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对,我喜欢他

    087 对,我喜欢他

    而后,目光缓缓上抬,嘲讽的看着迟以恒:“迟先生缺帽子?”

    迟以恒:“……”

    什么玩意儿?

    楚昭阳嗤了一声,这迟以恒明显是缺绿帽子戴!

    随后,楚昭阳看都不看顾念,转身就走。

    江向雪这才去掉了掩饰,阴冷又鄙夷的上下打量顾念一圈,对她露出一抹不屑的嘲笑,低声说了句:“什么东西!”

    声音不大,楚昭阳早已大步离开,听不到。

    但顾念却是听得清楚,脸上的血瞬间褪去,面白如纸。

    江向雪转身变去追楚昭阳:“楚大哥,你等等我。”

    顾念便看到江向雪一路跟在楚昭阳的身边,然后坐进了他的车。

    两人的背影那么相配,男人挺拔,女人娇婉。

    顾念双目刺痛,闷得喘不过气来。

    好像,那两个人才是同一个世界的,是她怎么走也走不进去的。

    “他身边的那位小姐,是江诚集团总裁的独生女,是我们学校客座的钢琴教师,所以我认得她。楚昭阳早晚都会走上联姻的路子,你——”迟以恒声音渐渐的隐去,看到顾念低着头,情绪低落,他便没办法继续往下说了。

    “顾念,你还好吗?”迟以恒低声问。

    顾念摇摇头:“我知道,你早跟我说过的,我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对他,对他的家庭都不了解。我跟他不可能。”

    顾念这么说,迟以恒却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

    他嗓音干涩:“你喜欢他。”

    顾念浑身僵住,僵滞了会儿,才抬头,略微哽咽道:“对,我喜欢他。”

    迟以恒脸白了下来,他一直在劝告顾念,她跟楚昭阳不合适,是有他的私心在,但同样的也确实是为顾念好,不想她越陷越深,不想她受伤。

    却没想到这反而催化顾念正视自己的感情,直接承认了。

    “顾念……”

    “我知道,我们不可能。”顾念抢先他说道,“我是喜欢他,但我也有自知之明。放心,我不会去做飞蛾扑火的事情。”

    迟以恒握住她的手,柔声道:“忘了他,一切都会好。”

    顾念立即将手抽了出来,背到了身后:“抱歉,迟老师,我……我想先回去了。”

    迟以恒理解的点头:“我送你。”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顾念摇头道,往后退了小半步。

    这样泾渭分明的与他划清界限,让一股酸涩卡在了他的喉咙。

    “本来想借着今天这个机会跟你好好聊聊。”迟以恒声音干涩的说道,苦笑一下,“你想一个人,那我不打扰你。回家的时候记得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或者微信,都可以,让我知道你平安到家。”

    “嗯。”顾念扯唇微微一笑,“我没事的。”

    她抬起胳膊,用力挤出了一点儿肌肉:“我可是警察,会功夫的。”

    “有事给我打电话,你一个人别胡思乱想。”迟以恒不放心的说道。

    顾念点头,转身离开。

    迟以恒就一直盯着她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为止。

    ***

    楚昭阳将车开出去一段路后便又停下了。

    “下车。”楚昭阳沉声说道,侧脸低沉的可怕,整个人的气场都黑压压的。

    “我们要去哪儿?”江向雪解开安全带。

    楚昭阳已经先下了车,江向雪,就觉得,楚昭阳是不是要带她去什么地方?

    她看了眼车外,路边是一排饭店,有一些都还挺有人气的。

    江向雪心中一喜,便跟着下了车,刚要说话,就听楚昭阳语气寡淡的说:“抱歉,我还有事,先送你到这儿。”

    说完,自己就又坐回了车里面。

    江向雪都被他这突然的举动弄愣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就要上车去找楚昭阳问清楚。

    什么叫有事,就先把她送到这里?

    之前怎么不说有事?

