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初试身手

    这话一出口,那四人心中最后一点怀疑也抛到九霄云外。童水笑嘻嘻地说道:“小兄弟,你家大人呢?”

    杜子平虽不知什么情况,却也明白事情不妙,便张口说道:“家师在山上静修,诸位认得家师吗?”

    花如梦咯咯一笑,说道:“小兄弟,你反应虽快,只是经验不足,你分明是要下山,想必是要把宝剑交给令师吗?”

    她这边话音未落,那童水双手一分,两道掌心雷向杜子平击了过来。杜子平上次吃过一亏,早有防备,身子横移三尺,掌心雷便击了个空。

    童水没有想到对方身形如此之快,又要出手。那花如梦却是抢先一步,左衣袖在掌心雷发出之后,化作漫天白绫,遮天蔽日地将杜子平卷了进去。

    杜子平这下子无法闪避,立时象一个棕子般被紧紧裹住。“果然是个雏儿,”何老大哈哈一笑。只是这笑声刚出口,便哑了下来。

    原来杜子平用力一挣,嗤的一声,花如梦的衣袖便断成四五截,飞舞了出去。这四人大吃一惊,这衣袖可攻可守,寻常法器也难毁坏,这人怎的连法力都未施展,便扯断了?

    俞洪大喝一声,身上冒出滚滚黑烟,里面飞出数百只飞禽来;童水双手捏诀,口中念着咒语,显然是在施展一种大威力的法术;花如梦头发一甩,发髻散开,竟然化做漫天黑针,让杜子平避无可避;唯有何老大,似乎自重身份,又好象有所顾忌,没有出手。

    杜子平除了之前与魏氏兄弟接手一个回合外,从无斗法经验,见此情景,只得运起全身法力硬挨。

    那俞洪发出的数百只飞禽魂魄,九成到是凡鸟,毫无法力,只有十余只飞禽才是妖兽。但修为最高的那只也不过与引气三层的修士比肩,其余多数只不过刚刚踏入引气一层而已。

    杜子平炼化了五爪金龙之血,一身阳刚之气无与伦比,正是这门法术的克星。当然,倘若那俞洪所炼化的飞禽是法力高深的妖兽,又另当别论。

    只见杜子平身上金光隐现,轰的一声,便有数十只飞禽魂魄震成粉碎,连鬼都做不成了。这时那花如梦的黑丝发针也射到他的身上。

    杜子平闭上双眼,身上一阵轻响,那飞针尽弹回,花如梦急忙一扭头,将那发丝尽数收回,只是扭得力大了些,脖颈竟然闪了一下,不免成了一个歪头美人。

    此刻,那童水的咒语终于念完,只见他右手食指向天一指,一朵丈许大小的乌云飞到杜子平头顶,三道大拇指粗细的闪电击在他的头上,同时啪拉一声巨响,竟平空响了一个霹雳。

    那四人心头大喜,这一手落雷三击,便是引气后期的修士也不敢用法力护罩硬接,这小子只怕是活不成了。

    杜子平只觉血气一阵翻涌,到也不觉得疼痛,似乎还有些舒爽,知道这是你死我活之际,须要拼命,便大喝一声,扑了过去,右手一拳击了过去。

    何老大这时方才出手,双手一推,面前居然出现一堵三尺厚的石墙。原来他精通土系神通,修为又是最高,达到引气五层,一直主防,以免对方攻来,造成伤亡。

    砰的一声,那石墙轰的倒塌,石块碎裂纷飞。那四人不防,急忙闪避,却也不免被石块擦伤。这时却见杜子平捧起右手,弯下腰来,“哎呦,哎呦”地叫个不停。

    原来五爪金龙虽然强横,但他的化龙诀毕竟刚刚修练,那石墙却又精钢似的坚硬。他全力一击,只震得手臂疼痛异常。

    这四人却道他装腔做势,并肩站在一起,互相瞅了一眼,都露出骇然之色,均觉得此人修为深不可测,行为却又这般匪夷所思。明明已是大占上风,偏又装出这副样子来戏弄众人。

    又过了片刻,杜子平甩了甩手臂,觉得也不那么疼痛,于是一纵身,便又是一拳向何老大击来。这四人见他不施展任何法术,但这么一跃,便是神行术也不及,这一拳,威力之大,之前也是从未见过,即便是落雷三击,也是难及。

    那何老大一捏法诀,又是一道石墙横在面前。这时杜子平看得清楚,这何老大另一只手握着一枚玉佩。那玉佩光芒一闪,便出现一道石墙。

    他吃过一次亏,怎肯再步后尘。当下,右手在石墙一按,便跃了过去,一把却向离何老大最远的花如梦抓去。

    这四人有了上次前车之鉴,生怕再被石块所伤,早已激起法力护罩。只是这护罩又如何能挡得住杜子平这一抓?花如梦大骇,万万没有想到竟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身体向后一跃,嘶拉一声,左袖连同胸前一大块衣襟被扯了下来,露了一抹春光来。

