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升龙果

    “果不其然,估计大师兄与二师兄被人害了,”空生面上露出一丝异色,似是激愤,又似是难过。

    “你有什么证据?”杜子平眼角一挑,问道。

    “大师兄与二师兄大半个月前得知飞星引月剑出世的消息,恰好温如玉太后找您讲经,便去找师父您了。大师兄走之前,悄悄对我说,如果他与二师兄这次一去不返,很可能就是被四师弟给害了,”空生回道。

    “此话怎讲?”杜子平暗忖,这件事还越来越诡异了。

    “他给我一个玉匣,证据便在其中。倘若他与二师兄一去不返,但让我将此物交给师父您。如果他与二师兄无事,便还给他。”空生说完,递上来一只玉匣。

    杜子平接过来一看,只见玉匣上面还布有一层禁制,隐现佛光。这种佛门禁制,他哪里懂得,便运起斩龙剑芒剖了开来。

    打开玉匣,一块血色的玉石便映入杜子平的眼中。“血玉”,他险些叫出声来,这血玉不但可以提升化血神功修练的速度,化血神功中记载的许多法器与灵器也必须有此物方可炼制。他虽没有见过血玉,但化血神功里提到不止一次,特征用处描绘极为详细,他一感应到这血玉中的精血之气,便立即认了出来。

    这块血玉虽然品质平平,但血玉极为难得,据说只有血魔宗内的血魄山才有出产。

    这血魔宗曾经是玉龙帝国邪派第一宗,全盛时期势力还远在天一门等三大门派之上,只是后来在三大门派的联手打压下,才逐渐势微。不过由于血魔宗诡秘之极,修练界无人知道其山门在何处,三大宗也无法彻底将其剿灭。

    那玉道人修练的化血神功便是血魔宗的无上秘法之一,仗此功法,被人称为噬血神魔。本来他到底是不是血魔宗人,却是众说纷坛。有人说是,有人却说他是血魔宗的叛宗弟子。不过,杜子平在随他学道期中,曾无意间听他说起过是血魔宗门下。

    只是这块血玉,又算得了什么证据?空生见杜子平只是瞧他,并不说话,便说道:“大师兄说,此物本是四师弟所有。”

    “你先回去,暗中观察一下空证,此事先不要声张,”杜子平寻思片刻,对空生说道。

    水晶镜面显现出来一间屋子,里面有一男一女,再无第三人。那男子背朝杜子平,他看着略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是何许人也。那女子不过三十左右,仪态万方,光彩照人,正是太后温如玉。

    却听那温如玉笑盈盈地说道:“范兄,多年不见,这神通可是越发惊人了,当真可喜可贺!”

    “温仙子说笑了,神通再强,进不了胎动期,不过几十年,还不是黄土一抔,”那男子说道。这声音听到杜子平耳中,也有些熟悉。

    “以范兄的手段,对进入胎动期,居然都这般没有把握?幸亏小妹早就死了这份心,在这世上多享了几年福,也算没白白修练这一场,”温如玉道。

    “人言温仙子目光深远,布局缜密,在下今日方才领教,”那男子却将话题引开,意味深长地说了这么一句。

    “小妹从无大志,自打十年前,听说进入胎动期极难,便在世间寻了一场富贵,哪里担得起范兄这般夸奖?”温如玉笑道。

    “温仙子过谦了。我今日来是有求于你的,不知温仙子肯否帮忙?”那男子笑道,身体转了过来。

    “范师兄!”杜子平险些叫出声来,这人竟是天一门下,石世杰的大弟子,名为范起龙,早在数年前杜子平被驱动天一门时,就已是引气圆满,差一步就迈入胎动的修士了。

    “范兄请讲,但凡小妹能帮得上,自不会推辞,只怕小妹修为浅薄,帮不上忙,”温如玉说道,却见她目光闪动,不知想些什么。

    “那好,我就开门见山了,希望温仙子可以赠我一枚升龙果啊,”范起龙道。“温仙子就不必再搪塞了,我若不是有十足的把握,也不会来这里了。”

    “范兄果然神通广大,连这事都打探得清清楚楚。不错,我嫁入皇宫,就是为了这升龙果。只是我也刚刚有了点眉目,自己都不敢保证能得到,又怎么给得了你啊?”温如玉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又嫣然一笑道。

    “我知道温仙子为了这升龙果,苦心费力,连孩子都生下来了。平白张口就讨上一枚,任谁也不甘心,只不过我能否进入胎动期,也在此一搏。只要温仙子赠我一枚,日后温仙子若有什么难办的事情,我到可以为你解决上三五件,”范起龙缓缓地说道。