    可手才刚刚碰到车门,楚昭阳就踩住油门冲了出去。

    车子猛然冲出去的惯性刮得江向雪差点儿跌倒,连忙后退,扶住了一旁的柱子才站稳了。

    而此时,她所能看到的,就只剩下那辆黑添越的车尾灯,在如流水的车龙中消失。

    江向雪恨得咬牙,使劲儿的跺脚。

    明明之前还没事,自从见了那个叫顾念的以后,楚昭阳就再也没有好脸儿,直接把她赶下了车。

    “顾念!”江向雪咬牙切齿的叫。

    ***

    顾念一路乘公交,换地铁,漫无目的的在路上晃荡着。

    直到快九点,才决定回家。

    她从公交车上下来,她家四周也都是住宅小区,路边的夜市已经收摊,两旁的店家也关了不少,并不很热闹。

    夜幕黑沉沉的,连颗星星都看不着,就连月亮也躲在厚厚的云层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心情的影响,顾念觉得今晚的空气都压抑极了。

    正往家楼下走着,经过一辆黑的suv,因为天黑,且路灯又不太好,也看不清楚车牌子。

    只在一排经济型的轿车中,显得高大且突出。

    但顾念低着头,并没有注意到。

    经过车后门的时候,车门突然弹开,在安静地街道中,声音显得异常突兀。

    顾念下意识的看过去,还没看清,胳膊就被人拽住,整个人便被拽进了车里。

    顾念惊叫,车门却“砰”的一声关上,将她的叫声完全的隔绝。

    同时,她人就被压在了皮椅上。

    车内漆黑,连灯都没开,逼仄的空间内传来薄荷与香烟混合的气息。

    顾念抬手就要打,手腕却被轻易地制住,两手都被举到头顶。

    同时,对方就压了过来,凶狠的吻上了她的唇。

    薄荷与香烟的气息从他口中传递到她的口腔中,立即被占满。

    适应了车内的视线,顾念本就从气息上辨认出了楚昭阳,现在也能看得清他的脸。

    他紧紧地贴压着她,身体烧烫的温度全都穿透了她的衣服,紧紧地熨烫在她的肌肤上。

    “楚昭阳!”顾念叫道。

    楚昭阳顿了一下,目光闪烁:“认得我?”

    “你放开我!”顾念挣扎着,“你混蛋!”

    想到他跟江向雪走在一起的样子,脸上的唇印都还没有擦,就出现在她面前,顾念的心绞痛的厉害。

    适应了车内的黑暗之后,透过外面浅淡的路灯与月光透进来的光亮,她还能看得到他右脸上,仍旧带着江向雪的唇膏印。

    微带着闪的唇膏印在清冷的浅光下闪着微弱的光,唇膏上的香味儿仿佛也浓郁不散,丝丝缕缕的传入她的鼻端。

    他就带着这一脸的印子,来偷袭她,吻她。

    顾念心口绞痛,胃部却因唇膏的香味儿而恶心想吐,一阵阵的往上反胃。

    “怎么跟你说的,不长记性?”楚昭阳沉声质问。

    窗外清冷的光芒照进来,在她的脸上,将她白皙的肌肤也照出了微冷的调,更加白皙亮眼。

    她松散的黑发铺陈在黑的皮椅上,融为一体,只剩下她脸与脖子的白,在黑映衬下,极致的耀眼。

    楚昭阳呼吸一滞,此刻心神几乎要被她此时这魅惑招人的模样给夺走了。

    呼吸变得越来越烫,嘴巴发干。

    心里气的要命,明明是个警察,成天风吹日晒的,皮肤怎么还这么白,这么好?

    水嫩嫩的,一戳都能滴水似的。

    “你说什么了我不知道,不记得,都不记得!”顾念怒道,他脸颊上的唇印刺着她的眼,生疼。“楚昭阳,你这算什么?凭什么说亲我就亲我?还是觉得我在你眼里,就是贱?”

    “不许再见迟以恒,不许跟他纠缠。”楚昭阳沉声道。

    不记得是吗?

    不记得他就再说一遍。...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