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灵异篇十六

    惬意的喝着咖啡,等到十一点多,外面开始刮起了风。行人们忌讳着什么匆匆往家赶,午夜十二点整,天地间磁场震动了一下,百鬼千魂兴奋的冲了出来。这人世间太多美好让人怀恋记挂,街上开始出现各种鬼魂。

    “工作。”宁辰站了起来结了账一行人离开了咖啡厅。

    “太上敕令,追厉捕怨,疾~”宁辰手一抖五张符纸烧成了普通人看不见的蓝色火焰,哪里有怨厉之气它就会飞到哪里。如今鬼门打开,冤魂厉鬼肆虐人间,靠它捕捉了。

    “分头行动。”宁辰率先跟了一束蓝色火焰离开。

    “注意安全。”风泽叮嘱了沐清清一句,沐清清点点头抱着小宝,众人跟着火焰分散开来。

    十字路口,阴风阵阵刮起了地上烧尽的纸钱灰,拥挤的鬼魂你争我夺抢着那漫天飞洒的钱币。看到蓝色火焰疾驰而过,立马齐齐让开了道。

    沐清清等人走的阴路迅速掠过,跟着蓝色火焰离开。转过几条大道,一个醉酒女子从酒吧踉跄出来,走到一条巷子的时候一个黑衣男子将她拖了进去。沐清清照着他后背就是一佛印,男子身体一僵一个漆黑的魂魄从他身体里震了出来。

    什么都没说,沐清清扔出去一张符纸,符纸燃烧出蓝色火焰将他打哪来送哪去。男子愤怒的看着沐清清,他才刚出来就要被送回去了。

    转身离开沐清清再次跟上了蓝色火焰,一个个的开始收拾,走阴路普通人看不见他们而且特别快所有阻挡物穿梭自如。

    两个小时之后,沐清清忙的焦头烂额,还好鬼门关四点就关了,要不然她要猝死了。跟着蓝色火焰穿到一家房间里,床上躺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女孩子形容消瘦像是久病之人,唇色煞白无色。

    “宝玉啊宝玉,你好狠。好狠的心。”那女子本就病重此时泪如决堤般汹涌而下,直哭的人悲戚彻骨肝肠寸断。

    “姑娘是?”沐清清傻眼了,宝玉?这是林黛玉?

    “宝玉,宝玉。”那女孩根本不理睬沐清清,只一个劲的伤春悲秋,好几次哭的喘不上来气吓得沐清清赶紧一巴掌拍过去。那佛印打在她身上丝毫反应没有,小宝吐了一口磷火也没反应,沐清清为难了,这是怎么回事。

    “喂,宁辰,我遇到林黛玉了。”沐清清简单把情况说了一下。

    “不用管她,林黛玉这种鬼叫红颜鬼,不会害人性命,死的冤枉可怜执念难消不愿意投胎,聚集世人的垂怜庇护万法不侵,这种鬼道行再高都搞不定,她哭够了就走了。”宁辰说完匆匆忙忙挂了电话,沐清清傻眼了还有这样的鬼。

    “打扰了,告辞。”沐清清引着蓝色火焰离开,林黛玉一点反应没有继续哭哭啼啼的,嘴里念叨着她的宝玉

    辗转除了几个鬼魂过后,沐清清感觉自己好像又遇到红颜鬼了。这次不是林黛玉,这次是窦娥,那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期期艾艾诉说着她的冤屈拉着沐清清就是不让她走。

    “姑娘,你放过在下吧。”万法不侵术法没用,沐清清都急出汗了。

    “我冤啊,苦啊,你且听我慢慢道来……”听着窦娥声泪俱下一遍遍说着她的冤屈,沐清清要抓狂了,这人怎么这么话唠啊。不管她怎么安慰她,告慰她都没用,沐清清无奈带着窦娥继续工作。

    “我冤啊~苦啊~”窦娥一直在耳边絮絮叨叨的,沐清清麻木的一边带着她一边送鬼。看了一下手表,三点了还有一个小时,再忍耐一个小时吧。

    沐清清没想到遇到一次红颜鬼会一直遇到红颜鬼,身边再次多了个身影。相比较孟姜女和窦娥林黛玉太好了,身边两个鬼,不,附身在人身上的两个鬼哭哭啼啼的跟着沐清清。沐清清眼神空洞四肢木纳,怀里的小宝都惊悚的捂住了耳朵。

    不停看着时间,耳边的哭声像是钻到了脑子里一样,绕梁三四圈。沐清清麻木的跟着蓝色的火焰来到了一个房间里,入眼所及两片白花花的**,入耳是靡靡之音。

    “不要脸!”孟姜女和窦娥好歹都是贞洁烈女,此时看到床上的人忍不住骂道。

    “哎哟,你说你们两个天天哭丧着个脸,这人世间多少趣味何必执迷于过眼云烟。”床上的女子享受的一脸飘飘然,那耕种的男子迷糊的看着她,不管不顾只知道耸动着。

    “不守妇道,我等岂能与你同流合污。”孟姜女擦了擦眼泪,一脸鄙夷。

    “哈哈,我胡氏不管生而为人还是死而为鬼,我只求自己快活,与尔等何干。既然,你两不听劝,就不要打扰我的兴致。”床上的女子挥挥手,赶他们走。

    胡氏?沐清清看着如此豪放的女子,莫非这位就是历史上大言不惭,说当了那么多年皇后还没有做妓子来的快活,带着儿媳妇落草为妓的胡皇后?

    看着孟姜女窦娥和胡皇后理论起来,沐清清脚底抹油闪了。孟姜女和窦娥都是很执着的人,理论起来不管胡皇后说什么她们都充耳不闻。只一遍遍说着她两的想法,根本没法沟通,胡皇后脸都绿了,好不容易出来快活快活遇到这两人真是丧气。一阵阴风飘过,胡皇后走了。

    “不要脸!”孟姜女和窦娥好歹都是贞洁烈女,此时看到床上的人忍不住骂道。

    “哎哟,你说你们两个天天哭丧着个脸,这人世间多少趣味何必执迷于过眼云烟。”床上的女子享受的一脸飘飘然,那耕种的男子迷糊的看着她,不管不顾只知道耸动着。

    “不守妇道,我等岂能与你同流合污。”孟姜女擦了擦眼泪,一脸鄙夷。

    “哈哈,我胡氏不管生而为人还是死而为鬼,我只求自己快活,与尔等何干。既然,你两不听劝,就不要打扰我的兴致。”床上的女子挥挥手,赶他们走。

    胡氏?沐清清看着如此豪放的女子,莫非这位就是历史上大言不惭,说当了那么多年皇后还没有做妓子来的快活,带着儿媳妇落草为妓的胡皇后?

    看着孟姜女窦娥和胡皇后理论起来,沐清清脚底抹油闪了,(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