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杨梦同(求收藏,求红票!)

    这也就罢了,只是化血刀中血煞之气的威力却比不上这刀气,阳群作为外门弟子中的翘楚,到是颇具眼光,一眼便瞧出其中的差别。杜子平更是心知肚明,一面运转法诀,一面揣摩这化血刀的用法。

    阳群也不肯多耽搁自家的修炼,瞧了片刻,便又开始修炼起来。杜子平练了两个多时辰后,方才停手,却发现这片露台上,已有二三十人在此修炼。不远处,有三人站在那里,其中两人便是周子明与范仲,另一人一身白衣,风度更是潇洒之极。

    周子明与范仲见阳群收了化血刀,便走了上来,对杜子平说道:“杜师弟的刀法竟然到了这个地步,可真是令我们大开眼界。”

    杜子平急忙逊谢几句,那周子明说道:“杜师弟,我给你引见一个人,就是杨梦同师兄。”说完,拉起杜子平,向那白衣男子走了过去。

    杜子平见那杨梦同在旁不动,任由周范两人前来,显是自抬身价,心下便有几分不喜。只是他自觉也不便就此卷了这三人面子,只是轻轻推开周子明的手臂,走了过去。

    那杨梦同见杜子平走到身前,便拱手说道:“昨日听得杜师弟之名,今日得见,果然不凡。”

    “杨师兄客气了,”杜子平也还了一礼。

    “不知杜师弟可有余暇,到我的房间一叙?”杨梦同问道。

    “在下还要修炼道术,现在还不得空,”杜子平一听,便知是明面地招揽。他不愿参与此类事情,便一口回绝。

    周子明与范仲闻言,眉头皱了一皱,还未待说话,杨梦同却道:“无妨,倘若晚上杜师弟有时间的话,我前去拜访你吧。”杜子平在见这里人多,倘若再次拒绝,只怕就多了个仇人,只得勉强答应下来。

    这三人走后不久,却有两个引气八层的弟子,来到杜子平身前,说道:“你就是昨日新来的那人吧?请问如何称呼?”

    杜子平见这两人无礼,心下虽然不快,面上仍含笑道:“在下杜子平,不知两位高姓大名?”他见这两人有意寻衅,便师兄师弟的称呼也都免了。

    “昨日见你用飞行法器前来,正巧我们兄弟一个月后就要过血河,还请师弟暂借一用!”其中一个一脸阴鸷的人说道。

    杜子平一听,这两人不通名报姓,大言不惭地来借飞行法器,偏偏又是要过血河之用,分明是强抢豪夺。

    他也不生气,微微笑道:“本来借给两位到也不可,只是我也要过血河,等过了血河再说吧。”

    这一脸阴鸷的人一听,嘿嘿笑道:“你是一个人,我们是两个人,我们二人若过不了这一关,这内门弟子就当不成,还请师弟教我。”

    还不等杜子平回话,另一个长着圆胖脸的人冷冷说道:“莫要以为你之前拜了师,便有了靠山,只是没有成为内门弟子之前,这种小事,便是门中长老也不会管的。”

    杜子平心下恚怒,暗自忖道:“别看这两人是血魔宗的弟子,但同样修为,实力较屠龙神魔的弟子还颇有不如。若非在这里,我只能动用化血大\法的手段,定将你二人的狗头斩了下来。不过,任是血魔宗的规矩再宽松,我也不信凭你们两个敢动手明抢。”

    他嘿嘿一笑,也不答话,转身便向潜龙阁走去。这二人也不动手,却只是嘿嘿冷笑不语。杜子平回到房内,依然修炼化龙诀。他化龙诀有所进益,不令肉身更为强悍,连带真龙之气也越发充盈浑厚。

    到了晚上,杜子平听见门外有人说道:“杜贤弟在吗?愚兄杨梦同来访!”这杨梦同竟是不着痕迹地将称呼也改了过来。杜子平无奈,只得请他进来。

    杨梦闲聊了几句,话头就慢慢地转到了玉道人身上。他貌似随口问道:“贤弟,你可知令师玉道人何时回宗门啊?”

    杜子平叹道:“我有幸拜到家师门下,却不过数月工夫,家师便有事出门,至今也没回来看我,我也实在不知他何时回来。而且听灵云师叔说,家师已有多年未回宗门了。”

    杨梦同说道:“看来传闻竟是真的。令师当年被誉为千年难遇之才,后来不知何故,立下重誓一日不结丹便一日不回宗门。”

    杜子平暗想,这才叫哄鬼呢,若是玉道人真是不结丹不肯回血魔宗,灵云那道姑只怕就在那紫金山上苦等了,只是玉道人已死,却是真个回不了宗门了。不过,他面上却露惊讶之色,问道:“这可是真的?”

