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fangdao

        费朦:“……”

    看着斯诺关怀的眼神,费朦不着痕迹的揉揉已经有些吃撑的肚子,默默吃完了。

    完蛋了,斯诺不会以为他是个饭桶吧?!

    很快,斯诺家里的佣人们证实了费朦的猜测。这一段时间斯诺刚回来,所以军中的事情很多,她要去挨个的处理。故此呆在家里的时间很少。

    但是这也不妨碍斯诺吩咐了下人们每天给费朦准备一大盆子的食物。

    费朦捏着自己才两天就养出的小肥膘,心中泪流满面。

    第一天和斯诺吃饭的时候是觉得这里的食物太好吃了!所以忍不住多吃了一点,结果直接在某人的心目中留下了一个‘饭桶’印象……费朦甚至想着斯诺估计觉得自己在王宫里好可怜每天都吃不饱,瞬间感觉整个人都要去尴尬星球了。

    可是管家臂力很好,虽然是个一个beta,但是身体和普通的alpha没有什么区别。最主要的是,端着一大盆子饭菜毫不费力。

    费朦已经不着痕迹的给管家示意过好多次了,但是奈何管家一脸慈祥的看着他,就连每日变着花样给他做饭的叶婶婶也说:“没事,放心,你饭量就算再大十倍,也吃不穷。”

    费朦:“……”我并不是害怕吃穷啊!我就是担心我的腹肌!腹肌!

    至于剩饭?在斯诺家里剩饭,费朦觉得自己一定会被她嫌弃。

    最后,还是在费朦强调了几百遍之后,叶婶婶终于相信了他不是真的饭桶,这都是后话了。

    *

    至于斯诺,在军队中呆了两个月,从未回家过。

    不止叶婶婶念叨,就连费朦也觉得不对劲了。

    军队和家里距离绝对不算远,就算不能天天回来,但是一周确实也久了一些。最近并无仗可以打,别的将士们都回来了,只有斯诺还不见人影。

    其实这几天费朦心里已经十分的酸楚,作为斯诺求婚回来的伴侣,她一不把自己介绍给同好的将士们,二连一场婚礼也没有。现在居然躲着不见他……

    就算是费朦再能安慰自己,也不得不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

    他心里想,怎么人都是这样子呢?骗到手了,追到手了,所以就不爱了?就可以放在一边当摆设当吉祥物?!

    斯诺这会儿并不如他们想的在军营,而是在一个酒吧里。

    这边的酒吧自然没有首都的热闹、繁华,而且这里民风粗犷,酒吧里各种声音也太过暧.昧了一点。

    之前拉着给斯诺告白的铁塔型alpha这会儿被约在酒吧里,虽然身边坐着斯诺,但是他的眼神依旧朝着酒吧里那些穿着暴.露的beta女孩身上瞟。

    斯诺自然知道他的性格,才敢直接约他到这里来。否则为了刷一个仇恨值结果却‘祸水东引’,让别人喜欢上了自己,这绝对不是她的作风。

    费朦唇角的笑容都挂不住了,对面前拦着他的叶婶婶和管家说:“今天是集体放假的日子,没理由斯诺还在军队里。我得去找她。”

    叶婶婶眼中都是焦急,说:“夫人先别急,别急,我去给少将发一条简讯。”

    费朦:“我之前已经发过几十条了,前几天她还回我,从上个月开始就一条也不回我了。”

    说罢费朦也不看拦着他的人,甚至顾不上穿外套,他说:“要么斯诺出事了,要么……呵,我需要去见她一面。”

    系统弱弱的在斯诺心中提醒:“仇恨值三十五了。”

    斯诺挑眉:“我还以为会一刷冲天呢。”

    系统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善意的提醒道:“我感觉有些不对。”

    斯诺诧异:“怎么了?”

    系统:“还记得那天在首都的酒吧里吗?我感觉自己仇恨值的系统突然出了bug。”

    斯诺:“所以你计算错了仇恨值?!”

    系统明显是在思考:“我也不知道,感觉很奇怪,后来我发了邮件回总部,他们没有调查出什么不对。”

    斯诺:“那我还需不需要刷仇恨值?”

