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将军的长子

    “刺客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七王爷一边给莫韶华夹着菜一边问道。

    这边徐三的眼珠子几乎要掉下来,他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答道,“幕后黑手还不确定,现在只知道和南平的那位有关。”

    “被锁起来也有这么大能耐,不愧是二哥。”七王爷轻笑一声,给莫韶华夹着菜的手却没停过。

    徐三眼观鼻鼻观心,您要是真惊讶,倒是做出个惊讶的样子来啊!这一脸宠溺的样子,看得他都牙酸。

    他虽然坚定不移的认为这少年来路不正是个狐狸精,但是七王爷是什么人,他徐三比谁都清楚。

    昨天他是太惊讶了没反应过来,但王爷的态度他也该明白,这少年与王爷来说绝对不简单。

    “这事不急,咱们先回京。”七王爷见莫韶华吃好了,用手帕给他擦了擦手,起身吩咐道,“让人准备一下,今天快马加鞭争取在明天天黑之前赶到京城。”

    徐三领命下去,一众人骑上快马朝京城飞奔而去。

    到了京城之后,七王爷把莫韶华安置在王府,第二天天刚亮就去了皇宫面圣,还告诉莫韶华今日可能会回来的晚些。

    莫韶华用了早膳,就独自除了王府府门。

    他最先到了京城最热闹的也就是剧情里陆长安遇到张清淮得知陆奇笙消息的地方——百茗楼。

    那张清淮是个附庸风雅的人物,平日里最爱饮茶。这百茗楼是京城里最负盛名的茶楼,所以他每日总有几次会过来喝茶。

    莫韶华问了系统,得知今日正是张清淮来茶楼的固定日期之一。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

    莫韶华换上了自己穿来的那件衣服,卷起包袱里的画像就出去了。

    他在繁华的街市乱逛了一个上午,才慢悠悠的踱步去了百茗楼。

    还未至百茗楼门前,他就见一辆马车停在百茗楼前面,下来一位清瘦儒雅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来。

    莫韶华嘴角勾起一抹笑,等那男子进去之后,他抹了把脸,也跟着进去了。

    “这位大哥,你可见过这画像上的人?”莫韶华进去之后就开始四处问人。好在百茗楼的店家因为常年接待的都是达官贵人,对他这类一看就是穷鬼的人也没口出恶言,反而让店小二过来问了他情况。

    莫韶华见那店小二问,将找人的事情说了一番。

    店小二面露同情,但是他们也是要做生意的,就算掌柜不计较,但是万一冲撞了贵人,这年轻人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店小二语言算是温和,但是莫韶华却不打算就此离开,他大声哀求道,“这位小哥儿,你就让我再问一下吧。我娘只身一人在潞城等了十七年了,如今她病重,我一定要找到我爹的!他叫陆笙,十七年前进京赶考就没了音讯,这就是他的画像。月前我听闻潞城来往京城的商人说,在京城见过他。小哥儿你就让我再问问吧!”

    莫韶华一番话说的牙酸,但店里其他人一听都起了些许同情。

    有人接话道,“这位小哥儿,你爹一消失就十多年,若不是死了,就是另娶他人,不要你们母子了,你还寻他干甚?”

    莫韶华反驳道,“我爹他……一定是有苦衷的。他不是那样的人!”

    也有人冷嗤道,“有什么苦衷会抛妻弃子,不就是飞黄腾达了,嫌弃糟糠之妻了。”

    莫韶华抿紧了唇没说话。

    只是表情一如刚才的坚定,表明自己的父亲不是那样的人。

    有人见他年纪小,可怜他道,“小哥儿,你还是赶早回去吧。像刚才那位大哥说的,你爹若真是嫌弃糟糠妻了,你来了也没什么用,说不准反而会搭了一条命。这京城里各家,水可深着呢。”

    那人一说完,就丢了茶钱走了。毕竟这话不怎么好听,若被有心人听去了,免不了又是麻烦。

    其他人纷纷应和,莫韶华似是不相信的反驳道,“我娘嫁给我爹之前,他只是个穷困书生。我娘是武将家的女儿,因看中了我爹的人品和才华才下嫁于他,用嫁妆供他读书赶考,还教他一身武艺。他之前与我娘恩爱和睦,我爹才不是那种负心人,怎么会抛妻弃子!各位若是有幸见到我爹,请通知我一声。我叫陆长安,暂居于朱雀街。”

    其他人点头,也没注意他说的住址,在下面议论纷纷各有各的说法。

    张清淮被这边的热闹吸引过来,一眼就看到莫韶华展开的画像,莫名的有些熟悉。

    他刚刚听到这少年的身世也觉得有些可怜,看着眼熟如果认识他也愿意帮人一把。

    于是他朝莫韶华说道,“这位小哥儿,你能把你手里的画像给我看一下吗?”

