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斩龙诀

    那万道金光在空中一晃,归为一束,刹那间又飞入杜子平的掌心之中。杜子平这番死里逃生,长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这空气清新无比,连洞内的血腥气都带了几分甘美。这时他感到一阵冷意,原来冷汗竟然已将身上的衣服湿透。

    他定下神来,运转体内化龙诀的法力,摧动掌心那九柄仙剑,却是丝毫没有反应。他寻思了下,又按天云以前传授的斩龙诀,掌心似是一动,便随即如故。他叹了口气,这个杀手锏看来不能随他心意了。

    猛然间又想起一事来,他拾起那柄飞剑,在血肉当中拨来拨去。幸好,那天云的法宝囊未被绞碎,也顾不得那血渍肮脏,便捡了起来。

    那血肉之中,还隐隐有光芒闪动,他用飞剑拔拉一,下便出现几粒米粒大小的圆珠来。他挑捡出来,放在手掌当中,只觉有一丝锋锐之气逼来。虽然这锋锐之气极为细微,却凌厉无比,直沁入他的肌肤里。

    这时掌心又是微微一动,随即又安然不动。“剑芒精元”,他脑海中迅速飞出这四个字来,低头一看,地下的血肉中还有光芒闪动。

    “如果这些圆珠是那屠龙神魔所说的剑芒精元,只怕这堆肉泥里有三百六十五粒,可如何挑捡出来呢?”

    他虽然退位三年,在天一门下也是一个普通的弟子,粗活也做了许多,但在这样的肉泥中寻找数百粒这等细小的圆珠,也是颇有些犯难。

    幸好他的脑子转得还是不慢,他走出洞外,不多时便抱着半截一抱多粗的大树进来。他炼化了五爪金龙的血液,力大无比,出去见一颗小树,随手一扳,便折成两截。

    他从树上折些树枝,从怀中取出火石,生起一堆火来,然后又用一根粗大的树枝将这堆血肉尽数推入火堆之中。

    熊熊火光照耀下,他却凝目望着空中一片霞光,那霞光之中有一篇数千字的法诀,正是天云曾传授他的斩龙诀。这斩龙诀只有引气与胎动期的功法,结丹后续功法却一字全无。

    他已将天云的法宝囊取出,里面除了那五爪金龙的尸体之外,还有数十枚中品玉晶、十余柄灵剑、几瓶疗伤用的丹药、一粒圆珠、一只玉匣与这枚玉简。

    那圆珠正是玉道人留下的天晶珠。杜子平炼化龙血后,耳聪目明,天云与玉道人之战,他虽未看到,但声音却全到耳里,连最后天云的自言自语,也不曾漏掉。

    他未见过天晶珠,但在天一门下三年,见识到广博了许多。这天晶珠是难得空间材料,可以炼制空间法宝灵器,只是过于难得。天一门中,连金丹期的修士,绝大多数都不曾拥有这么一粒。

    玉道人有了此物,想必是将随身携带之物放入其中。只是这样一来,便苦了杜子平,他所修练的化龙诀下一步的功法,还未得玉道人传授。以他现今的法力是无法打开这天晶珠的。

    玉匣里面装的是赤血幡,此物现在杜子平也不能使用,更不用说,这外面还有天云的三道本命剑光。

    幸好他修炼化龙诀后,体内还有些法力,将那玉简激发,才找到这斩龙诀来。按这斩龙诀所述,引气前三层,是将真龙之气全部炼入体内,炼化为龙元真液,存留在三百六十五处窍**中。这便是引气初期圆满,进入引气中期。

    引气中三层,则是将灵剑中的剑气吸级体内与龙元真液相融合,生成剑芒精元来。待这三百六十五枚剑芒精元形成,就进阶至引气七层,修为是引气后期,这时方可吸收天地灵气,修炼其它功法,施展五行法术。

    杜子平这才明白过来,为何天云身上带有这般多的灵剑,乃是修炼所用。按斩龙诀所述,即便是胎动期,修炼时也需要灵剑中的剑气。

    他反复背诵,直到把这法诀记得一字不差,那火光却渐渐暗了下来。这才“哎呦”一声,收了法力,将玉简放入法宝囊中。

    等火堆逐渐熄灭,天云的尸体化为灰烬,他凭借着对剑气的感应,从中寻觅,又找出数百粒圆珠,仔细一查,连同之前收起的,果然是三百六十五粒。

    既然没有化龙诀的功法,他便修炼这斩龙诀。这次他方摧动法诀,便觉得一股辛辣之极的热力透体而入,在经脉中流转起来。这股热力便是真龙之气了,他三年前修炼时,便已经觉察到了。

