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天晶珠

    当年他身为天子,虽然受到压制,但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却也不成问题,不过这般亲手杀人,还是第一遭,不免有些手足无措。

    那何老大本来是一个精细人,只是对方神通惊人,举止诡异,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是第一次杀人的缘故。这时两人所在位置却已换了过来,杜子平守在路口。何老大便是想逃,也没这个胆子,只得不住口地求饶。

    毕竟是修道之人,杜子平片刻后便反应过来。他打量了一下周围,暗暗苦笑:“这般情景下,任谁见了,都认定我是逼奸不遂,大开杀戒。”

    但见夕阳余辉下,一个少年赤身站在那里,旁边一位瘦高汉子不住弯腰鞠躬,地上躺着五人,其中一个还是罕见的美人,只是衣衫碎裂,上身半裸,不知生死。

    杜子平冷冷地瞅了一眼何老大,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来抢什么宝剑?”又一指地下那魏氏兄弟,“这两人又是什么人?”

    何老大战战兢兢地说道:“我叫何才,那女子是妙香门的花如梦,施展雷系法术的是童水,剩下那个叫俞洪。这两个是魏氏兄弟,矮个子是哥哥,叫魏仁,高个子是弟弟,叫魏义。”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小仙长,这飞星引月剑我不要了。”

    “飞星引月剑?”杜子平目前转向那魏氏兄弟。“你们两个居然栽赃陷害?这剑在什么地方?”

    魏氏兄弟躺在地上,并不答话。杜子平上前一看,发现居然全都陨落。原来魏氏兄弟本来就只剩一口气,那魏仁施展金箭术后一命呜呼,那魏义却在杜子平五人一场恶斗中被一块巨石砸死。

    何才听到这里,方才知道被魏氏兄弟耍了,恨得咬牙切齿。却听见杜子平说道:“这几人都死了,你去把他们身上有用的物事都拿给我。”

    何才不敢不从,将这些人身上的玉晶、符箓、法器与道法书藉全部取出,恭恭敬敬地献给杜子平。杜子平看了看,又说道:“还有你的。”

    待何才将自己的法器等物都拿出来之后,杜子平看了,不禁叹了口气,这些人的身家未免太寒酸了些。一共不过百十枚下品玉晶,五部道书,四张符箓与四枚法器,连一个法宝囊都没有。

    修士所使用的宝物,不过是灵器与法宝两种,所谓灵器就是修士采集天地灵地炼制而成,分为上品、中品与下品。所谓法器,其实也是灵器的一种,只是质地太差,没有入品,一般由引气期的修士使用。

    法宝则是灵器进阶,生成灵性之后的称谓,如果法宝灵性增强,化为器灵,便称为器灵之宝。由于灵宝生成实在困难,便有一些修士将妖兽修士的魂魄炼成器灵,这种也是器灵之宝。为了区别,前一种器灵之宝称为真灵宝,简称为真宝,后一种就直接唤为灵宝。灵宝往往威力还要大于真宝,但真宝的成长空间巨大,而灵宝则没有成长性。

    这四枚法器,一枚是何才使用的玉佩,两柄宝剑,一柄是魏氏兄弟的,另一柄是俞洪的,还有一枚法器,是一只五尺多长的木拐,也是魏氏兄弟的。

    杜子平反复摆弄这只木拐。何才暗暗心想:“这还能瞧出一朵花来不成?这木柺威力最差,怎么让他这般看重?”

    却见杜子平双手用手一拧,这只木拐碎裂开来,当啷一声,一柄三尺长的宝剑掉在地上。

    “飞星引月剑!”何才不由得叫出声来,心里又把魏氏兄弟骂得死去活来,同时又暗自想道:“这人只怕是大派弟子,见多识广,这才认得机关。”

    殊不知,杜子平识破这等机关,却是因为修炼斩龙诀到第四层后,对剑气感应极为敏锐,这剑虽然藏在木拐当中,仍有一丝剑气遮挡不住。只不过,一般修士是无法察觉罢了。

    这柄剑碧芒耀眼,剑脊上镶有三颗流星与一弯明月,流星在前,明月在后。在杜子平看来,此剑不过是一件下品灵器而已,天云身上的那几柄剑,随意拿出一口,也远胜过它。

    杜子平转头看了何才一眼,不可思议地说道:“你们几人拼了性命,就是为了这柄剑?”顺手便将此剑插在地上。

    何才点了点头,说道“我等散修本来身家就是不多,品质略好一些法器都很罕见。花如梦虽是妙香门弟子,不过身份低微,这种灵剑对她来说也是难得之物。”

    杜子平摇了摇头,又想一事来,说道:“如果你能帮我办一件事,我便饶了你的性命,否则,哼,哼。”

    何才眼睛一亮,说道:“请小仙长吩咐。”

    杜子平取出一粒紫色圆晶,说道:“我先看看你的法力够不够。这粒圆晶便是测试之用,你将法力输入其中。”

    何才接过这粒圆珠,疯狂地把法力注入其中。只见这圆球光芒闪烁,半柱香时分过后,便飞到空中,在空中一转,便化做一间密室,落在地上。

    原来这正是那玉道人的天晶珠,何才惊得目瞪口呆,象他这种散修,天晶珠这种物事,何曾见过?

