力。

    以楚天的能力,可以并吞一些公司,却绝不是像江诚这样的规模与实力。

    江诚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江万里的手腕了得。江万里这一生中,最叫人遗憾的就是没有儿子。如果江诚是江向雪的嫁妆,与江家联姻,平白得了江诚这么大的集团,哪怕是八大家族中人,也要心动。

    没人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所以江向雪的追求者也一向极多,大家都瞄准了江诚。

    “好了好了,你们张嘴闭嘴就是生意。我可不管那些,我喜欢向雪,可不是因为江诚。而是向雪这孩子好,老实本分,知根知底,可不是外面那些随随便便的女人。唯独对向雪,我放心。”向予澜说道。

    楚恬看了向予澜一眼,知道向予澜明着说江向雪,实际上却是在贬低顾念。

    楚恬不高兴的低着头。

    “我一直觉得,结婚就要门当户对,不然放着外面那些女人,眼皮子浅,早晚都会出现矛盾的。”向予澜意有所指的说。

    “是这个道理。”田馨月笑着应道,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像是咱们这样的家庭,孩子从小就见多识广,看见什么都不会迷眼。可外面那些人就不一样了,看到好的迷花了眼,心就坏了。光看表面,谁知道内里是不是心术不正的。”

    “是这样没错。”楚嘉宏点头同意。

    “今天江总和江夫人都留在咱们家吃饭。”向予澜笑着说,“昭阳,你跟向雪年轻人有的聊,你陪向雪好好聊聊。”

    江向雪看看手上精致的女士腕表,说:“伯父,伯母,真抱歉,我得走了。今天跟一个学生约好了,要去帮他补习,他一个月后要参加一个世界性的大赛,很重要。”

    “不吃了饭再走吗?”向予澜问道。

    “不了,我怕来不及,打算路上随便买点儿吃。”江向雪起身,也拎起了包,“真的很抱歉,改天我请伯父伯母吃饭。”

    “好。”向予澜笑着点头,转头对田馨月说,“现在的年轻人,像向雪这么负责人的可真不多了。一个千金小姐,却一点儿都不娇气。”

    江向雪将耳边的头发往耳后拨了一下:“伯母,您别这么夸我了。”

    “这是事实,怎么还不能说了?”向予澜放下茶杯,转头吩咐楚昭阳,“昭阳,你送向雪过去。”

    “这太麻烦了,再说就要吃饭了,我打车去就好。”江向雪忙说。

    “就这个时间才不好打车呢,就让昭阳送你,不用客气。”向予澜笑眯眯的看着江向雪,仿佛越看越喜欢。

    楚昭阳沉着起身,冷淡出声:“走。”

    江向雪脸微红,跟众人道了再见,便忙跟上。

    楚昭阳没等过她,全程江向雪都是一路小跑才跟得上楚昭阳。

    好在停车的位置不远,坐上车,楚昭阳也不说话,车内沉默的叫人压抑。

    江向雪偷偷地打量楚昭阳,侧颜冷峻沉着,虽有些严厉,却又带着说不出的魅力。

    感觉车内都是他身上传来的浅淡的薄荷香气,江向雪红着脸,心跳加快,只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就有些动了情。

    “楚大哥,你还记得我吗?”江向雪娇怯怯的问。

    楚昭阳目不斜视,顿了会儿,才冷淡道:“没印象。”

    江向雪微笑僵在脸上,尴尬的顿在那里。

    随即,江向雪突然倾身凑过去,在楚昭阳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楚昭阳丝毫想不到,江向雪的胆子竟然这么大。

    他沉着脸,极其不悦。现在恶心的就像是有人往他脸上糊了一层臭鸡蛋。

    刚才她过来的时候,还带起了一阵香水的味道,即使是名牌,却依然熏得他想吐。

    顾念身上的香气,永远是清清淡淡的,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闻着就舒心。

    楚昭阳猛的转动方向盘,把车停在了路边。

    就听江向雪问:“那你现在能记得我了?”

    她的双唇扬着自以为娇俏的笑容,略有些得意的看着楚昭阳。一双精致的稍有些人工雕琢痕迹的大眼里闪出了狡黠的光,倒是显得有些灵动。

    可楚昭阳一点儿好脸都没有给,正要把她赶下车,目光突然凝在了窗外不远处的路边。

    顾念和迟以恒!

    说了多少次了,让她离别的男人远点儿,不许喜欢别人,就是不听!

    这才多会儿功夫没看着,就又跟迟以恒扯到了一起。

    这女人,怎么就这么不安分,总想出墙!

    楚昭阳沉着怒气下车,就朝他们那边走。

    “楚大哥!”江向雪叫了声,忙跟着下了车。

    ***

    “你们还没有在一起?”楚昭阳听到迟以恒问。

    顾念点头:“没有。”

    她到现在都还摸不清楚昭阳的想法。

    “既然如此,我就依旧有权利追求你。”迟以恒坚定地宣布。

    “迟老师,你……”

    “楚昭阳一边与你纠缠,却又从来不跟你确切的表明态度,确立你们俩的关系。顾念,别让自己陷进去。”迟以恒突然握住了顾念的手。

    顾念惊了一跳,完全没料到,第一反应就是挣开,却挣不脱,被他握的紧。

    柔若无骨的软腻在他的掌心,让迟以恒怎么舍得放手。

    “给我个追求你的机会,试着接受我,好吗?”迟以恒唇角晕开浅浅的笑容,“你以为我今天真是来相亲的吗?我是因为知道对象是你,才来的。师母跟我说起的时候,我本不愿意,但越听,越觉得熟悉。随后问了名字,没想到竟然是你。”

    “真让人感动。”一个冷默又带着讥诮的声音突然传来。

    顾念和迟以恒惊讶的转头,就见楚昭阳竟然过来了。

    楚昭阳冷冷的盯着顾念,原来不只是跟迟以恒纠缠,还瞒着他相亲。

    她就不能消停消停!

    “楚大哥!”顾念又听到一个柔细的女声。

    看过去,就见江向雪穿着飘逸的长裙款款而来,微风浮动裙摆,让她看着仙气十足。

    “你们认识?”江向雪微笑着看向了顾念,掩住目光打量她。

    刚才跟在楚昭阳的身后,也听到了迟以恒那番话。

    眼前这个女人,竟然跟楚昭阳纠缠不清?

    江向雪心中沉冷,面上依然带着温柔的笑。

    顾念看到江向雪唇上掉了的唇膏,还有楚昭阳脸颊上的唇印,心中一沉,说不出的堵闷,喉咙酸疼的厉害。

    她冷下脸:“不熟。”

    楚昭阳眯起眼,大步跨过去,目光便烧灼般的落在了顾念被迟以恒握住的手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