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融血

    这时却见那血雾之中升起一柄血红色的长剑,迎头斩了过去。咔嚓一声,十二只光柱立即被斩断,化为金光消散开来。那柄血剑也砰的一声,又化血雾,只是这血雾滚滚,竟向玉道人倒卷而去。玉道人面色一变,一声长啸,声音竟如狼嚎一般。这数月来,杜子平还第一次看到玉道人如此失态。

    这时玉道人手指在额头一点,一道血线牵引而出,晶莹剔透,迅捷无伦地向那怪蛟划了过去。饶是那怪蛟身上的护体金光威力无穷,此次却一触即溃,立即将这个蛟头,斩了下来!

    只是那怪蛟腹部的突起,突然又伸出一只金色蛟爪,一把便击在玉道人的胸上。玉道人整个人被打得向后飞了起来,身上传出喀喇几声脆响,只怕胁骨也尽数折断,后背砰地撞在石壁之上,摔倒在地,也是昏迷不醒。

    原本这怪蛟将其所有攻击全部集中在玉道人身上,对杜子平全然无视。但那蛟头刚从它的身躯上脱落,一股金色血液全部浇在杜子平的身上。

    那道血色光罩竟然毫无阻挡之力,立即化为乌有,杜子平浑身的衣衫也被腐蚀得千创百孔。他只觉得全身剧痛无比,竟似被千刀万剐一般,又似身处烈焰炉中被焚烧,脸上身上,便凡被金色血液浇到的地方,尽数皮开肉烂。

    杜子平痛苦异常,下意识地运起那化龙诀,将这金色血液融入体内。霎时间,洞中这一兽两人,竟然谁也动弹不得了。

    如果说下地狱可以缓解杜子平身上的痛苦,他现在也会毫不犹豫直奔黄泉。他心下反而羡慕起玉道人来,玉道人伤势虽重,但昏迷不醒,也不用遭受如此痛苦。

    过了三天三夜,杜子平的痛苦丝毫未减,不过他竟发觉这金色血液已开始融入他的身体当中去了。虽然这速度极为缓慢,但却是一个极好的迹象。

    就在这时,那玉道人醒了过来,服下几粒丹药,盘膝打坐起来。又过了几个时辰,他睁开双眼,看到杜子平正在融入这金色血液,脸色大变,居然是震憾之中夹杂着狂喜。

    他大声吼道:“这不是蛟龙,这是五爪金龙,想不到这世上还有一条真龙,而且你居然还能炼化!”这番叫喊,自是不可避免地牵动了伤口,但他竟然丝毫没有觉察到伤痛。

    一晃数月过去,玉道人的伤好了大半,那杜子平还在忍受这痛不欲生的滋味。身上的金色血液不但没少,反而增加了些许。原来那玉道人不断将条五爪金龙的血液浇在他的身上,并在旁再三叮嘱。

    “这五爪金龙只怕世上也只有这一条,你居然可以将其融入体内,这将为你的化龙诀打下无比深厚的根基,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嘛,料也能当得起。”

    只是这样一来,便苦了杜子平,身上肌肤刚生出新肉来,便又被淋上新的龙血,再次皮开肉烂。他心下暗暗叫苦,“我到底哪辈子作了孽,竟让我一次次地遭受这般苦楚。”

    好在杜子平初时炼化龙血虽慢,但后来竟是越来越来,数月后,竟然较最初速度快上百倍。

    大约又过了大半年,这龙血终于让杜子平炼化完毕,连地上与五爪金龙凝固的血液,也被玉道人化开,全部淋在杜子平的身上。不过,他也觉察得到,这龙血也只是让他炼化到体内,距离融为一体,还差得远。

    玉道人这般用心照料杜子平,身上的伤势便好得慢了,这近一年的时间内,竟然还未完全痊愈。杜子平心下更是感激异常。

    其实这玉道人伤势未逾,倒也不全是因为照顾杜子平之故,那五爪金龙最后一击,在他体内留下一股怪异之极的灵力。每次玉道人运转法力之际,这道灵力便在丹田之中升起,令他痛苦异常。

    无奈之下,他只得运起化血神功,来化解这股灵力。哪知这灵力霸道异常,这化血神功虽是魔宗无上妙法之一,进展也是极慢。

    这日里,玉道人正在洞内打坐,眼见落日西下,已是黄昏,突然之间,他一声长啸,右手五指向张一伸,射出五道无形之气来,嗤嗤数声,便没入这石壁之中。

    杜子平喜道:“师父,这五爪金龙留下的灵力,你全部化解了?”

