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战二僧

    “飞星引月剑?这剑有什么古怪吗?为什么连天云这等人物都不肯放手?看来当日何才说得不尽不实,”杜子平暗自心想,口中却不冷不热地答道:“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

    “温娘娘要请师父回去讲经,”另一个和尚回道,声音似乎还带了些欢喜之意。

    杜子平心头暗想:“这天云国师当得久了,徒弟都沾上了世俗之气了,连那温如玉的召唤竟也当成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他正待训斥一下这两个和尚,摆一摆师父的威严,脑海中念头忽地一转,想道:“不对,即便这两个和尚贪图人间富贵,但天云是即将结丹的人物,定不会如此。他的弟子又怎不知他的想法,用这档子事来烦他?”

    于是他便张口道:“好了,我现在正在修练的紧要关头,一时抽不空来,你们替我搪塞一下。还有什么事吗?”

    这两个和尚本以为禀告了这两件事,那天云定会大为喜悦,八成还会有些赏赐,谁知竟得了这样不冷不热的两句话,不禁大失所望。

    其中一个和尚犹不死心,说道:“既然师父正处于修练的紧要关头,那弟子自当护法。”

    “嘿,凭你也要帮我护法?”杜子平冷笑一声,本意就是让这两人快些离去,多谈一会儿,便多一分被识破的风险,自是催促个不停。

    只是这句话陡然间惹起了另一个和尚的怀疑,他忖道:“师父要是处于修练的紧要关头,定然会布置周密,哪里会将洞口的禁制都撤掉?而且他走之前,再三叮嘱,那温娘娘若要找他,要尽快告知于他。”

    想到此处,他又琢磨了一下杜子平这几句话的语气声调,便有了几分怀疑。他到不是怀疑天云已死,而是认为天云已走,此处不知被什么人占了。此人的手段只怕也是平常,否则早出来将他们二人擒了。

    只是在天云的积威之下,他也不敢造次,灵机一动,便问道:“师父,我修练这万涛剑诀,近日来有些疑惑,还请师父指点。”

    杜子平心中暗道:“什么千涛剑诀,万涛剑诀,你来问我,我去问谁?”但口中却道:“你们若无事,便先回去,我现在修练无暇分神。”那两个和尚登时跳了起来,叫道:“你是何人?”

    原来五年前,那个和尚得到这万涛剑诀,向天云请教,结果被天云训斥一番。当日天云说道,万涛剑诀虽然不错,但一个人精力有限,万不可贪多嚼不烂,影响了修为。杜子平此言一出,这两个和尚便知不对。

    杜子平说完这句话时,也觉得难以搪塞对方,早已准备好动手,一见二人反应不对,两道剑芒便劈了出来。

    这两个和尚大骇,叫道:“斩龙剑芒,你到底是何人?”同时祭出两件法器,抵住了这一击。这时杜子平也从洞中冲了出来。

    他凝神一望,这两件法器,一个是一只金轮,隐隐有佛光露出,另一个却是一套飞剑法器,这套飞剑共有三柄,分为青红白三色,在一个僧人头顶盘旋。

    天云本来不是僧人,所传剑诀是道家功法,但那金轮不但佛门之物,连法力运转也是佛门功法。杜子平不免暗暗称奇,这天云又如何修练这么多的功法?

    这两个和尚,修为与杜子平相若,也是引气八层。他这时看清楚,五官面目依稀认得,当年在玉龙帝国的护国寺中曾见过,只是法号早已忘记。

    杜子平心下虽在寻思,但手下毫不停留。那柄血剑只能配合化血神功,斩龙诀则无法驱动,但他化血神功修为尚浅,即便有飞剑法器,威力也逊于斩龙剑芒一筹。当下他双手一分,又是两道丈许长短的剑芒飞了过去。

    这两个和尚心头疑问极多,只是来不及开口相询,又见了这斩龙剑芒,均想:“此人难不成是师父新收的弟子?”

    这二人知道这斩龙剑芒的威力,不敢有半分小瞧。一个将金轮化为九个,每个均有车**小,在身前不停地旋转;另一个将三剑合一,化做万点霞光,织成一片光网。但听得一连窜叮叮之声,这两道剑芒又被挡了出去。

    只是这两个和尚也觉得两臂经脉一阵酸麻,心下更加确定,此人修练的定是斩龙诀无疑。当日天云曾对这二人讲过斩龙诀的威力,便是透过法宝灵器,也能将法力传来伤人经脉。因此,即便是两人神通与修为相若,最终获胜的往往还是修习斩龙诀的修士。

