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龙渊壶(求收藏,求红票)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杜子平只觉掌心一热,万道金光从掌心射出,里面还隐隐约约现出一头五爪金龙来。那巨猿大吃一惊,身上升起一层黑霞来,将金光挡住,双掌也被一层黑霞裹住,竟向那五爪金龙抓去。

    金光黑霞交杂在一起,发出一连串的嗤嗤之声,过了一顿饭时分,那金光渐渐黯淡下来,可这巨猿攻势依然,身上也不见任何伤痕,不过,五爪金龙也没有被巨猿抓到。

    杜子平心下一沉,这万剑金光阵的威力明显不及当年初见,想必是剑阵中的法力也消耗了不少!

    那五爪金龙的虚影突然发出一阵龙吟,万道金光立即化为九口飞剑,剑光一闪,又化为一柄一丈多长的巨剑,向那巨猿的脖颈一斩!

    只一斩,那黑霞如波开浪裂,巨猿也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吼,一颗硕大的猿头骨碌一下,便掉在地上。那无头巨猿的项上冲天喷出一股鲜血来,身体也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便摔倒在地,四肢不断地抽搐。

    巨剑在空中一颤,便又化为金光与一条五爪金龙飞回到杜子平的掌心当中,只是不但金光少了许多,连五爪金龙的身影也黯淡了几分。掌心那九剑的阵型也淡得几乎看不清了。

    杜子平惊魂稍定,仔细思索起来。为什么在外面与火鸦激战时,这万剑金光阵不出来护主?这万剑金光阵现在的威力大大减弱,只怕再遇到胎动期的妖兽修士,也未必能胜。

    他又看了看这巨猿的鲜血兀自汩汩地流出,暗想,这可是有些浪费了。这巨猿的鲜血,可是修练化血神功的大补啊。他心头一动,化血神功?他在外面逃窜时,一直用的是化血神功。在面临这巨猿时,施展的却是斩龙诀,莫非这万剑金光阵是斩龙诀催动的?

    他又想起,当日屠龙神魔所说的话,“你身上的真龙之气为何如此雄厚?怪不得能压制我这以斩龙诀摧动的万剑金光阵。”看来,一定是斩龙诀可以催动真龙之气,这才可以施展这万剑金光阵。只是他平时里无论如何也无法驱动这剑阵,这原因却又不得而知了。

    但现在这万剑金光阵威力大减,能否应付得了外面的火鸦实在不好说。他取出那水晶圆镜,却发现温如玉四人各取一枚升龙果,四散飞遁去了,不由得暗暗苦笑,这次倒是他自作聪明了,抢先进入洞内,却替这些人引开了火鸦,辛辛苦苦为他人做了嫁衣。

    到了此际,他到也不着急了,向洞外望了一眼,火鸦犹自在空中盘旋,便盘膝运起化血神功,将那巨猿身上的血液慢慢地吸体内。

    这化血神功吸摄血液与化龙诀炼化精血大不相同。前者只是吸纳血液中所含有的精元,后者却是将精血与体内的血液炼化为一体。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杜子平不但法力尽复,连化血诀的修为也大大前进一步,已接近引气六层的顶峰了。

    他站起身来,将那具猿尸收入天晶珠内,又向四周打量一番,发现这山洞极深,他现在只还是在洞口的范围内。前方有一条曲折地通道,这条通道足有两丈宽,三四丈高,只是前面一片幽黑。洞内也不知有什么古怪,即使以他的目力,也看不到尽头。

    他沿着这条通道向前走去,大约过了一顿饭的工夫,前面出现些许光线,不由得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这时他觉得这条通道缓缓向上,不多时,那光线之处露了出来,竟然是一个洞口。他来到洞口之下,极力望去。

    只是这四周都是石壁,纵然他双目有洞石穿壁之能,却也无法穿过这么一大片石壁。所看之处,不过洞口附近而已。他观测了半天,一无所得,便又仔细听了听,没有发现任何动静,这才蹿了上去。

    他一到上面,便大吃一惊,原来在他面前不远处,竟有一具骷髅。这骷髅身上的衣衫早已化为粉尘,只有一只法宝囊落在身旁。

    他向前取了这只法宝囊,却发现地上刻有几行字迹,便一字一句的读了出来。

    “余九岁学道,十五载胎动,百年结丹,闻元婴之祸,心怀畏惧,遂周游天下百余载。偶于天雷谷获前辈高人天龙逸士遗泽龙渊壶,欲赖此避祸。苦修三百载,碎丹成婴。力抗天劫十余载,元婴终遁,始信天数已定,非人力所能及也。上官天绝临终留字。”