    “不错。这次咱们虽吃了大亏,但你将五爪金龙的精血全部炼化,足以弥补有余了,”玉道人也是面露喜色。他修道以来,法力强横,又兼心思机敏,这还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其实这对他来说,也算是极为幸运,倘若晚个三五日来,这五爪金龙气息稳定下来,便会立即结成金丹,到时莫说一个噬血神魔,便是九天十地十九神魔齐到,也只有望风而逃的份了。

    “这一年来,咱们只顾养伤,还不知道这洞里有什么好宝贝呢,”玉道人说着,便拿出一个锦囊,正是那桌面上那只。

    他将这锦囊向下一倾,白光过后,桌面上便出数十枚铜钱厚薄,巴掌大小的各色玉片来与一枚玉简。“这些居然都是中品玉晶。”

    这玉晶是修炼界常用之物,含有天地灵气,炼丹、炼器、布阵、修炼,弥补法力,皆用得上,因此修士之间往往以它为交换材料。玉晶按品质,分为上品,中品与下品,每一品级兑换率为一百。即一块上品玉晶可兑换一百块中品玉晶,一块中品玉晶可兑换一百块下品玉晶。

    那锦囊唤作法宝囊,修士往往携带于袖中,里面另有空间,可装有法宝灵器丹药等等。至于空间大小,那要看炼制法宝囊人的水准了,大的往往可容纳十余层高的宫殿,最小的也能容纳普通一间房屋。

    玉道人一道法力输入这玉简之中,但见这玉简凌空飞起,在空中显示出一幅地图来,他仔细辨认良久,摇了摇头,便收回法力,将玉简与玉晶都放入这法宝囊中。

    接下来,他将手一招,石壁上挂着的宝剑便飞到桌上。此剑长三尺二寸,通体赤红,似火焰一般。玉道人捏了一个法诀,此剑立时荡起一层霞光来。他二指在剑上一抹,那道霞光立即溃散。此剑便发出一声龙吟,升到空中,化做一溜火光,向洞外飞去。

    玉道人似已料到有此一着,在此剑飞起的一刹那,他右乎倏扬,指尖之中飞出了五道红色血光。五道血光乍一出手,化为一张红色血网,将这柄飞剑罩在其中,那飞剑不肯就擒,东撞西突,刹时间已斗在了一起。

    玉道人见自己苦练多年的化血神功,竟然未能立刻奏功,不由得咦的一声,遂加强法力,那血网便越拉越紧。那飞剑所化的红光也越来越小,宛如一条落网之鱼,尽力翻腾,却也无法逃脱。

    一人一剑僵持了片刻,玉道人高叱一声:“收!”只见他五指并拢,那血网便化作一缕红霞,裹着那柄飞剑,倏地飞回到他的手掌之中。这飞剑不断颤动,发出阵阵的龙吟之声,犹自不甘心就范。

    玉道人手中握着这柄飞剑,一股血光从剑柄便向剑身蔓延过去。不一刻,那飞剑就布满血芒随即停止颤动,归于寂静。

    杜子平这才看得清楚,这柄剑造型古朴,呈半透明的红色,薄如蝉翼,犹如一片红水晶,剑上刻着一条火龙,栩栩如生。

    玉道人又看了一眼剑柄,只见上面刻着两个字,“祝融”。“这居然是祝融剑,只可惜与我属性不合,”玉道人叹了口气,话语之间,不免有些憾意。

    “祝融剑?杜子平反问道。

    “你也知道祝融剑?”玉道人一怔,颇有几分意外。

    “我在天一门的师父石世杰虽不是剑修,但对灵剑了解颇深,曾经提过,说这柄剑是万年火晶所炼制,是最有可能晋升为法宝的灵剑之一,”杜子平答道。

    “不错。这柄剑不仅有万年火晶,而还掺杂太乙金精,因此不但可释放纯阳真火,而且还锋锐无比。无论是剑修,还是火属性修士,这都是一件极为罕见的灵器。当然如果火属性的剑修,此剑更是难得之物,”玉道人说道。

    话音刚落,玉道人面上突然露出一抹血红来。他暗吸一口气,强行压住体内这股翻腾的热血,手上并不停留,一道法诀打在这柄祝融剑上,然后放入袖中。这么片刻功夫,玉道人已是满面通红,连杜子平都看出不对来了。

    过了一个多时辰,天色已全黑下来,玉道人这才收了功,但仍然盘膝坐在地上。他长吐了一口气,抬头对杜子平说道:“这是旧伤了,没事。我接下来该教你化龙诀下一部份的功法,你也好将这五爪金龙的骨骼融入体内。”

    说完,一道血光所化的圆环便落在杜子平身上。杜子平一怔,双臂用力一挣,砰的一声,那血色圆环便碎成数截,化为一团淡淡的血雾,消散在洞中。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