    只是这次,这股热力便之前要强上何止十倍?这股真龙之气在体内流动之际,将经脉也一一拓展开来。他又惊又喜,虽然知是那五爪金龙的真龙之气已被他尽数掠来,但也未想到这真龙之气竟然如此雄浑。

    这真龙之气流转之际,率先经过的便是上丹田的膻中窍**处。那膻中窍**外,杜子平三年前便炼出了一滴龙元真液。这次真龙之气在此一过,那龙元真液迅速充盈起来。一个大周天吐纳过后,那滴真元之液便较其它处的雄厚几分。

    这一次打坐修炼,直至天亮,杜子平这才停了下来。他发现膻中窍**处的龙元真液不再增长,下一处窍**的龙元真液便壮大起来。这样一来,便真龙之气进入体内便快了一倍。

    杜子平心中暗想,那天云之前传授的斩龙诀果然大有问题,当日在第二处窍**内凝结出第二滴龙元真液便没有这般变化。

    杜子平见修炼有所进展,心下甚喜,除了打杀些野兽充饥外,整日里竟全是打坐修炼,忽忽一月过后,他体内先前的七十余滴龙元真液不但全部重新凝炼完毕,而且还凝结了新的一滴龙元真液。

    他本来暗自担扰,唯恐新凝结的龙元真液耗费时间过久,影响修练进度。见此情景,更是放下心来,全力修炼。

    这日里,他第三百六十五处窍**中的龙元真液刚刚凝结完毕。蓦地,体内起了一阵震动,脑子里有如鸣雷般的响起了一声剧响,一时间,精神恍惚,血脉怒张。这三百六十五滴的龙元真液迅速在体内流动。

    “这便是引气三层圆满,要进入第四层了吗?”杜子平暗自想道。那引气三层突破至四层,便是一个小境界的突破,自是会有一些异样。

    他抱神守一,却觉得体内的震动愈来愈猛,脑海中的剧响也接二连三,令他头晕眩,几欲晕倒。

    忽然之间,他全身上下渗出一大片的汗水,皮肤上也出现一层不知何物的灰色物质。一刹那间,体内的震动与脑海中的剧响完全消逝无踪。

    这斩龙诀的突破到了第四层,他的修为也升至引气中阶。身上的真龙之气,已全部凝结成龙元真液,这灰色物质,便是第一次伐毛洗髓出来的杂质。

    斩龙诀的奇妙之处,便在于此,引气期间,初期升至中期,中期升至后期,再加上第九层圆满,共经历三次伐气洗髓。这三次伐气洗髓过后,便进入胎动期。

    而一般的修炼功法,在引气圆满后,往往要借助丹药之力,或再寻觅其它伐毛洗髓的法诀修炼,方可进入胎动期。但斩龙诀也有一个缺陷,就是倘若你真龙之气不足,伐毛洗髓力度不够,便无法进阶。

    杜子平站起身,只觉遍体清凉,浑身舒泰。他迈步出洞,每一步跨出,都有数丈之远,不由得一怔,这便是斩龙诀的威力吗?

    这斩龙诀虽是天龙逸士在化龙诀大成之后创出,但这两门法诀却是相辅相成。杜子平当日炼化了龙血,只是没有下一步功法,无法融合,或炼化龙骨。但这斩龙诀真龙之气入体,却令他体内血液与龙血稍有融合。他没有法术神通可以运用,但这身体较刚炼化龙血时,可是强悍了许多。

    杜子平也顾不得许多,走到洞外数里处的一处水潭旁,准备洗去身上的泥垢。却听得呜的一响,一道金光,向空中一只大雕射去。

    那雕极大,两翅张开,竟有两丈多长,离地面极远,从地上看去,不过一个小黑点。杜子平已是修道之人,目力远胜凡人,这才看得清楚。

    这金光去势极快,一下便把这大雕射穿。杜子平认得清楚,正是金系法术中的金箭术,心下一怔,暗道此地怎么会有修士来。他在天一门修炼三年,这些五行法术倒也常见。

    说来也巧,不一刻,那大雕的尸首从空中坠落,啪地一下,正落在杜子平身旁不远。他走上前去,见那雕胸口有一处伤处,直透后背。

    这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请问,这雕是你的吗?”却见不远处,站着一高一矮两人。

    杜子平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的,我只是听到响声,才过来看一眼。”

    那高个子冷笑一声,说道:“这山势陡峭,普通人根本无法上来,你又是如何上来的?”

    矮个子说道:“小兄弟,你到底是谁?为何派这雕来跟踪我们?你何时上的山?”

    “我一年多前就上此山了,这雕不是我的,怎么会是我派来跟踪你?”杜子平暗知不妙,这两人分明就是避仇的修士,这下子只怕是生了误会。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