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黄粱一梦(求收藏,求红票!)

    杜子平只觉脑子一阵恍惚,也隐约想起了自己似乎与一个石姓道士学道,他给了一枚仙丹,自己服用了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但他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似乎有什么重要事情遗忘了,只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过了十余日,他身体大好,开始处理朝政,之前的修道之事半点也想不起来。他初一上朝,便遇到一件大事。

    “先皇在时,知宰相卢祥之女卢婉性情和顺,仪态端正,遂有意立为太子妃。今陛下年华正茂,臣请立为后宫之主……”,杜子平读着这份御史宋子万的奏折,心中暗想,连我后宫之事,这些人也要插手?

    他虽然对卢祥的印象素来不佳,却也知道,帝位的稳固,还得仰仗此人,略一沉吟,便道:“此事朕已知晓,着礼部拟定,禀告太后吧。”之后又处理一些朝政,便退朝了。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他不但娶了卢婉,还生下一子一女,女孩唤为清儿,封为安阳公主,男孩起名杜明,立为太子。那卢婉确实名如其人,极是温婉,识得大体,相貌更是绝美,后宫七十二嫔妃无人能及。纵然是卢祥的女儿,杜子平也是无法挑出任何毛病来。

    这十五年,他处理朝政得心应手,整顿吏治,治理水利,鼓励农桑,又选拔名将,镇守边疆,国力到是蒸蒸日上,是玉龙帝国建国以来罕见的盛世。只是他心理却渐渐地生了其它的变化。

    对他来说,这玉龙帝国疆域还是太小,他要将整个云霄大陆都纳入玉龙帝国的版图,创前人所未有之事业!

    说起来,云霄大陆最初有百余国家组成,后来玉龙帝国灭国数十,建立整个大陆最大的国家,又过数十年,百越与东羌崛起,将整个大陆分为三国。百越与东羌虽远不及玉龙帝国,但联手之后,国力又在玉龙帝国之上。

    杜子平心中明白,擅动刀兵,群臣必将反对。首先,卢祥这关便过不去。这十五年来,卢祥的权力已被他慢慢削弱一些,但坐稳相位三十余载,声望极隆。

    但杜子平不急,他现在才三十五岁,身体极好,而卢祥已七十有余,再过个一两年就退了。只是局势之变化,又出乎意料之外。

    这日,他在宫中看着手中的奏折,沉吟不语,原来东羌国出了一个乱子。在东羌境内,有一异族,名为柔兰。这柔兰名字中虽带了个柔字,却极其勇猛善战,一向居住于东羌国南部三省。

    这三省柔兰各有一首领,均想吞并其余两省,被东羌国利用这一点分化统治。百余年来,也未对东羌国造成什么威胁。只是后来柔兰出现一个雄才大略的人物,名为呼尔和。

    呼尔和十余年来居然吞并三省,**建国。东羌这才如梦初醒,发兵平叛,却屡遭败绩,只是柔兰人口稀少,国力不足,也不能反吞东羌。

    呼尔和居然派人暗暗向玉龙帝国派来使者,希望一起灭掉东羌。这对杜子平而言,实在是天上掉了一个馅饼,只是他估计,玉龙帝国太平已久,群臣对此多半是反对。

    他思索良久,心中便有了个计较,挑了三道奏折带在身上,便回皇后那里休息去了。卢婉见杜子平回来,似是闷闷不乐,知是朝政之事,也不多问,安排饮食,准备安歇。不过杜子平沐浴更衣之际,那三份奏折,却露了出来。

    卢婉本不欲阅览,却见一份奏折上有一个丁云的名字,不由起了一点心思。这丁云是卢祥的得意门生,官至一省总督。

    她暗自心想:莫非是丁云出了什么事情,可别牵扯到父亲大人,于是便打开看了。原来有人举报丁云欺压良善,贪赃枉法诸事。她越看越惊,便又打开其余两道奏折,一道是说卢祥府上总管李成的兄弟李洪,借了兄长的势力,在外地勾结官府,作威作福;另一道则是直指卢祥,说他居相位三十余载,权倾天下,恐非社稷之福。

    卢婉看了第三道奏折,心中极为愤怒。不过,她转念一想,卢祥年纪已高,手下又良莠不齐,难免会惹出事来,若是有人趁机挑拔离间,只怕未必会得善终。

    她又看了一下署名为曾寒,心中便是一震,这曾寒可是寿王杜子墨的人,这可是宗室有人看不惯卢祥了。

    待杜子平沐浴更衣完毕,卢婉径直问道:“陛下,这三份奏折,臣妾已看了。我想家父年纪已高,还是让他退了吧。”

