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fangdao

    【123言情独家发表】

    不会重复扣点数啦。

    只感谢123言情的大家的喜欢,只接受123言情读者的评论和讨论剧情,别的地方的喜欢一律敬谢不敏,禁止转载,侵权必究,爱我就来123言情浪呀。

    阴森晦暗的地牢里,除了有老鼠这种偏爱阴暗环境的生物活着,其他的生物,比如人——那真是跟死了没什么两样了。

    但是这些人都死不了。

    因为他们不是普通人,他们有一个在俗世听起来很高大上的称谓。

    修士。

    以身修道,以念证道,便为修士。

    但是此刻,这些修士们一个个呼吸微弱,眼神涣散,真是比起弥留之际的人也不遑多让。

    他们却死不了。

    虽然被挖了赖以生存的内丹,又强行震断了四肢,但是这些人修道已久,每一寸血肉中都积攒着数不胜数的天地灵气。

    因为这些天地灵气的存在,他们即使被老鼠咬掉了一块肉,不消几分钟,就能长回来。但是四肢却是再也不能复原了,因为震断他们四肢的人,在其中留下了极为霸道的灵气,他们没有内丹,就无法消磨掉这些灵气,自然只能日日夜夜被这霸道的灵气折磨着,无法复原。

    景虞还没来得及感叹自己终于从万恶的培训系统中出来,就体会到了非人的折磨。

    “嗷!疼!系统!求助!”

    这句话当然是在脑海中喊的。

    系统效率很高,立即给景虞把身体的痛感降为零。

    “哦豁,不疼了!”

    “这个世界的资料包已经传给你了。”系统说。

    景虞觉得趴着、脸着地的方式简直太不舒服了,正好没有了痛感,虽然四肢不能用力,但是靠着头和躯干的力量,他还是给自己翻了个身。

    舒服多了。

    该查看资料并且完成任务了!

    但是还没等景虞从脑海中调出世界资料包,他就发现自己面前站了一个人。

    “啊啊啊!系统!有鬼!不是说没有灵异世界吗?!”

    “……笨蛋!”

    “系统,系统你出来说句话啊,我怕鬼啊啊啊啊啊!”

    “……”

    这边景虞吓得泪眼朦胧魂不守舍,站着的人却看得分外有趣。

    躺着的小家伙明显是修为不高的时候被挖去的内丹,但是看起来应该是娇生惯养的,血肉中的灵气比一些金丹修士都浓郁。自小应该没少吃过天灵地宝。

    但是也不应该啊,自己在他们体内留下的全是最霸道的雷系灵气,按理说这会儿应该被疼的不能动才对。

    可是眼前的小家伙,除了很害怕之外,倒是没有其他的举动了。

    不疼吗?

    天生无痛感的人吗?

    这种人带回去当灵奴最好了。

    傅远修觉得很有意思。在他漫长的修仙生涯中,已经有太多年没有什么能勾得起他的乐趣了。

    以至于当楚家拿着他的信物来说出最后一个请求的时候,他就直接应下了。

    当年楚家的第一代祖宗还是他的侍童,因为服侍多年一直尽心尽力,在侍童大限将至的时候,跪在他的面前:“仙君曾答允诺过奴,如果在伺候的时候不犯任何错误,就答应奴一个请求。”

    傅远修平和的看着他:“说。”

    “仙君,奴希望仙君给奴家族一个信物,在他们有危险并且前来求救的时候出手相助。”

    傅远修挑了挑眉,这人居然敢提这么胆大包天的问题:“保你家族永世无忧?”

    侍童吓得两股颤颤,虽然他可以提出要求,但是也要看仙君的心情啊。

    “不,仙君,奴绝无此意。只要一次就好,而且要在他们找到您的前提下。”

    傅远修笑了:“允。”

    侍童长拜下去:“谢仙君。”

    本以为这件事因果已了,没想到在他最后一遍用灵识扫过这些人的时候,居然有一个人可以移动!

    仅仅是一个意念,他就出现在了这阴晦的地牢里。

    袖袍拂过,景虞只觉得天旋地转,好不容易翻过来的身体又成了脸着地的姿势。

    “系统,这是什么情况?!”

