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冒充

    看到这里,杜子平这才明白,为什么每次玉道人都是从袖中取出各种物事,而不是象他现在这样找个空地将天晶珠放大。但这口诀却生了一个新问题,玉道人祭练这天晶珠时,用的是化血神功的法门,修练这天晶珠的口诀也因此需要修练这化血神功。除非是修为远胜玉道人的修士,用法力将玉道人的印记抹去,重新用自身的功法祭练一番。

    杜子平现在的法力较玉道人当年相差不可以道里计,便只能修练这化血神功。幸好这化血神功引气的功法与天一门大体相仿,只是多出一个吸血的法门,而且他心中还有个念头,希望日后重新回归天一门下,于是到也并不抗拒。

    这化血神功初时修练极快,杜子平斩龙决突破到第八层,化血神功竟然就已经达到第五层了。而且修练化血神功,并没有半分痛苦。只是,当他吃完最后一块龙肉时,发现修练速度开始大大放缓,尤其是化龙诀与斩龙诀。

    不过,他现在修习化血神功有成,便将天晶珠收入丹田,一试之下,果然取放如意,便将那些中品与上品灵器玉晶、符箓与功法放入其中。法宝囊中,只装了百十块下品玉晶与何才魏氏兄弟身上的符箓法器。

    象何才这些修道之所炼制的符箓,首先卖相便是不佳。这些符箓是世俗间的道士所用的符纸所制,上面画了一些不明所以的符号。杜子平仔细瞧了,才发现些许灵气。

    他拿起一张名为降神符的符箓,法力力输出其中,到也不凡,一道霞光闪过,凭空便出现了一个金甲神将。这金甲神将身高三丈有余,手中握着一柄狼灵棒,舞来舞去。

    只是杜子平看来,这金甲神将的修为不过是引气二层,手中的狼灵棒连法器都算不是,这种货色,只怕连世俗间第一流的武林高手也不及。而且不过一柱香时分,符箓的灵气又淡了几分。

    他又换了另一张符箓,这张唤做撒豆成兵符。法力刚输入进去,这张纸符便飞到空中,降下一束光柱。光柱源源不断跑出一群兵将来,不多时便有上千人。

    只是这些兵将全然没有法力,还不及那降神符,杜子平目瞪口呆,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结果。

    他将这些符箓一一试了,不禁大摇其头,这哪里是仙家妙法,简直就是走江湖耍戏法骗人的把式。

    杜子平心中暗想:“这样的符箓对敌有何用处,怪不得那日斗法,他们也不曾取出应对。只是不知他们哪来闲暇练制这种无用之物”。

    他却不知,何才这种散修,胎动无望,只得在世俗间混个富贵。无论是成为哪个世俗帮会的供奉,还是大户人家所敬仰的法师,终归要舍出些物事来,这些符箓自是哄骗世俗之人最佳之物了。

    两相对比,那天云与玉道人的符箓大为不同。这些符箓一见之下,灵气盎然,便知是仙家宝贝,令人敬畏。比如那火焰符,符纸也不知何制,柔软坚韧,上面画有一朵火焰,一明一暗地闪烁,放出道道火焰般的霞光。

    用法力激发之后,一道火光,便喷射出去,连山石都被烧化。杜子平自忖,虽然他肉身强悍,也难挡这火焰符的一击,这可比当日俞洪施展的火焰强得太多了。

    按道书所述,那五行法术无甚难处,只是多加练习,熟能生巧罢了。但杜子平上手极快,仿佛天生就会一般。他思来想去,猜想应是五爪金龙血液筋骨炼入体内的缘故。

    这五行法术威力虽然不差,但较斩龙剑芒与龙神拳来,便颇有不及。杜子平几日之间便练熟,若要威力再进一步,须得修为精进,方可修炼,便翻看那雷系的道书。

    这雷系的法术威力远胜于普通五行法术,等到修为上去之后,那雷系的神通威力更是极大。不过,任何神通之前若无法术基础,便是无论如何也施展不得,除非这神通是所持灵器法宝所附带。

    杜子平对此到是极为向往。只不过,要是修练雷系法术,则需要先修练雷系功法。这本道书只记载了到引气八层的功法,而且他现在手头功法不缺,再修练一门功法未免太耽误修为了。要知道你便是练了一百门功法,每门功法都达到引气九层,也万万比不了一个只修练一门功法,刚刚进入胎动期的修士。

