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驱逐门墙

    正是暮春四月时节,山谷中的桃花刚刚调谢。东风袅娜,彩蝶与落红齐飞,落日余晖,闲云同烟霞并起。

    这片山谷位于仙霞山的深处,仙霞山脉纵横千里,这片山谷平日里更是人迹罕至,这时却有三人凌空而来,片刻间便走进这片山谷深处。

    为首的是一个道士,年纪不过三十出头,五官俊秀,面上更如美玉一般,自然生辉,虽是布衣芒鞋,却一尘不染。后面紧跟着两人,倒是俗家打扮,一个高大魁梧,一个短小精悍,神态之间对那道士颇为恭谨。

    那道士说道:“这片山谷当年我曾来过一次,见这里桃花众多,便起名为桃花谷,此地有一处罡风地煞,有助于你们修练化龙诀。”

    “师父,你为何不在这里设下道场?不然这地煞若要是被别人占去,咱们岂不是要多费一番周折?”后头那个左首汉子问道,看他这样子似乎还长着这道士三两岁。

    “本门道诀与此处地煞不合,不但不会助长修为,反而易生心魔。只不过,对化龙诀初期筑基功夫有几分效果,”这道士答道。

    谈话间,三人已走到一片山壁面前。那道士袍袖一拂,一片霞光闪过,山壁之上便出现一个洞口。

    这道士淡淡地瞧了一眼,说道:“这禁制毫无变化,看来这些年也无人发觉,进去吧。”

    高大魁梧之人闻言说道:“师父修为通天,寻常修士又哪能破得了这种仙家手段。”

    短小精悍之人也接口道:“休说破得,只怕识得这手段的,也是万里无一。”

    这山洞颇为深邃,三人走了一顿饭工夫,眼前却出现一块方圆数丈大小的空地来。一入这空地,便有一股大风卷来。说也奇怪,这风只在此地打转,却不曾吹到洞外。

    空地中央,有两处拳头大小的地洞,这洞**的大风便从这两处地洞生成,唤做风眼。这道士用手一指那两处风眼,说道:“你二人这段日子坐在此处修练。”

    说完,他又取出两只玉瓶来,说道:“这里各有一滴蛟龙之血,你们按我传授的法诀炼化,这过程极为痛苦。不过一旦熬过这道关,进阶胎动时便不成问题。”

    “师父放心,我们一定会挨过去的,”二人点了点头说道,一脸坚定之色。

    这两人接过玉瓶,倒出一滴暗红色的血液来,涂抹在掌心之中,便盘膝坐在风眼上炼化起来。

    初时,两人神色如常,不一刻,便面色通红,汗出如浆,显然极为难受,但二人记起那道士之语,哪肯放弃,兀自咬牙忍耐。

    大约过了半柱香时刻,两人手臂之上隆起数个鸡蛋大小的凸起来,不多时,浑身上下便布满了这种凸起,面色更是仿佛能滴出血来。

    突然之间,两人身上传出砰砰数响,血液碎肉与残肢断臂便飞溅了出去,竟然暴体而亡。

    这道士似是早有防备,手中出现一柄赤红的小幡来。这幡在空中一晃,便化为数丈大小。展动之间,只见数股鲜血从这些残骸中飞了出来,凝成一团直径数尺的大血球,被红幡裹入其中。

    这道士捏了一道法诀,向那红幡一点,这血球便分出一滴暗红色的血液,飞入一只玉瓶当中。

    道士皱起眉头,冷冷地说道:“两人拼命才炼化一滴这种蛟龙之血,真是没用。”竟对这两个徒弟之死,毫无痛惜之意。

    他将手一招,那血球飞入他的手掌之上,一股淡淡的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地注入手心之中。

    过了半个时辰,洞外天空之中,飞来一只大鸟。鸟上坐着一老一少两人。那老者五十余岁,一副山羊胡,少年不过十七八岁,长眉入鬓,目如点漆。

    这少年对那老者哀求道:“禇师叔,我是一个没仙缘的,但念在我毕竟入门三年,你这次送我回去,就不要抹去我的记忆了,好不好?”这少年虽是哀求,但言谈举止之间,仍颇具风度,不似常人。

    “哼,以你的资质,倘若认真修炼,如何能走到这一步?没有在门中抹除你的记忆,也是极为宽大了,”这老者冷冷地道。

    那少年还待再言,禇姓修士却咦的一声,这大鸟便落了下来。两人四只脚一落到地面,那大鸟便迅速缩小,变成一个三寸大小的玉鹤,被禇姓修士收入袖中。

    禇姓修士喃喃地说道“这禁制之中含有煞气,似是魔道修士所布。这些妖魔鬼怪居然敢在天一门的眼皮底下弄鬼!”又转身对那少年说道:“你在这里不要乱动,否则出了事,我可顾不上你。”