    杨梦同说道:“家兄杨梦寰拜在欧阳亭真人门下多年,故而在下也曾听闻此事。欧阳亭真人仍是上一代弟子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人,较令师也相差无几,而且入门较早,修为更是力压一头。据说十年之内,当可结丹,便会升任长老,基本已定为下任掌门了。”

    杜子平听到这里,心下沉吟,不知杨梦同谈及此事的用意,那杨梦同又张口说道:“贤弟资质极佳,只可惜令师久不回宗门,修炼上便少人指点了。”

    他说到这里,却微微一笑,不肯再说下去了。杜子平心中一动,便问道:“杨师兄,不知过了内门考核后,欧阳亭真人可会收你为徒?”

    杨梦同点了点头,说道:“不瞒贤弟,家兄在欧阳亭真人面前还能说上几句话,只要我可以通过内门考核,便可拜入门下。”

    杜子平听了,微笑道:“那便恭喜杨兄了。”这句话说完,便是半晌无语,竟然有些冷场。

    杨梦同心下暗想,这小子看上去也不笨,怎么这么不上路?难道是生了一副聪明面孔笨肚肠?他终于忍不住道:“贤弟,令师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你就不担心修炼上无人指点,多走了弯路还是小事,倘若是走上歧路,只怕一步踏错,再也无法回头了。”

    杜子平暗道:“这快要图穷匕见了。”但嘴上却说:“那也是无可奈何啊,我既然拜入家师门下,总不能叛师啊。”

    杨梦同听到这里,心中忖道:“我怎地就忘了这一茬?这小子基本上没在修炼界行走过,脑子还是世俗间那种迂腐的念头。”

    他展颜一笑,说道:“贤弟,没有让你叛师,我只要向求家兄美言几句,平日里修炼,你便可请欧阳真人指点。”

    杜子平淡淡地说道:“那还是让杨兄多费心了。”杨梦同一时却没有听出话中之意,接着说道:“只是愚兄我资质略差,上次外门测试时,没有抢到首位,家兄便有些不满,我也不太好张口。”

    杜子平回道:“倘若杨兄为难,那就不必费心了。凡事自有天定,多想也是无益。”

    杨梦同听到这里,这下子真的愣了,只好微感尴尬地笑道:“贤弟不必气馁,只要你在内门测试时,帮我一把,让为兄我以内门测试排名首位的身份拜入欧阳真人门下。家兄自会念及你这份人情,我也好开口了。”

    杜子平最初以为那杨梦同也是看中他的飞行法器,结果却是这个要求,不由微微一怔,一时竟未答话。杨梦同见了,心中暗想,听说他是灵云师叔领入宗门之内的,只怕这个内门排名在前的好处,他也知道,不肯相让。

    想到此处,他身子向前稍微靠了一靠,说道:“我听说,今日有金家兄弟来找兄弟的麻烦?”

    杜子平微一沉吟,问道:“可是一个一脸阴鸷之色,一个是圆脸胖子的两人?他们俩相貌不一,不象是兄弟啊?”

    杨梦同说道:“不错,就是这两人,那一脸阴鸷之色的唤做金不换,那个圆脸胖子名叫金元修。这两人没有血缘关系,由于都姓金,修为相仿,平日里走得又近,闲时大家就叫他们二人为金家兄弟。”

    他顿了顿,又说道:“这金家兄弟平日还是肯听为兄的,我明日里告诉他们一声咱们之间的交情,管保他们不再来找你的麻烦。”

    杜子平听到这里,立时恍然大悟,心下想道:“我说这两人怎么这么莽撞,原来他们是杨梦同的人,所以也不担心玉道人,白日里才那般猖狂。只怕这也是杨梦同暗中策划的。”

    他面色一正,说道:“杨师兄有心了,只是小弟还想试一试这内门测试,能不能通过尚且不能保定,更不敢随意允诺了。我还要休息,杨师兄请回吧。”

    杜子平虽然不愿破脸,但对方恩威并施,心下实在恼怒。他为人虽低调谦和,但极有傲骨,而且即他也实在不愿意与这种人虚与委蛇。

    杨梦同说道:“贤弟既然累了,愚兄告辞就是。”言罢站起身来,呵呵一笑,便走出房门,只是这笑容带上几分勉强,也带上几分冰冷的意味。

    杜子平知道这次算得罪了此人,只怕不过几日,那金氏兄弟便会找茬动手,他一对一,自是不惧,倘若在外面,一对二也是稳操胜卷,偏生现在只能运用化血大\法,便有些为难了。他思来想去,忽地有了一个主意,便拿出记载冥王诀的玉简来。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