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修仙的草根女(十九)

    净空的死亡像是一个导火索,在场的众人好似约好了一般,都同时祭起法器,蜂拥着朝石岚攻来。

    一瞬间,天空闪烁着铺天盖地的灵光,石岚银牙紧咬,直接飞身而起。

    两条火龙呼啸着席卷天空,黑灭魂钉如同索魂的黑匹练,直接将围阻着石岚前路的一切障碍荡平。

    石岚不惜真元,猛力催动脚下的随风靴,一个晃神就来到张东极跟前,拎起他的衣领,直接穿过佛宗与其他人的包围,飞奔进了密林。

    火龙翻滚着消散在天际,石岚确认身后没有追兵,这才放开手。

    张东极踉跄两下,歪倒在了地上。

    “师妹,你闯了大祸了。”

    石岚垂眸见他脸发白,就知道他这是吓着了。

    刚才她一路奔走,少说也灭了七八个人。

    石岚略回忆了下死在灭魂钉下的那些人的衣着,除了御鬼宗、佛宗之外,还有两个是仙渺宗的。

    张东极抬头,见石岚老神在在的样子,不禁一叹。

    “师妹,这些人为什么要来杀你啊?”

    石岚也一脑子疑问,搞不清楚那净空为什么一定要找自己麻烦,那些人为什么要对自己出手。

    张东极见她也是一脑门子问号,便知她也很迷惑。

    “算了,咱们还是先去找简师兄,有他在,其他宗门总能收敛几分,”张东极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土痕道。

    石岚摇头,“张师兄你去,我惹的祸事太大,简师兄怕是担不下来。”

    张东极脚步一顿,连忙道:“石师妹,我知道你本事高,可再高也是有限度的。适才你杀了三个宗门的弟子,这些宗门是不会放过你的。为今之计,只有找到简师兄,咱们在这儿好歹也有些人,总不会眼睁睁看着你送死的。”

    石岚摇头,同来的弟子里,她只认识简书和张东极。

    简书身为队长,首先考虑的大局,张东极倒是热心,可他本事不行,她不愿拖累他,余下的,谁又肯为了一个陌生的同门而跟另外宗门打生打死呢。

    “张师兄不必再劝,我主意已定,这件事我是一定要查个清楚的,张师兄若是见到简师兄,便替我跟他说一声,就说我从现在起正式脱离宗门。筑基时因我损失的那条灵脉,日后若有机会,我石岚一定赔偿,”说完,石岚直接撩开密密的藤蔓,快速钻了进去。

    藤蔓重又落下,摇晃着落下些许残叶。

    张东极连忙要拦,可又怎么拦得住。

    这件事涉及宗门太多,关系太大,张东极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找到简书,两下通气之后,再想办法帮石岚一把。

    沉沉叹了口气,张东极耷拉着脑袋朝着简书带队的方向追去。

    几个时辰后,张东极偶遇一路闲晃的尤越。

    张东极对魔灵宗略知道一些。

    魔灵宗里的人都有些古怪,亦正亦邪,行事全凭个人喜好。

    张东极是个老实巴交的性子,见了这样的人那是立刻扭头,恨不得马上躲出八丈远。

    尤越见到他,连忙道:“这位道友,请等一下。”

    张东极缩了缩脖子,佯作没听见,脚下的步子又加快了三分。

    尤越记得这人似乎是跟石岚一路的,便想问问石岚人在何处,谁知这人一见他就跑,倒让尤越产生了逆反心理,直接飞出法器,将张东极拦了下来。

    张东极的法器适才被御鬼宗的人碰出了裂痕,如今他手里能用的只有从前使用的灵器。

    灵器对上高一层次的法器,就跟单薄的纸片碰到锋利的刀子,稍一触碰就立刻四分五裂。

    张东极脸发白的解下储物袋,可怜巴巴的看着尤越道:“道友,在下就这么点家当,道友若不嫌弃,就尽数拿去。”

    尤越的祖爷爷是魔灵宗握有实权的长老,自小他就法器灵药无数,张东极这点东西就是丢在他眼前,他也懒得看上一眼。

    “谁稀罕你这破玩意,我问你,跟你同一队的石岚呢?”

