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来访(求收藏与红票!)

    这化龙诀与斩龙诀本是他一心做为主修功法的法诀,如今却是修为最低的功法。那五爪金龙的龙筋,他已全部炼化,龙骨却只炼化了不到一只龙爪。他盘膝打坐,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咔咔几声轻响,那五爪金龙的那只龙爪已被炼入右手当中。杜子平只觉体内又多了一丝真龙之气,散到周身各个窍**当中。

    他心下寻思,这化龙诀炼化一只龙爪,真龙之气便多了这么一丝,看来化龙诀亦有助于斩龙诀的修炼,就是不知现在肉身又强化到什么地步?正在此时,却听门外有人说道:“这位师弟打扰了,在下周子明,范仲前来拜访。”

    杜子平微感奇怪,这周子明与范仲,他根本不识,来此何事?不过,他也不欲怠慢,便开了房门,迎了进来。这二人均二十岁上下,一身华衣,一人眉清目秀,倒似大户人家的少爷一般,另一人身材粗壮,显得敦实。

    杜子平暗用龙目查看,这两人的修为都是引气七层,不过身上血气之力淡薄,不是功法低劣一些,便是根基扎得不牢。他所修炼的化血大\法是血魔三法之一,是血魔宗的根基大\法,这血魔三法衍生出十余种功法,就是许多内门弟子,修炼的也是这些衍生的功法,只不过威力远胜于外门弟子所修炼的法门罢了。

    那眉清目秀之人一拱手,说道:“在下周子明,与鄙友范仲,冒昧打扰,还望道友恕罪。”杜子平还礼道:“两位道友客气了,在下杜子平,初来乍到,也不知这里面有什么规矩,还请两位不吝赐教。”

    他嘴里这般说道,心下却有些狐疑不定,不知这二人来此何意。他不知道,那童子与他从天而降,旁人一眼瞧出是用飞行法器而来的。这飞行法器何等难得,血魔宗的内门弟子,也是平均三四人才有一件。因此次他的到来着实引起了一番轰动。这周子明与范仲才来打探一下,看看能否结个善缘。

    周子明说道:“在下在外门也待了三五年,却从未见过道友,不知道友拜在哪位仙师的门下啊?在何处修炼啊?”

    杜子平听他问得直白,微微一笑道:“在下五年前拜入家师玉道人门下,一直在外修行,今日方才回到宗门。”

    周子明二人一听,确定了心中所想,更添了几分恭谨,便与杜子平慢慢地聊了起来。杜子平从谈话中方才知晓,这阁楼是给那些准备闯血河的外门弟子居住,院落外面那些茅屋却是给那些外门弟子,以及闯虹桥的未入门弟子居住。

    这阁楼共有三十三间,此次闯血河的弟子,不过才一十五人,却空了一多半。在这十五人中,到是以杜子平修为最弱,才引气六层,其余大都是引气八层以上,连引气九层都有五人,若非杜子平,周子明二人就是垫底的存在。

    杜子平闻言,却是一怔,疑惑地问道:“引气九层?难道内门弟子都是胎动期以上的修士不成?”

    周子明苦笑道:“不是,我们外门弟子,所学的功法过于低劣,就算伐毛洗髓,还需用上乘功法重筑根基,否则无法进阶胎动。而内门弟子的功法要比外门弟子高明很多,曾经有内门弟子以引气四层的修为,击败过外门引气九层的弟子。就是在外门弟子中,功法等阶也高低不一。就拿那五名引气九层的师兄来说,有几人实力还不及那引气八层弟子中的佼佼者呢。”

    杜子平有些奇怪,问道:“为何外门弟子的功法品阶也不相同?”

    “宗门是根据过虹桥的排名,授予合适的功法。而有些有背\景的外门弟子,在过虹桥时,会知道在某些情况下,应采取什么样的手段,这样一来,终归会占些便宜,如果资质再好一些,自然会挑选上品阶高的功法,”范仲回道。

    杜子平闻言,暗暗一叹,无论在何地,有背\景的人终归是领先一步,嘴里却随口问了一句,“咱们这十五人当中,不知何人的实力最强啊?”

