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第二关(求收藏,求红票)

    皇后卢婉在他退朝后,又来求见。自杜清儿嫁给呼尔和后,卢婉一直不肯见杜子平,杜子平也是心中有愧,也不敢见她。她对杜子平说道:“陛下,安阳公主还在柔兰,倘若你起兵,请先将她接回来。”

    杜子平好言安慰,许诺定然将安阳公主接回。只是如今图穷匕见,又如何能做得到?两年后柔兰国灭,玉龙帝国一统云霄大陆,杜清儿却是埋骨异乡,再也没有回到故国。

    又过了十余年,杜子平期间致力于内政,国内经济缓和,玉龙帝国也渐渐地恢复了元气。杜子平的老了,身体大不如前,但他的儿子们又开始争位,只是杜明越来越得不到他的宠爱。

    卢婉老得也非常快,而且身体极差,这时也到了油有枯灯灭,再也熬不过去了。杜子平坐在她的身旁,温柔地注视着她,一言不发。

    “陛下,我看来也过不了今晚了。杜清儿直到死,你都没有帮上她一次,你能不能帮杜明一次?”卢婉望着她,眼睛流露出哀求之色。

    杜子平心中一软,暗忖:她随我这么多年,尽心尽力,清儿之事,也是自己心中之痛。他叹了口气,说道:“你放心,这个位子,除了他,没有人能坐。”

    “不,我不让他坐这个位子,”卢婉突然大声说道。“当初我嫁给你,你其实并不喜欢。我看得出来,你为了坐稳帝位,同意了,而且每日里,除了处理国政,你都陪着我。后来,你把国家治理得蒸蒸日上,但我还是看得出来,你不快乐。”

    “为了这个位子,你后来设计排挤我父亲,我其实也看得明白,只是念你一心为国,便劝退我父亲。没有人可以威胁你了,你却又东征西讨,可你连自己亲生的女儿也保护不了,你难道快活吗?你现在拥有整个云霄大陆,可以青史留名,等你死后,还有什么?”

    “我不想明儿以后与你一样,为了皇位,兄弟不要,夫妻不要,女儿还不要,可最后什么都得不到,我只想让他普通人一样,过得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卢婉急促地说道,脸上带着一抹不正常的嫣红之色。

    杜子平脑子轰的一声,不由得怔了。这时,他又听到卢婉说道:“陛下,你能答应我吗?”

    杜子平看着这个陪着自己三十年的女子,第一次才发觉她其实也不快乐,这三十年来,她眉间总有那么一股忧郁,他一直没有留心。

    “我不要这个位子,我不让姐姐走,”他脑海中不由得出现了当初杜明斩钉截铁地话语。念及此处,杜子平叹了口气,说道:“好,我答应你,明天我就废了他太子之位,让他做一个富家翁吧。”

    “我不愿意,”一声清冷的声音传来,却见杜明昂首走了进来。“父皇,我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你们要废掉我这个太子?当年,我不愿意当太子,只要求姐姐能够不要远嫁。你不同意,说这个位子是我的。”

    “我后来发誓,一定要做一个伟大的帝王,同时也要保护好我最亲爱的人。当年我不懂,现在我终于明白你将姐姐嫁出去的原因,只是为什么你们又要废掉我?四弟、八弟、九弟他们登基后,会做得比我好吗?”

    杜子平闻言愣了,根本就没有想过太子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一生之间,所经历的事情,一幕幕在脑海中出现。

    他蓦然想道:“这一生之中,我得到了什么了?夫妻之乐?卢婉敬我怕我,好象却没有爱过我,最喜爱的女儿,是我亲手葬送了她的一生。寿王是我用诡计所害,现在连儿子都变得如此冷漠,可到最后,我还是提防这个,算计那个,为的到底是什么?”

    他越想越是头痛,竟然恍惚起来,耳边听到有人叫道:“陛下,你怎么了?快宣太医!”

    山洞之中,杜子平半靠在石壁之上,双目流下泪来,他已深陷于幻境之中。这时,掌心中慢慢地闪现出金光,一条数寸大小的五爪金龙在皮肤之下游动。

    幻境之中,杜子平只觉得很累很累,耳边的声章音越来越遥远,突然之间,一股剧痛传来,他一下子便惊醒过来,运起法力,眼前景色一变,又回到山洞之中。

    他暗忖:这就是第一关吗?这幻境好生了得,倘若不能惊醒,也就自此沉沦,再也不会醒来,可自家又是如何破除幻境的呢?第一关就如此难过,之后两关只怕更有身死道消之险,他心中一动,莫非这就是道心的磨炼吗?