    说完,他向面前十余丈处的石壁走了过去,这正是那山洞的入口之处。

    禇姓修士右手一张,放出一道七色霞光来,只是霞光过后,石壁依然如故。

    “到也有些鬼门道,”禇姓修士见在这少年面前落了面子,神色颇为恼怒。

    他正待再施展神通,却见霞光一闪,那道士走了出来,原来他已将那血球完全融入体内。

    禇姓修士施展天眼术望去,不由得吃了一惊,只见对方头顶之上一股三尺多高的血煞之气直冲而起,凝而不散,竟然是胎动后期的修为,只差一脚便可以结成金丹。

    这禇姓修士十余年前撞了大运,进阶胎动期,这些年来,修为并无寸进,便知自己资质有限,再无进阶的可能。

    禇姓修士见对方这等修为,也客气了几分,将手一拱,说道:“在下天一门禇岳,不知道友来此有何贵干啊?”

    他先将师门抛出,暗自点醒对方,不要以为修为深厚,便为所欲为。

    那道士微微一笑,说道:“在下本一散修,在此山洞修行,难道这也犯了贵门的忌讳?既是如此,贫道收拾一下,便离开此处,如何?”

    禇岳见对方和颜悦色,心中一块大石落地,说道:“道友请便。”说完,在旁观望,显然等那道士走后,要搜查一下这个山洞。

    那道士心中不愉,但也知道在天一门附近不便生事,便欲进洞。这时,那少年突然抢上一步,跪倒在地,连磕了三个响头,急急说道:“在下杜子平,请仙师收为我徒。”

    原来这少年一心学道,这次被驱逐出门,极是不甘,又见这道士丰神如玉,风采气度令人心折,而禇岳言语颇为客气,猜测对方非同一般,于是便赌上一赌,以期搏得一线机会。

    那禇岳未防备这少年弄出这等事来,一怔之下,喝道:“杜子平,你放肆!”

    转身又对那道士说道:“此人颇不成器,拜入天一门下三年,修为竟无半分长进。我此次是送他返家。”

    那道士不由得一怔,仔细看了杜子平一眼,说道:“贵门眼界实在太高。在下至今也无传人,见这少年有些投缘,不如让给了我,这样如何?”

    禇岳苦笑道:“这少年资质其实也不差,所以当初才收入内门弟子,只是他出身富贵,受不了苦,这才到今日这个地步。本来送给道友也无妨,只是他学道三年,对本门已有一定了解,倒辜负了道友的一番好意。”

    那道士在胎动期修士中名气极响,同级修士任谁都怕上三分,如今这禇岳竟然如此不知好歹,心中这股怒气再也压制不住。

    “禇道友是名门大派,自是不把在下这等散修放在眼中了,贵派的弃徒,也不许别人染指,未免过份了些。”话音一落,一只小幡飞到空中,通体赤红,犹如鲜血一般。

    禇岳修为虽然不济,但这眼力还是不差,看到这只小幡,脸色大变,喝道:“赤血幡,原来你是……”

    话未说完,身子腾空而起,踩在一只大鸟上,向西疾飞而去,竟是连杜子平也不顾了。那道士却不肯罢休,一道红光便追了过去。

    那禇岳修为平常,平日里对这遁术到颇为用功,因为他心下也是明白,修为不济,那逃命的本事,可不能落下。只是这道士神通委实高他太多,片刻之间,便追了个首尾相接。

    禇岳捏了一个法诀,一柄碧绿色的仙剑从头顶飞出,随即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剑上,只是这时他的面容也迅速苍老了几分。

    但见这仙剑登时光芒大盛,射出万道剑光,映得这周身十丈之内尽是碧色。剑光之中,隐约出现一头飞虎,一阵惊天动地的虎啸之声,滚滚而来,剑光也似雨打梨花般地向那道士卷去。

    这道士微微一怔,说道:“这柄剑到也不错,天一门果然不凡,连你这样的修为居然也拥有此等宝物!”

    剑光尚未及身,便已传来一阵巨风,吹得那道士的衣袍猎猎作响,地面石走砂飞,端的是威势惊人!

    站在里许外的杜子平在那虎啸之声传来时,双手便已掩住耳朵,面色惨白,居然眼中却毫无惧色,反而露出兴奋之意。

    那道士右手一伸,手掌之上便冒出三寸血芒,硬生生地抢入剑光之中,这剑光映得他须发尽碧,却无法逼退这血芒一步。

    红光一闪,这道士便将这柄仙剑抓到手中,迅速化为数寸长短,笼罩在血芒之中。他瞧也不瞧,便往袖中一放,笑道:“你还有什么手段,一一使出来吧。”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