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联手(求收藏,求红票!)

    “此外,这血河之中还有一些天材地宝,不过数量不多,你们也可以采集,谁采到就是谁的,宗门不会管的,当然你也可以在计算成绩前,将这些天材地宝折换成血晶。在这七日之内,你们有谁想要休息,可以回到岸上。”田化镜说完,将手中的法宝囊递给阳赤符,由他将这些灵符与玉佩分发下去。

    “还有最后一件事,你们这些人中,得到的血晶最多的前三名,宗门是有奖励的,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田化镜问道。

    “田师叔,请问获得血晶的方法有什么限制吗?”周子明张口问道。

    “没有任何限制,就是说你们可以从同门弟子身上抢夺,”田化镜回道。此言一出,众弟子大哗,这样一来,岂不是修为高的弟子要大占便宜?杜子平闻言,向金氏兄弟身上瞅了一眼,金氏兄弟见了,不由得大为恼怒,却也不敢发作。

    “我有一个问题,”那个引气八层的白衣女子问道。“通过测试,我只需八粒血晶,最后过关排名时,是否还按照这种标准呢?”

    “最终排名,不论修为,只看血晶的多少,”田化镜答道。

    他等了片刻,见无人再问,又说道:“现在是正午,七日后的此时,我在对岸等你们。”话音一落,便施施然地走开了。

    众弟子犹豫了片刻,只见那个魁梧汉子率先走向血河。他走入这血河当中,血河水自动分开,无法进入他周围三尺之内。杜子平暗叹了一声,此人修炼的功法不是化血大\法一系,是水属性功法,虽然避水之能,但耗费的法力也多了几分。

    随后金氏兄弟也进入这血河当中,他二人却占了个便宜,身上的天蚕丝法衣,身具避水之能。瞧这二人进入血河的架势,较之前那个魁梧汉子更是轻松。随后众弟子也一一进入血河当中,不一刻,岸上便只剩下杜子平、阳群、凤七与杨梦同四人。

    凤七看了杨梦同一眼,说道:“杨师兄请先入。”

    “凤师弟,你这是来考究我吗?”杨梦同冷笑道。

    “不敢,要么咱们四人一齐进入血河,如何?”凤七道。

    杨梦同也不答话,一捏法诀,身上便长满了细小的鳞片,身体也细长了几分,竟有几分长蛇的模样,在血河中一扭,便钻出数十丈去,便是水蛇也远不及他灵敏。

    “杨师兄,你的血蛟功配上鱼鳞铠,果然奇妙,”凤七赞道,紫金七杀镜同时也飞到空中,落下一道霞光来,将血河水排开。

    阳群见了,对杜子平说道:“杜师弟,你我一同下水如何?”

    杜子平道:“师兄此言,正合我意。”二人一捏法诀,身上同时冒出数寸长的血芒来,将血河之水隔在外面。

    阳群暗暗忖道:“内门的心法果然奇妙,这杜师弟的修为明明不及我,但这手血芒的威力实不在我之下。”

    杜子平也是微感诧异,那炼血诀较他的化血大\法相差甚远,但阳群这手血芒神通却不弱于自己,这阳群列在外门弟子的首位,确有独到之处。

    这四人均有傲气,下到血河之中,无意联手,不一刻,便各自不见踪影。杜子平独自一人漂浮在水中,只在周围十数里范围游动。要知道这血河二百余里,以这些人的修为,若不是要获取血晶,在没有遇到危险的情况下,不过几个时辰,便走到对岸。

    不过,这血河里危险重重,若不事先熟悉一下,面对妖兽时,一个疏神,便会到妖兽腹中一游。过了两个多时辰,杜子平发现前面出现十几条怪鱼来。

    这些怪鱼均有一尺多长,体外生满了倒刺,修为到不甚高,不过是引气二三层模样。杜子平有意试验一下化血大\法的神通,暗暗地射出两道血魔刺来。

    那些怪鱼虽然身体坚韧之极,但如何当得住化血大\法的独门神通,加上这血魔刺无影无踪,当头两条怪鱼立即便被射杀,一身血肉也被化个干净。余下那些怪鱼,却是发现不妙,身体一摆,身上的倒刺登时化为百余根飞针向杜子平刺来。

    只听得叮叮一阵轻响,这些飞针尽数弹回。杜子平化龙诀已将肉身炼得坚硬无比,丝豪不逊于上品法器,这些鱼刺所化飞针对他来说,犹如搔痒一般。他将化血刀祭出,在水中微微一抖,便化作十余道血光,登时将这些怪鱼斩成两半。

    他将这些怪鱼收起,取出体内所含血晶。这些血晶个头仅有豆粒大小,色泽与田化镜所拿那枚更是天差地远。他将那灵符取出,用法力激发,一道金光便将这些血晶罩在其中。只见这些血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起来,不多时,便凝成一粒血晶。

    这粒色泽到是不差丝毫,只是未免太小了些,仅有米粒大小。杜子平见了,忖道:“这般下去,若是这等妖兽便是杀个千把,方能凑足十粒来。还得找些修为高的妖兽来吧。”

    这时,但见前面水浪分开,三条人影向他走了过来,正是阳群、凤七与杨梦同三人,他微微一怔,便迎了过去。

    阳群见了杜子平说道:“杜师弟,收获如何?”

