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怪蛟

    这山谷花团锦簇,红花绿树,交相掩映,风景极佳。杜子平踏着柔软细草,清幽花香扑鼻而来,心中暗想:“噬血神魔到是一个颇为讲究的人,洞府也安在这等美景当中。”

    这玉道人向一片灌木丛仔细打量了一下,说道:“想不到这里还隐藏着这样的洞府,若非我炼化了幻月珠,还发现不了呢。”

    他回头对杜子平说道:“你且先退一旁,等我破开禁制后,你再进来。”话音一落,玉道人右手虚空画了个圆圈,左手捏了一个法诀,片刻间,便形成一片片血云,向那片灌木丛飘了过去。

    这些血云一入其中,犹如泥牛入海一般,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玉道人本也未指望这手神通便成破阵,但连半分深浅都没有试探出来,也是心头微微一震。

    于是他又一捏法诀,那赤血幡便飞到空中,见风就长,转瞬间就将这整片灌林丛笼罩其中。只听见里面轰隆隆巨响不停,那赤血幡也慢慢地缩小起来。过了一柱香时分,那赤血幡已收缩为数丈大小,灌林丛也消失不见,露出一个山洞来。玉道人将赤血幡一收,向杜子平招了招手,二人便走进洞中。

    两人刚一入洞,只见眼前金光闪动,竟然出现成千上万口飞剑来。“万剑金光阵!”玉道人脱口而出,显然吃了一惊,那赤血幡一展,便将他与杜子平裹在其中,幡面也生出数尺长的血芒来。

    杜子平只见眼前一片血红,自家竟然对外面一无所知,鼻端飘来极淡的血腥之气,心下微感奇怪:“这赤血幡名头极大,传说已经吸纳了上千人的鲜血,光胎动期的修士就有数十人之多,怎地血腥之味如此之淡?若是稍不留意,只怕还闻不到。”

    他哪里知道,这赤血幡已被玉道人炼到极致,只要再进一步,便成为法宝了。到那时,不但毫无半分血腥气味,而且宝光耀眼,修为稍差的,只会把它当成仙家宝贝,决计想不到会是大凶之物。

    这赤血幡攻防一体,那万剑金光阵飞剑众多,一时之间却也破不开防御,只是玉道人也是颇感棘手。倘若他一人,到也无妨,但还要护着杜子平周全,便有些麻烦。

    不多时,这赤血幡外层的血芒便被削去数寸长短的一层。玉道人知道不可久守,打了一道法诀,那血芒立时--缩为尺许厚薄。但在幡外却出现数十条血蛇来。

    那万千道剑光向前一绞,每条血蛇均被斩成三四截来。只是这些血蛇的每一截身子却又化做一条血蛇,这样一化十,十化百,不过一柱香的工夫,便出现数千条血蛇,将这万道金光尽数挡住。

    玉道人借此机会,化为一条长虹,向洞内飞去。但只飞了数十丈的距离,迎面便出现九口明晃晃的飞剑,向他斩了过来。

    玉道人右手在杜子平头上画了个圆圈,立时便出现一个红色光罩将他全身罩住,自家却一抖赤血幡,那幡面便生出数十条触手来,将这九口仙剑缠住。

    这九口飞剑岂是好相与的,片刻间,便将触手削断,只是那赤血幡上的触手层出不穷,这边刚刚削断,便又生出一条来。

    玉道人知道,这九口飞剑是万剑金光阵的枢纽,只要将它们降伏,阵法便不破自破了。当下,他源源不断地输送法力,眼见这九口飞剑游动越来越慢,心下暗喜。这时却见一道金光迎面而来,接连斩断三根触手,其势犹不稍减。

    玉道人吃了一惊,赤血幡微微一抖,一朵血云,便迎了过去,将金光裹住,随即便有数根触手,将这道金光缠住。只是他这一分心,九口飞剑中有两口从触手中挣脱出来,一柄向他斩去,另一柄却也奔杜子平而来。他手指虚空一点,又生出一朵血云,将那柄向他斩来的赔光剑挡住,另一柄飞剑便无暇顾及了。

    这柄飞剑一下子便将杜子平的光罩斩破。“不好,”玉道人大吃一惊,这时却见杜子平把手一张,那仙剑却化为点点金光,没入他的手中。其余八柄仙剑同时一震,也化为点点金光,进入杜子平的手掌之中。

    空中成千上万道金光,砰的一声,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杜子平只觉手掌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手掌上出现九柄半寸长短的剑形图案,摆成一个九宫八卦的样式。

    玉道人一怔,问道:“你是如何做到这一步的?”

