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血魔宗(求收藏,求红票)

    这三人飞了十余日,直到玉龙帝国西南边界翠云城外一座不起眼的土山时,这才按下遁光。杜子平心下纳闷,这血魔宗的山门怎能设在此处?

    却听见陈升说道:“师弟,你站在我身后,不要超了十步的距离。”话音一落,他与灵云一捏法诀,头上却生出一道淡淡的血光,血光之中现出一个印盘模样的法阵来。与此同时,远处空中突然也飞来一道霞光,将杜子平三人罩在其中,一卷而回。

    杜子平只觉昏昏沉沉,不多时,便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之气。他睁眼一看,眼前出现一条宽二三百里的血色大河。这条血色大河大浪涛天,水流湍急,环绕一座山峰流过。这山峰巍峨挺拔,直入云霄,红花绿树,交错掩映,仿佛一柄带血的青色长剑刺破苍穹。

    灵云道姑对陈升说道:“你把子平送到阳赤符那里,然后把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说完,脚下升起一朵红云,向那山峰飞去。

    陈升见灵云消失不见,便转过身对杜子平说道:“这条大河就是血河,那山名为血魄山,本门的山门就在其中。”

    杜子平闻言,问道:“我要闯的血河就是这条河吗?咱们这个血魄山到底是在何处?”

    陈升点了点头道:“不错,你要闯的就是这条血河。至于咱们血魄山到底在何处,说实话,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在玉龙帝国的西南某处。”

    他见杜子平一脸不解的样子,继续说道:“本门的始祖血天真人修为通天,在血魄山布下血雾迷天大阵。自此,即便是本门弟子也无法找到本门的山门。也是这个缘故,本门昔日被打压后,那天一门、苦陀寺与飘香谷也无法攻入。”

    杜子平闻言一怔,又问道:“那本门弟子出去后如何回师门啊?”

    陈升说道:“本门只有修为在胎动期以上的修士可以自由出入宗门,但还需要向宗门禀告,方可离开。引气期的弟子若非特殊情况,一律不得出山,只能在血魄山中苦修。即便是胎动期以上的修士出宗门时,体内也被血雾迷天大阵留有印记,否则无法离开宗门。待办完事情之后,只需来到玉龙帝国西南边界翠云、天水与蒙城三座城市外,方圆三十里任意一地,催动印记,便会被血雾迷天大阵接回到宗门。”

    “为了可以将新人带回宗门,每个有印记的人还可以带上几人回宗门。只是为了防止本门弟子被人劫持,每人最多只能带上三人,而且这三人必须还炼有本门功法,”陈升接着说道。

    杜子平叹了口气,说道:“这样一来,即便仇家劫持了本门的弟子,并且修炼了本门的功法,也只能有极少人进入山门,那样只能是送死。血天祖师思虑果然周密。”

    只是他心下几乎要把苦胆都吐出来了,他本想暗中借机逃离,但在这种情况下,简直比登天还难。看来只能在血魔宗下苦修,进阶胎动,再离开此地了。

    他又想起一件事来,问道:“那没有通过虹桥与血河的弟子,本门该如何处理?”

    陈升道:“没有通过虹桥的弟子,直接被送走,除非得到那个长老的垂青,收到门下,做个仆役弟子,但也就是一个仆人而已。没有通过血河的弟子,就一直是外门弟子,直到老死。不过,象师弟你这种在外就传授秘法的弟子,就麻烦些了。”

    他斜眼瞅了一下杜子平,说道:“本门会给你三次机会过血河,但第三次你仍没有通过,八成就直接杀了,就算你运气好,也是囚禁起来,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而且这三次过血河,一次比一次难不说,还会根据你的修为增加难度,所以灵云师叔才给你重筑根基。”

    杜子平听到这里,吓了一跳,过了半晌才道:“为何如此严苛?灵云师叔对晚辈的爱护真是没的说了。”心下却想,这血魔宗果然邪门,比不了天一门这种名门正派,弟子修炼无成居然直接杀了。

    “因为你授了本门的秘法,居然还不能通过血河,证明你资质虽佳,但道心磨炼不够,日后进展也是有限,宗门就不必浪费资源了。师弟,你就别想胎动期自由出入了,安下心好生修炼才是正理。”陈升一脸郑重地说道。

    “师兄教训的是,”杜子平不敢再辨,只是低头应是。

    “至于灵云师叔,她可不是对本门所有人都这样,你这是沾了师父的光了,”陈升说到这里,突然诡秘地一笑。

    杜子平忙说道:“愿闻其详。”

