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晚安一起睡

    095 晚安一起睡

    这次跟上次不一样,上次还有顾念的同事,所以还是会有顾忌。

    但现在家里只有顾念在,余嫂就跟不存在似的,都没有可以约束他的人或事。

    他心里罪恶的小人儿一直在鼓动他去找顾念。

    可是顾念受伤呢,这时候占便宜是不是太没人性。

    怎么能叫占便宜呢?这是去关心她啊!跟她一起睡觉,又不干什么事儿。

    那也是趁人之危。

    可万一她受伤出什么状况呢?

    楚昭阳翻身坐起,纠结的爬了爬头,最后还是决定听从内心罪恶小人的建议,赤脚悄声打开了房门,去了对面顾念的客房门口。

    正犹豫着要进去,突然听到门内传来顾念小小的惊呼声。

    楚昭阳再不迟疑,忙推门进去。

    就见顾念正坐在床上**不定,他走过去,发现顾念出了一身的汗。

    突然看到黑暗中出现一个黑影,顾念吓了一跳,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是我。”楚昭阳出声。

    顾念此时也看清了楚昭阳的轮廓,松了一口气,小声说:“你吓死我了。”

    楚昭阳坐到她身边:“刚才做恶梦了?”

    “吵醒你了?”顾念不好意思的问,她刚才有叫那么大声吗?

    被恶梦缠着,她真的没有注意。

    楚昭阳耳根红了红,心道,打死我也不说我是想来占便宜的。

    于是,嗓音清正的说:“我睡觉浅。”

    顾念不疑有他,想到楚昭阳也会做噩梦,可能就是因此,睡眠质量也不好。

    不过现在有楚昭阳在,她安心了不少。

    想擦汗,才想起自己手上有伤,便说:“我梦见我还在那片山里,没有人找到我,我在那儿待到很晚很晚,然后我体力不支跌下了树,那头狼就朝我扑了过来。”

    “狼没有咬死我,却先从我的腿开始吃,我很疼,但又能保持清醒,又……”又看到许诚毅和言初薇笑着走过来,得意的笑看着她被狼吃。

    从发现她的那些野外工具都不好用的时候,她就怀疑,是许诚毅做的手脚。

    许诚毅对她偏见极深,使坏对付她不是不可能。

    不一定想要她的命,但肯定是想让她吃些苦头。

    从今晚她被找到,许诚毅的反应来看,许诚毅也极有嫌疑。

    至于言初薇知不知道,又在里面扮演了什么样的角,她无法断言。

    所以,后面的话她没说出来。

    这一切都只是她的猜测,不想无端的说出来,让楚昭阳觉得她是在说他们的坏话。

    她有被诬赖的经历,也不想这么做。

    “又怎么?”楚昭阳追问。

    顾念摇摇头:“又看到有人正在旁边围观。”

    “谁?”楚昭阳紧接着问。

    顾念摇摇头,说:“没看清楚,梦里的脸很模糊。”

    楚昭阳看了她一会儿,也不知道有没有相信。

    顾念被他看得都有点儿受不了了,觉得他一定是看出她在说谎了,正打算把自己想的如实说出来,却突然被楚昭阳抱进了怀里。

    脸颊正贴着他的胸膛,感觉得到他胸膛内有力的心跳声。

    “没事,睡。”楚昭阳说完,顿了顿,又补充了句,“我陪你。”

    顾念:“……”

    什么?

    来不及抗议,人已经被楚昭阳抱着躺了下来。

    楚昭阳很是熟练且自然的搂着她,在她额上亲了一下:“晚安。”

    顾念:“……”

    怎么就成了晚安一起睡了?

    事情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她闹不清楚啊!

    “我……我不害怕的,自己睡可以。”顾念赶紧说。

    “我不放心。”楚昭阳淡定的说道。

    可是这样,她睡不着啊!