    幸得她那件外衣是一件护体法器,这才没有受伤,却也惊得花容失色,胸前春光外泄,却也顾不上了。

    这四人向后退开,面面相觑,对面这人哪里象一个修道人士,到似一个江湖上的武林高手。不过若是武林高手,又哪能经得起他们随手一击?这四人虽不是身经百战,但斗法经验也甚是丰富,却从未见过这等人士,加上杜子平先声夺人,竟不知如何应战。

    杜子平却是知道,如果对方缓过劲来,那些法术神通施展起来,他只怕是招架不住。于是又张牙舞爪地冲了过去。

    他既不会法术,又不懂武艺,这般冲过去,姿势是难看之极。但这四人却如临大敌,童水掌心雷不停地向他身上招呼;何老大玉佩光芒连闪,这回出现的不是石墙,却是磨盘大小的石块从天而降,落了下来;花如梦却是一抖手,扔出一张符箓来,平空化作一道绳索,将杜子平束住;唯有童水,修炼的功法近似于鬼修,被杜子平所克制,只得躲得远远的。

    杜子平用力一挣,绳索便四分五裂,这其实也在那四人意料之中,花如梦也不过是想将他阻上一阻。但见杜子平身子窜出,一把抓了过去,却又是直奔花如梦。

    花如梦早已加持了神行术,身形一晃,要向后退去。哪知这次杜子平出手如电,依旧没有避开,脚踝便被抓住,扯了过来。

    何老大等三人躲在一旁,也顾不上花如梦,空中乱石飞舞,砰砰砰一阵乱响,花如梦与杜子平便被埋在石中。只听得轰隆一声,石块纷飞,杜子平怀中抱着那花如梦跃了出来。那花如梦靠在杜子平的胸前,也不知是死是活。

    何老大这时已经清楚,叫道:“此人一身钢筋铁骨,行动如风,却不懂法术!”童水与俞洪也立即明白过来。

    杜子平把花如梦放在地上,对面便一片法术光芒击了过来。那童水只是用掌心雷,明知无用,却也无法,原来他身上的法器符箓攻击威力还不及这掌心雷。何老大依旧乱石齐发,俞洪知道鬼道秘法没有用处,只得发些火焰术之类的初阶五行法术。

    说起来,到是那火焰术威力最大,杜子平虽然没受到伤害,但却不肯被这烈火烧中。因为他虽然不怕这种火焰,身上的衣服却没有这般本事,稍有不慎,恐怕就会烧个精火,就得赤身露体。

    杜子平又挨了几记掌心雷,隐隐觉得这肉身似乎又强大了一丝。要知真龙飞腾之际,定有风雷相伴,天生可操纵雷电。这雷系法术每次击在他的身上,便是摧动体内五爪金龙血液与他融合,自然肉身修炼就有进境。只是现下他也不及细想,向这三人追来。

    这三人见杜子平攻击手段有限,惊惧渐去,施展神行术,远远地避开,不断用法术神通进行攻击。

    只是这杜子平犹如一个打不死的人形妖兽,除了何老大的滚石神通外,其它丝毫不能造成伤害。

    不多时,杜子平身上衣服已被尽数烧毁,何老大见了,突然叫道:“不好!”其余二人一怔,不知何意。却见杜子平扑上前来,俞洪一道小指粗细的火焰向他击去。

    杜子平本来对火焰术颇有顾忌,但衣服毁掉,这顾忌反而没了。这火焰击在他的身上,他视若无睹,一拳便击在童水头上。砰的一声,只见万朵桃花开,这一拳将童水打得脑浆迸裂,眼见是不能活了。

    俞洪肝胆俱裂,再也顾不得什么飞星引月剑了。这时躺在地上那魏氏兄弟中的矮个子突然睁开双眼,一抬手,射出一道金光,正是金箭术,一下子将俞洪打了个透心凉。那矮个子施法完毕,一口气没接上来,立即死去。

    杜子平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这四人不但不是魏氏兄弟的朋友,反而是仇敌,只怕这场厮杀是这魏氏兄弟的借刀杀人之计。

    何老大只觉脚下发软,连连摆手,口中说道:“小兄弟,这宝剑我不要了。”

    杜子平却见自己活生生地打死一人,不由得心下一阵茫然。刚才恶战之时,他尚不觉得,如今却不知如何是好,何老大的话也没有听见。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