    这两个和尚借斩龙剑芒消失之机,大喝一声,一齐攻来,均想:“即便你是师父新收的弟子,如此下狠手,我们就是伤了你,见了师父,也有话说。”

    只见金轮飞转,射出一束佛光,向杜子平压来,杜子平只觉身上如负千斤,身子竟然难以移动半步;剑光瞬间化作万点寒星,从佛光中显现出来,纷纷扬扬地向杜子平落了下来。在佛光的映照下,那两个和尚看上去竟似斩妖除魔的怒目金刚。

    杜子平吐气发声,一拳击出,拳上有金光绽放,与剑光稍一接触,剑光便在空中一凝,倒卷回去。随即金轮与拳头撞在一起,轰的一声,杜子平双脚没入地面,直至膝盖,金轮也嗡的一声,一路翻滚着向外飞出。

    这两个和尚大吃一惊,刚才那一击,固然有他们担心杜子平是天云新收的弟子,未用全力之故,但赤手空拳便击飞两人的法器,却是他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两人急忙连捏法诀,来操纵空中乱飞法器。那使用金轮的和尚也就罢了,用剑的和尚却是一阵手忙脚乱,这时只听头上咔嚓一声,落下三道闪电来。

    两个和尚身上脖颈上挂着的佛珠,突然大放光芒,飞了上去,砰的一声同,抵住了这闪电一击,但佛珠碎裂,纷纷落在地上。

    杜子平没料到这两人还有这种自动护主的佛宝,暗叫可惜,身子已从土里拔出,双掌一伸,便又是两道剑芒斩去。

    这两道剑芒与刚才不同,只有尺许长短,在空中转个不停,似两轮明月,转眼便逼近这两个僧人的身前。

    这一手唤作剑轮斩,虽不及刚才的剑芒凌厉,但却擅长破开防御。二僧仍然以金轮与剑网迎去。但听得叮叮叮叮一阵急响,这幻轮斩停顿了一下,依旧斩了过去。二僧大骇之下,身体一斜,左右一分,剑轮贴胸飞了出去。那股森森的剑气侵入体内,令二僧不禁打了个寒颤。那金轮与飞剑法器又飞回到二僧身前,无论是金轮,还是飞剑,均有数个豁口。

    这两个和尚知道倘若手下再稍有容情,只怕今日便交待此地,互望一眼,脚下各踏一只圆盘,便飞到空中。杜子平纵身一跃,从二僧中间穿了过去,左右双掌一分,两道掌心雷便击了过去。

    二僧未料到杜子平竟如此之快,只得祭起法器,又挡了一下。杜子平足尖在地上一点,转过身来,又是两道剑芒斩去。

    他虽然无法飞行,但化龙诀练到这个地步,速度之快,犹在二僧飞行之上。他脚上所用的步法也是龙神拳的身法。天龙逸士是不世出的奇才,竟然想得出来,用武艺来对战法术。

    二僧急忙将法器移至身后,又转过身来。哪知眼前一花,杜子平又消失不见,后背又是两只硕大无比的金色拳头击了过来。二僧向前一飞,转身又将法器移到面前,杜子平身子一晃,带出一窜残影,又转到后面。

    他这一路身法,练到高深处,那便是极高明的无形遁术,端的是神出鬼没。杜子平现在自然远远没有达到,但是对付这两个和尚,也是绰绰有余。

    二僧见杜子平纵来纵去,剑芒雷击,层出不穷,就是没有见到飞行法器,便明白过来。这两个和尚一声长啸,两只圆盘托起二人,直向上飞去。这到是对付杜子平这套神通的最佳方法。

    二僧见杜子平修为与他们持平,哪肯这般退却,对视一眼,便打定了主意,一人主攻,一人主防,再次欺身过来。

    只见二僧背靠着背从空中缓缓下落,剑光闪烁,化做成千上万道霞光,形成一道百余丈长的剑河,汹涌澎湃地向杜子平涌来,金轮化为九枚围成一个圆圈,护住两人。

    这道剑河威力之大,便是胎动期的高手也会退避三舍,但见杜子平眼中,却丝毫没有惧色。他一眼便瞧出,这道剑河中只有九道剑光是真的,其余全是幻化,其作用不过是扰人耳目罢了。他融合了五爪金龙的双目,已具有破幻的神通,此类道法根本瞒不过他。

    他身子一拔,便欺进剑河之中,双掌一合,一道金色光环将这九道剑光束住,变回三柄飞剑的本相来。

    他双手一伸,将这三柄飞剑握在手中,任凭对方连施法诀,这飞剑也只是不断震动,发出龙吟之声,却犹如生了根一般,无法从这双巨灵之掌中挣脱。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