    “我也不知道,那仙剑奔我斩来。我无法可想,只能用手抓来,就出现这个结果,”杜子平更是一头雾水。

    玉道人隐隐约约觉得这事有几分熟悉,但一时之间也无法记得起来。

    当下,他也无暇细想,仔细打量一下,见这洞内甚是空旷。当中放着一白玉桌,上面放有一个锦囊,边上还有一张床,石壁上还挂着一口剑。

    床脚那一侧,有一枚一人多高的金色巨蛋,杜子平只觉这金蛋中传来一股灵力,竟令他体内那股怪异灵力开始游动起来。

    玉道人看了几眼这枚金蛋,不太肯定地说道:“这是蛟龙之蛋?”

    这时,那金色巨蛋突然发出咔咔之声,裂出一道极细的缝隙来。玉道人与杜子平微微一怔,那响声越来越大,片刻间,这金色巨蛋便布满了裂纹。

    玉道人猛地想起一事来,说道:“它要孵化了。”心下更有几分悔意,倘若一开始便将这金色巨蛋布下认主法阵,这妖兽一出来,便会认他为主。

    转瞬间,这金蛋便碎裂开来,飞出一条似蛟非蛟的金色怪兽来。这怪兽生有两角,较蛟龙还多出一只来,腹下有一个突起,浑身泛着金光,刺得杜子平双目都无法直视。

    更奇特的是,杜子平不但觉得体内那道怪异的灵力流动加速,连全身的血液翻涌起来,仿佛融入体内的蛟龙之血要破体而出,暗吃一惊,急忙运起化龙诀,将体内的异动压住。

    玉道人本来并未在意,这妖兽刚出生,连引气一层的修士都未必能敌得过。那知这怪蛟一出来,便给他一股无形的威力,竟然是胎动后期顶峰的妖兽,差一步就能结成金丹了。他与这怪蛟目光甫一相接,竟不由自主得打了个冷战。这怪蛟的目光充满了威严,竟似漠视这世间的一切。

    这金色怪蛟在空中一个盘旋,便奔玉道人抓来。玉道人口中喝了一声:“束!”立时空中便出来一个巨大的血红色光圈,将这头怪蛟束住。同时右手一挥,一道血光又将杜子平罩住。

    只是他刚将赤血幡展开,那怪蛟周身金光大盛,砰的一声,那道血红色光圈,便四分五裂,化为乌有了。

    玉道人长啸一声,赤血幡一阵抖动,整府洞府之中,便充满了血红色的烟雾,血腥气味令人闻之欲呕。

    这血红色的烟雾越来越浓,到后来竟如实质一般,将这条怪蛟层层裹住。那怪蛟周身金光闪烁,在里面便与玉道人厮杀起来。

    那玉道人在血雾之中,如鱼得水,一道道血芒,或化为飞剑,向那怪蛟穿来刺去;或化为绳索,将其捆住;或化为红色血滴,落在那怪蛟身上,炸裂开来。玉道人在其中,更仿佛有形无质一般,几次被那怪蛟抓住,却犹如幻影,毫无损伤。

    不过,那怪蛟的护体金光也极为了得,适才玉道人那些攻击,却也尽数拦了下来。

    又斗了片刻,这怪蛟似也知道对方难缠,口中发出一阵龙吟,竟将这血雾震得翻滚起来。接着它四爪发出道道金光,浩浩荡荡,直奔玉道人射了过来,威力之大,竟似还在那万剑金光阵之上。幸好它的所有攻击全部集中在玉道人身上,对杜子平全然无视。

    这些金光极为密集,那玉道人再也不能躲闪开来,血雾之中突然出来数片血云,将这道道金光拦下。

    在一阵阵巨响当中,玉道人一捏法诀,幡面上便出现两只血红的眼睛,幡上洞内的浓浓血雾,竟似长鲸吸水一般,尽数被这双目吸了进去。洞内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叫声,这叫声如此之大,震得整个洞府都发出轰轰巨响,饶是杜子平有血光护体,也不禁心动神摇。

    刹那之间,这双目射出两道血色光柱,重重地击在这怪蛟身上。这怪蛟发出凄厉的吼声,连身上的金光都有几分黯淡。玉道人更是手指连点,一连十余道血光,击在这怪蛟身上。这怪蛟痛吼连连,从空中跌落在地,显然受创非浅。

    只是这玉道人的脸色也苍白起来,最后一道血光射出之后,面上全无血色,一滴滴汗珠从额头滚落,显然也是消耗不轻。他自知需趁此机会将这条怪蛟斩杀,便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在这赤血幡上,幡面上又生出片片血雾,翻滚起来,似山崩海啸一般,向那怪蛟席卷而去。

    这怪蛟则大吼一声,身子再次腾空而,护体金光大盛,在空中形成十二只金光闪闪的光柱来,破开层层血浪,向玉道人飞射而去。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