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真相(接着厚颜求收藏与红票!)

    他继续读了下去:“在这种情况下,门中长辈告诉我,若想避开元婴之祸,只有进入这龙渊壶里修练。所谓元婴之祸,修练界已无人知道具体情况。只是知道进入元婴期后,随时都有可能莫名其妙的元婴离体暴毙。”

    “元婴初期遭此祸者,不过十之四五,但进阶至元婴中期,十人有八人无法避免,待到元婴后期,据说除了老贼,尚无第二人躲过。连当年在元婴期与老贼齐名的三绝真人,也未能幸免。”

    “念及此处,我知道倘若结成金丹,进入龙渊壶便毫无用处了,只好进入其中。我们一行七人进入,其中还有一个是引气期的弟子。”

    “我们七人都知道要过三关,得到龙渊壶的认可,才能在里面修练,避开元婴之祸,否则七天之后,就会被送到外面。第一关,居然是一个幻境,我在其中待了三天,仿费梦中一般。在幻镜中,我还找到一个双修伴侣,一同修练到步虚境界,霞举飞升,却一下子醒过来了。只是其他六个师兄弟仍沉醉其中,我无论如何也唤不醒他们,而第二关只能一个接着一个通过,我便独自一人去闯关。”

    “第二关居然是一个金甲剑士,修为与我一般无二,只是剑道修为远胜于我。幸亏斩龙诀可以克制它,否则我还真不知道如何过呢。当时我还暗自感激那老贼,第一关磨练道心,第二磨练剑术,过不去三关的,便送到外界,考虑得还相当周到。这样一可以提升在其中修练的弟子的修为,二可以将无法进阶元婴期的弟子送出去,以免在其中孤独终老。”

    杜子平读到这里,心想:“这第二关果然是根据闯关者的修为而变化,这方杰是胎动后期,那金甲剑士便也是胎动后期,我是引气后期,金甲剑士便也是引气后期。”他又深吸一口气,运转起化龙诀,将身上的寒意迫出体外。足足过了一柱香时分,他才觉得身上稍有暖意,便接着读了下去。

    “我过了这第二关,便被那传送法阵传到大厅,中间却没有给我任何恢复法力的时间。当我来到这座大厅时,突然被一条绳索捆住。这绳索是蛟龙筋炼制,唤做困龙索,我费尽法力也没有挣脱,只道这第三关是再也过不去了,当时心还极是难过,元婴之祸看来是避不过的了。”

    杜子平心头一震,暗忖:“我为什么没有见到被这困龙索?莫非这方杰身上……”读到这里,他已经隐隐地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他抖了抖身上,只听见几声脆响落地,原来这屋内寒冷之极,杜子平身上散发的热力都被冻住一层薄薄的冰块,被他一抖便跌落在地,而那方杰早就死了几万年,身上自是半分热力也没有,却没有冰霜覆盖身上。

    “等我法力耗尽之后,却又被一条霞光罩住,送到这间屋子。我一进入这间屋子,就见一条黑影一闪即过,脑中识海便出现一个人。”

    “原来那老贼的双修伴侣在进阶元婴期时陨落,留下一下儿子。他本来就喜欢这个儿子,再加上他的双修伴侣之死,便对这个儿子更加疼爱。只是那老贼虽然聪明绝顶,他本身的资质却是一般,若非创出化龙诀来,修为根本达不到这个地步,他的双修伴侣资质虽然要好上许多,却也不是极佳。”

    “他们的儿子肖父更多,资质简直是一塌糊涂,修练化龙诀多年,进展也是有限,后来独自强行蛟龙融合蛟龙本命精血时爆体而亡。万幸那老贼赶到,把他的魂魄收起。不对,不应该是万幸,而是不幸的是那老贼及时赶到。”

    “这老贼不甘心他的儿子就这么死了,便想找个资质好的修士,让他的儿子夺舍重生。只是一来他儿子修为太低,二来魂魄也受了重创,便找到一个资质好的修士亚夺舍,也只会被人是吞噬,无法成功。”

    “这老贼为了救这个儿子,先用法力护住魂魄,然后又连抢带偷,弄来十七种鬼道修练法诀,创出一种适合于魂魄修炼的功法,取名为冥王诀,让他的儿子修炼。只是寻常鬼道功法也需要肉身,这冥王诀虽然可以在没有肉身的情况下修炼,但进展更是奇慢,只怕还没修炼到胎动期,他那个死鬼儿子就会魂飞魄散。”

    “这老贼虽然品行不端,资质不佳,但是脑子却是用万年不遇形容都嫌不足,硬生生地又创出一个法子,便是炼化别人的魂魄来增强冥王诀的修为。做完这些后,他又捉了一些引气期的修士,将他们抽魂炼魄,以提升他那个死鬼儿子的修为。”

