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山洞(求收藏,求红票)

    此话一出,其余三人心中都是一凛。这四人都知道天云抢先进入此地,此人是何来历,修为如何,竟是谁也不知。单凭他不动声色便将四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就知是一个极厉害的角色,万万不可轻视,莫要再中了他的诡计。

    范起龙说道:“倘若一时三刻间,那果子熟了,被这四只魔猿捡了去,再想夺来,那就是千难万难了。”

    四人正商议间,不料声音略大了些,被那四只魔猿发现,顿时一阵惊天动地的大吼,四道黑影就扑了过来。

    这四人到了这个地步,想要不斗却也不能。那范起龙率先出手,一道剑光飞出,快逾闪电,若隐若现,将当头那只魔猿拦下。这头魔猿也识得厉害,双翅一展,在空中避了开来,速度之快,竟似不在剑光之下,双掌之中冒出两股黑霞,直奔范起龙而去。一道剑光,两缕黑霞,在空中便纠缠起来。

    心禅唱了一声佛号,身上袈裟飞起,化做一朵金色云彩,泛着金光,向另一头魔猿罩了下来,只是在金光之间还隐藏着一只金色巨手,随时便将落下。这头魔猿却是一抖,身上毫毛脱落下来,化成一大片牛毛粗细的飞针迎了过去,将那金色云朵穿透,变成一件袈裟,露出那只金色大手。魔猿大喝一声,双拳击了出去。砰的一声,那般若金刚手便被击个粉碎,这头魔猿也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

    温如玉将凤袍祭起,那凤袍飞到空中,只一旋,便无限放大,竟然形成一团五彩光罩,里面景色变幻,竟然是一个幻阵,将一头魔猿裹了进来。但这魔猿飞来飞去,四肢不停地击来撞去,这五彩光罩竟是摇摇欲坠。温如玉无奈,手中加神功力,竟是与这头魔猿硬耗起来。

    陈升却是一道血光飞出,化为一条血蛟,带起滚滚血雾,将一头魔猿缠住。这条血蛟锋锐之处不及范起龙的飞剑,但周身散发着的血雾却令那头魔猿体内鲜血翻涌,极不舒服。这魔猿身上冒出一股股黑雾,似披上一件玄色长衫,尽力将血蛟挡在外面,两只手掌也冒出黑霞,向陈升击了过去。

    这飞天魔猿杀重极重,如今斗得狠了,不管不顾,只是拚命厮杀。温如玉四人初时还担心天云突然现身,将这十二枚果子抢去,但直到现在,也没有看见天云,而升龙果也没有落到上,也只得一心一意地与四只魔猿恶斗起来。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一阵微风吹过,这一十二只升龙果,接二连三地掉在地上。这四人四兽见了,登时大急,拼命要甩掉对方,拟抢夺这地上的升龙果。

    温如玉手指虚空一点,玉钗飞到空中,一只孔雀飞了过去,便捡起一枚果子来。与此同时,那幻阵少了一分法力,立即便困不住这魔猿。它纵身一跃,从幻阵中挣脱出来,也捡起一枚来。

    其余三人三猿立时大急,生怕温如玉与那头魔猿将其余的果子也都拿走。那范起龙长啸一声,身剑合一,向前一蹿,仗着剑光锋锐,竟是硬闯。对面那魔猿虽然凶狠,也不敢硬拦,身子让了开去。但见剑光卷处,一枚果子,便收了进来。那魔猿反手一捞,也抢到一枚。

    心禅与陈升一个祭出般若金刚手,一个分出一道血光,也抢了过去。这二人见了与温范两人相斗的魔猿这般表现,便知魔猿也不会与他们死缠。果不其然,这两头魔猿挣了出来,也是直奔升龙果。地面上转瞬间便只有四枚果子了。

    四人各得了一枚果子,均想:“升龙果虽然不错,但一人用得上只有一枚。当务之急,是找到这洞天灵器的枢纽。”数道遁光一闪,四人便四散离去。

    再说杜子平,当时他飞了片刻,只见远处飞来二三十只赤红色乌鸦。这些乌鸦飞在空中,好似一大片火云一般,但这些乌鸦身上赫然有法力波动,竟然是一群飞禽妖兽。

    这些赤红乌鸦名为火鸦,天生会操纵火力。杜子平虽然已是引气八层的修为,但是独自修行,见识不广,自是不识。他见这些火鸦修为不高,都是引气三四层左右,也不想多事,便身子一偏,避了开去。

    只是这洞天灵器之中,向来无人进入,火鸦们立时便发现这个奇怪的“妖兽”,便个个口内喷火,两翅生烟,迅速飞了过来。

    杜子平不想纠缠,那两柄血色短刃脱手而出,化做两道十余丈长的血光,立即将当头的两只火鸦劈成两片。余下火鸦不但不逃,反而更加凶猛,一面呱呱大叫,一面将他围住。这些火鸦修为虽不甚深,但联起手来,威力也是不俗。