    五行法力自然也有转换的法门,比如修练木系功法的修士可以将法力暂时转换为金火水土等其它系的的法力,再修练其中秘术。只是这样一来,修练的速度便要慢上许多,秘术的威力也弱上许多。因此,修练界大多数的修士仅是修练一下普通基础五行法术,而且精力都放在自家这一系的神通秘术当中。

    这世间除了五行法力之外,还有其它异种灵力,如雷系法力。虽然也有转换之法,但这种方法,修练成功者寥寥无几。一百个人九十九人不能成功,剩下那成功之人,肉身要极为强悍,才可以修练。这也就罢了,这种人修练雷系法术则奇慢无比,威力更弱得可怜,因此若非神雷之体,无人肯在这方面花费精力。

    杜子平只知道肉身强悍与具有神雷之体的修士可以修练雷系神通,其余到是不曾知道。他遵循转换之法,将体内法力转换为雷系法力,只觉法力运转毫无滞涩,便按照掌心雷的法诀,释放了出去。

    他这念头刚起,掌心便射出一道粗如儿臂的闪电,轰隆一声,便将十丈外的石壁击了一个三尺深的大坑。这雷系的法力果然惊人!接下来便是那落雷三击,不过几日工夫,杜子平也施展出来,施法的速度丝毫不逊于掌心雷,威力较当日的童水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那俞洪的鬼道之法,无论那鬼系的神通,还是那种炼器之术,都残缺不全,俞洪虽然强行揉成一门法诀,但其中的谬误差路极多,杜子平没有精力细加探索,更没有为后人留下神功秘法的觉悟,他只是稍有涉猎,并未深加研究。

    化血神功修练到后来,便需要摄取鲜血来增强修为,本来杜子平不肯修练这种邪术。但一来以他现在的修为,还不必摄取鲜血,二来这化血神功中记载着一种秘术,却令他心动。这秘术名为易形术,可以令人转化形象,其它门派的功法也有改换容貌的秘术,不过大多数均为幻术,瞒不过同阶修士。直接改换容颜的秘术,往往都是胎动期方可修练,有的甚至是金丹期。

    他化血神功修练尚浅,只能借助血色短刃法器才能施展大威力的攻防神通。因此,他留下那两柄血刃来,其余的飞剑法器均修练了那斩龙诀。

    那斩龙诀吞噬剑气之后,飞剑的品质随即逐渐降低。他用来修练的第一柄飞剑,品质最差,不过十数日间,便生满锈迹,最后竟然连朽木都不及,手上略捏了捏,便簌簌地化为粉末。杜子平这才知道,为何天云随身带有如此之多的飞剑。

    这日夜里,他开始修练斩龙诀,不过现在他手中除了留下来的那柄血剑,已无其它飞剑法器可以修炼,便将下品灵剑取了出来。那飞星引月剑品质最差,便成为第一柄用于修练的飞剑。

    他正待吐纳之际,突然听到数里之外有极细微的破空之声,情知有修士上山来,不由得暗自吃惊。修士在进阶胎动之前,不能飞行,只得靠飞行灵器或飞行法器方可上天,而且进阶胎动期后,飞行速度并不快,因此往往还需要借助灵器。

    引气期的修士法力低微,即便是下品灵器也只能摧动片刻,便如当日何才使用飞星引月剑偷袭他一般,更不用提中品或上品灵器。因此,引气期的修士绝不会使用飞行灵器,最多是飞行法器。

    但这飞行法器比飞行灵器更为罕见,原因无它,只不过能炼制飞行宝物的材料往往都有很强的灵力,灵力稀少且可以炼制成飞行用的材料极为稀少而已。

    来者若是使用飞行灵器,那便是胎动期的高人,若使用飞行法器,虽是引气期的修士,但来头都是极大,绝非何才这种草根散修能比。就是在天一门中,有飞行法器的引气期修士,也不过是十者一二而已。倘若来人存有恶意,杜子平未必能够抵挡得住。

    片刻之间,就见两道白影飞到山洞之前,落了下来,这两人均是一身月白僧衣,原来都是和尚。杜子平见来的是两人,更是暗暗叫苦。

    这两人走到洞口前,跪到在地,问道:“师父,你在里面吗?”他二人没有炼化真龙之眼,感应之力无法达到这么远,根本不知道洞内有什么人。

    杜子平脑筋急转,知道对方将自己当成了天云和尚。看来天云御下之严,洞外的禁制已然去除,这二人依然不敢随意进洞。

    他回忆天云的声音,寻思了片刻,说了一句:“你们来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吗?”

    “弟子听说了飞星引月剑出现,恐怕师父一心苦修,还不知此事,便来相告,”一个和尚回答道。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