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水魅(求收藏,求红票!)

    阳群等三人见这妖兽无缘无故突然便放弃抵御,均带有几分疑惑,又有几分惊佩。阳群与凤七也就罢了,那杨梦同可是心中暗暗打鼓,当日,他曾问过金元修为何突然失神,那金元修也是茫然不知,居然连杜子平那声低喝都没有记起。如今这妖兽又是如此,这手段如此诡异,委实令人可惊可怖。

    不过片刻工夫,这四头妖兽便都被这四人斩杀,当下又将那四株鬼影伞平分。杜子平心中一动,倘若四人联手,获取血晶便大为容易,这个试炼难道是意在提升门下弟子的合作,让弟子联手过关吗?这样的话,大家何妨继续联手?

    只是这念头刚一浮起,他自家便压了下来,这四人已是此次试炼的最强阵容,谁都有意夺取排名首位,而且大家还夹杂着私人恩怨,最多联手这么一次两次,想要并肩闯关,那实在是痴人说梦。

    却听得杨梦同笑道:“这次收获委实不错,这鬼影伞成色颇高,便是数日后试炼结果评比之前,从内门的师兄手中,也能换取五六颗血晶。”

    杜子平张口问道:“难道这鬼影伞折算血晶价格还不同吗?”

    此言一出,杨梦同面上便露出鄙夷之色,凤七接口笑道:“当然可以,只不过,这鬼影伞在试炼后可售七颗血晶,倘若你为了过关,或者抢夺排名,就需要折价了。”

    阳群却说道:“这次收获不错,大家继续分开走吧,谁要是发现一人难以对付的局面,再联手不迟。”

    杨梦同说道:“我到知道一处洞**,里面也有宝物,不知你们有意再合作吗?”

    凤七颇感兴趣,说道:“能不能讲一下具体情况?”

    “那里有两头引气七层的水魅,估计是不知多少年前死在其中的本门弟子,不知怎的,却重开灵智,但根本不记得前生之事,谁也别套同门的交情了。我适才路过,被这两只水魅发现,急忙逃离,它们却也不来追赶。因此我猜测这洞**中必有宝物,所以它们才放过我,”杨梦同说道。

    杜子平听了,本能地觉得这话不尽不实,便有些踌躇。杨梦同却又接着说道:“只不过,这洞**是我先发现的,灭掉这两只水鬼后,洞内的宝物应由我先挑选一件。”

    “哼,你算盘打得不错,倘若里面只有一件宝物,岂不是我们为你做了嫁衣?”阳群率先说道。

    “这两只水鬼都有法宝囊,绝不会只有一件宝物的,”杨梦同又道。

    凤七突然接口道:“这两只水魅生前肯定不会是什么高阶修士,身上的宝物,只怕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洞内的宝物,若是罕见,只怕本门的长老早就收走了,只有一些他们看不上眼的物事,让杨师兄先挑,其实也没有什么。”

    这下,三人的目光全瞧向杜子平。杜子平微一沉吟,凤七说的颇有道理,即便那杨梦同话未吐实,料想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暗害自己。而且若是那里的宝物极为罕见,那杨梦同也不会说出来,找这几人联手。想到此处,杜子平也微微颔首,对阳群说道:“阳师兄,咱们一起去看看,如何?”

    到了此刻,就算阳群不去,杜子平三人对上两个引气七层的水魅也有五分胜算,定会前去试上一试。倘若杜子平三人斩杀了这两只水魅,从中捞了好处,此次测试前三名,阳群便再也无缘。想到此处,阳群也借坡下驴地答应了。

    当下,杨梦同在前引路,杜子平三人跟随其后,游了数十里后,地下坑洞渐多,水流转急,大大小小的漩涡也多了起来。水色也由红转黑,河水中的血腥之气中也夹杂着一股极淡的尸臭之味。

    又行了片刻,尸臭之味渐浓,杨梦同低声道:“到了。”杜子平放眼望去,前方数十丈外出现一处亩许大小的洞**。此地与其说是一个洞**,还不如说是一个大坑,周围有几块巨石矗立。坑中有两只人形怪物。

    这两只怪物通体乌黑,四肢极长,浑身长着数寸长的黑毛,似钢针一般,双眼泛着绿光,嘴里上下各伸出四只獠牙来,后背凸起一个龟壳状圆盖的。身上的还有几缕衣衫,这些衣衫根本无法蔽体。也不知怎的,杜子平看到它们长长的四肢,就想起杨梦同的血蛟功来。

    杨梦同说道:“凤师弟,你用紫金七杀镜定住这两只水魅,我们三人趁机斩杀。”

    凤七摇了摇头,说道:“这两只水魅法力深厚,紫金七杀镜无法一下定住两个。即便是一个,也只能定住片刻。”