    杜子平心下欢喜,走了进去。那何才只瞥了一眼,见里面晶光闪烁,贪念大炽,见杜子平毫无防备,悄悄拔出地上的飞星引月剑,跟了过去。

    这天晶珠内到也空旷,中品玉晶有百十枚,还有两枚玉简,一些丹药符箓,一团拳头大小的血色红云,与一个箱子,箱子上面还放有一个法宝囊。杜子平弯下腰来,便欲掀开箱子,突然觉察到一股剑气刺入肌肤,原来何才将法力注入飞星引月剑中,一剑便斩了过去。

    杜子平急躲,这一剑仍在后背留下一道极深的伤痕。何才见这飞星冷月剑有效,大喜过望,法力一摧,便是一道数尺长短的青色剑气向杜子平斩去。

    这一剑斩出,何才脸色也是大变,原来这下品灵剑极是耗费法力,以他引气五层的修为,一剑斩后,法力竟然耗掉九成!

    生死关头,杜子平急忙运起法力,却突然觉得掌心一热,那万剑金光阵破体而出,那飞星引月剑的剑气如何挡得住,万道金光一转,何才就被斩成数截。

    杜子平这次看得清楚,那万道金光之中,有一条五爪金龙的虚影,似乎瞅了他一眼,便与金光一同飞入掌心之中。

    这化龙诀对肉身恢复的效果委实不小,不一刻,他身上的流血便止住,伤口也结了疤。他将何才的几截尸体抛出,打开那个箱子。

    这箱子里居然摆放着两柄血色短刃,散发着浓浓的血腥之气,不过都是法器,还有两套衣服与十几只玉瓶,那玉瓶之**装有数十粒各色丹药。杜子平刚将这个箱子与两枚玉简拿到外面,这天晶珠突然又光芒一闪,又恢复成圆珠模样。

    杜子平把这些物事放入法宝囊,来到那条小河当中,洗去身上的血渍污垢,换上玉道人的衣服,这才回到山洞之中。

    那两枚玉简,一枚记载便是他日思夜想的化龙诀,另一枚则是玉道人修习的化血神功。他无意修习,便把这化血神功的玉简放在一旁。

    那法宝囊却是禇岳的,里面只有十来块中品玉晶与百十块下品玉晶,十几柄灵剑,其中居然还有三柄是法器,一些丹药,几张符箓,一枚玉简,一只三寸大小的玉鹤与那枚幻月珠。

    那玉简是天一门的法诀,杜子平看了之后,微微一怔,这法诀正是天一门引气期所修练筑基功法,居然与化血神功引气期功法相差无几,只是到了胎动期的功法大相径庭,但也有相通之处。他想不明白,也就置于脑后。

    那何才等几人的道书,他翻看了一下,何如梦修练的是妙香门的留香诀,这功法只适合女子修习,里面的法术神通也只有修练这功法后,方可运用。何才修炼的土属性功法地动诀,杜子平也看不眼。不过,其余三本道书居然引起了他的兴趣。

    一本是修练界最基本的法术,这种道书在修炼界过于常见,因此天云与玉道人身上居然没有,但对杜子平来说,却是欲得之物了。他只要将斩龙诀炼到第七层,便可以吸纳天地灵气,这些法术便可修炼了。

    另一本是雷系的法诀与法术神通,杜子平向童水的尸体看上一眼,说道:“瞧你不出,你居然还是神雷之体,若是年少时被名门大派发现,早就成香饽饽了。”

    他在天一门下学道时,曾听人说过,这雷系功法与神通要么是肉身极为强悍,要么是天生神雷之体,才可修炼。因此即便是天一门,遇到这等良材美质,也要马上收到门下。

    最后一本是鬼道功法与炼器之术。这鬼道功法与炼器之术都是残篇,那俞洪结合在一起,误打误撞,居然创出这一门神通来,就是他那手操纵飞禽魂魄之术。

    俞洪杀死飞禽之后,以肉身为载体,将这些飞禽的魂魄炼至皮肤当中,遇敌便可激发出来斗法。只是无人指导于他,而且又都残篇,这神通便有缺陷。即飞禽妖兽的魂魄若是法力太强,或数量太多,修炼者反而会遭到反噬,念及此处,他便将这部道诀置于一旁。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