    “其实也没什么。灵云师叔与咱们师父相恋多年,几乎已是内定的师娘了。所以我也是沾了师父的光,这次才能随她出宗门去寻找机缘,”陈升低声说道。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他没有说。就是灵云看杜子平也是一个可造之材,这才肯下大力气帮忙。这陈升也是如此,希望与杜子平结个善缘,所以才不厌其烦地讲了这么多。

    杜子平又问道:“陈师兄,那过血河的到底是如何一回事?你能否事先给我透个底,我也好准备一二。”

    “这个不是当师兄的不帮忙,却实在是帮不上,每一次过血河,要求都不一样。当年我也是被师父提前授了秘法,幸亏运气不错,第一次就过了。我当时仅引气二层,要求就是三日内必须通过血河。”

    “象你这种引气中期的弟子,即便在血河水底待上一年半载,也不会因为没有食物而饿死,更不会因不能呼吸而窒息而亡。我当时若非有门中赐下的宝物护体,早就被妖兽活吞了,就是这样,也算是运气好到极点,这才侥幸通过,”陈升回道。

    两人边说边走,这时已来到一个院子外。这院子里面栽满了桃花,中间是一座阁楼。陈升抬头说道:“阳赤符师兄,小弟陈升来访。”这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进来就是了,这桃花阵的令牌你又不是没有。”

    陈升闻言,摇头笑了一下,对杜子平说道:“师弟跟紧了我,可别陷进这桃花阵中。”

    这片桃林看似疏落,只是进入其中,满眼都是桃花,再也看不到别物。杜子平暗暗吃惊,便一步一趋,随陈升进入。

    不多时,两人穿过这桃花林,进入阁楼之中。只见一个白衣青年,坐在桌前,虽然他坐得极为端正,衣衫整洁异常,但那股萧索颓废之意,却是让人一眼便瞧了出来。

    陈升上前施了一礼,说道:“阳师兄,小弟这次带了一个新师弟杜子平,麻烦你安排一下。”

    这白衣青年闻言,说道:“想不到玉师叔又找了一个好苗子,你这师弟的根基可扎得不坏啊。”说完,他取出一块玉牌,手指在上面划了几下,又道:“第一十三号房,一个月后来此,接受考核。”

    杜子平接过玉牌,陈升似乎也不愿意多待,便施礼告辞。两人便一同出了这桃花院落。陈升对杜子平说道:“师弟,我再叮嘱你一下,这一个月来,你尽力夯实化血大\法的基础,千万不要进阶至引气第七层,否则过血河的难度大大增加,极不划算。”

    杜子平点头称是,这时来了一个童子,先向陈升施了一礼,然后对杜子平说道:“请把玉牌给我。”

    陈升知是接引童子,便对杜子平说道:“子平师弟,接下来就由这童子带你去了,我就告辞了。”杜子平听了,忙谢道:“这段日子,当真有劳陈师兄费心了,倘若运气好,一个月后,小弟自当登门拜谢。”

    待陈升的遁光远去,这接引童子不冷不热地说道:“随我来吧。”却见他一捏法诀,两腿犹如脚不沾地一般,行动流水般地向西奔去。杜子平见了,取出那轻灵舫来,说道:“童子,不必如此,我这有飞行法器,你我可同行。”

    这童子一怔,说道:“这敢情好,省了我的力气了。”两人乘着这轻灵舫,不多时,便来到一片山谷中,这里面分成泾渭分明的内外两层。外层只是数十间茅屋,内层却是一个大院落,里面有一栋阁楼,上书三个大字,“潜龙阁”。

    那童子引着杜子平落到那阁楼前,取出玉牌,一道白光落下,只一卷,便进入其中。童子将杜子平引到第一十三号房前,将玉牌还给杜子平,说道:“这是进出潜龙阁与你自己房间的操纵玉牌。你收好了,倘若丢失,可是一件麻烦事。”

    待那童子离去,杜子平试着用化血大\法催动这玉牌,房门自动打开,大步走了进去。这室内现在已是黄昏时光,落日的最后一缕余霞透过窗户穿了进去,显得甚是冷清。杜子平只觉前途未卜,心中也泛起一种莫名滋味。

    他心中暗想:“陈师兄既然说化血大\法一个月内不可进阶引气七层,斩龙诀就算有所进展,过血河时也不能施展,那我还是修炼化龙诀吧。”原来这化血大\法前六层他已修炼圆满,根基也扎实异常,到了炼无可炼的地步。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