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造化弄人

    洛月睁大眼眸看着凌云,眼神不断在颤动,过了半晌,她才问道:“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有办法救他是吗?你快说有什么办法,只要能让他活过来,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我只想好好待在他身边看着他。”

    哪怕是凌云一句简简单单的话,都让洛月心里充满了希望,现在她才知道失去叶夜的滋味会那么难过,他在的时候,自己就感觉拥有了全世界,哪怕他的爱很迟很晚才说出口,对自己来说,已经非常满足了。

    但是,他的突然离去,自己又仿佛瞬间失去了全世界一般,内心世界全部化为了黑暗,再也没有叶夜以往那充满暖人微笑的脸庞,也没有了那一句:没事,有我在。

    凌云踌躇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嫂子,我没有什么办法,我只是说有可能,因为我也不相信大哥就这样离开你,离开我们,离开天殿。”

    洛月咬了咬牙:“那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明明就是说有希望,难道是随便说出来安慰我的?”

    凌云连忙摇头解释道:“不是的嫂子,你听我说,我跟随了大哥那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险象绝境没有遇过,也了解大哥自己的一些事情,虽然说不上是什么希望,但我总觉得有一个人可以救他,那就是他自己。”

    “自己救自己?”洛月说道:“为什么你说的话越来越奇怪,你看看,他生命迹象全没有了,还怎么自救,他难道还会平白无故的活过来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死人是不会复活的,但我感觉在大哥身上还有一些我不知道的秘密,所以我们的希望也只能等,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不然就是将他埋葬。”凌云说道。

    “不,我会一直陪着他,不要埋葬。”洛月摇摇头。

    “那好吧,嫂子,请你保重身体,我就不打扰了。”凌云呼出一口气,说完就离开了,在走到外面的时候,他回头看了叶夜一眼,喃喃道:“大哥,我不相信你就这样走了,大家都不希望你离开,特别是嫂子,所以请你回来好吗?”

    洛月坐在床边,玉手来回抚摸叶夜的脸庞,一遍又一遍,柔弱的粉唇轻轻印在他的额头,顾盼的目光就这样看着他。

    不知不觉,时间悄然过了七天,这七天对别人来说,转眼即过,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但对洛月来说,每一天,每一刻都是煎熬,七天时间她一直待在叶夜身旁寸步不离,只有累得不行,才会趴在床边睡一会儿,可没过多久,她又从惊吓中醒来,继续凝视叶夜的脸。

    原本到第三天的时候,她就不吃不喝坚持了三天,无奈之下,武则天只能努力安慰她,才勉强吃了几口食物,后面四天,张华凌云武则天和天殿长老级别的强者这些人都站在这里陪伴她,甚至张华还把温雅带来了,只不过凌云所说的希望,根本就没有。

    “七天了,七天前你说过有希望的,可是我什么都没有等到啊。”

    洛月看着凌云,心里有种怨恨,她仿佛觉得叶夜真的回不来了。

    凌云沉着脸说道:“对不起嫂子,我自己也不知道大哥还会不会回来,不过,不管大哥还会不会回来,有些事情,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即便你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洛月问道:“什么事情?我一直都想问苏妲己是谁?她为什么一直说我们有仇恨?”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凌云顿了顿,手掌中出现了一颗古朴的石头,他把石头放在洛月手中,说道:“这是浮生石,里面有你和大哥的记忆,看完你就知道了。”

    洛月将信将疑握住这颗浮生石坐在叶夜身旁,凌云伸手点了点浮生石,顿时,无数的记忆画面突然从浮生石中释放出来,充斥在洛月的脑海中,她的娇躯也为之一颤,清澈的眸子不由得闭合起来。

    在她的脑海中,她仿佛看到了很多很多画面,这些画面对她来说,有种异常熟悉的感觉,甚至有一些记忆她在七天前的夜晚曾经回忆到过。

    第一世。

    她名为云怜,身份简单,两人的相识也很简单,是一位名医身边的药女,天生怀着一颗怜悯之心,在某一日中,她在自己种植的药田里,遇见了受伤的叶夜。

    云怜看了昏睡的叶夜许久,放下了手中的药篮子,用柔弱的身子一步一步扶他回到家中,夜以继日为他熬药,擦拭伤口。

    不知是哪一日,叶夜睁眼醒来,模糊的视线慢慢清晰,他看到了一张清纯绝美的容颜展现在自己眼前,云怜的玉手抓着湿布子,为他一遍一遍擦拭身子,直到发现他醒来后,才露出了一抹沁人心脾的笑容,那笑容深深打动了他。

    然而某一日,这名救她的少女忽然不见了,叶夜每天都站在小屋前等待,越等越久,足足等了三天,到后来才发现她为了出去给自己购买一些名贵的疗伤药,乱箭死在了战乱中,等找到她的尸体后,发现她的手中,仍然紧紧的抓住那些疗伤的药材。

