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一个细细的声音颤抖着传来:“楚……楚昭阳?”(二更)

    091 一个细细的声音颤抖着传来:“楚……楚昭阳?”二更

    她们还悄悄讨论过,许诚毅太不近人情了,顾念还是他的同事呢。

    可现在看许诚毅的态度,该不会是许诚毅故意为难顾念?

    楚昭阳胸口的怒火快要喷薄发出,这么久了,顾念都一直没出现过,他们竟然不找?

    想到之前许诚毅对顾念的偏见,他觉得,许诚毅估计是故意的。

    楚昭阳紧握着拳头,真想揍烂了许诚毅这张脸!

    “报警,搜山。”楚昭阳转头对何昊然说道。

    “是。”何昊然立即拿出手机。

    却听许诚毅说:“我们这里一堆警察,还需要报警吗?”

    “你们在跟不在一样,要你们何用?”楚昭阳嘲道。

    不过是一群废物!

    “你——”许诚毅气的脸铁青,“我们这是在训练,请你不要来打扰我们的训练计划,你也没资格管。顾念没有回来,是她能力不足,这也是对她训练的一部分。没必要搜山!”

    可何昊然哪里会听他的,已经拨通了报警电话,把地址以及详细情况说明。

    男队那边,此时也已经训练完毕。男队的教官姜向远听到他们的对话,走了过来,惊讶的问:“你们队伍少了人?”

    “是。”王安安答道。

    许诚毅现在真是气死王安安了,怎么哪儿都有她!

    姜向远立即严肃了起来:“那为什么不早说!这山里晚上是很危险的,不然你们以为基地周围为什么要立起电网?”

    王安安等人面面相觑,都担心了起来。

    楚昭阳冷厉的看了眼许诚毅,就听到姜向远已经招呼了手下的警察:“都集合,抄装备,搜山救人!”

    “报告,我们也想去!”王安安立正站好,对姜向远说。

    跟许诚毅说的话,肯定是没有用的了。

    反正许诚毅也不是她们的上司,训练结束,谁也不挨着谁,所以王安安才不怕。

    “行,都去准备,五分钟后在基地门口集合!”姜向远说完,看了许诚毅一眼,才一言不发的走了。

    五分钟后,所有人都准时在基地门口集合。

    姜向远问许诚毅要顾念的地图备份,许诚毅目光闪烁,迟迟不肯拿出地图。

    顾念的地图是他改过的,而那份备份的地图则是原版,跟顾念根本是不同的路,就算拿了也没用。

    他不情不愿的交出地图,楚昭阳接过,见他闪烁的目光,沉声道:“地图有问题?”

    “没有!”许诚毅激动地说,“我是在想,顾念说不定早已偏离了地图的方向。”

    楚昭阳垂眼看了会儿地图,没有还给许诚毅,而是收了起来。

    “把地图给我。”许诚毅赶紧说。

    “我收着,找顾念。”楚昭阳冷淡的说完,就已经朝姜向远走去了。

    许诚毅心下大恨,只能咬咬牙,追了上去。

    姜向远将他们男女配合起来分了三队人马,楚昭阳跟何昊然跟着姜向远那一队。

    正出发的时候,言初薇换上了一身修长贴身的运动装走了出来。

    看她打扮的这么好,这身运动装时尚多于运动,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要去找人的。

    但她面带紧张:“我跟你们一起去。”

    她跟许诚毅交换了个眼神,在姜向远开口之前,许诚毅已经开口答应了下来,姜向远也不好再拒绝。

    言初薇和许诚毅自动的跟在了楚昭阳的那一队。

    出了基地没多久,搜救队也到了,于是分了五路去找。

    楚昭阳展开地图,实际上,许诚毅只是把地图做了简单地修改。

    从出发开始那一小段路是对的,但后来的路,就给顾念改的越走越偏。

    他们沿着地图上的线索点一路找,一直找到了出发后的第一个线索点。

    楚昭阳若有所思的看着许诚毅,许诚毅自己做贼心虚,粗声粗气的说:“你看什么?”