    杜子平心头暗喜,嘴里却说道:“这怎么能行?即便丁云与李洪有罪,处理这二人就可以了。至于曾寒,这种胡说八道,挑拔离间的小人,明日就罢了他的官。”

    卢婉摇了摇头,说道:“陛下,臣父年逾七十,你就让他安心养老吧。他若还在相位,处理丁云等事,未免伤他颜面。”

    杜子平又再三不许,终是没有拗过卢婉。卢婉当晚便回到相府,也不知父女二人说了些什么。

    次日上朝,卢祥便上了一道奏折,自称年老体衰,要告老还乡。杜子平自是再三挽留,但还是允了。

    杜子平之后便又下了三道谕令,第一道是将丁云召回,派人勘查其罪状;第二道是着吏部调查李洪勾结官府之事;第三道免了曾寒的官职,又称曾寒曾托寿王的门路,着寿王管好下属。

    他借曾寒之事,将太后与寿王的势力挤出朝中,却在西北地区平阳省划为寿王封地,赶了过去,又借丁云一案,换上一批新的官员,新宰相名为言平,却是武将出身。

    接下来,他便与柔兰结盟,兵发东羌。东羌国开始吃了大亏,但马上就与百越联盟。那百越国也深知唇亡齿寒的道理,遂起大军。虽然玉龙帝国在边疆驻防,却也抵挡不住,居然连占两省,将寿王的封地平阳也占了大部份。

    温如玉得知后,不由得大怒。最初寿王封到平阳,她虽然不愿母子分离,但这也是杜子墨避祸之所,而且平阳甚是富庶,她还以为杜子平还顾念着兄弟之情。到了这一步,她这才看得分明,杜子平早已谋算清楚。这百越位于玉龙帝国西北,战事一起,杜子墨首当其冲。

    她便径直找向杜子平,杜子平一见,不等温如玉开口,便说道:“太后,寿王在西北运作多年,西北边军虽败,还有一战之力,寿王虽然被困,但一时之间,百越奈何不了他。我马上就派大军征西,一则复我疆土,二则也可可解救寿王。”

    杜子平随后便下诏书,派兵西抗百越。温如玉见了,虽然怀疑杜子平是否尽力,却也无可奈何。

    东羌国内部早已腐朽,不堪一击。不过一年有余,就被玉龙帝国与柔兰灭掉平分。杜子平见柔兰士气正盛,知道非一战可败,便划了边界,各自收兵。

    西北的战事却是一直拉锯,平阳终于被百越占领,寿王殉国。温如玉一夜头发全白,便病到在床,不过数月,撒手归西。杜子平又起全国之兵,再度西征。只是他心下颇为担忧柔兰,便用了怀柔的正策,并下谕将安阳公主杜清儿,嫁给呼尔和。

    当晚,十几年来一直温柔体贴的皇后卢婉终于怒了。只见她面沉似水,对杜子平说道:“陛下,那呼尔和年纪比你还要大上两岁,而且柔兰尚未开化。你怎么舍得将清儿嫁过去?”

    杜子平喟然叹道:“生在帝王之家,这也没有办法的事啊,不然玉龙帝国两边交战,胜负难料,到时大乱一起,普天之下的百姓就得流离失所。”

    “普天下的百姓?难得陛下还记得,当年你为了与东羌开战,设计将我父逼退,那时你可想起这普天下的百姓?”卢婉冷冷地说道。

    杜子平对着这冰冷的目光,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回答。

    “陛下,我不求别的,我只求我的一子一女,活得开心,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求你,收回诏命吧,”卢婉说完,两行清泪流下。

    “父皇,我也不让姐姐走,”太子杜明说道。

    杜子平看了看,叹道:“明儿,记住,你以后也要登上这位子,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那我就不要这个位子,”杜明斩钉截铁地说道。

    杜子平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百越国力正盛,实非东羌所及。但在玉龙帝国庞大的战车碾压下,终究不敌。交战近十年,玉龙帝国终于将百越吞并。期间,呼尔和曾有意起兵,却染病身亡,呼尔和之子莫与即位,娶杜清儿,只是难以驾驭呼尔和留下的骄兵悍将,一时之间,柔兰又陷入动荡。

    说起来,呼尔和之死,还与杜子平有关。当日杜清嫁过去,还带了一个宫女玉婵,这玉婵妩媚动人,经杜子平调教,心机颇深,后来奉命将呼尔和毒死。

    玉龙帝国经过这十年的大战,国力衰弱,内乱频起,杜子平一面铁腕镇压,同时打算出兵柔兰,这时遭到大臣们集体反对,但杜子平哪里肯听?竟然接连处罚两个重臣,这才将反对之声压了下去。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