    叶夜非常的痛恨,他足足昏睡了两个月,从醒来到现在,虽然没有跟云怜说过多少话,但自己想要做什么,她几乎都知道,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就拥有了所有默契。

    痛彻之余,叶夜用手中的长剑抹杀了所有发起战乱的将领,用他们的血,一次又一次祭奠那位清纯怜悯的少女。

    第三世。

    她是夙雪,叶夜误入一处世外桃源,看到了一张最为熟悉不过的绝美轮廓,他以客人的身份喝上了她泡上的茶,他的出现忽然让她露出了生平的第一个微笑。

    叶夜从世外桃源把她带到了世俗中,享受着大千世界的欢悦气息,来到了朝歌,却被纣王帝辛看到了她的容颜经久不忘,便想封其为后,而叶夜当时的实力虽强,却压根不想主动招惹朝歌那么多强者,奈何夙雪仍是遭到觊觎,落入敌手。

    他手持血红长剑,孤身一人从城外杀到城内,从宫外杀到宫内,最后一步一步走到龙德殿,将手中的长剑指向纣王的身躯。

    三天三夜的血战,最终纣王率先洒出了最后的热血,叶夜拖着浑身浴血的身躯一步一步去到观星崖,抬头一看,却是看到了苏妲己将夙雪推入万丈深渊的一幕。

    那一刻,他心灰意冷,手中的长剑足足斩落在苏妲己身上九次,葬送了她九条命,翻手覆灭了朝歌,创立了一个名叫天殿的上古势力。

    第五世。

    她是琉璃殿的殿主,琉璃,两人相识相知,却被千古一帝嬴政贪其美色,挟之以令叶夜,在要挟之下,叶夜遵其旨意,为其覆了六国,让他完成一统六国的大业,却因嬴政反悔,令琉璃自刎而死,那一刻他非常痛恨自己没有绝对的实力。

    第七世。

    她名为青幽,出身在一个举世闻名的古族中,因出生时带有异象,从小便被族人嘲讽讥笑,无论人畜都不愿与她为伴,父母经不起族人的嘲笑猝死在族中。

    青幽只能每天夜晚都去往后山,在一处无人的地方遥望皓月,寄托心中的孤独,不料,成年之后,因古族气运不佳被其它大势力排挤,族长让巫师问天何因,巫师却将法杖指向了站在角落中的青幽。

    就在那一日,她被古族视为妖女,称其身上有厄运,于是囚禁异境,不知过了多少日日夜夜,直到有一天,异境的囚禁之门忽然破碎,朝她走来了一道修长的身影,从此以后,青幽为他展现出自己的妖娆妩媚,绝美的容颜下有着独特的雍容高贵。

    叶夜牵着她走过山山水水,不过她并不高兴,因为全天下的人,都称她为祸害人间的妖女,暴怒之下,叶夜为她倾尽了整个天下,以证妖女之名为虚,奈何她还是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眼前这个男人,在某一天,回到了古族的祭坛,跳入了千年不熄灭的神火坛中。

    第八世。

    她是龙瑶,多愁善感,温雅含蓄、温婉柔顺,出生在一个名为龙家的隐市家族中,不过因为他父母血脉不正,她从小到大,都被龙家视为弃女,龙瑶的父母愧疚于她,养育了她十八年便双双坠崖。

    叶夜的出现,改变了她原本的生活,也让她得到了应有的尊重,叶夜用一些利益与龙家交换了她的自由,从此,她离开了龙家,来到了繁华的都市。

    然而却因为一个妖族的崛起,叶夜迫不得已把她送回到了龙家,他几乎倾出了天殿所有的实力,才让妖族打消了成为霸主的念头,后来他孤身去往龙家,不过龙家族长竟在此时,突然把龙瑶交给了妖族之人,从而选择过着苟且偷生的日子,到现在,叶夜都不明白龙家当初为什么会无缘无故交出龙瑶,难道仅仅因为她是弃女?

    面对妖族的胁迫,龙瑶自然不愿意看到叶夜为难,最后她替叶夜做出了选择,她选择保留天殿让叶夜灭了妖族,牺牲自己,最后她这个人质从九天之上坠落了下来,解脱了叶夜两难的选择,香消玉殒,坠入轮回。

    第九世。

    她是洛月,是天市洛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叶夜却来到了洛家,成为了自己的保镖,让自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却告诉自己,那只是错觉......

    当最后的画面深深刻在她的记忆中,洛月的心产生了一阵阵剧痛,她的手无力垂落,浮生石从她手中掉落在地。

    “我记起来了,我全记起来了,呜呜呜,夜哥哥......你是我的夜哥哥,我怎么能那么狠心将你忘记......”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