    顾念紧张的一直眨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地在他胸膛上扫,扫的楚昭阳痒痒的,胸口麻酥酥,一颤一颤的电流一直在刺激着他。

    时不时的,又动动脑袋,一会儿蹭一小下,过一会儿又蹭一小下。

    本来这种时候,自控力就不太好,她还不安分。

    楚昭阳突然扶着她的肩膀,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了怀里。

    顾念吓了一跳,就听楚昭阳说:“要是睡不着,可以干别的。”

    他烫人的气息洒在她的唇上,耳上。顾念紧张的屏住了呼吸,赶紧闭眼:“我……我睡得着,我这就要睡了!”

    楚昭阳看了她一会儿,她现在的样子像鸵鸟似的,就差把头埋起来了。

    楚昭阳才又轻轻地躺回去,再次把她揽进怀里。

    这次,顾念可不敢再乱动了。

    ***

    早晨,顾念睡梦中往温暖的源头去找,找到暖洋洋又结实有弹性的地方,比被子还舒服,便小狗崽似的拱了进去。

    但渐渐的,觉得气息好像不太对。

    她睫毛颤动几下,逐渐的清醒了些。

    睁眼就看到一堵胸膛,睡衣的领子松垮凌乱,露出几许里面白皙干净的锁骨。

    顾念僵住,慢慢的才想起来,她是跟楚昭阳睡了一晚。

    “醒了?”头顶,传来慵懒沙哑的声音。

    顾念抬头看,他不知道醒了多久,却一直保持着拥着她的姿势没变。

    早晨的声音慵懒又沙哑,说不出的好听。领口微微敞开,半露不露的,说不出的诱.惑。

    就是那种,看着他这禁.欲的模样,就想把他的睡衣给扯开的感觉。

    楚昭阳看了眼墙上的挂表,八点钟。突然转身撑起身子,便吻住她。

    顾念都懵了,老老实实的任他窜进来攻卷。

    等楚昭阳收了攻势,顾念忙捂住了唇,涨红着脸瞪他。

    大清早的,也不嫌脏。

    而且……而且谁让他亲了!

    好像从昨晚开始,他就一直想亲就亲的。

    都还没跟他有什么关系呢,他凭什么这么随便对她啊。

    顾念手不能推他,便转过身赌气的不理他。

    “我去公司,下午回来。”楚昭阳说着,便下了床,又说,“你在这里随意。”

    顾念拉过被子就把自己蒙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房门被敲响,余嫂进来了,见顾念还没起,忙抱歉地说:“先生出门了,我以为你也起来了。”

    “他出门,跟我起床有什么关系。”顾念不是很有底气的小声说。

    余嫂笑笑,见顾念脸皮薄,就没说昨晚她起来上厕所,看见楚昭阳过来了。

    “先生想的周到,让人一早就送来了一身新衣服给你,你试试看,合不合身。”余嫂说道,将一个纸袋放到了椅子上。

    顾念道了谢,等余嫂出去,她起来把衣服拿了出来,穿上后发现,尺码竟然正好。

    “看来很有经验嘛,抱几下就能知道尺码,那得抱过多少女人才能练出来啊。”顾念对着镜子咕哝道。

    因为手不能动,洗脸刷牙就比较麻烦,只能靠指尖捏着毛巾擦擦脸,捏着牙刷简单的刷刷牙。

    这也折腾了不少时间,等收拾妥当,已经快要9点半。

    顾念出了客房,就已经闻到了一股特别让人有食欲的香味儿,像是余嫂在炖什么汤。

    见到她,余嫂说:“哎呀,怎么没叫我去帮忙?自己收拾多困难啊。”

    “还好,没有昨天那么疼了,所以都能自己收拾好。”顾念笑着说,吸了吸鼻子,“余嫂,你在做什么啊,这么香。”

    “给你炖粥呢。你的手不方便拿筷子,好些不能吃,我给你用骨汤煮了粥,一直在灶上给你熬着,你随时出来就能吃热的,再添点儿肉松,可好吃了。”余嫂说着,就要去厨房给顾念盛出来。

    这时候,家里的门铃响了。

    “这时候能是谁?”余嫂奇怪的念叨了句,就去开门。...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