    阳群寻思一下,说道:“凤七你定住一个,我这赤血幡也能暂时困住一个,子平与梦同,你们两人先合力斩杀一个,然后咱们四人再一起解决剩下那个。”

    四人点了点头,当下再无异议。只见一道金光与数只血色触手,向那两只引气七层的水魅落下。这两只水魅本来在这大坑之中缓缓走动,登时便被困住。杜子平人刀合一,杨梦同也窜了出去,手上的血芒化为两柄血刃,两人同向一只水魅脖颈斩去。

    这两只水魅身形微微一滞,大吼一声,便挣脱金光与血色触手的束缚。一个水魅便迎了上来,也未施展什么法术,纵身一跃,就到了杨梦同的身前,反手一抓,直奔杨梦同的咽喉。杨梦同大骇,顾不得伤敌,那两柄血刃挡在身前,砰的一声,这两道血刃便被抓个粉碎,化为点点血光消散。

    杜子平人刀合一,速度还在杨梦同之上,另一只水魅躲避不及,将身一转,用背部挡住这一击。刀光一闪而过,杜子平的身影也出现在那只水魅面前数丈远的地方,那水魅后背的突起被斩了一个三寸多长的伤口,渗出一缕黑液来。

    这一下,四人皆是大吃一惊。这两只水魅行动如电,力大无穷,肉身又是坚硬无比,就算以四敌二,只怕这一仗也是艰难无比。

    这只水魅更是愤怒,这是它有记忆以来,首次受伤。它将身躯一扭,顿时四下里无数浪头卷来,接着它又向前一跃,直奔杜子平而去。杜子平暗暗叫苦,这水魅居然还会法术,他手头的许多手段又不能拿到明面上来,只得将化血刀展开,迎了上去。

    杨梦同等三人见了,便欲冲过出,与杜子平合在一起,只是与他们三人对战的水魅也瞧得明白,它双掌向内一合,形成三道水箭,向三人射去。这三只水箭威力平平,杨梦同等三人随手一击,就击个粉碎,不过身形也顿了一顿。

    那水魅就是争取这片刻时间,只见它身形一飘,仿佛御空滑行一般,便来到那杨梦同的身前,手掌暴涨倍许,一爪抓了过去。杨梦同刚击碎那支水箭,却见似利刃一般的五指迎头过来,不敢硬接,急忙向旁边避去。只听见一阵刺耳的金石摩擦之声,水魅的五指从杨梦同的左臂划过。

    杨梦同险之又险地避开,只觉半身酸麻,知是若非这鱼鳞铠是法器中的精品,只怕这只手臂便被扯了下来。这只水魅也不追赶,身形一晃,便消失在眼前,转瞬间就出现在凤七的面前,一拳击了过去。凤七手擎紫金七杀镜,一道金光射了出来。砰的一声,金光被击得四分五裂,凤七只觉一股大力迎而来,身体就势就后跃了出去。

    这时,那水魅在水中散开,无影无踪,身形一凝,又挡在阳群面前,阳群将血幡一展,数条血色触手便将其捆住。这水魅用力一挣,触手寸寸断裂,同时双足暴涨数尺之长,脚趾似钢钩一般向阳群抓来。阳群急将血幡一挥,一层三寸厚的血墙出现在身前。

    那血墙与水魅的双足甫一交接,便化作几道绳索,将水魅捆住。阳群随退向后跃了过去,他身体尚在游动,那几道绳索也寸寸断裂。三人见这只水魅倏忽而至,倏忽而去,片刻之间,连击三人,不但阻住他们前去救援杜子平,而且还占了上风,都暗生惧意。

    这三人互望一眼,猛地认出那水魅的身法来,不约而同地叫道:“水遁术。”这水遁术修炼到极致,据说在水中可以化为无形,速度更是无以伦比,凡有水之地,可任意穿梭藏匿。大至汪洋之海,小到径寸之杯,尽可来去自如。

    这水魅的水遁术显然远远没到这个地步,但是竟然可以以一敌三,让杨梦同三人各自为战。这里面杨梦同所修炼的法术神通以近战为主,与水魅交手,就更加吃亏。

    这时,杨梦同等三人向杜子平那边也望了一眼,却见那只水魅与他距离两丈左右,死死盯着杜子平,却没有上前。原来就是杨梦同三人与水魅交手的时候,杜子平也与另一只水魅过了一招。那水魅仗着身形飘忽迅捷,加上肉身坚硬,竟直接欺身而来。

    杜子平暗中施展天遁迷音,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水魅是尸变的一种,没有魂魄,天遁迷音竟然丝毫没有用处,前胸便中了一拳。饶是他肉身强悍,这一拳也痛到了骨头里,但同时一道血光闪过,那水魅的肩头又多了一道伤痕,隐隐地渗出黑液来。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