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中计(求收藏)

    温如玉与陈升陡然见多了两个和尚,不约而同的把法器撤了回来,一齐望向这心禅三僧。心禅见了,先对范起龙说道:“范施主好剑术!”

    范起龙嘿嘿冷笑道:“心禅大师好心机,好算计啊!”

    心禅也不答话,转头又对温如玉说道:“这位应该是飘香谷的温仙子,如今我的两个师弟赶到,你与范施主法力再强,也抵不过我们四人。还是把那念珠交给我吧。”

    温如玉尚未答话,范起龙冷笑一声,说道:“你这两个师弟修为本来就弱,加上进来匆忙,法力尚未运足,受了我的剑伤,体内剑气没有七日工夫,是体想驱逐体外的。现在你们也不过只有两人有一战之力。”

    温如玉与陈升这时也反应过来心禅最初的打算,暗骂这秃驴心机深沉,在外面埋伏这两个和尚,就是要做奇兵的,幸亏被范起龙所伤。

    心禅看了心明与心湖一眼,便知范起龙所言不虚,便道:“难道非要大家非要拚个两败俱伤吗?范施主,你刚才那手剑术威力的确不凡,只是我不会再给你这个机会了。”

    听到这里,温如玉也不经有些踌躇,不过仍在盘算,如何获得最大利益。那升龙果可以均分,不过这洞天灵器要想法子一定要落到她自己的手里。

    就在这时,却见京城皇宫之内霞光大盛。四人陡然面色大变。温如玉更是恨得要把银牙咬碎,口中说道:“八十老娘,倒绷婴儿。怎地就上天云这贼秃的恶当了?”

    心禅与陈升对望一眼,说道:“温仙子,可别再耽误了。”温如玉也知道,现在不是讨价还价的时候,从怀中取出念珠,扯成四段,自己留一段,其余三段向三人分抛了过去,说道:“快走吧,迟了只怕连汤都喝不上了。”

    心禅将这段念珠接在手上,还不知如何一回事,那陈升推门率先奔了出去,紧接着温如玉与范起龙也蹿到房外,便急忙尾随三人之后来到院内。这天云禅房的法阵着实强大,刚才四人在房内打个天翻地覆,外面却一无所知。

    护国寺的僧人突然见到六人从禅房奔出,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个是太后娘娘,不由得面面相觑,莫明其妙。有些六根未净的,心下想得歪了,这太后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莫不是跑到这里偷会情人?只是她一人便同时要三人侍奉,口味未免太重了些吧,只是转念又一想,这种事情被自家所知,只怕要惹出祸事来,不免心中惴惴。要知道他们在禅房中一场恶斗,衣冠便有些不整。

    这四人也顾不得惊世骇俗,每人都拿出一件飞行法器来,踏在上面,向皇宫飞去。温如玉带来的宫女宦官看到这一景象,目瞪口呆,直看着这几人去得远了,才想起要护送太后娘娘,急忙返宫。

    原来杜子平知道这念珠只要有一颗便可以进入那洞天灵器,事先就拆下几颗来。他将心禅与陈升支到外面,悄悄地蹓了出去,远远地见温如玉等人进了禅房,等四人动起手来,便直奔这皇宫的敬佛堂而来。

    当时,四人一见皇宫出现异象,便隐隐觉得不好。温如玉却是立即明白过来,肚内把天云骂得狗血淋头。那陈升却是毫无顾忌,天云的祖上十八代便脱口而出,女眷更是得到重点照顾,这样一来,温如玉也不免牵扯进去,只是这四人不知道罢了。

    杜子平来到敬佛堂,手中的念珠便悬在空中,一动不动。那敬佛堂的佛祖雕像双目射出两道金光来,将这几颗念珠笼罩在内。

    那佛像眼中金光越来越盛,慢慢地将整座敬佛堂都染成金色。过了半晌,轰的一声,敬佛堂的金光四射而出,杜子平只觉眼前一花,景色立变,自家已处在一座大山谷之中。

    这山谷面积极大,方圆少说也有百十余里,四面环山。这四周的山峰都斜斜地向内靠拢,在顶部形成一个圆形的出口。

    杜子平踩着圆盘,向上飞去,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飞到顶部,这才知道是这洞天灵器的内部禁制的效用,便落了下来。

    他环视四周,不免有些啧啧称奇。在他想来,这洞天灵器只栽种一株升龙果树,未免太过浪费,里面定是各种仙草灵花无数,奇珍异兽无穷,犹如仙境一般。怎知这里面较外面渺无人烟的山谷也是一般无二。