    所谓道心磨炼对修为进展并无帮助,不过,在进阶之时,道心不稳,心魔便会趁虚而入,那就非常危险了,往往只有一个陨落的结局。修士均知入世对道心磨炼极有帮助,但自家时间有限,平日里的修为都嫌不够,哪里会去世间磨炼道心呢。

    于是有的名门大派便用幻境等多种手段对门下弟子进行磨炼,这龙渊壶的第一关,想必也是类似的情形。

    杜子平细细品味幻境中的一切,似有所悟。他暗自想道:这世间,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圣贤豪杰,谁又能真个得到逍遥自在?在幻境之中,他若是不急于与柔兰结盟灭掉东羌,又何至于之后,葬送杜清儿一生的幸福,这便是利欲熏心,欲速则不达。

    他又看了看这石洞,叹了口气,喃喃道:“虽说升龙果可以助我进阶胎动期,若非我贪图这洞天灵器,让温如玉等人事先探路,如何能困在这里?又如何会冒这个险?若不能克制人心的贪婪,将来这修道之路只怕走不长远。”

    想到此处,额头冷汗更是岑岑而下,如今进退两难,他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是好。陡然间,他又想道:“幻境的一生,其实是我真实的写照。我平生不愿涉险,爱弄权谋手段,缺少的是一往直前,破釜沉舟,不达目的誓不罢体的决心,结果往往是害人害己。”

    一念及此,他振衣而起,曼声吟道:“一梦浮生真亦幻,孤身只剑入龙渊。但求踏上长生路,做个人间自在仙。”

    他面带微笑,迈步向前,瞻前顾后之心,患得患失之意,尽抛在脑后,至此,人世间的王霸雄图,富贵繁华,与他再无任何关联。

    一道霞光闪过,他面前站了一个金甲剑士。这金甲剑士身高丈二,一捏法诀,一柄金色剑光,腾空而起,发出阵阵龙吟。这一下,那金甲剑士一身的剑意再也镇压不住,修为赫然是引气九层圆满。

    杜子平只瞧了一眼,登时只觉满洞飞舞的只有剑光,再无其它,连这金甲剑士仿佛都不复存在。他立即明白,这金甲剑士的剑术修为远远超过引气期,只不过修为被压制在引气而已。

    他长啸一声,两道斩龙剑芒飞起,洞内青芒闪现,瞬间便把金色剑光压了下去。他刚刚经历了道心磨炼,体会到剑修这种勇猛直前之意,剑术立时上了一层楼,不过,与这金甲剑士相比,依然差得远。但他却占了一个大便宜,斩龙诀似乎是这金甲剑士的剑术的克星,所以一出手,就占了上风。

    只是杜子平知道,任他的斩龙剑芒如何凌厉,这金色剑光却有一股凛然之意,犹如海浪中的礁石一般,任海浪汹涌澎湃,兀自屹立不动,待海浪退后,又显露出不屈的身躯。更何况这金甲剑士的修为还要高上杜子平一层。

    对杜子平来说,现下正好是一个磨练剑术的好机会。他自家修道,没个人指点,不解之处全凭自己琢磨,如今却又遇到一个剑术与修为皆在己之上的对手,偏偏又奈何不了自己,正好拿来练手。

    但见两道青色剑芒与一道金色剑光,翻翻滚滚斗个不停。杜子平越斗越是挥洒自如,两道剑芒吞吐不定,飞舞时犹如蛟龙,夭矫不群,盘旋处化作光轮,似穿云明月,光曜九州;守时化做道道光环,圆转如意,当真是铜墙铁壁,稳如泰山,攻时快如闪电,迅疾无伦,击在金甲剑士身上,化为霞光万道,好似万刃加身。

    那金甲剑士仅凭一道金色剑光,凝出数层鳞甲来,在周围一丈之内,护个严严实实,偶尔还击一两下,狠辣凌厉,于堂堂之阵中奇兵突出,将漫天的青色剑芒破开,恰如闪电划破苍穹,令杜子平也不敢过逼近。

    杜子平身法展动,斗到后来,不仅剑术修为突飞猛进,连带龙神拳的身法也大为长进,摸索出许多门道来。

    开始时,还分得清那杜子平的身影,之后渐渐只看到一道白影在方圆数尺内趋退若神,端的是飘逸无伦,变幻无方,最后竟似化为一团白雾,慢慢地笼罩了方圆数丈大小的地方。

    任这金甲剑士剑术修为了得,但被斩龙诀所克制,渐渐地已难以施展。到后来,他剑光攻去,即使破开杜子平一道剑芒,威力与速度也是大减,让杜子平轻易避开或挡下。

    而杜子平随意一道剑芒扫过,数层金色剑鳞便四分五裂,竟似不堪一击。斗到紧处,杜子平一声长啸,人剑合一,剑光卷处,那金甲剑士立时被斩成两截。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