    系统很想把斯诺这张大脸拍飞:“当然要,但是这次有奖励,一个十分神秘的奖励。”

    斯诺诚实的说:“其实一点也不期待呢。”

    系统‘卡塔’一声单方面中断了和斯诺的连接。

    *

    费朦循着信息素的味道找到这间酒吧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把暴怒的心思压下去了。

    他想着,只要斯诺承认自己错了,只要斯诺答应赶紧跟自己结婚,那么一切都好说,他可以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甚至,在以后相处的时间里,他有把握让斯诺重新爱上自己。

    毕竟皮囊的保质期才有多久,三年?五年?十年?总会发生细微的变化。

    只有爱上一个人的灵魂,才能生生世世,永不背弃。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费朦突然镇定了许多。他觉得冥冥之中,自己也在寻找一个灵魂,一个自己深爱的灵魂。

    就如费朦能很容易的找到斯诺,斯诺也同样。

    当费朦的身影出现在酒吧门口的时候,她就已经察觉到了,但是——戏还是要演的。

    恰好斯诺旁边一个beta男孩给她递了一杯酒,送到斯诺唇边的时候,她闻到其中那细微的不同于酒的味道,明媚的桃花眼在酒吧彩色的探照灯下仿佛流光溢彩一般。一下子把那个男孩看呆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收回这一杯酒。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家人还在那些人手上,他换上一副娇软的面孔,说:“大人,喝一杯嘛。”

    斯诺就在他的注视下,就着他的手,缓缓喝下了这一杯酒。

    男孩心脏狂跳,自己——成功了!

    斯诺仿佛什么都没察觉一般,签过他的手轻轻吻在上面,在旁人都没注意到的情况下,一个小小的纸条塞进了这个男孩手里。

    小男孩浑身都是僵硬的,不是因为这个吻,而是另一个强大alpha的气压。但是只在一瞬间,斯诺强大的气场就把他笼罩在内,她站起身,和那个在三米开外的男人对视,一向冰冷的桃花眼尤其的冰凉。

    小男孩飞快的跑了。

    两个alpha在对峙,整个酒吧的人都察觉出了不对劲,有眼尖的人认出酒吧深处那个人就是斯诺少将,虽然很想凑上去,但是两个alpha对峙,一不小心就会被灭的连渣都不剩,众人如鸟兽退散一般退去了。

    就连最开始给斯诺告白的铁塔型汉子看到这个alpha是斯诺的‘妻子’时,也识相的跑开了。哎,夫妻打架,没什么。其实这回少将约自己去酒吧,他就怀疑少将和夫人吵架了,这不,夫人一下子就追过来了。

    情深意重啊。

    *

    一时间,酒吧归于黑暗和寂静,只有彩色的气氛灯还在□□着。

    “斯诺——”

    费朦开口,声音十分低沉,他从未觉得这么生气。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谁先开口,证明谁用情更深。甚至可以简单粗暴的说,谁先开口就输了。

    费朦在明知是输的情况下依旧先开口,他觉得自己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不能放手这个人。

    一丝也不能放手。

    斯诺突然觉得心口一痛,应该是刚刚那个男孩酒中的□□起作用了吧。

    系统这个小傲娇嘴上说着不理斯诺但是依旧时时刻刻都关注着她,这会儿许絮絮叨叨个没完:“明明知道那个是毒酒,为什么还要喝?”

    斯诺抽痛的坐回沙发上:“我不是死不了吗?”

    系统气急:“那下回你试试直接把自己埋了,看死不死的了!”

    斯诺呆滞:“……所以说我如果自己太作了,还是会死?”

    系统跳脚:“这不是废话吗?!”

    斯诺:“……”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我亲爱的系统!否则我肯定不会喝的啊!我、我以为只要有仇恨值和信仰值在,肯定是没事的啊!

    于是斯诺撇过头不理费朦。

    费朦缓缓走上前,黑暗中并不能看清人所有细微的表情,他以为斯诺只是不想理他。

    但是他依旧朝前走,三米远,仿佛走了一辈子那么久。

    “斯诺,我们回去结婚好不好?”

    斯诺没点头也没摇头,她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喷出一口血。

    费朦眼眸中的绝望逐渐扩大,看着斯诺坐得笔挺但是依旧不肯转过头的背影,心脏愈发抽痛。

    “我们去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你娶我,好不好?”

    斯诺依旧不说话,其实这会儿她脑袋都是蒙的,如果费朦把她掰过来,她说不定直接就晕了。

    “斯诺!”

    费朦声音中夹杂着颤抖,眼泪甚至在眼眶中打转,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问这个人为什么这么久不回家?问这个人自己是哪里做的不好?还是问自己该怎么改?!

    还是说——

    我没有怪你,我很爱你,我也可以努力变成你喜欢的样子。之前在蓝调酒吧我们不是喝了那瓶酒吗?那会儿你还喜欢我呢,怎么变得这么快?

    费朦不是没想过一走了之,反正他还是帝国的三王子,凭借着强大的身体素质很快就会赢得陛下的赞赏,这会儿王宫空虚,自己继承王座的几率也更大一些。那时候就是斯诺回来述职,见到自己也是要行礼的。

    但是每当这个想法冒出头的时候,他都狠狠的把它压下去。

    毕竟,在他的眼中,一个帝国,也比不上斯诺。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