    经过刚才那个事件,张东极就对石岚这个名字极为敏感,想到那是围攻石岚的几个宗门,勉强抑制住想要颤抖的身体,他摆出一张苦脸道:“从藏书楼出来,我就被佛宗那些人赶走了,那时石师妹还没出来,我也不知她如今身在何处。”

    尤越摸着下颌,审视的看他。

    张东极挺起胸腹,极力装出自然的样子。

    心说,反正自己说的也是实情,那净空将清仪宗的众人赶走,又请离了剑宗众人,余下那些也是有的走,有的留,这厮就算去问,也是这套说辞。

    尤越似乎相信了他的说辞,挥了挥手道:“行,你可以走了。”

    张东极试探的往前走了两步,转头看尤越已经朝着藏书楼方向走去,心里微微一颤,连忙拍上一张神行符,急急去找简书去了。

    此时依然深入密林的石岚正悄然潜伏在一个矮小的山坳之中,远处隐约传来几人走动间的闲言碎语。

    “净月道友,你确定那妖女是往这边过来了?”

    “没错,净空师兄身上有掌院赐下的秘法,那妖女杀了师兄,她身上便会沾染血煞。那血煞在我们眼中,就如同暗夜里的火烛,一望便知。”

    那人听罢,连忙恭维两句。

    净空佯作客气,可话语里却满是得意。

    石岚闻言,撇了下嘴,不用说这后一个必然是佛宗的那些秃驴。

    只是那个血煞是什么东东?

    石岚左右看看,甚至还用内视搜查了下自己身体,也没发现什么不对。

    闲谈的两人逐渐找石岚这边走来。

    石岚侧耳听着俩人又说起了自己,言谈中还提及原主为刘敏德做出的傻事,说道原主被刘敏德卖给散修时,俩人竟然窃笑不已。

    石岚憋着一口气,白净的脸庞气得通红,隐在眉宇间的灭魂钉悄然透出,若隐若现的瞄着已经隐约可以看到的人影。

    石岚半猫着腰,小心向前蹭了两步。

    两人正谈笑着跨过脚下的那条横沟。

    石岚一直静等,待两人两人双双迈过那条可以隔绝神魂探察的界限,便以雷霆之势,灭杀那个身披黑袍,一脸猥琐的家伙。

    净月惊慌的喊了声闵道友,又赶忙祭起念珠,试图抵挡呼啸奔腾的火龙。

    石岚召回灭魂钉,又放出一条火龙。

    两龙盘旋,转眼间,净月的法器念珠便已片片粉碎。

    净月连连掐诀,以真元化出道道护罩,苦苦抵挡逐渐压下的灼烧,又试图以神魂呼唤距离此处不远的同伴。

    石岚冷笑着看他传音失败后,骤然变白的脸,道:“秃驴,你若识相便将血煞之事分说明白,我也可大发慈悲,留你一具全尸体,否则……”

    她祭出灭魂钉,“你该知道挨了这个东西的,可没有你们说的那个来世了。”

    净月的额角顿时冷汗淋漓。

    净空死后,他们便已经查验过,的确再没有任何神魂气息。

    佛宗不光修今生,还修来世,净月自小受佛宗熏陶,对来世之说看得极重,哪里能接受自己从此再不会存在于世的事情发生?

    “血煞就是被佛光洗礼之人死时留下的煞气,这东西旁人看不见,只有我佛宗弟子能够感应到。”

    迟疑了会儿,终究还是自己的利益占了上风。

    石岚点头道:“那怎么去除?”

    净月摇头,“没法去除。”

    石岚脸一变。

    净月连忙道:“至少在这里不行,净空跟道友同为筑基,道友若要驱除便要请掌院出手。”

    石岚抿了下嘴,就是说在这里自己的行踪是没法瞒住了。

    “再说说你们为何要置我于死地。”

    净月摇头道:“我也不知,这事是净空做的主,我们也只是听从罢了。”

    石岚皱眉,“御鬼宗一向跟正派不和,为何今天会跟你们一起行动?”

    净月道:“早在大殿前,净空就跟戚刚说好了,具体因何我也不是十分清楚。”

    “那除了御鬼宗,还有那个宗门跟净空联手?”

    “我只知道剑宗没有参与其中,”净月垂着头。

    石岚淡淡点头,漆黑的眸子淡漠的盯着他。

    净月抬眸见到石岚这样,便知道自己死期将至,不由惨然一笑,抬手直击天灵。

    闷闷的响声在耳畔响起,石岚皱了皱眉。

    净月嘴角缓缓流出一条血痕,人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石岚指尖略动,弹出一个尺许大的火球。

    火球落到净月身上,只两个呼吸就将其烧为灰烬,微风拂过,转眼便消散一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