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

    “你怎么会出现在位面里?”一走进神殿,花枝就甩开了混沌的手,“还有那个青莲子。”

    “迟早的事,”混沌双手背在身后,“一次失败的育儿,我早知道有一天他会踏过我的底线,会被我亲手处理掉,不过,要不是清风说漏了嘴,也不至于闹到位面里。”

    难怪那个老妈子那么急切的等在位面出入口,原来是心虚的表现,刚才对清风还不错的评价一下子降了好几个档次,“现在,你能带我回去了吗?”

    “你,已经做好准备了吗?”混沌说的很郑重,上一次花枝差点走火入魔的情况他还记忆犹新。

    “没事的,”花枝做了一个深呼吸,闭上了眼睛,按耐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突然,花枝身子一软,混沌将他揽在怀中,“知道了也好。”混沌无声的叹息,将花枝的身体平放在足有一间房似的床上,拉上了床幔。

    花枝一阵头重脚轻,再次睁眼,入目的,却是一片大红,张灯结彩,披红戴绿,烟花礼炮齐鸣,十分的热闹。

    这似乎是一座宫殿,金碧辉煌,彰显着宫殿主人的身份不凡。现在,似乎是这座宫殿在办喜事。

    花枝发觉这些侍卫仆人都从自己的身上匆匆而过,花枝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只是个透明体。

    “迎皇后娘娘入宫!”一个仆人模样的人尖着嗓子喊了一声,一个凤冠霞披的女子走下了凤辇,雍容华贵,母仪天下,一步一步坚定的走向主殿。

    “母亲...”这个女人的容貌他太熟悉不过了,那音容笑貌早已刻在他灵魂深处。花枝就这么看着他的母亲一步一步的踏进宫殿,经历了那么多的位面,花枝自然知道皇宫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自己的母亲必然是在这里出了什么事。

    这跟花枝想的不太一样,原本他只是想知道在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一点都未能察觉。这回似乎牵扯出大案了。

    花枝作为一个旁观者,参加了他母亲的婚礼,这种感觉,也挺奇妙的,更奇妙的是,洞房花烛夜,那个男人似乎并不打算去母亲那里。

    “怎么了?生气了?”易元帝搂着一个傲气十足的男人,没错,就是男人,“傲儿,只有你的姐姐才能孕育出带有我们两人血脉的孩子,这一点,我不是事先告诉你了么!”

    “血脉什么的,真的有那么重要么,”那个叫傲儿的男人将一盆盆栽的叶子一片一片的摘下来,丢在地上。

    “你们花灵族人丁稀少,不足为惧,更不会有人站出来为花雨霏撑腰,而且,我也能将我们的孩子名正言顺的立为太子,而这一点,我早就跟那个女人说清楚了。”易元帝搂住傲儿的细腰,在他的嫩肉上掐了一把,“今晚,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还等什么?”易元帝打横抱起傲儿,就往龙床上走去。

    同一时刻,新晋皇后花雨霏也合衣躺在床上,“熄灯!”

    “娘娘不等...”

    “不必,歇了,”花雨霏盖上被子,那个人不会来的,一场交易罢了,能使濒临灭绝的花灵族得到昊然国的庇佑,也算是值了。

    花枝穿过房屋,躺在花雨霏的身边,虽然碰触不到,他感觉就好像回到了母体一般安详,有多久没有睡的如此香甜了。

    “傲儿,用过早膳了吗?”花雨霏跟这个同胞弟弟一点也不亲,但是他们又是同根而生,一人死亡,另一人也会死亡。

    “已经用过了,”花傲儿没有行礼的意思,毫不客气的坐在主座上,“昨晚轩辕是在我那里过夜的,真的是不好意思了,雨霏姐。”

    “他是你的爱人,自然在你那里过夜,”花雨霏不为所动,就好像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一般,“如若不是生孩子的方法并非圆房,我想我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我以为你应该知道我爱的是谁。”

    “你敢做对不起轩辕的事?!”花傲儿狠狠的拍着椅背,“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我的好弟弟,我还真的就不明白了,你到底是希望我怎么样呢?”花雨霏嗤笑,“我占了这个名正言顺的位置,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痛快,不是么?”

    “怎么会,”花傲儿把玩着手指,“你应该对轩辕爱而不得,每天看着我们恩恩**,痛不欲生,我就满意了。”

    “我的确是爱而不得,早就痛不欲生,只是对象不是你的轩辕,”花雨霏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那个人的孩子,应该已经出生了!