    读完这些,他方知此洞天灵器名龙渊壶,还是天龙逸士所遗留之物。那个上官天绝大概就是上官家族的某位先祖,不到五百年便结成元婴,资质还是相当不错的。不过,什么元婴之祸,大劫之类,他却茫然不知,又想起飞星引月剑来,似乎与此有些牵连。

    他现在才引气八层,距离元婴遥不可及,多想也是无益,打开这法宝囊。这里面只有两枚玉简,与二只玉匣,以及几十只玉瓶,什么灵器玉晶,却是半点也无。

    他知道这些玉瓶里面往往都是丹药之类的物品,也许服上一粒,便修为大进。只是他打开之后,却发现尽全是空瓶。

    他寻思一下便明白过来,这上官天绝在这里苦修,又力抗什么元婴之祸,所以将丹药全部服用完毕,玉晶也八成是这般消耗殆尽。

    杜子平又将一枚玉简取出,这玉简里面记载着一门水系功法,名为碧波诀,下面还有各种法术神通,九成都是水系。他也不知这碧波诀的品质如何,便把它放在一旁,又将另一枚玉简取出。

    这枚玉简里记载的却是那上官天绝这一生的详细经历,想是他对能否度过元婴之祸殊无把握,便事先留言。

    这上官天绝竟是修练界上官家族的始祖,当年拜入一个名为杜羽的修士门下,他修道有成,后人开花散叶,便形成这上官家族。只是他那个师父坐化得早,后人却没有修道的资质,他为报师恩,在天下大乱之际,竟扶助杜氏一个有真龙之气的后人创建了玉龙帝国。

    他将这龙渊壶置于玉龙帝国皇宫之中,真正的原因是龙渊壶若得真龙之气的培育,方有机会进阶为法宝。如果龙渊壶进阶为法宝,度过这元婴之祸的可能性会更大。只是到现在为止,这龙渊壶进阶为法宝,依然遥遥无期。为了掩人耳目,他又设下了佛门禁制。

    玉简中也提到了龙渊壶的枢纽所在,只是需要度过三关,方可炼化。这是当年天龙逸士留下来的,而且这三关颇为玄妙,依闯关人的修为,难度自是不同。

    他打开一只玉匣,但见金光闪烁,竟然全是升龙果,这一匣只怕至少也有六七十颗。捺下心中欢喜,他又打开另一只,里面竟是一层白色的霞光,尽力看去,才发现是一柄飞剑。

    这柄飞剑长不过一尺左右,宽两指,外面还贴上一层禁制符箓,即便如此,杜子平也感到一阵阵锋锐之极的剑气。剑气虽弱,却令他感到这飞剑几欲破空而出,即便是元婴期修士布下的符箓,也难以尽数压制得住。

    他吃了一惊,想来能入元婴期修士法眼的,也只能是法宝了。而且这柄飞剑的气势较那祝融剑还要锋锐得多,还要强势得多,这绝非灵器所有。

    玉简没有说明这三关具体情况,只是说因人不同而变化。当年上官天绝其实也不算通过三关,因为他已经结丹,龙渊壶仅仅是灵器,其中的禁制未免就太弱了。于是他强行突破,炼化了这龙渊壶。

    杜子平运转了一下体内的法力,便向前深入。他本来小心谨慎,打起十二分的小心,只是过了良久,仍不见任何动静,心下不免有些狐疑。就在此时,脑子一晕,立时昏倒在地。

    也不知过了多外,他睁开双眼,醒了过来。却听到有人说道:“陛下终于醒了,快去告诉太后。”

    他向四下打量一番,发现竟然身处皇宫之中,躺在床上,周围有几个太监宫女在侍候。他拟运转法力,却是连功法口诀都想不起来,这一下,立时骇得呆了。

    “太后驾到!”一个略带尖锐的声音响起,片刻后,温如玉便来到了他的床前,柔声说道:“陛下觉得好些了吗?”杜子平面露茫然之色,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温如玉见了,说道:“陛下刚刚醒来,病体未逾,不要想得过多,还须多多休息为好。”回头又对一个宫女说道:“燕窝粥呢,快端上来,陛下刚刚醒来,想必饿了。”她看着杜子平吃完之后,又嘱咐了几句,这才离去。

    杜子平心下一片惘然,在他记忆中,温如玉从未这般待他,而且现在形势诡异绝伦,他也不知如何是好,。

    他试着起身,发现身上毫无半分气,便唤过来一个太监,问道:“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会躺在这里?”

    “陛下,那石妖道蛊惑人心,想暗害于您,幸亏天云国师相救,您一直昏睡了三天三夜了,”那个太监说道。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