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被困(求收藏,求红票!)

    原来这水魅身上最坚硬的部份便是后背后龟壳状的凸起,杜子平也只能靠着人刀合一,才能斩伤。不过它身上其它部位就没有这般坚硬,挡不住化血刀了。只是杨梦同三人的法器还不及这化血刀,那难以令那只水魅受伤。

    这只与杜子平交手的水魅又吃了一个亏,这才不敢掉以轻心,一时之间没有进攻。只是杜子平也疼痛异常,趁机在旁边休息。

    阳群暗自心想,己方三人,实力绝对在这只水魅之上,趁现在杜子平牵扯了另一只水魅,需快刀斩乱麻,快些料理这只水魅。否则等杜子平被斩,那形势就逆转了。

    他张口喝道:“凤七你我联手困住它,杨梦同你趁机斩杀这妖魔。”话音一落,却见杨梦同身体向后一转,却是向外逃去。阳群与凤七立即大怒,那凤七离得较近,一道金光向杨梦同落去。

    杨梦同这时已来到一块巨石旁边,也不知捏了一个什么法诀,这座大坑四周的大石发出吱吱之声,瞬间合扰,竟然形成一个大石罩,将这大坑罩在其中,那金光落在巨石之上,也是丝毫未起作用。

    远远地传来杨梦同的声音,“这巨岩阵你们是破不开的,里面还有两只水魅,还是快点捏碎玉佩,好保住性命,不过想入内门,就等下次吧。”

    这时,那水魅又扑了过去,阳群与凤七只得联手应战,嘴里兀自咒骂不停。杜子平也万万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形。初时,他虽然对杨梦同怀有戒心,但见他与自己一同率先进攻,提防之心便淡了。

    杜子平虽处险境,到也沉得住气,其实他心中所忌便是,不能随意施展神通。否则斩龙诀施展开来,那真龙之气正是这种鬼魅的克星,便是再来两个水魅也都斩了。更令他郁闷的是,这化血刀的摄血之能居然对水魅毫无效果。

    杨梦同走了之后,阳群与凤七的优势大降。饶是两人修为与法器不俗,而对这只来无踪,去无影,身体又是坚硬无比的水魅,也丝毫占不了上风。这时,血魔宗外门与内门弟子的巨大差异便显现出来。同是引气九层,修炼化血大\法的陈升,一人便力敌凤七这类外门弟子的四五人。

    另一只水魅,双手一拍,两道水浪汹涌澎湃地向杜子平卷去。杜子平长啸一声,化血刀化为一道长虹,围着他的身体,绕了三圈,那两条水浪便只能在他身边丈许范围内翻滚,无法近身。

    杜子平用手一指,那化血刀迅捷无伦地斩了过去,将波浪劈开,发出隆隆之声。那水魅身子一折,避了开来,却冲到杜子平的面前,一把便抓到他的咽喉。

    却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那只水魅竟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双眼流出一股股腥臭难闻的黑液。杜子平向后翻了两个跟斗,直起身来,咽喉间露出一道抓痕。

    原来,这水魅冲到身前,杜子平瞧着那绿光闪闪铜铃般大小的双眼,心念一动,这水魅肉身再坚硬,这双眼睛总应是柔软的吧,于是射出两道血魔刺。这血魔刺无声无息,无影无踪,但在水中只要一施展,便会震荡水波,偷袭之功便大打折扣,再加杀伤力不足,水魅身体坚硬,杜子平因此一直没有动用这手神通。

    可现在那水魅来得奇快,距离又近,它只得闭上双目,施展水遁术,但双眼仍被击中,眼前霎时一片漆黑,什么也瞧不见了。只是杜子平咽喉也因此挨了这一抓,虽然伤势不重,一时之间也极为难受。

    阳群与凤七均暗暗惭愧,他们以二敌一,尚且自顾不暇,杜子平修为比他们还低,却独自一人重创这怪物。

    其实这血河里的妖兽,虽然法力远胜同阶外门弟子,但灵智未开,象阳群这等实力的,倘若有过斗杀妖兽的经验,以二敌一,获胜本是十拿九稳之事。

    杜子平趁机痛下杀手。那柄化血刀神出鬼没,血光四溢,化作无穷的刀气,犹如千点万点的繁星一般,将它团团裹住。

    那水魅凶威大减,想要逃跑,却又被这巨石阵困住,不多时,身上又多了十几道伤口。它双目已盲,乱打乱撞,分不清敌我,有时竟然攻向另一只水魅。这一来,它不但没有为同伴提供助力,反而成为累赘。

    杜子平看到便宜,化血刀在水中猛一转身,却向那只双目完好的水魅斩去。这只水魅自持身体强悍,不躲不闪,反而一把抓去。听见一声微响,那水魅一截小指被斩落了下来。但它根本不知疼痛,径直向杜子平扑了过来。