    “哼!”花傲儿冷哼一声,甩袖而去,当初他离开花灵族地是多么正确的选择,不然也不会遇到轩辕了。

    花雨霏摇摇头,对于她这个任性的弟弟她也是毫无办法,无所谓谁对谁错,自己喜欢在规则内行动,顾全大局,而她这个弟弟不喜欢被束缚,喜欢特立独行,所以两人互相看不顺眼罢了。

    花枝就好像幽魂一般,在这个宫殿内走来走去,看着自己母亲的一举一动。

    “将你的血滴入瓶内,”轩辕将一个瓷瓶递给花雨霏,腿上还坐着花傲儿,花傲儿眼中的嫉恨与日俱增,“待血被孕虫吸光,就把它吞下去。”

    “吞下去?”花雨霏看着这个面目可憎的虫子,还挥舞着八只脚在向自己示威,花雨霏一阵干呕。

    “怎么?你打算反悔?”轩辕嘴角含笑,眼中的冷意昭然若揭。

    “怎么会,”花雨霏止住了吐,用匕首划破手指,将殷红的血挤出,滴入瓷瓶,“足够了吗?”

    “一滴就够了,”轩辕目不转睛的看着花雨霏,大有看着她吞下才放心的意思。

    花雨霏倒了一杯凉茶,闭上眼将活虫倒入口中,赶紧灌了几口凉茶,这才觉得又活过来了。

    “哈哈,”看着她狼狈的样子,轩辕放声大笑,“今晚我和傲儿就借用偏殿一下了。”

    花枝就盘腿坐在地上,支着下巴,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母亲的这一胎,应该就是自己了!一想到自己是一只丑陋的虫子变出来的,心里就呕的不行,自己这种异类,说不定跟这个虫子有关。

    花雨霏等他们离开,又干呕了几口,嘴巴里一阵酸苦。

    “主子,”玉翠拿了一些蜜饯来,让花雨霏吃一块压压恶心。

    花雨霏摆摆手,无力的躺回床上,“你说,我会不会生个虫子出来啊?”她自嘲的摸摸自己的小腹,动作却很轻柔。

    “主子胡说什么呢,奴婢听说这种孕虫极不易得,生出的孩子定会遗传父母的优点,一定会是个好君王。”这个孩子就是下一任帝王,这都是说好的事。

    “此事不要再提,”花雨霏的抚摸动作顿了一下,帝王之爱,她那个弟弟信,她可不信,目前看起来的确是情深意重,连孩子都不愿意亲自上阵了,可以后的日子,谁又能说得准呢?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她拼死也要保护自己的孩子。

    “好,”玉翠答应下来,她是觉得此话如果被不知情的人听到,容易惹祸端。

    自那以后,易元帝再也没有来过华凌宫,自是因为花傲儿不愿意来给自己添堵,就算是知道那个孩子是怎么来的,也觉得心里难过,更郁闷的是还不能去母留子,后宫无人坐镇那帮大臣绝对不会消停,孩子也需要是一个尊贵的身份,不能留下克母的名声,而且,花雨霏死了,那就意味着自己也要一命呜呼了。

    花傲儿越想越憋屈,如果轩辕不是帝王那该多好,他跟别的女人的孩子,自己居然还要倾力护着他,简直不能更心塞,不过话又说回来,轩辕作为一个帝王,为他做到这一步,他也该知足了。

    花傲儿皱着眉头纠结了,纠结的结果就是轩辕吃了闭门羹,又不是头一次了,他就喜欢花傲儿这副小性子,从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如此的情绪外露,高兴不高兴全都写在脸上。

    “再不开门我可走了,真走了,”轩辕话中带着笑意,故意加重了脚步,这一招屡试不爽。

    “诶,别走,”花傲儿暗恨自己没出息,每次都上当,他一开门,就扑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你又骗我?!”他握着粉拳,佯装生气的再轩辕胸前垂了几下,意思意思就得了。

    “宝贝,我就知道你最舍不得我了,”轩辕含着花傲儿细嫩的耳垂,“好香啊,你们花灵族的人身上都有这股异香吗?”

    “有灵力的人才有,”花傲儿摇摇头,“一般人也闻不到,狗鼻子。”花傲儿开玩笑的说了一句,有灵力的花灵族人能使自己的伴侣体质增强,延年益寿,必须是心意相通的伴侣才能受益,这也是花灵族人用鲜血给后人留下的教训,那场浩劫几乎让花灵族灭亡,之后便隐居起来,不问世事,如果不是自己跑出来,还不知道要在那个禁地困多久。

    “小狗来了,”轩辕的眼中划过一道流光,顺着花傲儿的脖子吻了下去。

    “别,别在外面,”花傲儿还不至于豪放至此。

    “好,我们去屋里继续,”轩辕抱着花傲儿进了房间,大门紧闭,一室旖旎。...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