    “只是千算万算,他终归是没有算过老天。他儿子肉身爆体时,他的修为已进阶步虚后期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而化龙诀有一特性,就是在完全融合蛟龙等天地灵兽的肉身后,即便不修练也会增长修为。”

    杜子平读到这里,知道天龙逸士快要飞升了,只怕无法照顾他儿子的魂魄了。他叹了口气,又读了下去。

    “这天龙老贼快飞升了,没有洞天类的法宝,在飞升时的雷劫中,他护不住死鬼儿子的魂魄。只是这洞天类的法宝,他根本找不到。他便着手准备自行炼制。他先是炼制了一间万年寒冰的屋子,里面还掺了不少万年寒玉,将他死鬼儿子的魂魄放入其中,就是这间屋子。”

    “这间屋子,一来利于修练鬼道功法,二来也有助于凝炼魂魄。做完这些,他犹嫌不够,便与他的几个亲传弟子一起收徒,传授化龙诀与斩龙诀。在这些弟子修炼期间,他又在这间石室的基础上炼制了这个龙渊壶。”

    “他对外宣称,龙渊壶可以规避元婴之祸,吸引这些弟子进入其中,来过这个所谓的三关。其实,这三关就是鬼门关。第一关幻境,倘若你没有清醒过来,就必死无疑。如果过了幻境这关,第二关绝不会让你死的,因为他特意创下四门被斩龙诀所克制的剑诀,让这个金甲剑士来迎战,目的就是为了消耗费闯关者的法力。”

    “等第二关过了,便会用困龙索将闯关者捆住,待闯关者法力耗尽,便任其为所欲为。他那个死鬼儿子若是觉得这个人的修为很好,肉身资质绝佳,便会夺舍,若是觉得一般,便直接抽魂炼化。如果闯关者第一关都没有过去,那魂魄便直接被老贼的死鬼儿子炼化。”

    “而且这冥王诀的夺舍之法甚是奇妙,连被夺舍人的感悟都会融入,因此第一关的道心与第二关的剑术磨炼,都是替那老贼的死鬼儿子做嫁衣。这天龙老贼心机深沉,心思巧妙,设下这么一个圈套让人来钻,只是这些事情,当时我还不知道。等到他的死鬼儿子夺舍失败,我才从他的魂魄中找到原因。”

    “当时,我识海中多了一个人的魂魄,心下骇异之极。他也不多说话,直接便要抹去我的意识,强行夺舍。而且他的修为经过了这么多年的修炼,再加上炼化了那么多人的魂魄也达到了胎动后期。”

    “我的魂魄虽然较同阶修士更强,但法力消耗完毕,根本不是对手,眼看就要被其夺舍,却变故陡生。原来在天龙老贼飞升之后不久,他的宝贝儿子修炼冥王诀时,一不小心,竟然走火入魔,虽然没有陨落,却留下了旧伤。”

    “只不过,他丝毫不知。唉,这个人蠢得要命,连这种暗伤都不清楚。这时旧伤发作,寿元已到,即便夺舍,也活不了几个时辰了。这人实在恶毒,竟然使用碎魂大\法,将我的魂魄也也撞成重伤,害得我也活不了几日了。而且在这里,我若想离开龙渊壶,必须将冥王诀修炼到第一层圆满,否则无法炼化枢纽,只能困死在这里。”

    “只是这时,这龙渊壶也出现了问题,我虽然没有炼化它,但外界的事情,还是可以看到的。也不知是哪个门派,看到本门势弱,竟然闯了进来,将龙渊壶抢走。只不过,他们破解不了天龙老贼的禁制,是别想进入龙渊壶的。”

    “而且老贼工于心计,惟恐金丹或元婴修士得到龙渊壶,破解禁制进来。他在这几间密室之中,又设了一种禁制,让金丹期以上的修士可以不用通过三关,便直接炼化龙渊壶的枢纽。只是这个枢纽受此龙渊壶真正的枢纽所控制,而且炼化者也发现不了这三关里面的情形。”

    杜子平看到这里,一身冷汗从后背便流了下来。他虽然被屠龙神魔与噬血神魔所利用,又经历了许多事情,但依然认为象天一门这样的名门大派,天龙逸士这种前辈高人,即使不是高风亮节,也不应如此诡诈狠辣。谁知这些人比世俗界心思更加歹毒,此次夺宝,实在是侥幸才保了自己这条性命。

    他打开这方杰的法宝囊,发现其中只有七八块中品玉晶,以及十几柄上品灵剑,再无他物。杜子平微感失望,这龙渊壶的枢纽在何处,这方杰竟丝毫未提,法宝囊中亦没有玉简之类的物事。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