    只见一大片火云罩了过来,转瞬间便被血光破开,破开后又合为一体。不过就在这一瞬间,杜子平也穿了过去,但这些火鸦一个回旋,又将他困住。

    他自身的化龙诀威力颇大,虽然护住身体,却无法保护衣衫。这化血神功施展起来,身上布满一层淡淡的血光,却法器神通难伤。当日玉道人就是凭着这层血光,硬生生地从禇岳手中抢去那柄灵剑。

    杜子平与这些火鸦交战,片刻间又斩了两头,见到空隙,便杀了出去。只是他才飞了不过进余丈,却见三头火鸦迎面拦了过来。这三头火鸦修为远胜适才那群,居然一头是引气九层,剩余两头引气八层。

    杜子平见了,更不答话,两柄血刀斩了过去。他的化血神功虽然只有引气六层,但有血刀在手,较斩龙诀的引气八层相差也是不多,而且消耗法力更少。

    这三头火鸦见了,吐出三道火焰,化为一道火柱,不但将这两柄血刀抵住,而且还渐渐地倒逼过来。杜子平本拟将这三头火鸦迫开,再找个隐蔽之所躲藏起来。哪只这三头火鸦法力这等强盛。

    他反手又是一道斩龙剑芒,这才将火柱挡下。只是这时后面那数十只火鸦也围了上来,杜子平便有些遮拦不住。他到也有些算计,就往那些引气三四层的火鸦里一混,两道血光护住全身,将斩龙剑芒收了起来,也不伤敌,且战且退,看看是否能觅机脱身。

    那些火鸦灵智低下,只知道拼命杀敌,个个不退,却将那三头法力高深的挡在了外面。这三头火鸦等了片刻,有些不耐。那头引气九层的火鸦大叫一声,这些火鸦便飞回到这三头火鸦身边。

    杜子平见了,脚下踩着那圆盘迅速地飞走。他可不想在这里与这些火鸦死缠烂打。只是这些火鸦聚集在一起,似乎形成一个整体,连法力都连通起来。但见火云滚滚,竟已突破了胎动期!

    这些火鸦见杜子平逃窜,哪里肯放,便如一座在空中可以飞速移动的火山,直追过去。幸好它们鸟数众多,整体速度虽然增长,不过比杜子平也只是略快上一分。

    只是它们在飞行之时,时不时地射出一道道火蛇来。这火蛇的威力却是不在胎动期修士的道法之下,只是这火蛇速度却是一般。杜子平左躲右闪,每每在千钧一发之际,避了开来。只听得嗤嗤之声不绝于耳,那些火蛇落在地上,无物不燃,不拘树木石块,均化为灰烬。

    杜子平暗暗叫苦,他本来自以为得计,抢先进入洞内,只待把这洞天灵器的枢纽炼化,这里的一切尽归他所有。哪曾想被一群飞禽缠住,别说抢先夺宝,便是这条小命能否保住都是两说。

    嘭的一声,一条火蛇终究没有躲过,正击在一柄血刀之上。那血刀立即便化为一团淡淡的血雾,消散在空中。

    这血刀是杜子平祭炼过的,它被火蛇损毁,带动他的身体在空中也翻了个跟斗,不过,这却令他突然发现前方百余丈外有一座高达十丈左右的小山。这座小山的下面有一个洞口,只能容得了一两个人并排进入,而且隐隐有灵气波动。

    当此际,他也无暇关注这洞内有何古怪,便是里面还有一只妖兽,最多把他吞了下去,与被火鸦焚毁,差别也是不大。

    当下,他便附身身那山洞冲了过去。那群火鸦见了,发出又惊又怒之声,立即便又有一条火蛇射去。

    杜子平头上脚下地钻入山洞,那道火蛇正击在那圆盘之上,登时便将它烧成灰烬。只是杜子平进入此洞之后,这群火鸦解散了阵形,又化为数十只,在空中飞来飞去。

    洞内漆黑无比,不过,对于炼化龙目的杜子平来说,却是毫无影响。但他一眼望去,不由得呆住了。面前数丈远之处,站着一只胁生双翅的黑色巨猿。

    这巨猿的气息深不可测,较刚那些火鸦聚集在一起,竟还要强大几分!这一定是胎动期的妖兽!

    杜子平见了,运起斩龙诀,一扬手,一道斩龙剑芒便劈了过去。那巨猿大吼一声,闪身躲过,一把便抓向杜子平。他正待躲避,那巨猿手掌之中冒出一股黑霞来,登时将他牢牢困住!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