    温如玉低头沉吟良久,半晌不语。

    “如果温仙子不肯的话……”范起龙只说了半句,却笑了笑,便住口不言了。

    “怎么?范兄想要动手吗?小妹虽然不才,这些年也练了几手神通,还请范兄指点一二,”温如玉嘴上这么说道,面上笑容不改。

    “温仙子误会了,飘香谷的神通,在下可不敢受教。只是倘若温仙子不肯赠我仙果,在下未免有些失意,言语之间,不一定就漏出去什么事了,”范起龙微微笑道。

    “你是说要把这事宣扬出去,对吗?”温如玉用手拢了一下鬓角。

    “在下当然不会有意宣扬,只不过失意之时,乱说些什么,我也不会记得的。对升龙果感兴趣的人很多,当然飘香谷威名远震,等闲霄小之辈也不敢招惹。只是财帛动人心,这升龙果更非寻常之物,到时只怕一些利欲熏心之徒,未必不敢冒险,”范起龙微微笑道。

    温如玉暗忖道:“这范起龙神通委实不弱,我也未必能胜得了他,灭口的事就不要想了。他离开之后,这么一宣扬,到时定会有人闹事,他再趁火打劫,此事可不妙。”

    想到这里,她说道:“升龙果我现在没有,不过可以范兄一个机会,能否得到,还得看你的机缘了。只是小妹日后有事求上门来,还请范兄不要拒之门外。”

    “我范起龙说话算话,只要温仙子给我这个机会,日后我便答温仙子三件事,”范起龙一改刚才嬉皮笑脸的模样,正色说道。

    他犹自担心温如玉不相信,从怀中取出一张绿色玉牌来,咬破食指,写了一些文字,却见一道绿光闪过,那血字便消失不见。做完这一切,他向这玉牌抛向温如玉,说道:“我在这灵牌上写下了本命誓言。”

    “范兄的话,小妹又如何不信呢,何必还用得着这样,”温如玉将玉牌放入袖中道。“不过小妹孤掌难鸣,还需范兄助我一臂之力。”

    “请温仙子吩咐,”范起龙说道。

    “范兄既然都打探到我这里了,这升龙果的来历,想必也是一清二楚了,”温如玉道。

    “说来惭愧,我只知道这升龙果具有伐毛洗髓的功效,引气期修士服下一枚,便有望突破到胎动期。六百年前,上官家族不知从何处得这升龙果树,后来上官家族不知为何在修练界消失,这升龙果也随之不见,其它的也不清楚。”范起龙说道。

    听到这里,温如玉便解释道:“这升龙果每二百年成熟一次,一次最多不过成熟三十几只果子。只是它有一异处,便是须将蛟螭之类天地灵兽的尸骨埋在其中,方可成熟。”

    “这种天地灵兽何其难得,价值远非升龙果可比。那升龙果也就是对咱们这些引气期的人有用,连胎动期的修士都毫无用处,而且伐毛洗髓的灵药又非只有升龙果这一种,谁会舍得用蛟螭这种天地灵兽的尸骨来培育?”范起龙摇头说道。

    温如玉摇了摇头,说道:“上官家族不知从什么地方找到用蛇类妖兽尸骨来代替的法子。只是这样一来,每次成熟的果子不过十一二枚,即便如此也是了不得的成就了。”

    “后来血魔宗为了夺取这升龙果树与培育秘法,一夜之间,将上官家族屠戮殆尽,却是一无所得,”温如玉又道。

    “这真是怀壁其罪了,”范起龙叹了口气道。

    “只是这升龙果树与培育秘法却没有消失,”温如玉道。“原来此秘法还需有一个条件,须在皇室所在之地,借助皇家的真龙之气,这升龙果方可成熟。上官家族得到这升龙果树,其实何止六百年前,只不过是六百年前找到这种培育之法罢了。”

    “这么说,帝王身具真龙之气的传闻是真的了?”范起龙恍然大悟道。

    “的确如此,小妹也是后来得知这么一回来,才想到这一点的。据说当年这玉龙帝国的开国大帝无意间帮了上官家一位修士的忙,于是得到对方帮助,打下这一片江山,”温如玉微笑道。

    “这么说,升龙果就在这玉龙帝国的皇宫中?”范起龙兴奋地说道。

    “不错,只是上官家族当年有一件洞天灵器,那升龙果树就放在其中。只是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温如玉叹道。

    “洞天灵器?”范起龙骇然道。“上官家族居然有这种宝物?那当年为何不藏身其中,以至于被血魔宗灭门?”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