    化血刀在水中一个急旋,向那水魅的颈部斩去。只听见一连串急促的“**波”破水之声,那只瞎眼水魅闻声追了过来,一把抓去,却没有抓住这化血刀,反而扣住另一只水魅的手臂,同时自家的手臂也被扣住。

    原来化血刀的破水之声与水魅进攻时激发的水响、阳群与凤七的法器所施展的分水之声,颇有不同。那瞎眼水魅时间稍久,便辨得清楚,这时便奋力一击。杜子平则瞧得明白,故意将它引来,待它手掌距化血刀不过数寸之时,一捏法诀,化血刀便横移五尺。前面的水魅这时反手欲拨开那化血刀,两只水魅便扭在一起。

    看到这里,阳群与凤七心中大喜,一道金光与数只触手,将那双目完好的水魅牢牢困住。杜子平手指一点,化血刀便直奔这只水魅而去,卟地一声,化血刀便斜插入水魅的咽喉,接着向下一划,大半个脖子立即就被切了开来。

    阳群与凤七同时一捏法诀,又是一道金光与血色触手,将那只瞎眼水魅困住。杜子平的化血刀又是一斩,将那双目完好水魅的头颅斩了下来,这才向那瞎眼水魅的咽喉刺去。卟卟卟三刀之后,这只水魅也步同伴的后尘,头颅从脖颈处断了下来。

    三人长舒了一口气,但凤七脸色又是一变,说道:“这水魅的黑液有毒,咱们想办法快些出去。”

    这两只水魅死后,体内的黑液滚滚流出,不多时,它们的周围便生出两大片黑水来。这巨岩阵将这片水域困住,那黑水扩散的速度更是奇快,杜子平三人只觉腥臭之味刺鼻,便加大\法力,将血河水向外迫出数尺来。

    那阳群说道:“我这里只有一张破禁符,而且也只能使用一次,但我找不到这巨岩阵的阵眼,破开这巨岩阵的可能性极小。”

    杜子平说道:“让我来试试。”他施展真龙之目,四下望去。过了一顿饭工夫,那黑水已与杜水平体外的血芒相接,发出吱吱之声,血芒便黯淡了几分。再过片刻,与凤七及阳群体外的霞光与血芒相接,这两人立即觉得法力消耗加快,不由得有几分焦急。

    这时,杜子平说道:“随我来,我发现一处灵气密集之处,估计是阵眼所在。”言罢,便向前走了过去。阳凤二人不敢怠慢,紧随其后。三人穿过一片黑水浓密区后,来到一处石壁。

    杜子平右手指向一处凸起,说道:“就是这里。”

    阳群微一沉吟,将那张破禁符贴上,右手捏了一个法诀,口里默念咒语。转瞬间,那破禁符升起一道白光,石壁发出轰轰之声。过了半柱香时刻,那白光慢慢地黯淡下来,轰轰之声也消失了,但石壁依然没有变化。凤七犹不死心,一道霞光击向石壁,只听见一声巨响,石壁也震荡了一下,却仍不见缝隙。

    阳群叹了一口气,说道:“咱们破不了这个巨岩阵,还是捏碎玉符罢。这毒液用不了多长时间,便会蔓延过来,咱们坚持不了多久。”

    凤七呆立片刻,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快点捏碎玉符?”

    阳群冷冷说道:“我已经用了一张破禁符,杜师弟斩杀水魅功劳最大,现在该轮到你了。”

    凤七突然又转向杜子平说道:“杜师弟,若非你说这是阵眼,咱们还不会到这个地步。”

    杜子平冷笑一声,说道:“凤师兄,如果我与阳师兄联手,只怕你不想捏碎玉符也得捏了。”

    凤七吃了一惊,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阳群闻言,瞧了杜子平一眼,似是有意联手,逼迫凤七。

    凤七又道:“其实咱们三人只需捏碎一块玉符,即可获救,而且余下两人还要找杨梦同这贼子算账,不能让他这么轻易地夺了试炼首位。我虽然不是两位的对手,但只守不攻,估计还能支持片刻,到时是谁率先受不了,捏碎玉符就不好说了。我到有一个公平的法子”

    阳群一想,觉得也有道理,看了杜子平一眼,只见他一言不发,仍在仔细观看那块凸起。这时凤七又道:“咱们三人,手中各有一只鬼影伞,不妨先拿出来。”

    阳群与杜子平不知何意,便取了出来。凤七说道:“我手中这株鬼影伞,比两位的略矮上一些,我把这三株鬼影伞放入一个法宝囊中,大家伸手去摸,谁摸到这株最矮的,谁捏碎玉符,如何?”

    阳群想了一下,觉得也无他法,说道:“也好,各按天命罢。”杜子平也点了点头。
返回目录加入浏览加入书签返回顶端