    他哪里知道,这洞天灵器,虽然可以吸收外界灵气,但毕竟有限,倘若这里面什么灵草奇兽过多,那便个个都不能存活过久,除非这洞天灵器进阶为法宝。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道理,但也明白这里绝非定还有其它宝物,只是藏匿起来,需花上些工夫罢了。若是平时,他也不急,慢慢寻找罢了。

    只是他现下也知道,这洞天灵器开启时,动静太大。过不了多久,那温如玉等人便也会来到此处,如果不能抢先一步找到这些宝物,只怕就要经过这一场恶战。那温如玉与范起龙也好,心禅与陈升也罢,便是以一对一,他自家知道这胜负不过是五五之数。

    当然那屠龙神魔留下了这水晶圆镜,即便在这洞天灵器当中,也毫无阻碍,但其余三人只要与温如玉分开,除温如玉外,这些人的行踪他便无法掌握。

    这里的宝物,最珍贵的莫过于这洞天灵器的枢纽,倘若把它炼化,这里面的宝物自然尽归他所有。他目力奇佳,片刻后就发现左侧数十里外的地方隐约之间有些真龙之气透了出来,便猜想是升龙果树所在之地。

    这升龙果树也是他此次必得之物,既然发现踪迹,便是第一个下手目标吧。是处地点离此不远,只是杜子飞了不过十数里,便遇到了麻烦。

    再说温如玉四人来到敬佛堂,却见那里已恢复原样。四人均想,莫不是晚了一步,升龙果树让人取走了?就在迟疑之间,四人手中的念珠均飞到空中,那佛像金光一闪,四人便被摄入洞中。原来这念珠越多,洞天灵器开启起得越快,异象也就越少。

    四人进入这洞天灵器之后,又惊又喜,互望一眼,最后目光均落在温如玉身上。这三人都明白,对这洞天灵器的了解,还是温如玉最多,想得到升龙果,跟着她最是可靠。

    那温如玉看了三人一眼,冷笑道:“我也不知道那升龙果树在何地,大家还是分头找吧,要想离开此处,七日后,自然会被这洞天灵器传送出去,再要进来,便得等上五十年。倘若被天云抢了先,大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陈升想了一想,从怀中取出四张空白玉符来,手指在上划了几笔。这四枚玉符,叮的一声,飞到空中,发出淡淡的白光来。他说道:“这是我血魔宗的追踪符,七日内有效。大家向这四枚玉符各滴一滴精血,互相之间便有了照应。”

    他说得客气,其实是怕有人独得升龙果。那心禅与范起龙见此点了点头,温如玉虽有些不愿意,但事到如今,也勉强答应了。

    四人奔四个方向飞去,不一刻便不见踪影。却说那心禅南方飞去,也是他运道好,不多时,便见到一株翠绿色的大树,约莫有十余丈高,枝叶极为茂盛。一阵微风吹过,枝叶之间便露出几枚果子,仔细查看,共有一十二枚。那果子是椭圆形,似鸡卵一般,大小与鸡卵也相仿,只是通体金黄,好似纯金打造一般,外面还笼罩着一层金色霞光,正是他这次势在必得的升龙果。

    只是这果树下方,还站有四只胁生双翅的巨猿。巨猿浑身乌黑,身高两丈有余,两翅偶然展开,似两扇门板大小,看周身气息,个个都不逊于他,有引气九层的修为。

    心禅到也知道,这升龙果完全成熟后,自行从树上脱落,倘若提前去摘,反而会损伤果子的灵性。这四只妖兽估计也是在等待升龙果成熟。

    心禅自知不是这四只妖兽的对手,又怕惊到它们,便退到里许之外,捏碎了一张传音符。原来他与陈升两人,见温如玉与范起龙走得近,但暗地里也结了盟。这就叫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从。

    不多时,那陈升也飞了过来,见到这四只巨猿,吃了一惊,说道:“这是飞天魔猿,天生力大穷,体逾精钢,又有飞遁之能,你我最多可以迎战两个,多一个都不能。”

    心禅到是一个有决断的,说道:“既然如此,把温范两人也招来吧。”两人正自商议,那范起龙与温如玉却也一先一后来到此处。原来这两人见追踪符上显示心禅与陈升聚集在一起,惟恐让别人率先找到升龙果,便也赶到此处。

    四人聚集在一起,又前进了数十丈,躲在一块巨石后面商议。陈升低声道:“这四头魔猿非同小可,但咱们四人倒也可以斗上一斗,试试它们的神通,升龙果咱们一人三枚,如何?”

    心禅沉吟了一下道:“升龙果这般分配,我是没有意见。这四头魔猿咱们就算不敌,料也能逃掉,只是那天云还躲在暗处,莫要被他耍了。”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