    杜子平摇了摇头,说道:“略有收获,不过是聊胜于无。三位师兄,有什么事吗?”

    凤七苦笑道:“本以为此项任务,轻而易举,谁知一动上手,才知道这里的妖兽实力过于强悍。以我的实力,也就是勉强斩杀血河中引气六层的妖兽,引气七层的,我就得逃之夭夭了。”

    杜子平看了一眼阳群与杨梦同,这两人也微微点了一下头,他心下盘算,自家就算比这三个稍高,最多是引气七层的妖兽斗个半斤八两,看来夺取血晶之事,实不乐观。

    杨梦同这时开口道:“我们刚才在前面发现几株血影伞,只是周围有一个洞**,里面有四只似蛇非蛇,非鱼非鱼的妖兽。这四只妖兽都是引气六层,我们三人充其量斗个平手。”

    杜子平闻言,接口道:“想必三位师兄便来找帮手,一同来斩杀妖兽。”

    杨梦同道:“不错,这血河里危险重重,单独行动,即便是你我等四人,想获得十颗血晶,希望也是不大,因此,有机会的话,咱们不妨联手。至于私人恩怨,且先放在一旁。”

    阳群接口道:“那血影伞也是颇为难得,是炼制炼血丹的主药,卖给宗门,也能获取血晶。”

    “好!”杜子平微一沉吟,便答应下来。

    四人顺着水下的暗流前行,过了几处转折,却见前面有一块大石横了出来,石下有一处颇大的洞**,里面有四条似蛇又似鱼的妖兽。这四只妖兽均一丈多长,胸腹之间生着几只尺把长的鱼鳍,在血河水中,血红的眼晴却依然看得清晰无比。

    在洞**旁边,生着四株蘑菇状的灵草,这四株灵草均半尺多高,通体碧绿,泛着幽光,再加上这河水鲜红,确实犹如鬼影一般,正是那鬼影伞。

    四人互望一眼,便暗暗分配好目标,齐齐杀了过去。这四只妖兽,身体一扭,瞬间便来到四人身旁。杜子平有心见识一下其它人的神通,只将化血刀化为一道长虹,游鱼一般上下穿梭,将这只妖兽困在其中。

    那杨梦同戴上一双手套,一捏法诀,五指冒出一尺多长的血芒来。他修炼的是血蛟功,身体各处均可随意伸长。这双手掌却是变化多端,手掌一并,便可劈出一道刀光,四指并拢,就发出一道剑气,手指分开直刺,立时便似五柄飞锥,化掌为爪,更是一只尖锐之极的飞抓,反手一拳,便凌空飞出一道红色拳影,不多时便占了上风。

    阳群施展的是一只血色小幡,倒是与玉道人的赤血幡有几分相似。其神通也与赤血幡相仿,散发出团团血雾,将这头妖兽困在其中。血雾之中,更有条条触手,将其锁住,同时又生出道道血色剑光,向那妖兽刺去。

    凤七的斗法却是颇为简单,他将紫金七杀镜祭出,一道金光射了过去,那只妖兽身形就是一顿,紧接着便又是一道金光,在这只妖兽的身上就击出一个血洞来,不过片刻,这只妖兽身上就遍体鳞伤。

    杜子平见了,暗忖道:这杨梦同的血蛟功有没有蛟龙的威力虽然没看出来,但到是颇有几分水蛇的风采。单凭这一手,只怕就不在金氏兄弟之下。阳群的血色小幡应是赤血幡的仿制品,威力虽不足正品一成,但对付这头妖魔,倒也足够。

    不过,这凤七的功法明显不是化血大\法这一系,到看不出深浅来,那紫金七杀镜威力委实不可小瞧。杜子平也不愿落在这三人后面,便施展天遁迷音,那妖兽立即变得浑浑噩噩,化血刀从它身上飞过,划出一道极深的伤口来。

    只是这妖兽还未从天遁迷音的影响恢复过来,竟似丝毫不知。杜子平用手一指,化血刀化为十余道刀光,刹那间在这头妖兽身上便斩了数十道伤口。化血刀分化刀光,每道刀光的锋利之力虽然大减,但其附带有吸摄血液之能却未受影响。每一道刀光过后,总有一股血液喷薄而出。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