    莫韶华眼睛一眯,鱼儿上钩了。

    他装作惊喜的样子问道,“您认识画像上的人吗?”

    张清淮不敢托大,只道,“你先随我上去坐着,我仔细看看再说。”

    其他人也都认识张清淮,见了他也不出声了。

    莫韶华高兴的卷起画像跟着他去了二楼包厢。

    包厢内。

    张清淮反复看着画像,最后神情越发严肃起来,一双眼睛锐利的看向莫韶华,“画像上的人真是你的父亲?”

    莫韶华面带怒容,似是被他的话刺激到了,“当然是真的!您这是什么意思?”

    张清淮知道少年年少气盛,也不怪他气恼了,只是说道,“我只是确认一下,小哥儿不必气恼。”

    “若是先生知道我爹的下落还请告知,长安也是心急了。”莫韶华恢复了语气,面上带着歉意。

    张清淮淡淡道,“你爹的事……容我再去打探一下。若是有了消息,再告知你也可,免得你空欢喜一场。”张清淮几乎可以确定画中的人就是陆奇笙他的顶头上司了。

    毕竟他俩一同入朝为官十多年,对他当初的面容,张清淮记得还算清楚。可是他却不确定陆奇笙对这个儿子的态度,上司的家事,他一个外人也不好下决断。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他虽然不想掺和,但看这孩子的劲头,就算他不帮他一把,说不定让他碰到旁的什么人再被利用,伤害。

    张清淮到底于心不忍,和莫韶华约定了日子,莫韶华就起身谢过告辞了。

    他人刚回到王府,就被人一把拉住手,牵着往里走,“怎么没在王府,去做什么了?”

    莫韶华颇为无语的看着爱人似乎又回到之前那种霸道的几乎要把自己绑在他身上的架势。

    “我就是出去刷了个小任务。”莫韶华被人拉着坐下,又被细心的递上一杯水,说道。

    七王爷皱了皱眉头,把人拉的近了些,“怎么不等着我回来一起去”他也知道莫韶华现在的身份和主要的任务。

    对那个陆家,他原本就没多少好感。

    徐三一进来就看到辣眼睛的一幕,自家王爷几乎把人塞自己怀里了。

    他在心底念了三遍非礼勿视,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句,原来你竟然是这样的七王爷!

    见有人进来,七王爷不必避嫌,反而投给徐三一个凉凉的眼神,“怎么了?”

    徐三很明白这话外之音啊!有屁快放,没屁滚蛋!

    虽然他家王爷不会说这么粗俗的话,但是他的表情分明就是这样写的。

    徐三硬着头皮说道,“王爷,南平那边儿有消息了。”

    七王爷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徐三咬了咬牙,他还是不放心莫韶华,硬着头皮道,“还请王爷移步书房。”

    七王爷一个冰冷的眼神射过来,语气淡淡的叫道,“徐三。”

    明明他的语气没什么改变,却让徐三后背一下子湿了大半。

    “王爷……”徐三一下子就跪了下去。

    莫韶华什么也没说,悠闲的喝着自己的茶水。

    “他不是外人,是你们的王妃。”七王爷一本正经的一句话,直接让莫韶华喷了一口水,还好死不死的喷了七王爷一脸。

    “哈哈哈哈哈哈……”莫韶华见状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徐三一脸惊愕,他家王爷那洁癖的性子……

    谁知他以为的暴怒、扔人都没出现,他家王爷只是幽幽的顶着一脸茶水看向那少年。

    莫韶华被他看得耳尖发红,从他怀里掏出一张帕子胡乱的给他擦了两把,然后七王爷表情好像摇着尾巴的忠犬,一脸满足。

    徐三:……他果然是太正直,太没眼色了!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