    系统面无表情:“请宿主自己阅读世界资料。”

    哦,景虞立即浏览了一下世界的设定。

    这是一个修仙者纵横的世界,并且修仙界和世俗界分隔的十分清晰。修仙者不会插手世俗之事,所以世俗的国王也喜欢推崇他们。

    现在他这个身体的原主本是修仙界一个小家族的三少爷,叫景虞。自小吃穿用度都是十分精细的,再加上又是小儿子,所以爹宠着娘疼着,性子十分的飞扬跋扈。

    这场灭门之灾就是由他引起的。

    景虞:“……”好想爆粗口哦。

    景虞天生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嗯,这在修仙界原本没什么,但是他好死不死的看上了楚家这一代的独苗,楚渺。

    景老爹自然是‘儿子喜欢的都要夺给儿子’,景老娘也是‘我儿子喜欢你是你的福气’,这两人完全是宠溺孩子不讲理的类型。

    楚渺的爹娘曾经因为要采集洗髓草给他伐经洗髓的缘故,被灵兽所伤,不治身亡。楚老祖宗一个悲痛也随着去了。现在的楚渺,可以说是楚家唯一的后代。

    景虞要是把这人娶回了家里,那可不是绝了人家的后嘛?

    楚家虽然不济,但人家有保护神啊!

    傅远修啊!

    这不,楚渺也是运气好,按照老祖宗留下的地图,还真的找到了傅远修。

    修仙之人最忌讳因果牵绊,这一下就可以了一庄因果,何乐而不为呢?

    现在这地牢里,全都是景家的人。他们承受着非人的痛苦,却没有力气哀嚎。

    不知过了多久,景虞被从袖里乾坤放出来,扔在了地上。

    他现在全身上下唯二能动的地方就是眼睛和脖子。虽然他知道灭他们一族的认识傅远修,但是这个偷了自己就跑的混蛋是谁啊!

    系统:“偷了你就跑?”

    景虞:“难道不是吗?!”

    系统:“……”有时候和一个厚脸皮的宿主真的没法儿交流。

    景虞:“这个人是谁?”

    系统:“傅远修。”

    景虞:“哦,没听过。”啊?傅远修!这不就是那个痛下杀手的人么?

    “统统,我怎么遇上了他啊?剧情呢?!”不是说一会儿有个小萝莉来救他吗?小萝莉变大叔啊!

    系统:“我怎么知道!让你刚刚不好好装死。”

    景虞:“……哦,我的错。”

    “还有精神?”傅远修看着距离自己不远,但是全身软绵绵的少年。

    景虞精神很足!

    “你是谁?”

    傅远修笑了:“救你的人。”

    这人脸皮可真厚,明明是灭了他家满门的人,却来装好人。

    但是景虞是谁?!被系统培养了很久的小影帝!

    他刚刚还十分恐慌的眸子瞬间被希冀所笼罩:“真的吗?你真的可以救我吗?”被爹娘保护的很好的小少爷,此刻应该是没有怀疑的。

    傅远修看着他的反应,眸光里晦明变化不止,这么单纯的一个人啊……那么这种人在绝望的时候,会做出什么来呢?

    他耐着性子,安慰道:“我当然可以救你,你看,你现在不是在我的地盘上吗?我们已经出来了。”

    景虞眸中充满了欣喜:“真的啊!我、我终于出来了!你不是鬼吧?我没有在做梦吗?”

    系统:“呵呵。”

    景虞:“你给我安排的小白花角色,谢谢。”

    系统:“加油。”

    景虞:“……”突然间面对一本正经的系统有点不适应怎么破。

    傅远修看着景虞的眼神,笑了笑,心情很好的把他从地上抱起来。

    “别怕,刚刚走的匆忙,没有先治好你的手脚,我先来给你治疗。”

    景虞被傅远修从地上抱起来,他在心里无声的给系统呵呵一声,“系统,他还记得他把我扔在了地上啊。”

    系统沉默无言。

    傅远修把景虞抱在怀里,先试着输入了一点雷灵气,本以为怀里的人会痛苦的发狂。

    但是景虞仍然眉眼弯弯,说话声音都不夹杂着一丝气喘:“你可真是个大好人。”

    大好人傅远修微微一笑:“嗯。”

    这下傅远修放下了心,看来这个孩子真的是没有一点痛觉。

    傅远修贴着景虞后心的手掌慢慢凝聚着墨色的灵气,周遭的空气都被挤压,衣服很快化为灰烬,但是傅远修保护着景虞的皮肤,所以后心的皮肤依旧白皙细嫩。

    那一道墨色的类似闪电的灵气却被一丝不剩的推进了景虞的身体。

    傅远修时时刻刻注意着景虞的神态变化,当然,景虞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但是当傅远修的手掌贴到他后背的时候,景虞不可避免的抖了抖。

    他眼神中甚至传出了疑问:“……你、你在干什么?”

    傅远修突然有点不理解楚渺了,这么俏丽动人的人儿给他当媳妇儿,除了不能生孩子以外,简直就是人间尤物。他居然会拒绝,还要灭他们满门?

    当然,傅远修不知道的是,景虞是想攻了楚渺来着。

    手掌触及到的肌肤非常的滑腻,这是再好的药草都不能达到的地步。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