    楚昭阳不搭理他,对姜向远说:“分两路,左右延伸。”

    姜向远竟然听懂了他的意思,若有所思的点头,很有效率的分出两拨人,分头去寻找。

    楚昭阳他们选择一边,往深里走,突然听到一声悠长的狼嚎。

    姜向远立即抬手让众人停下,小声说:“枪备好,把他们护在中间。”

    所有人都拿出了手枪,一手拿着手电筒,将没有武器的楚昭阳和何昊然护在中间。

    走了一段距离,就看到一个黑影绕着一棵树在打转,时不时的仰头发出一声长嚎。

    而后,又立起来,企图往树上跳。

    众人的手电筒齐齐的照过去,那头狼就像是显露在聚光灯下一样。

    它转身看向他们,龇着牙,发出“呜噜噜”的警告声,开始戒备的往后退。

    姜向远朝天射了一枪,那头狼吓得瑟缩了一下,“呜呜”了两声之后,转头几步就逃得不见踪影。

    “不要放松,防止它回来。”姜向远说道。

    “等等。”楚昭阳突然出声。

    随着他话音刚落,突然一个细细的声音颤抖着传来:“楚……楚昭阳?”

    楚昭阳一颗心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跳动的这么厉害过,忙举起手点照了过去,就见顾念正站在树上,两只手紧紧地抱着树干,脸苍白,无助。

    顾念没想到竟真的是楚昭阳,她还以为是自己出现幻听了。

    在看到那头狼后,她马上把匕首插.进了树干,把匕首当成了一截梯子,爬上了树。

    但那头狼真的很大,她为了以防万一,又继续往上爬了一些高度。没有了借力的地方,爬的很艰难。

    有好几次,她都感觉那头狼跳起来的时候,差一点儿就要咬到她了。

    有一次咬到了她的裤子,她死命的蹬,才把那头狼又踹了下去。

    等到她爬到现在这高度,手掌都已经被磨破了。

    树枝并不多么粗壮,看着就很不结实,随时会断的样子。

    她只能时刻都牢牢地抱紧了树干。手掌被树皮磨得血肉模糊,疼得都麻木了,始终不敢放手。

    刚才看到好多手电筒的光芒照在狼身上,她也不敢出声。

    谁知道来的是一群什么人?

    做警察,平时接触到的负面新闻太多。她想,可能是偷猎者,可能是其他的不法分子。

    别刚出狼窝,又进火坑。

    所以她不敢出声,直到听到那声“等等”,她简直不敢相信。

    以为自己是太想楚昭阳了,所以才会听到他的声音。

    那头狼一直在树下打转的时候,她又累又渴又饿,没有体力,又充满恐惧,好想能够有人来救她。

    她没有可以联络外界的通讯工具,只能寄希望于训练基地的同事。希望他们发现她这么晚还没有到,能出来找找她。

    可一直从下午五点多等到现在,近四个小时的时间,都没有一个人影。

    顾念已经放弃了希望,而中间,最想的,竟然是楚昭阳。

    她竟然好希望楚昭阳能够来救她,哪怕是他此时并不知道她的状况。

    她好想跟他说说话,哪怕即使面对面,可能也得不到他多少回应。

    狼在下面打转,她害怕的时候,就自言自语,大多数,是把心里想对楚昭阳说的话,自语出来。

    “楚昭阳,你这个坏蛋。”

    “你既然又跟别的女人一起,又来招惹我干什么?”

    “我跟你说,我不贱。”

    “呜呜,楚昭阳,我现在这么惨,你知道吗?”

    “如果我坚持不住,晕过去了,就得被狼吃掉了。”

    “我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楚昭阳,我没有力气了。”

    就这样说了许久,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身体控制不住的摇晃。

    她不想的,可是控制不住自己。

    大脑时不时的断片空白,随时都会晕过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