    周子明接口道:“实力最强的有三人,一人名为杨梦同,修习的血蛟功,已是引气九层的修为,一人名为凤七,修习的是天幻诀,也是引气九层的修为,最后一人名为阳群,修习的是炼血诀,修为却是引气八层。这三个,我与范师弟也不知道谁更强。”

    “看来阳师兄修炼的功法品阶最高了,”杜子平问道。

    “不错,阳群师兄当时过虹桥排名第一,便挑选这门最难炼,但威力也是最大的功法。凤七师兄与杨梦同师兄两人,当日闯虹桥时,以一线之隔,逊于阳群师兄,并列第二,”周子明道。

    周子明接着道:“阳群师兄独来独往,一付生人勿近的模样。凤七师兄性子有些急燥,到是杨梦同师兄虽然宗门之中有人力挺,但对各个师弟颇为爱护,甚得人拥戴。”

    杜子平听到这里,心下登时雪亮,这两人必是杨梦同这一派的人,前来打探一下自己的态度,并想拉拢过去。

    他转过话题,探讨些修炼之事。这周子明见了,便说道:“时候不早了,杜道友先休息吧。”话一说完,便与范促起身告辞。杜子平也未多留,送到门口。

    “原来是玉道人的弟子,”一个二十一二岁的黄袍青年低低地说了一句,食指在桌上敲了两下,忽然又对身旁二人说道:“你们这次辛苦了。”这两人正是方才与拜访杜子平的周子明与范仲。

    这潜龙阁的院落之外,有一片大露台,是供这些外门弟子修道的。每天早上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露台上时,总有一个黄衫少年在这里修炼,此人就是阳群。这到不是他修炼最勤,而是炼血诀采天阳之气,血煞之气的根基会更扎实。而其他人在室内修炼也不受影响。

    这天清晨,阳群刚来到露台之上,却发现这里有一个白袍少年在平日修炼之处打坐。这少年他第一次见到,修为也算不弱,已达引气六层顶峰。他看了一眼,便到另一处闭目坐下。

    只是他心中却是暗暗诧异,方才那一瞥,只觉得这白袍少年身上血煞之气极为浓厚,竟然远胜于他。要知他修炼的炼血诀,在外门弟子中可算第一,他虽然只是引气八层,但身上的血煞之气,便是凤七与杨梦同也略逊一筹。

    他这边运转了两个大周天,觉得血煞之气略微增厚了那么一丝,便缓缓地收了功。却听耳边一声断喝,他睁眼望去,却见那白袍少年,右手二指一并,一道寸许长短的血色光丝一闪而过,这道光丝若有若无,转瞬间便射到十余丈外的一块石头上。那石头似豆腐一般,立时便无声无息地钻出一个数寸深的细小孔洞来。

    阳群暗自寻思:此人这一手血魂刺,施展的手法甚是生疏,似是初学乍练,但威力到是不弱,这到有些怪了。这血魂刺虽然血魔宗入门神通之一,但练到后来,威力丝毫不下于其它顶级神通。只不过这手神通易学难精,莫说外门弟子,就是内门弟子,也有不少人仅浅尝辄止。

    这白袍少年便是杜子平了,他之前并不想苦修化血大\法,因此,只修炼了易形术,以及化血刀的运用之法,其它神通法术无一修炼。但现在还有一个月便是入门测试,倘若他化血大\法中的法术神通没有修炼,只怕还会有些阻碍。

    既然他现在化血大\法也不能修炼,便练一下这些法术神通吧。潜龙阁中,却没有试验法术神通之所,他便来到此处露台试法。

    这血魂刺确是他第一次施展,在阳群看来,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很难得了,只是他却颇不满意。按化血大\法所说,这血魂刺修练到高深处,无色无味,遁速又是极快,修士不要说是肉眼,便是有灵识也难以发现。

    血魔宗的法术神通正面搏杀并不擅长,而是以暗杀偷袭闻名于修炼界,如易形术。为了弥补正面搏杀的不足,血魔宗才创出了化血刀与赤血幡等上品灵器来。阳群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杜子平修炼这血魔刺,大约过了三个时辰,心下已由惊讶转为骇然。

    他亲眼看见杜子平每次施展血魂刺都有进步,现在杜子平施展这手神通,距离增长了两丈左右,血刺已能将尺把厚的石板穿透,而且以他的修为已是无法察觉任何踪迹。

    修炼到这个地步,血魂刺进展已是微乎其微,杜子平便又开始炼起那化血刀来。这化血刀虽然不是飞剑,但刀剑类的法器总有相似之处。他剑术的修为已是颇深,对化血刀的理解上也颇有助益。

    但见他一捏法诀,化血刀便化为一道血色长虹,在空中转折趋退,莫不如意,阳群在旁只觉得刀气逼人,更是隐隐地感到阵阵刺入肌肤的寒意。他心下暗暗奇怪,这化血刀虽然是血魔宗正面交锋时所运用的法器,但并不以锋锐见长,走的也是诡异路数。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